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寒客尊
小說推薦傾寒客尊
三年前,玄灵山。
今日是师父的生辰,往年每到这个时候总会有许多修真者前来拜访他,弄得屋子门口的门槛都要被踏破了。但今年却稍有些不同,尽管前来道贺的仙人依旧是那么多,可师父却不在。
“咦?姑娘,仙尊呢?”几乎每一位修真者前来庆生的时候,却不见师父都要拉着我问上这一句。
今个儿,我才刚起身还未梳妆,门外就响起一阵急促接连不断的敲门声,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果然,刚一把门打开迎面就映出师叔子墨那张风流俊俏的面孔:“嘿,小师侄,你师父今儿回来了没?”
“哎呀,子墨师叔,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师父去云游去了,没有三五年是不会回来的。”我不耐烦地应道,拉过门板就想关门。
大唐小相公 天山寒鴉
“哎哎哎!小师侄,别这么急着关门嘛,怎么不请你师叔我进屋喝口茶呀?”师叔眼疾手快,未等我有所反应,就一脚夹在门缝中间,笑道,“客尊可是人间传统美德,子卿没教过你吗?”
重生海賊之火拳降世 鵬沐三月
神級科技
“哼,少贫嘴!别一口一个子卿的,我师父的名讳怎许你随便叫!”谁一早起来没有起床气,望着卡在门缝里的布鞋,我急了。又听到他竟直呼师父名讳,不免一气闷在心头,没好气地反驳道。
听到这儿,师叔突然一搞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变得严肃起来,一副“你等等,我想一下”的样子。就在我以为师叔生气了的时候,他又换作笑嘻嘻的模样:“哦,这个嘛……是小卿卿让我这样叫的啊。”
我的腐女老媽
“……”此时此刻看到师叔这一脸欠揍的表情,我真想一巴掌往他那张俊脸上扇。小卿卿你个头啊!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样喜欢男人啊!
见我嘴角抽搐着,一脸痛苦的表情,师叔非但没有停止讲话还越发变本加厉起来:“嘿,小师侄,我跟你说啊,我跟你师父这乃是生死之交,情比金坚……”
呵呵……师叔啊师叔,你若不是我师叔,我早就把你绑起来丢到后山喂狼了!你个死短袖,自己那什么就算了,竟还敢在这侮辱我师父!
他一人在门口嘀咕了半天,见我没什么反应,就及时换了一个话题:“……哎,说来你师父又不在,你也没怎么下山去吧,要不你师叔我今儿带你下去见见世面如何啊?”
“嗯?见见世面?山下的小镇子我经常去啊。”我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哼,当我是没见过世面的小村姑啊。
没想到师叔听了我的话却更来劲了,执意要拉着我去京城看看,还不时对我说京城的繁华:“小师侄,下面的小乡镇算什么,来来来,师叔带你去京城见见世面。这京城可是当今天子皇族居住的地方,有许多新奇有趣的小玩意儿,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嘛?”
“不好奇。”我朝他摆了摆手,“一点儿也不好奇,师叔你要想去可以自己去啊。”
哼,京城再好又有什么用,师父又不在那儿,与其跟着师叔到处乱逛倒不如就安安分分地待在山上等师父呢。
“哎呀,小师侄啊,话可不能这么说,想当年小卿卿也在京城逗留过呢,在那儿当了有二十几年的天师……”见我这副反应,师叔硬是不妥协,非要带上我一起去。
“什么?你说师父也去过那儿!”一听到师父也到过那儿去,我双眼直冒金光。师父去过京城,那么说我很有可能能在京城遇见师父呢!
想到这儿我再是止不住激动的心情:“师叔,我去!我们今天就去!”
师叔一见成功说服了我,也立刻应道:“成成成,你收拾一下,师叔我一个瞬移‘嗖嗖嗖’,带你跟你师弟一起飞过去!”
