南華曲
小說推薦南華曲
第七十九章 破戒一醉
感觉被自己死死圈住的那个人放弃了赶她走的念头,云素荣仍然抱住他,没有任何松手的迹象。
卫晞晔看着那白皙的手背上红肿一片,叹了口气,双手握住对方的手腕,一用力,挣脱了她的束缚,转身正面俯视云素荣。
眼前的这个女子的面容依然精致,只是被委屈与不甘浸湿了眼眸,鼻头红红的,看着像极了被他欺负的样子。卫晞晔抬手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沉声道:“云素荣,你到底想怎么样?”
先放手的人,可是她呀。
云素荣刚要说什么,她就觉得颈后有阴风划过,警觉地转身,抬手就对着那阵阴风挥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
光与影的冲击驱散了些许瘴气,当云素荣看清了前方站着的那个人时,下意识地抓住了卫晞晔的手臂。
死而又见,那是幻象,亦或是鬼魂?
錦衣笑傲 普祥真
腹黑竹馬,你被捕了 禪心月
从想留她命到想要她死,那是意志仍存的云琬琰,可她的躯壳不是应该在南巢国吗?那么,眼前杀气腾腾地要手刃她的就是……
“你的心魔,自己走出来。”卫晞晔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他没有去甩开她的手,他也什么都没有看见。方才就觉云素荣敏捷地对着身后的空气进行了攻击,但抬眼望去,除了阴沉沉的空城,什么也没有。
所以,卫晞晔扶额推测,云素荣是因为心中的愧疚而在这个阴气极重的地方产生了幻觉吧,就是那些她杀或者错杀的人们的影子,会随着她的意识而出现。《飞飏谱》修炼者心中的善念越强,对往昔破了杀戒的阴影也就越重。
这道坎儿,他代替不了云素荣,她要自己埋过。
也许她能捡到孔登彗、夏鹄、云琬琰等等的影子,但只要直视,而不被心魔所扰,待她清醒之时,就是长洲瘴气被驱散之时,也是慕溪与飞廉可以准备两国的统一之时。
卫晞晔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云素荣的肩膀,示意她放松。
可云素荣的精神高度紧张着,她几乎感觉不到卫晞晔的存在,而只是将视线牢牢地锁定在云琬琰的身上。
那张脸上带着挥之不去的仇恨,极深的怨气让云琬琰周身被黑灰的烟雾所环绕,她一言不发,只是死死地盯着云素荣。
你說過,我信過
云素荣深吸一口气,松开了抓住卫晞晔的那只手,上前几步,冷静道:“皇姐可是有事要交代?”
云琬琰摇头,仍然不言语。
云素荣这才想起,没有躯壳的鬼魂就是丧失了说话的本领。她措辞了半响,眼见云琬琰又要排山倒海地攻过来,云素荣沉静地说道:“云朝濯把皇位留给你了,其实他原先的懿旨是颁给我的。”
云琬琰住了手,却显示出了要继续倾听的姿态。
“我母亲去世的内幕,皇姐你是知情的吧?”云素荣缓缓道,她现在见到的母亲,已经是修炼《飞飏谱》后凤凰涅槃的玄重瑶,那个曾经温软熨帖为人的母亲是再也不会回来了,“母亲用死保住了我的命,却被你们这样践踏,你说,我该如何安心?”
她不是要安抚云琬琰,而是要激怒。
“皇姐,南巢国本就应该是我的,你去吧!”话音刚落,云素荣运气,将自己化成了一把利剑,散发出绚烂的金色光芒,直奔云琬琰。
人剑合一,《飞飏谱》的最高境界。
雷霆地帶 喬治·阿波裏
云素荣周身的锋利撕开了瘴气,划破了阴沉,直直地从云琬琰影子的胸口狠厉地穿透。即使是影子,云琬琰的胸口也多了一个大洞。
上天臺
似乎是感觉不到疼痛,云琬琰木呆呆地低头瞥了一眼,立刻觉得头顶有什么东西压过来,带着火烧的热度与光亮,她还没有来得及去抵挡,瞬间就化成了一缕青烟。
龍符
与此同时,云素荣并没有站定脚跟,而是在整个长洲的上空,以流行划破天际的速度,用金色的光芒,正义地驱散了所有的瘴气。
赶走了云琬琰的影子,她庆幸自己没有看到更多死于她手的人。
长洲的天空逐渐晴朗了起来,怨气的聚集也就此散去。与其说长洲是云素荣的劫数,更不如说,这是让她做出决定的一个转折点。
浑身依然酸痛,她走到卫晞晔面前,站定,认真地问道:“你不走吗?”
血魔狂聖 子歪
“等你。”
“你不是还有东华国要管吗?交给飞廉就这么放心?”
“嗯。”
“你……究竟何时出的家?”
末世之吟遊詩人 桔子湯
無敵王爺廢材妃
“很小。”
“有还俗的打算吗?”
“无。”
那就……算了吧。云素荣抿唇摇头,试图挥走记忆力所有的温存场景,那些只不过是另一种幻象,终究会像云琬琰那般消散的。
她绕过他就要走出长洲,却被一把握住了手腕。
没有转身,云素荣听到了这一生最平淡的表白:“已出家,不还俗,但还是会在你身边。”
绝情除尘,又以情为解,破戒一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