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蓝长老,我说我是恰巧遇到的,你信么?”
苏恩扬有些无奈地说。
“你是说,是其他人破坏的万根同源树么?!”
蓝度隽有些吃惊。看起来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真要说起来,墨镜真人确实没有什么动机这么做啊!
就个人而言,墨镜长老是炼器大师,但对于万根同源树,没什么需求。除非是木洲的炼器大师,不然根本没有人能将灵植仙植什么的应用在炼器中。
就门派而说,千鸟谷和罡风堡离得很远。两者也没什么矛盾,要是千里迢迢过来,破坏一棵树,那罡风堡能得到什么呢?貌似什么也得不到!
“对啊!该死的木洲修仙者!”
苏恩扬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木洲的修仙者么?!当时发生了什么?”
蓝度隽好像把握住了什么,但又有些迷茫。
“是啊!我从贵派出来,发现那人藏在附近的森林中。便去问询他是何人,在此干什么?”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和他交手片刻,他就强行逃脱了!结果马上整片森林都没了!”
苏恩扬如实说道。自己确实是问了,只不过最后识出那是木头人了。那交手片刻就是苏恩扬放了一个火球术,然后木头人夺路而逃。天地可鉴,他说的完全是实话。
蓝度隽藏在身后的一只手上,一只小巧的绿色小鸟用头触了触蓝度隽的指头。蓝度隽放下心来,墨镜真人说的都是实话,看来自己可以安心了。
“原来如此,是我错怪墨镜道友了!”
天本無道
苏恩扬摆摆手,此时此刻,他只想快些离去。免得千鸟谷一众人中哪个识出他的真实身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蓝道友,我是真的冤枉啊!我恨不得追上那厮,擒来让他还我清白。但这厮强夺我的荒鬃鱼鸟而去,我一时无法追上。”
蓝度隽也是叹息一声,这墨镜真人也是够倒霉的。刚离开千鸟谷,就被贼人抢夺了一只荒鬃鱼鸟。这要是自己遇上这事,恐怕当场就气的火冒三丈,不杀此人誓不休了!
“墨镜道友,你可以驾驭一只灵禽赶路。虽然起步可能不比你自己的遁术快,但是其可以飞行好久,道友可以节省不少灵力啊。”
苏恩扬赶忙拜谢,表达自己对蓝度隽长老的感激之情。
在蓝度隽的注视下,苏恩扬将一枚兽牌摘下。一只赤露辉羽鸟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其身上红光密布,仿佛是一只发着光的鸟。
“蓝长老,日后记得来罡风堡找我,生意什么的都好说!”
苏恩扬很是真诚地许诺。
“那就多谢墨镜长老了!”
蓝度隽拜别。
等苏恩扬消失在视野后,他将渡眷鸟留在原地,先自己冲着另一个方向飞了很远。然后悄悄溜了回来,扫除自己归途上的痕迹。
女皇歸來 夕雅月
“蓝长老,找到那贼人的踪迹了么?”
一马当先赶来的紫月姬问道。
作为真正心系此事的人之一,紫月姬来得可不慢。不过她故意只超出众人一节距离,既能在有什么变化时,提醒蓝度隽进行应变。又可以直接抹除自己的嫌疑,毕竟自己可是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找到了,就在那边!空气中还有灵力的波动,我们快追!”
蓝度隽振臂高呼。一个为门派鞠躬尽瘁的门派长老形象,就这样印在了千鸟谷众人的心上。
队伍浩浩荡荡追了一会,停了下来。没办法,对方的踪迹消失了。众人纷纷利用自己的灵禽开始搜寻周围,但是没有任何发现。
“该死啊!竟然让那贼人溜了!”
蓝度隽气愤地将一棵树击倒。
“你除了鸟多,还能有个什么长处?!要是我有渡眷鸟,早就将那贼人捉住了。”
紫月姬嘲讽道。
众人都知道蓝度隽最宝贵的就是那一只渡眷鸟,而紫月姬长老和蓝度隽的矛盾,几乎是千鸟谷公开的事情。大家只觉得紫月姬又趁机发难,估计回了门派,蓝度隽又要被泼一身脏水了。
早已逃之夭夭的苏恩扬,骑坐在赤露辉羽鸟上,这鸟什么都好,就是太亮了,要闪瞎眼的样子。战斗的时候要是谁敢坐在这上面,那纯粹是找打,还是找群殴。
不过蓝度隽长老却说,这种赤露辉羽鸟在市场上售价不低。很多喜好出风头的修仙者争相购买,用作炫耀之用。当然,很多铤而走险之辈,最喜欢这些人。往往暗自尾随,将其击杀夺取后,再卖掉赤露辉羽鸟。如此往复几次,赚个金钵满盆。
苏恩扬觉得已经安全后,重新确定方位,调整飞行的方向,他要先回一气派一趟。
還好是個貴族
风洲。千鸟谷外。
几位长老在万根同源树的遗骸中,搜寻那个贼人留下的踪迹。
“诸位,我有一个发现。这里没有被刻意破坏,我们可以用溯本回源法,看看当时的情形,从而方便我们锁定那贼人的身份!”
黑不溜长老兴奋地说道。
賤宗
该死啊,枉我拿你当好兄弟,你这是坑我啊!黑不溜啊,你等着吧!蓝度隽一阵头疼,墨镜道友,我可被你害惨了!
蓝度隽和黑不溜都是群鸟派的长老,而且两人关系甚笃。可这件事,蓝度隽无法和黑不溜言明,只能听天由命了。
“溯本回源!”
众长老腾出场地后,黑不溜立刻催动了溯本回源法。
所有画面都开始飞快地后退,但众人都知道,那只是虚幻的残影。只能窥视,无法拥有,是无法更改的过去。
“你们看,有人出现了!”
绿清远指着画面说道。
众长老凝神看去,果不其然,还不止一位,这里竟然有两位贼人?!
蓝度隽眼看瞒不下去了,只好故作震惊地指着苏恩扬的身影。
“那不是罡风堡的墨镜长老么?!”
黑不溜有些诧异地看着蓝度隽,有些狐疑地问道。
“蓝长老怎会识得此人?!怎知他就是罡风堡的墨镜长老?”
蓝度隽深吸一口气,很是淡然地说道。
“因为就在今日,我刚和他做了一笔交易,交易的记录还在门派的聚宝阁记录着呢!”
几位长老交头接耳几句后,其中最为年老的赤继海长老对着蓝度隽摇摇头。
“小蓝啊,他可不是罡风堡的墨镜长老!”
蓝度隽愣在当场,这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变故。
“他不是墨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