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過境遷初心未變
小說推薦時過境遷初心未變
第二天下午五点,唐柒本应来接唐阮去顾家,但等了五分钟,依旧不见人影,唐柒从不会迟到的。唐阮给唐柒打了一个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电话里传来冰冷的电子音,他转手准备给唐柒的助理打电话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他皱了皱眉头接了起来:“您好,请问是唐总吗?”
“是的,你哪位?”
“唐总,您好,我是货物运输部的部长,今天货物在过海关的时候被扣押下了,说是发现了违禁物品,事儿挺大的,后来我给唐助理打了电话,他说他马上过来,但我等了一个小时还不见人影,给他打电话也不在服务区。警察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不得已只好给您打了这个电话。”
唐阮皱了皱眉头,什么违禁物品居然会让唐柒出动?货物运输部部长,听唐柒提起过,貌似是挺能干的一小伙子:“你等着,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拿起外套,一脸不爽的开车去了海关。
此时顾家,林墨一进门就看见了被围在中间的顾靖千,顾靖千也朝他这头看来。
“怎么,搞定了?”
冥王纏婚:這個夜晚不太冷
“很明显么?”林墨问道。
“嘴巴都快裂开了还不明显?”
“当然,你可是答应了要帮我的。”
“自然。”顾靖千举起手中的高脚杯轻碰了一下林墨的杯子,随即俩人轻轻抿了一口红酒。
“我还没说呢,欢迎回来,靖千。”
顾靖千笑了:“以后的日子里还请多指教,林墨。”
唐阮办完事已经是晚上八点,他公司的货物里自然不会参有违禁物品,最后警察给他倒了许久的歉,依旧不见唐柒踪影、唐阮坐在车里,想了想,顾家的欢迎会他是去不了了,还是回家吧。刚发动车子,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唐柒:“我现在在家里,很抱歉今天没来接你去顾家。”
唐阮问:“你今天去哪儿了。”
萌愛娘子太血腥 落星辰
“我在去海关的路上碰到了我妈,他拖着我回了我家。”
“二姨又在给你说媒了?”
“是呀,他还没收了我的手机,我告诉她我在办公事,结果她说你不会怪我的,然后就拖着我去了李家,我对着李家小姐脸都快笑抽了,我妈还拉着我在那吃了晚饭才回来,这不一回来我就夺了手机给你打电话。不过那李家小姐倒是有些奇怪。”
“怎么奇怪了?”唐阮问道。
“她的肚子好似比平常人大一些,而且对你似乎特别感兴趣。”
“哦?我可是唐氏集团的董事长,谁对我不感兴趣。不过,你怎么专盯着人家肚子看。”
驚世大海
當邪少愛上冷艷女
黑客
“不是我专门盯着,是她好像很紧张她的肚子,非常小心翼翼我才注意到了。”
“既然你都察觉到不对了,那我们不如帮帮那李家小姐。”唐阮放在方向盘上的左手食指敲了两下。
欢迎会已接近尾声,林墨从人堆里出来又凑到了顾靖千旁边:“我刚才听到了一个八卦,你要不要听?”
“好呀。”顾靖千知道他这损友爱八卦。
“知道李媛吧?”
“李家小姐。”
“恩,我刚才听那边的几个贵公子说,他们看见娄乐和李媛一起进了蓝魅。蓝魅是一家上层人士才去的酒吧,里面各种人都有,你说娄乐和李媛一起去,代表了什么?”
“看来你又找到好玩的了?”顾靖千笑着问。
林墨也笑了笑:“看你这话说的,我像是这种人吗?”
我的靈異筆記 山門老道
顾靖千摇了摇头:“刚才我接到电话说,唐柒今天下午被拉着去了李小姐家相亲。”
“什么?”
“你不知道?我还以为是你安排……”
“怎么可能!”林墨突然变脸,“我明明是安排了唐阮他妈去给唐阮说媒,唐柒去解决海关事的,怎么会唐柒去相亲了?”
顾靖千摇了摇头。
那事实是怎样的呢?的确,唐阮他妈妈是准备去给唐阮说媒,但正巧碰到了唐柒他妈,一想唐柒比唐阮还大了两岁,比唐阮更急,也就把这是跟唐柒他妈说了,唐柒他妈一听,也就在半路上截了唐柒,带着一起去了李家。
欢迎会之后的第二天,林墨又给顾靖千打了个电话:“之前说的还算数?”
“行,你说吧,怎么帮你。”
“来帮我打一个副本。”
“变天?”顾靖千挑了挑眉。
“你怎么知道?”林墨比较诧异,他不是半年前就退了游戏吗?怎么会知道上个月才出的副本变天?
“今天策划让我去配《变天》的主题曲《斩天》,我就搜了一下变天的资料。”顾靖千换了一只手拿电话,另一只手开始输入账号密码登录游戏:“让我进公会吧,稍后你把你们打变天的具体情况发一份文件过来,明晚我们试着打一打。”
一分钟之内,顾靖千登录,加入公会,又下线,并没有多少人发现,世界上也只有寥寥几人发了几句话,也瞬间淹没在人群之中。
【公会频道】俊公子:咦,老大和老二居然同时上线?
【公会频道】末法:怎么?不可以?
