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
小說推薦生活啊生活
第三人民医院往院部的一角,一个单独的病房里;何亮面色苍白地;一动不动地躺卧在病榻上,他已经晕迷了两天了。现在除了超声波里有显示他的心跳之外,其余都不见有生命的特征。
病房除了黄秀花时不时进进出出的声音外,就是氧气瓶“咕嘟咕嘟”的声音,其它的时间,就是何亮一个人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地。
以下出现的几组镜头,或许能把何亮呼唤醒来:
镜头一:
黄秀花刚从主治医生哪里回来,一进病房,先看了点滴的情况,再看看何亮的状态;为他整理整理睡枕,又为他抹了抹脸膛。然后坐了下来,想了想才说:“何亮呀,我刚从廖医生那里回来,他现在说的最多的是,还是要通过外部的刺激,促使你苏醒过来。他说你现在还处在于‘中度昏迷’的状态中,要我与你多说话,以唤醒你的知觉。”顿了顿,继续说:“怎么说好呢,就说说一些我和你的事情吧,与你的认识已经将近三十多年了,不知怎地,总感觉你特别地可怜。初初认识你时,你被分配到我的五班来,那时我还是个黄毛丫头,被你的瀟洒,你的帅气给打动,给牵动。当时是多么地想与你好,多么地想嫁给你。”说到这里,黄秀花也不知自己说这话的勇气是从哪里来地,脸色扑哧地一下子就红热了起来,幸好何亮躺着不动,要不,真是臊死人了。嗨,不就是要用话语去刺激他吗,这也是自己埋藏了多年的心声,向自己心爱的人倾诉一下,也没有什么大不也地。她啜了口水,接着说:“可你那时表露出来的傲慢让我明白,你是不会看上我地,更不会和我好,可你却让我在好长好长的一段时间里处于单相思之中,当看到你与宋玲那纯真般的嬉闹,我是多么地羡慕,更认为你们是天生的一对;好象你们是为了彼此而来到这个人世间地,可你却把宋玲撇开了去追林雪,开始改变了我对你的看法,认为你是个花花肠子的人。或许是宋玲与我姐同在广播室工作的缘故,又经常听我姐说起你们的事情吧,所以,对宋玲的印象特别地好。”喝了喝水继续说:“你们回城后,林雪的肚子突然地大起来了,她自己不说,可大家的心里都明白;她怀的是你的孩子,并为此而愤愤不平。起先认为林雪是不地道,在与人抢老公,不就凭着她有一个漂亮的脸蛋吗。可经过仔细的观察,又与其接触了几回,慢慢地改变了我对她以前的整个看法,她除了样貌娇好之外,心地也善良,更是个意志坚强的人。嘉钊本想把她的事情告诉你,可林雪更是央求着他不要把她的事情告诉你,免得破坏了你和宋玲刚刚成立的家庭。这是林雪最让我感动的地方。后来,我也嫁给了陈嘉钊来到了朝州,一直不与你们接触就是怕走露了风声。”竭了竭,继续说:“其实呀,那天的话没有说完,就是怕伤害了你的心,你的命格里带‘无子嗣’,自从聪儿回来后,你的命运就一直陷入了逆境之中,应该承受的打击,一个不少地跌踵而至。看到你穷于应付的样子,才让我清楚地认识到,我嫁给陈嘉钊是正确地选择,陈嘉钊是个值得信赖的人,跟他来到 异乡,他既给我的爱又给我了安全,还是不唯余力地为我和家庭创造了无限的财富,让我过上了富裕的生活,唉哟,话又说过头了,一说又说到陈年旧事上来了。我还是着按照医生的意思来说,说一些能唤醒你的话来说;说些什么好呢,嗯,就说我吧,哎,说我们的事吧;我2001年与陈嘉钊离婚后一直不肯与他复婚,除了有吊一吊他的胃口的意思外,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和你好上,虽然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在我的心底里一直就存在这样的一个向往,后来仔细地想了想,这种向往就好象一个小孩子在小的时候渴望得到一样东西,而一直向往着,可就是一直要不着,随着她的岁数不断地增长,那个渴望也一直陪伴着她,渐渐地潜移默化,形成了一种生活或生存上的动力”说到这里,她还是脸上红热红热地,可已经没有之前的羞臊了,心扉也也渐渐地放开了:“宋玲的过身,让我看到了希望,但这种希望只是潜意识里闪过的一种欲望而已。陈嘉钊的意外死亡,在悲痛之余,也让我看到了希望有成真的可能,并认为这是老天开了眼,弥补了我多年苦苦等待的赏赐,让我隐藏了多年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在征得孩儿们的意见后,就偿试着与你接触并表明意愿,本想啊,你也应该跟我一样,非常喜欢地接受我,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你竟是全然地拒绝,虽然没有在语言上的表明,可你的肢体语言告诉我,你讨厌我对你的这种妩媚的表现,何亮啊何亮,你真是不知好歹,我是看在我们相识了好几十年的份上,孩儿们也就是看到这一层才鼓励我和你结合地。”