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劍君心
小說推薦故劍君心
我是刘病已,是一个普通人,是大汉朝的天子,也是,许平君的夫君。
请允许我是许平君的夫君吧。
在和平君成亲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家,什么叫做亲人,直到有了平君和奭儿。
也许是我的身体里流着的是刘氏的血液吧,当霍光让我进宫当天子的时候,我答应了。
平君为此跟我吵了一架。
陰陽眼之靈媒 李木米
我知道,她不想进宫,她想过平静的生活。
可是,对不起,平君,我不能舍下这汉室江山,更,舍不得你。
我把奭儿带走了,我赌,你一定舍不得奭儿,一定会进宫。
我赢了,平君的确进宫了。
我把秋蝉安排在她的身边,也好让她安心。秋蝉,是我信任的人,我不会让平君受到任何威胁。
然后就是封后,我想封平君,可是她竟然不答应,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是,最后,她还是同意了。
朝堂上的大臣真的是难搞的很啊,他们竟然要求立霍光小女儿霍成君为后。
这怎么可以?平君是我发妻,我的皇后怎么能是其他人。
于是,我想告诉全天下,我要的是平君,只有她,才是我刘病已的皇后,才是我刘病已的妻。
故剑诏书。
这是我给平君的承诺,是我作为大汉天子给平君的承诺。
秋蝉说,平君很高兴,那天晚上,平君说,故剑君心,她懂。
后来的事情,好像不受我们控制了一般。我变得越来越忙,我和平君见面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而且每次见面都是在吵架。
我知道,平君想跟我一起承担,可是我怎么能让她站在风口浪尖上呢,朝中群臣本就对平君不满,我是在是不忍心看着平君受委屈,这些事情由我来承担就好。
后来,为了拉拢朝中重臣的势力,无奈之后,我允许了家人子进宫,想来,平君也早就料到了吧。
網王之行——緣來在這裏
本想把她们当做摆设安排在后宫,可是没想到,张氏的父亲竟然用让张氏怀孕来威胁我,算了,我没办法和平君说,只能让她接受事实。
这件事是我的错,我发誓,我不会爱上张婕妤,就算她有孩子,我也不会爱上她。
可是平君居然来质疑故剑诏书,我很伤心。
至于霍成君,的确是我故意去接近她,因为我发现霍光的动作越来越大,而霍成君留在宫里的那个晚上,应该是霍光打算逼宫的那天晚上,我留下霍成君,以他她人质,据说,霍光最疼爱她这个小女儿。
那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后来,霍光以还政于朝来逼迫我废掉平君。
这怎么可以?我不可能废掉平君。
可是我很苦恼,霍光拥有了太多势力,他现在一旦放手,整个朝廷就会瘫痪。
于是,我让卫婕妤假装怀孕,想让霍光的矛头不再一直对着平君。
我本打算告诉平君我的计划,没想到,平君居然听说了废后这件事,那天,她的情绪异常激动,为了孩子,我不能和她吵,只能忍耐。
可是好像平君误会了我的意思,她以为我是默认了,到最后她竟然把我给她的玉佩还给了我。
我安慰自己,快了,就快了,这一切都快要结束了。
由于平君临产,去祖陵祭拜时不能带着她,所以我把她留到了宫里。
三寵萌妻:怪盜新娘太惹火 泊心眉
我想着快去快回,一定能赶上平君生产,到时候,孩子降生,我和平君的关系一定能缓和不少。我想着,平君虽然生气,但一定会带着奭儿,怀着宝宝,等我回家。
当宫人来报,皇后产后而崩的时候,我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我抢下一匹马,向汉宫奔去。
走进长定宫,就看见秋蝉带着宫人们跪哭在平君的床前,王婵抱着一个婴儿和上官嬿站在床边。
愛情公寓之快樂人生
平君安安静静的躺在了床上,神色平静,像是睡着了一般。
我不敢大声呼吸,生怕吵醒了她。
“你们都给朕出去!别吵到皇后休息!”忽然觉得她们在底下哭,要是吵到平君怎么办?
我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
十九岁的平君还是那么的年轻,可是原来圆润的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瘦?
豪門盛寵,老婆乖乖的
就这样,我陪平君呆了一夜,我从没这么仔细的看过平君。
第二日,破晓。
朝阳照在我和平君的脸上,我转头微笑,轻喊:“平君,起床了,奭儿要找你玩了,咱们的女儿叫什么呢?”
傾帝殘妃 不做秋扇
可是,没有人回答我。
我有点不敢去碰平君,怕触手的温度是那骇人的冰凉。
網遊之厄運城主
我知道,所有人都在外面等着我。
“平君,等着我。”我在平君脸上印下最后一吻,开门。
“入殓发丧。”我对礼官说。
然后没有再回头,一直到了却非殿。
当一切完毕之后,礼官问我,恭哀皇后陵应在何处?
我说想想,因为平君的陵就是我以后的坟。
可是秋蝉和我说平君临终的三个遗愿,一是立奭儿为太子,二是让王婵抚养孩子。这两条都是为孩子着想。
可是,秋蝉说,平君的第三个愿望是不与我同陵,生生世世不相见。
戰神主宰 黑色午夜
我顿时握断了手中的笔,平君,你竟如此恨我,竟不打算与我合葬?而是宁愿自己孤孤单单的在一处?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_3
礼官让我抉择的时候,我决定顺着平君,是我,一手毁了她原本可以平静的生活。
现在,就让她安静吧,这样,谁都不会再打扰她了。
“就建陵于杜南吧。”
我紧握着手里本该属于平君的玉佩,现在,只有这个玉佩,能陪着我了。
我的妙齡總裁老婆 暴走小花生
平君,虽然你不想与我同陵,但是,我可以在自己的陵墓里望着你。
生生世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