【公会频道】俊公子:你开心就好。
【公会频道】末变:上语音,我们继续开本。
【公会频道】俊公子:好的老大。
X大是X省有名的大学,也是顾靖千和唐阮的母校。今日X大要举行一场讲座,由唐氏企业董事长唐阮当主讲人,而顾靖千颇受校长欢迎,也应约来到了讲座。嘉宾席在第一排,向后望去,礼堂里坐满了人,甚至附近还站了不少,看来这唐阮还挺受欢迎啊。顾靖千如是想着。
掌声响起,顾靖千才看到从幕后走出来的人,一身黑色西装,下巴微尖,嘴角含笑,鼻梁稍高,眼神犀利,眉峰也修得十分霸气,这便是唐阮。“同学们,老师们,欢迎来到X大……”唐阮一开口,顾靖千就被他的声音吸引了过去,很有磁性的低音炮,外加上礼堂的音响效果,整个声音犹如佛堂的钟声一般,敲打进顾靖千的心里,激起涟漪,随即平静。作为一名音控,顾靖千把持不住啊。默默捂了捂鼻子:希望不要流鼻血才好。他开始后悔没让唐阮来他的欢迎会了。
讲座历经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顾靖千婉拒了校长的邀请,准备从礼堂后的小道上径直回家,走了一段路之后忽然发现有件事忘记问了,又倒了回去。此时唐阮也婉拒了校长的邀请,刚从礼堂后门出来,碰到了往回走的顾靖千。
顾靖千有些吃惊的开口:“唐总也喜欢走这条路?”
唐阮怔住了,这声音,他每天都在听,每夜都在想,因此可以一瞬间知道,他就是境迁,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境迁!头发很整洁,眉峰上翘,眼尾随着眉峰上翘,带了一丝女性的妩媚,嘴角含笑,一身黑色西装,显得成熟稳重,却又带了年轻人的活力与奔放。他想把他抱入怀里,但他心里另一个声音告诉他不能这么做,他必须压下内心的躁动,不能吓跑眼前的人儿。
“唐总?”顾靖千见唐阮盯着他看了半天,心想莫非他知道自己是顾家小少爷了?
唐阮被顾靖千的声音拉回了现实,才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咳了两声后解释道:“我以前在这里读书的时候,就喜欢走这条小道。”
“唐总也是从X大毕业的?”
唐阮点了点头,随即道:“看来,你也是。”顾靖千点了点头,然后他就看见唐阮看他的眼神变了,似乎变得很炽热,就像看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我还有事先走了唐总再见。”随即一溜烟去了礼堂。等唐阮反应过来时,早就不见了顾靖千的身影。虽然很可惜没有问到他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不过见上一面也很开心呢!这样想的唐阮满面春风的回了公司,使得公司全员工不敢靠近他三尺之内。
“你今天……做春梦了?”唐柒问道。
“呵呵。”唐阮回答。
唐柒抖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狼狈逃开的顾靖千接到了林墨的电话:“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X大东门。无事闲聊殷勤……”
“我不奸你也不盗你,你回来之后还没去见过你母亲吧。”林墨看着面前的红灯变成了绿灯,打着方向盘左拐。
顾靖千怔了片刻,随即说道:“你多久能到,我已经在门口了。”
面前停了一辆黑色的法拉利,林墨打开车窗,挂了电话:“上车吧。”
距离墓园不远的地方有一家花店,顾靖千走进花店,看见一位老人正在整理着百合。老人的头发已经全白了,看身形比较单薄,佝偻着身子认真的整理着面前的百合,似乎全世界没有比这百合跟重要的东西。
琉璃闕 冷月璃
顾靖千的鼻头有些发酸,他轻叫了声:“外公。”
老人这才转过身来,有些吃惊:“小千,你回来了?”
“外公,对不起,我回来得有些晚了。”顾靖千发现自己的鼻头变得更酸了,连眼睛也变得雾蒙蒙的。一眨眼,一滴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下来。
拯救大小姐:後宮小丫鬟 蔚藍
老人拂开了他的眼泪,抬手拍着他的肩:“多大个人了,还哭。”
顾靖千擦了擦眼睛:“外公我给你带了些东西……”说到一半才想起来,东西还在车上呢。他一下车就急着跑过来,结果把林墨和买的礼物全忘在了车里。
“顾靖千,你个损友,居然把我丢在车里一个人跑过来了。还让我提了这么多东西!”林墨嚷嚷着从门口进来。随即对着老人微微一笑:“不好意思,爷爷,我又来叨扰您了。这是顾靖千和我给您带的礼物。”说着自顾自的把六大盒东西放进了收银台后面的储物柜里,“出来的匆忙就没买什么贵重的东西。”
“这孩子,每次来都会买一堆东西,上次买的党参还没吃完呢又买来了。”老人笑着对林墨抱怨道。
“顾靖千之前不在,我只有替我这损友好好照顾一下您,不然他回来定把我打死。”林墨笑答。
“外公,我这次来是想……”站在一旁的顾靖千突然道。
“我知道,看你母亲,你等一会。”老人进了内屋,片刻后手中拿了一束洁白的百合,小心翼翼的交到了顾靖千手中,“去吧,跟她多说会话,我呀,就和这小朋友在里面下几把棋。”
“爷爷,您手下留情啊,上次就被您杀得片甲不留!”林墨在一旁附和道。
“那是你棋艺不精,我不让你是给你锻炼的机会。你这孩子。”说着朝林墨头顶就来了一下。
“哎哟!”林墨假装很疼的样子,“是是是,您教训的是。靖千你去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