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赤面天王,具体名字无人知晓,哪怕同为白莲教的人,也很少有人知道。
天王指代他的身份,而赤面,则是说明他的一个比较明显的体态特征。
与真空道人,无生老母这两大知名护教法王相比,赤面天王的声势似乎弱了很多,教内对他狂热追捧的,教外对他害怕恐惧的,远不如前两者。
與鬼同謀
比如段毅,便也是只知老母,道人,而不知这位天王的存在。
但赤面天王同样位列四大法王,与其他三人并肩,其武功,也必然不比真空道人和无生老母弱。
就比如这简简单单,朴实无华的并掌一刀,内在玄奥之处绝非三言两语能道明。
旁人只觉此人刀道如火,催发之下宛如天火燎原,熊熊而燃,霸道猛烈。
而段毅却看出其内外之别。
所谓内,也即是这一刀的核心精要奥义,取得便是一个险。
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刀,招法简单明了,却是大巧若拙,大成若缺。
内中更暗藏无数叵测变数与凶险陷阱,劲流好似万丈海底之下的暗流,有刚,有柔,有直,有曲,有缠,有搅,甚至回环往复,永无休止。
無限超復雜空間 一身腥
单纯的将其当做刚猛一道,或是闪避,或是以强打强,必将吃亏。
功力稍弱一点,眼界稍差一些ꓹ 怕是会被一刀而斩。
再说外,也就是刀气当中裹挟的熊熊燃烧的烈焰ꓹ 宛如火树银花一般,恐怖的热量甚至将空气蒸腾出一道道白色的雾气,甚至近一些的桌椅以及木质地板上都熏烤出一层焦黑痕迹ꓹ 可见其中虽蕴含的破坏力与灼烧感。
而这,其实与刀道的联系不大ꓹ 也与刀气无关,而是单纯的内家真气炽烈ꓹ 雄厚到了这般显化火焰的境界ꓹ 比起段毅当初在蓟县所见那个修行九阳神功的青年,其热劲可谓倍其不止。
首先,便是这位赤面天王所修行的内家武学必定非同凡俗,纵不如九阳神功,想必也是去之不远,故而可以练出这般雄烈到极致的热劲。
其赤面的称号,想必也是因为修行这门炽烈无比ꓹ 可以销金融铁的武学所导致,热劲外泄ꓹ 而血气旺盛ꓹ 面色发红。
其次ꓹ 便是他的内家修为极其高深ꓹ 远不是那个修行九阳神功的青年能比,才有这般惊人的表现。
按照段毅的估测ꓹ 这人的内家修为已经临近凝聚真丹ꓹ 甚至已经凝聚真丹。
回过头来再说这一刀ꓹ 尽管只是手刀,但威力之大ꓹ 招法之精,劲力之险,依然不是夏舒所能轻易抵挡下来。
按照段毅估测,在护着端王,且无法自行闪避的情况下,他就算不重伤,怕也要脱一层皮。
不过,夏舒却没有任何的慌乱或者恐惧。
棄婚媽咪:天才兒子小小媽 言小鹽
他站在端王的身旁,扶着自己的父亲,嘴角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
尽管有些勉强,但还是笑得十分灿烂,因为他以眼角余光见到了段毅的动作。
一只手平稳,有力的轻按在剑柄之上,仿佛两者本就是连接在一起的,和谐而又自然,甚至于有某些功力浅薄,精神修为不足之人,会十分古怪的将段毅的手当成龙渊剑的一部分。
無限之獨領風騷 好吃廚子
另一只手食中双指并拢,虚按在自己的小腹之前,动作幅度并不大,朝着火焰刀气催发的路径点去。
霎时间,一道无形的气剑蔓延铺展,带着斩杀神鬼,断灭六道的恐怖意境袭出。
霸行三國 不低頭
逆神碎霄 亂花嗜睡
所有人都有一种十分荒谬的感觉,仿佛这一剑点出的时候,自己的生命似乎有着刹那间的断流,好恐怖的剑意,也是好恐怖的剑气。
断脉剑气,乃是魔教收藏的一门剑气绝学,可以与大理段世六脉神剑相比拟,可算是剑道瑰宝。
冷峻總裁的替身寶貝
脉,指的便是人体所自铸的剑脉,此脉非凡,乃是剑气所贮存和流转的通道,重之又重。
若是没有剑脉,单纯的手发如此恐怖霸道的剑气,不超过三五剑便会经脉撕裂,寸断而亡。
而断,则是此门剑气绝学的核心精要。
往细微处说,断人兵刃,断人招法,断人真气,乃至断人躯体,断人心神。
往宏观点说,断人断鬼,断仙断魔,乃至绝断天地,无物无人不可断。
此剑剑意,便是断。
赤面天王的刀气蕴藏无数暗流劲道,以及浑厚霸烈的热劲内力。
然而,面对段毅这仿佛能截断虚空一般的剑气,依然难逃一剑两断的结局。
噗嗤一声,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碰撞,就和之前杀拳与无量老人隔空一击相同,段毅的断脉剑气仿佛载满了冰水一般,将赤红的刀气浇灭,甚至在最后还窜出了几缕不甘的火星。
其后,才有一阵带着温热躁动的劲风朝着四面拂荡而去,让人如置身于燃烧着的火炉旁边。
“好剑法。”
我的青澀校園記
不等刀疤脸青年狂变脸色,再对段毅蛊惑乃至恐吓,赤面天王已经缓缓转过身来,直视着段毅,郑重说道。
魁梧,雄壮的身材依然给人强烈的冲击感和压迫力。
但刨除身材,他其实也是一个很有特质感的一个人。
赤面天王是单眼皮,眼睛大而明亮,中心一点仿佛藏了一点微弱的火星,而整双眼睛则好似孕育着两柄无坚不摧,无物不杀的刀锋。
结合起来,就是在火焰当中,不断的锤炼,熔铸两柄神刀。
哪怕一些人不曾直接面对赤面天王,仅仅被余光扫到,依然有一种浑身骨肉被削成碎片的错觉,可想而知,直面这对如刀锋一般锋利的眸子的段毅,该面对多么的的压力。
然而,压力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至少段毅不曾畏惧,反而升起了久违的,不甘寂寞的一颗争胜之心。
你有刀眸,我有剑目,你的刀势刚强,壮阔,能不战而屈人之兵,而我的剑目犀利,霸道,同样可以斩人心神。
四目相对的瞬间,在场的所有人不管在哪个角落,不管此刻的身体状况如何,是不是还能坚持比较清醒得意志,都十分清晰的听到了铿锵的刀剑交击之声。
虚空当中,隐约有噼啪流窜的电火花闪烁,此乃两者强横到几乎干涉实质的气机交锋所引发的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