说到激动处,她停了停,呷了口水继续说:“想和你结合的一个另外的原因是,就是你别看我现在,在人前是人五人六地,身上也有大把的身家,可现在对财富的关念不是象以前的那个穷困的黄秀花了,现在,只要愿意,一天花它个一万八千地,花它个两辈子也花不完,可不知怎地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对钱财的欲望就看得越淡泊,老觉得;天天山珍海味的日子不应该属于我的似地,或许我的血细胞里还遗留着父母那个艰苦奋斗的生活作风吧,我现在最怀念的还是在与陈嘉钊在一起地奋斗,为了明天的生活而奋斗着地共渡辛勤的快乐时光,那样的生活,让人奋进,让人有盼头,为了怀念过去的这种生活,我最近以来,处处节俭,能少花钱地尽量地少花钱,更不胃人言地下去工厂里参加劳动。可这样做,结果换得家里人个个都说我是个贱骨头,其实呀,这个跟贱骨头没关系,只要能使我有个心头好就好,就是想把过去的那个生活状态给找回来罢了。”她喘了喘气,继续说:“不知为什么,一见到你,就让我好象回到那个生活状态上来,可能是我们年轻时有在农场生活过的场景吧,是的,那个生活状态是多么地让我心向神往,是呀,如果我们结婚后,就搬到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去居住,你种花种菜地,我养养牲畜,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那样的生活你向往吗?我很是向往,何亮,要是你也向往我说的那个生活场景就赶快清醒过来吧,和我一道去享受享受这般的生活,赶快醒来吧,何亮,我等着你呢!”说着,紧紧地盯看着一动不动的何亮,想看到何亮猛然醒来后的激动表现,可何亮样子还是原来的那样一动不动地,她叹了叹气又说:“唉,说了大半天了,不知你听到了没有,我现在有点累了,着去吃点东西了,下次再说吧!”说完起身向外走去。
镜头二:
胡丽莉匆匆忙忙地从病房外面走了起来,看了看一动不动的何亮,神色慌恐,病房里的静寂加上氧气瓶那“咕噜咕噜”的声音,让她更是惶恐不安。她尽力地定下神来小声地叫唤着:“何助理,何助理!”见何亮一动不动地没有反应就稍为定了定神地坐了下来。
胡丽莉既希望何亮醒来又怕他醒过来,心里是五味杂陈。一时又不知如何是好,更不知怎样说话好。她想良久才小心翼翼地说:“何助理,哦不,应该叫你哥才对,因为我有一个大姐的年龄比你的年纪还大,叫你哥也不为过,这样也不显得我和你有生疏感,说起话来也可以随便点,嗯,今天是黄董要我过来地,说是让我随便地和你说说话,以刺激你的什么大脑皮层,让你赶快地清醒过来,并说,这是任务,是属加班性质,还给了一百块钱我,做为加班费。”她咽了口口水,望了望四周,见没有人在关注她就更加放心下来继续说:“哥,你千万不要怪我为了钱什么都肯做,或许你没有经受过没有钱的日子,可我经受过‘一分钱能难倒英雄’的境地,知道钱对人要多重要,初来广州时,在没有找到工作之前,曾有一段时间里没有钱吃饭,有时二日才能吃上一顿饭,那个艰苦的日子使我终身不忘,更懂得了钱的重要性,有个俗话说得好啊‘钱虽不是万能,可没有钱万万不能’的道理哎。哎,前些日子,我在努力地套近你,更不惜动用我的色相,都是为了钱,或许黄董对你有意思,你又不理睬她而惹火了她,她或许想搞臭你,唉,这些有钱人就这是这个德性,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就要把它毁了,她先给我两千元说,如果我能把你给勾引了,最好是能勾引你上床,从而而搞臭你了,再加我五千元。你千万不要怪我啊,哥,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为了钱。或许,你会说,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只是为了钱,钱不是最大地,唉,其实啊,在这个世界上,有钱才是硬道理,你看,现在的外国人,开始看重了我们中国,不就是我们强大了,不就是看我们有钱了吗,所以啊,有了钱,人们才会尊重你,有了钱,你才有社会地位。”她说得激动时,也不再顾忌什么了,继续说:“我现在计划继续去勾引陈总经理,我可以不惜我的肉体去满足他,从而得到我需要的东西,或许,你会说我不知廉耻,唉,其实,我只能说你思想僵化和老套,刚才不是说了吗;有钱才是硬道理吗,你有本事你就起来与我辩论辩论,起来与我斗嘴啊,我相信你是说不过我地,不信,你起来呀,你起来啊!”见何亮一动不动地:“唉,看来今天是白费我的一番心思了,白费我一个下午的功夫了,哥,如果你不起来,那我就走了,我真地走了啊,走了!”她准备了好一阵子的话儿,见起不到成效,叹了口气,起身向病房外走去。
镜头三:
谢雨钰迈着迟疑的脚步走到何亮的病榻前,久久地疑视着何亮,观察着何亮有什么动静,可观察了很久很久,何亮除了一动不动外还是一动不动地,她叹了口气就坐了下来。
