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鬆柯我們不是相愛嗎
小說推薦顧鬆柯我們不是相愛嗎
他微斜下身子,抓住李沐阳的手,看着陆妈笑得讽刺而张扬,“你有什么资格来评判我?克死自己丈夫,对自己儿子不闻不问,连他私底下有一个十年的同性情人都不知道,你以什么样的身份来评判我?”
陆妈脸色铁青,气的倒地昏迷,陆漠北紧张地一边招呼人,一边打电话叫救护车,场面顿时混乱不堪,顾松柯再不看一眼,拉着李沐阳走出婚礼现场。
顾子丹从后面跟了上来,来到外面,“李沐阳,你要不要给我个解释?”她眼睛红红的,像只兔子。
李沐阳有些无奈地挠挠头,顾子丹看他这种表情,顿时火了,微屈膝,顶在李沐阳下方,李沐阳的脸顿时变了色,弓着身子像弯曲的虾米,顾松柯看的下身一紧,紧接着顾子丹开始挥拳。
顾松柯觉得再不拉拉估计要出人命,黑带真是惹不起。
“姐,别打了,你上车,我可以解释。”趁没多少人注意到这里,顾松柯带着人离开了。
“阳哥,在前面那个路口我就下来了,我想一个人走走,你和我姐好好解释解释,我觉得现在没有力气说话。”顾松柯开着车,眼睛里却总是模糊一片。
顾子丹觉得情况好像不对劲,便也没说什么,只是蹙着眉看着李沐阳,李沐阳被她看得心虚。
顾松柯下了车,一直向前走,从上午到天黑,走到了陌生的地方,他从来不知道C市这么大,他像被人操纵的木偶,无神的双眼,麻木疼痛的腿,他很累,他很冷,他不知道自己要到什么地方,他只是想走,想离开,想跳出一个牢笼。
从小饱受的辛酸和指指点点,人言可畏我都知道,陆漠北,我不能再让你经受一遍。
“不要命了!”一辆私家车在他面前停下,只差了十公分左右的距离。
他迷茫地看着四周,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星星散落在天际,清冷的风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他终于停了下来。
私家车主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摇摇头离开。
顾松柯歪着头看着闪亮的星空,像个孩子。也是这样的天空下,他坐在车上问陆漠北,C市的风景可曾厌倦,陆漠北说,一草一木都掺了感情,渗入骨血,怎么会厌倦?顾松柯觉得陆漠北说的很对,渗入骨血的感情,若要离开,必当忍受剥皮流血般的疼痛。
混沌聖訣
陆漠北,你猜,我用了多大勇气和力气才能在你面前镇定自若地演完这场戏。
兌換之超級魔法盾 尹道長
掠愛首席:霸愛呆萌小甜妻
“陆漠北,陆漠北,我怎么会不爱你呢?”
“陆漠北,陆漠北,我好冷,你快来抱抱我。”
捉鬼天師 淹留
“陆漠北,陆漠北,外面风好凉,你快带我回家。”
他蹲坐在地上,抱住自己,终是忍不住无处安放的情绪放声大哭,呜咽的声音像极了笼子里的困兽,悲伤又绝望。
影後的鹹魚男友 驚石入水
顾子丹不放心这样异常的弟弟,和李沐阳开车一路追随。看着无数次和车祸擦肩的顾松柯,心脏被惊得在嗓子里没放下过,如今看着在路边放声大哭的弟弟心里很不是滋味。幼年时他们就没有了父母的庇护,是真的两个人相依为命一步一步忍着那些痛苦走到现在。刚来C市时,他最难的时候一星期兜里只有六元钱,一个月瘦了十斤,他未曾喊过苦掉过泪,她唯一见过他掉眼泪是在刚回C市时的机场。
敗家子別惹我 菜豬油
她没有下车打扰他,只是伏在李沐阳的肩头,抱得很用力。李沐阳搂着她,容纳下她一身的柔软与脆弱。
陆漠北守在ICU外面,他坐在椅子上,闻着医院里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失去了五年,他的伤刚刚结痂就又被揭开,刚刚习惯失去的疼痛,在心底平复了翻涌的浪潮,欣喜得像中了大奖似的复的,如今又面临失去。
最痛应该就是如此,失而复得,寄予满腔厚望后再度迷失。
閃婚甜愛:boss追妻49天 顧臨希
有时候真想骂骂这狗血的命运,给了我点阳光让我忘记带伞,就又给我倾盆大雨。
他很问问顾松柯怎么会这样,在看到陆妈惨白的脸色和顾松柯转身后的决绝,就失去了开口的能力。
他想了很多,他是商人,却在面对顾松柯这件事上输的一败涂地,片甲不留。
他一遍一遍地打开手机屏幕,小小的屏幕上的顾松柯笑得肆意。
他闭上眼,无止尽的黑暗,它们冰冷且刺痛,全世界都是噩梦的倒影,一点温度都是刻骨铭心。
我从未在意过站在那的你是否张开翅膀迎接我一身风霜,就义无反顾地飞向你,你看,我这跌的粉身碎骨,残破不堪的躯体。
驅魔女天師 金寶寶
網遊之我是皇帝
你是我一场做了十年的梦啊,我一个人凭着一腔愚勇单打独斗追赶了好久。爱,不是相互的交织么?你怎么不等等我,和我一起走呢?
泪水终于滑落,他仿佛能听见心里响起的天塌地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