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澗
小說推薦清水澗
会议陷入了僵局,大娃的肚子有些饿,但他不能离开,毕竟洪军没有下达散会的命令。当然,洪军也没打算散会:“你们说,如果二竹杀黑虎,还有理由,毕竟这块玉和黑虎伤了她的父亲。那么从我们的现有证据来看,林龙是没有必要杀黑虎的,他为什么也要玩失踪呢?”
“逃债?或者躲人?”猫王继续说着:“从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这个林龙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拐卖,滋事,简直是无恶不作。我们也调查了下他的案底,最让人气愤的是一起猥亵女童案。”
魔法王子
“畜生。”梁燕对于这样的人直接骂上了。
大牌影後嫁到 雪chen夢
“等下,师兄。”可能是着急,大娃居然跟猫王喊起了师兄,这让猫王有些意外:“咋?”
“你刚才说什么?猥亵女童?”
“是啊。”
“是不是一起发生在工地上的案子?”
“是。”
幕後總裁征婚記 淡孌媼
“我知道了。”大娃开始琢磨起来,洪军此刻也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听到过这样一起事件。”
“这不是很正常?这件事当时很轰动啊。”猫王再次打击了洪军的希望,但大娃却又给了他希望:“我有一个兄弟,他跟着这个人干过,我想我们可以和他了解下情况。”
“兄弟?在哪儿?叫什么?”
“春庆,这样,我明天让我弟弟将他带到城里来,我们问问他。”
“太好了。”洪军拍了拍大娃的肩膀,转而看了看表:“呦——,这不知不觉的都这么晚了?走,去吃饭,我请客。”洪军之所以这么做,一是为事情有些眉目而高兴,二是也让大家再次回归到和谐的氛围上去。
“那要吃大餐。”猫王笑着说道。
“想吃穷我啊?”
“真抠门。”
“好,好,大餐,火锅。”
“走着。”
这个季节是火锅的旺季,但由于这一行人来的晚,所以也就没有那么拥挤和嘈杂了。林子特意挨着大娃坐了下来:“行啊,小子,力气不小啊。”
大娃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是啊,真没想到,你的力气这么大?”旁边的梁燕第一次对大娃露出了恭敬之情。
“娃子,你这力气咋练的?”大家等着火锅加热的同时,也纷纷问了起来。这次怕大娃再一笑而过,洪军提前开口了:“娃子,其实我们这些兄弟都不错,你只是刚来并不了解我们,对于我对你的态度,我和你道歉。”洪军说着便站了起来,然后深深的鞠了一躬:“对不起。”
陰陽筆錄
“队长。。。”大娃本想拦着,却已经晚了。他索性也站了起来,对着洪军说道:“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对不起。”说完也深深的鞠了一躬。
“哎呀,行了行了,这也太客套了。与其这样说还不如喝点?”猫王的这个提议,最开心的莫过于梁燕了:“这必须喝点啊。”
“这。。。”洪军有些犹豫,毕竟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任务,但猫王却打消了他的疑虑:“放心吧,都是老警员了,不会喝多的。”
“那好。”其实就算洪军也不过三十出头,这样一帮年轻人对酒又怎么不喜爱呢?
沸腾的火锅,林子第一个夹着羊肉涮了进去:“我得多补补,将来一定把大娃给赢了。”
“看你那小心眼,这咋还记仇哩?”大云的话让大家笑了,大娃也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队伍的快乐。
“娃子,来,我敬你一个,算是赔不是。”洪军端着酒站了起来,大娃也赶紧站了起来:“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啥也别说了,干。”
“嗯。”
“都是年轻人,有些事情别往心里去。”林子也举起了酒杯,大娃明白,赶紧倒满了酒:“嗯。”两人将酒喝干了。
其实猫王的话不完全对,因为他忘记了梁燕这个新来的同事。本就爱喝酒的梁燕,再加上今天这人生中受到的最大屈辱,她喝多了。当然,她的火气也发在了大娃身上:“什么东西?你师傅是什么东西?”
系統之領主之戒 月夜清雪
“你说什么?”对于这样的侮辱大娃当然急了,洪军赶紧劝了起来:“别生气,她喝多了。”洪军推了推梁燕:“你咋这样贪酒?没有个规矩。”
“规矩,呵呵,那老家伙更没规矩,老警察有什么了不起?倚老卖老。”见梁燕没有收口的样子,洪军赶紧结束了这场聚会:“我送梁燕,你们先走吧。”
“好。”大家都明白,猫王赶紧拉着愤怒不已的大娃离开了。
路上,猫王问着:“娃子,你知道啥是感情吗?兄弟之间的那种感情。”
“知道啊,我有兄弟。”
“不是亲兄弟,胜过亲兄弟的那种。”
“怎么可能?”