谈起师叔的绝技“瞬移”我就不免想要讥讽一下,尽管全大陆也只有他一个人有这样“特殊无敌”的仙术,我还是忍不住要鄙视一番。“瞬移”说得好听,其实就是一个“逃跑”仙术。师叔懒,非常懒,还超级怕死怕老,因此他什么都不会,就只是“废柴”一个,但是一旦学习御剑飞行长生不老容颜不变之类的仙术他绝对是最勤奋的一个弟子,所以经过他长期钻研,终于修成了这个“特殊无敌”的仙术。此仙术常被我和众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戏称为“世间第一逃跑神技”。
不一会儿,我便领着一个小小的包袱出来了,同时师叔也将自家徒弟小羽叫了过来,两人凑在一块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师叔,我准备好了!”看到他们说的正来劲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来,我不免有点着急——万一去晚了,师父离开京城了怎么办?想到这儿,我连忙高声喊道。
“师叔,我准备好了!”看到他们说的正来劲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来,我不免有点着急——万一去晚了,师父离开京城了怎么办?想到这儿,我连忙高声喊道。
“啊……这么快啊!”一听到我的声音,师叔赶快停止讲话,冲我笑道。
这时我才注意到,师叔拿了一把檀木折扇正挡在嘴前,只露出一双妖媚的桃花眼。
“师叔,你这……又在装什么风流?”嘴角抽搐着,望着一身红衣的师叔,顷刻间无语。
常識 藍色海灣
在一旁的小羽见气氛渐渐充满了**味,连忙赔着笑脸调和:“哎呀,我们还是赶快出发吧,再不走到了京城天就黑了。”
听到这儿,我连忙想起了师父,也来不及评论师叔那一身“奇怪”的装扮,抓起包袱,就催二人赶快起身出发。
距玄灵山六百公里的青衣镇。
“师叔,我原本以为你这‘瞬移’仙术是想移动到哪就移动到哪的极其方便的仙术,但是……”望着正拿着一大串冰糖葫芦猛舔的师叔,我此时此刻非常想……揍人。
“师侄啊,话…可不能…这么说嘛,你以为…可以无限啊!你师叔我…能瞬移六百多里…还带着两个大活人已经是很…厉害的了!”师叔嘴里含着糖葫芦,见我一脸不高兴,不满道。
“是的是的,要我,十公里都一定可以呢!”小羽也连忙点头附和,赞成自家师父的观点。
“……”也是,世间无极致仙术。但师叔的仙术居然七日才可使用一次,听小羽说京城离有几千里,照这样的速度没有一两个月是到不了的,但那时候万一……师父走了怎么办!
一想到师父,我的眼眶就不免有些湿润,师父离开快两个月了,也不知道现在在哪儿。说好了一有空就要给我寄信的,但是两个月来尽管我盼了很久,却还是不见师父寄信过来。这次师父还把小白带走了,没有了小白山里就只剩下不让人省心的师叔和年纪仅有十岁的小羽了。小羽还好,至少勤奋懂事不让人操心;但是师叔就不同了,每天一小祸,三天一大祸,弄得附近乡村的村民隔三差五地来山上投诉。可师叔毕竟是师叔,是我的长辈,竟不能批评又不能惩罚,无奈之下只得让小羽帮忙盯着他了。尽管如此师叔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如此,要不是他是师父的师弟,我早就将他捆起来丢回昆仑山了。要是师父在的话,师叔绝不能这般嚣张……
“师姐,你别担心了……京城离玄灵山远,师伯不见得能在我们之前到达。说不定等我们到了师伯也就到了呢。”小羽心细,看到我眼角处别着晶莹的泪珠,连忙安慰道。
“没事的,谢谢你了,小羽。我没事的。”我悄悄地用手帕擦去泪水,笑道。
提到小羽,我便替他不值——这么好的一个孩子竟然摊到这样一个师父……真担心某天会被师叔给带坏了。跟我不同,小羽有亲人,他有一位年迈眼睛不太好使的母亲。三年前,他为了能学到本领,有能力保护好自己母亲才会上山学艺的,好巧不巧正好遇见下山云游的师叔,然后就……
说来他能成为师叔唯一的亲传弟子也就是因为小羽天生长得俊俏,而且师叔正巧是好这口,就这样阴差阳错莫名其妙拜了师,被师叔拐进了昆凌山上。
这样想着,我不禁叹了一口气。小羽虽小却很懂事,一般山内的杂事例如跳水,砍柴,洗衣,烧饭都是他一人包了去做,也没有什么怨言,整天乐呵呵笑嘻嘻的。有时候很羡慕他这种天真乐观的生活态度,比他大四岁的我都有些自愧不如。
“咦?师叔呢?”坏了,我独自在这儿神游了半天,竟忘了看好师叔!这儿可不比在昆仑或者玄灵山,万一师叔又闯了什么祸,惊动地方衙门那可就不好办了!
“小羽,看到师叔了吗?”
“没有啊。”小羽挠了挠头,奇道,“怎么了,师姐?”
坏了坏了,倒不是担心师叔会迷路,就只担心他会往饭馆妓院里跑,还像以往那样忘带钱袋耍懒不给人钱。此时钱袋正攥在我的手中,要是师叔在这儿闯了什么祸,那就可就真完了!
“小羽,师叔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