“何老师,你这是怎地了,为什么会这样?”谢雨钰叹息着说:“本想和你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可你就这么地要走了。哦,何老师,不是我在咒说你什么,对于你这个病我是有过护理的经验,我父亲生前就是得过这样的病,当时,医生也是说,可以通过亲人的说话而刺激来激活病人大脑皮层,从而打开意识的开关,达到觉醒的状态,可结果------。”
谢雨钰静静地观察着何亮的变化,然后说:“我本是来看何珂地,没想到,也说你病倒了,刚才在走廊上碰到一位女仕,应该是你的同事吧,一听说我是来看你地就一味劝说我要怎样怎样地与你说话,看她对你那样紧张的样子,先以为她是你的爱人,后来她自己解释说是你多年的老战友和同事,可以看得出她对你的情感很深,看到这一切,我真是五味俱全,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谢雨钰顿了顿说:“要说些什么好呢?我知道,你现在的大脑皮层处于严重的损伤而造成了昏迷不醒的状态,对我的说的话或许是听不到,可我还是希望你能听进去,嗯,何老师,我还是一个未婚的女子,更没有和哪个男人有过亲密的接触,你是我第一个愿意走近的男人,记得,第一次见到你就对你有好感——那是一次家长会议上;当问到哪个家长愿意到讲台上来与其他家长分享如何教育孩子的经验时,你是第一个走上讲台地,你的侃侃而谈,风度翩翩地,特别是你的那个如何培养与孩子的良好沟通方式中提到;当一个孩子害怕你或对你有怨言、有仇视等心态时,孩子会听进你的话吗。你的这个想法,我是很赞同地。我知道,你也当过老师,是想把你的想法或经验传达给其他家长,以促进提高家长的思想意识,从而也提高对孩子的沟教育方式。这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更对你有了好感,从那一刻起,我的心里就喜欢上你。”她停了停,看了看何亮,见他一动不动地又继续说:“不知是什么原故,要我主动来喜欢一个男人是很困难地,特别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人世间种种沧桑的领受,更多地对人性或婚姻感到悲观,我并不是一个容易受伤或多愁善感的人,我更不愿意去掺杂这些繁杂的人性事态,或者,你会说我是个性冷淡的人,也许是吧,我从来就没有对一个陌生的男人,有过泛泛的那个雄**望或性幻想。可自从认识你之后,就有了这个幻想与冲动,老想着要和你结婚,想着与你一起生活,生子。”她盯看了看何亮,观察着他是否有任何反应,继续说:“唉,可就现在你的这个样子来看,我的这个愿望是要落空了,你现在的这个昏迷程度呀,已经是处于不可逆转的状态,而且会慢慢地出现各种机制功能的障碍与衰碣而死亡,我的父亲就是这样死亡地,但你的年纪比我父亲年轻,或许有更大的能量激发自己醒觉过来,起来吧,我的爱人,起来吧,继续和我拍拖,和我结婚,我期待着。”她继续在观察着何亮的变化,见何亮还是一动不动地,有点气馁地摇了摇头说:“我期待着你的奇迹出现,期待着你有好消息给我,我先走了,或许这一走就------。”说完,再看了看何亮,见他还是一动不动地,叹息地缓缓地往外走了出去。
镜头四:
桃花戒指 長生劍
“爸!爸!爸!------!”随着一声声的叫喊声,何媛急冲冲地跑进病房来。
何媛跑到何亮的病榻前,看到脸色苍白,一动不动的爸爸时,眼睛睁得大大地,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几年不见爸爸,当再次见到爸爸时,他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了。本与丁健华商议好;一回到午阳城就先去见我爸爸;你未来的老丈人和我的女儿何珂。可刚踏出大山就接到秀花婶的大儿子国庆的电话,说你爸因为你的女儿病倒而病倒了,病情要比何珂还要严重,看来情况不大妙了哎,要我马上回来,要不,或许赶不上了。
何媛一路风尘仆仆地赴到医院,眼前的一切,让她对父亲的那种埋怨,那个怨恨,就有如洪水倾泄般地彻底地冰消瓦解了,那股愧疚感又拥上了心头,特别是因为自己的那个“不懂事”的拗执,而一错再错地往父亲身上“撒”气,才造成了今天的结果。愧疚与懊悔交织在一起那种情感而化成的一种无比的悲痛,使得她无所顾及地朴到爸爸的身上,强烈地吼哭起来,强烈的哭喊震憾了整个住院部。这个淋漓尽致的痛哭是一种积压了多年苦闷的发泄;其中也有包括对母亲的愧疚,越是想到这些,哭喊更是无穷无尽。
看到这个情境,丁健华更是心痛,由于他一时被现场的景象而惊呆住了,也一动不动地,当看到何媛那无节制地哭喊,他不忍心猛然地放下背身上的行李,走过来一把地抱住何媛,心痛地说:“媛,你不能这样,这样会哭坏你的身子地,我相信,你爸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地,他也会心痛地,起来吧,想着下边该怎么办吧!”