“呵呵,你啊,会明白的。我希望你明白的那一天,就原谅了梁燕今天的话。”
女總裁的護花狂少 螞蟻越巔峰
大娃不再说话了,很快他们也各奔了东西。梁燕被洪军搀着,她还在大喊着:“有什么了不起?啊?一个老家伙。”
“行了,别喊了。”
“你放开我。”梁燕挣脱开了,坐在了路边的花坛上:“他不就是一个退休的老家伙吗?”
“燕子,有些事你不懂。”
“有什么不懂?我看不懂的是你们,你们一个个每天都戴着虚伪的面具,你们累不累?”其实梁燕的话说到洪军的心里去了,但这样的社会就是这个现实:“燕子,你了解这个社会吗?你知道什么是现实吗?”
重生天才鬼醫
“狗屁的现实。”
美女特種兵 唐峻
“你知道你身上缺什么吗?”
“什么?”
“挫折。你生活的太优越了,你把学院派的东西带进了社会,你融入不了这个社会。”
“是我融入不了你们这官僚主义吧?”梁燕说着站了起来,晃悠着走到了洪军面前,用手指着他的鼻子说道:“明明就是陋习,却偏偏要传承,还给以冠冕堂皇的理由,真虚伪!我呸!”。
“燕子,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个,我只想告诉你这个社会的一些生存法则。你说我虚伪也好,你说我装也好,但是我知道这才是这个社会的规律,才能生存的更好。”此刻的洪军就像个老师一样,他表面上是在劝着梁燕,其实又何尝不是在给自己毕业那年对这些问题的答案。
“呵呵。”梁燕又晃悠着坐回去了:“真虚伪!生存的更好?你指的谁?你还是我?还是即将毕业的千百学员?”
“人生需要磨练,早晚你会懂得。挫折无时无刻都在,都像你这样,那么你不觉得你很脆弱?很懦弱吗?”
“我脆弱?我懦弱?我在学校里每年都是尖子生,我的侦查能力全校都是模板,我脆弱?”
“好了,梁燕,我不想跟你争吵了,我送你回去,明天还有任务。”
“你走吧,别管我。”
“那我怎么放心?”
“呵呵。”听到洪军的话梁燕冷笑了起来:“谁还敢把一个女刑警怎么着了吗?”
烊光依舊:斷腸愛
“我知道,但现在你喝多了。”
“走,啰嗦什么?”经过这几天的接触,洪军也了解了梁燕的脾气,他只能无奈的离开了。看着洪军的背影,梁燕说道:“我讨厌虚伪的人。”这不是梁燕第一次喝醉,当然更不是第一次一个人醉在大街上,她早已习惯了。洪军是自责的,自责自己居然同意了大家喝酒。
一大早大娃便等在了警局的大门口,当然他的两个兄弟也很守时的到了。“哥,好精神啊!真是和在村子的时候不一样了。”
“说啥?大娃哥现在也是城里人了。”听着自己两个弟弟的恭维,大娃笑了:“啥城里人?”
“呵呵,你这一来城里就不回去看看了,俺爹这给你办的庆祝酒啥时候回去喝啊?”春庆的话显然是二山让他说的,大娃也明白:“现在忙吗,等有时间哩,一定回去。”
“小华,你的生意咋样?”
“还好哩。”
鳳舞天際
“啥叫还好哩?那可比文贵叔强多了,我估计现在文贵叔都后悔的不得了哩。”春庆说着露出了一丝嫉妒之情。
“那就好,那就好。”
“娃子哥,咋?找我来是不是把我们的工资给要出来了?那可太好了,我天天盼着呢。我想好了,我拿这钱也首付一辆汽车,像小华一样挣钱。”出于保密的原因,大娃给秋华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多说,只是让秋华告诉春庆来城里警局一趟。
“呵呵,跟我进来吧。”
两个人跟着大娃走进了这**的大楼,春庆说笑道:“这可是我人生第一次进局子啊!”
“少说话。”大娃赶紧进行了警告:“安静。”
“哦。”
洪军带着麓山小组早已等在了办公室里,梁燕也在,对于昨晚上的事情谁也没提,他们都选择了失忆。“报告。”
“进来。”
“大娃带着秋华和春庆走了进来:“队长,这个是我弟弟秋华,这个是我二叔家的孩子叫春庆。”大娃介绍着。
“恩恩,请坐。”见大家坐了下来,洪军又犹豫了一下,转而看向了大娃:“秋华是不是要回避一下?”
“他在城里开车,我觉得他可能听说过些事情,所以我才把他带进来的,如果。。。”
“哦,这样啊,那留下来吧。”洪军又改变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