何媛挣脱开了丁健健又朴到爸爸的身上,这时的哭喊有点丧失理智般的味道,是竭斯底里似地:“爸,你起来,你起来!现在何珂的情况还不明了,你着起来向我做个交代啊,你,起来向我交代,爸!”哭喊着,身体缓缓地夸落到病床下,继续痛哭着。
站的人群后面的黄秀花,被何媛的哭喊而震憾,她抹了抹挂在眼眶上的泪珠,上前扶起何媛说:“起来吧,何媛,你爸是知道你的悲痛和孝心,来,起来,擦干眼泪,我们商量着下来该怎么办了!”
由于悲痛,黄秀花的话语何媛好象没有听见似地,她起来趴在丁健华的肩膀上继续痛哭着。
丁健华拍了拍何媛的背脊说:“我们都知道你的悲痛,不要这样吗,着坚强起来,商量着下来的安排!”
何媛趴在丁健华身上哭啼了一阵后,慢慢地平静了一些,回过身,深情地对着父亲继续说:“爸,这些年辛苦你了,我知道,这些年你为了我们而吃了不少苦,而且为了珂儿能够健康的成长,付出了你的多少心血,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人,今天你的这个病态都是我害的,还有我妈的死,也是我一手造成地,我------。”由于太过于伤心,说着说着又情不自禁地吼哭起来。
何媛的话也触动了站在一旁的黄秀花,她也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既是责备,又是理解泪水。
提前兩萬年登陸洪荒 木圭叔
丁健华的一只手一直按挂着何媛,为的是好给她有一个支持的力量。
給大佬遞系統 六只蝙蝠
花都最強兵王
穿越,作死,玩脫
有了丁健华的爱护和支持着,使得何媛在悲哀中得到最好的安慰。她平静了很多,深情地对着父亲,继续说:“爸,我已经通知了何聪哥,他说,他尽快地赶过来,由他来跟你说,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都没用,相信他来跟你说,你一定会听他地,一定会醒过来地,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今后再也不让你受苦了,让你享享清福,享享儿孙们的福吧!”
何聪哥是谁?特别是刚才有人哭喊着叫何珂的名字,何亮好象听着了,特别是听到何珂时,是让他是多么地向往,他突然地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飘逸起来,好象整个人粘贴在天花板上,好象病床上躺着的不是自己,好象是另外的一个人。每当有人在与他说话,在他有感觉时就会心灵出窍,飘游在上方,看着人们的表演,那个感觉是多么好玩啊,好玩极了。
突然,一把小提琴飘扬着,《天路》的旋律委婉地飘扬着,是多么地悦耳动听,是多么地舒畅,那粘贴在天花板的身体再次地飘移起来,缓缓地飘出了病房,飘出了医院,飘上了天空,在《天路》的乐曲声中,向天空的深处、的深处飘去,飘去------。
------。
全本完
如有雷同,敬请原谅
2012年4月完成初稿。
1/14:必須犯規的遊戲
2012年9月完成改稿。
穿越:王爺,你快滾!
提示:本来呢,作品可以写得更精彩,文笔能更尖厉,可不管怎样说,首先要顾及的是国情的问题。请多多关注“煜炅橼”的作品,有你们的捧场,“煜炅橼”的作品会更精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