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那麼卑微
小說推薦幸福那麼卑微
“主编,你看!”莉莉匆匆忙忙的把今天早上的报纸放在南天的桌子上,“怎么回事?今天早上街头巷尾都在传你和紫萱的绯闻,说你们其实早已经暗渡陈仓,难怪紫萱会降身价,帮我们这个小杂志。”
头条上是紫萱亲吻南天的照片,这个角度拍上去,看不见南天的表情,确实紫萱及其暧昧的主动的动作。旁边还有一张两人挽着手上车的情景。南天立刻拨通了韩紫萱的电话,韩紫萱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天!我在录影呢,等我我会给你回电话的。”
“怎么回事?”
“什么?”
我有異能我怕誰 無名手冊
“你别告诉我这么大的事你不知道?”莉莉看南天表情,小心翼翼的退出门外去,不敢多说一句话。
“知道啊!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是事实啊!虽然这件事对我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不过,天,旁边那个人是你的话,我就不怕!”
“够了!”南天“啪”的一声把电话摔在门上,惊动了门外蠢蠢欲动的员工们。
“主编可是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火的。”
“我看啊,就是那韩紫萱勾引主编的,咱们主编可是对云姐一片痴心啊!”
“得了吧!听说主编以前就和那韩紫萱是恋人,是云姐抛家弃子的跟着主编的。”
愛在巴黎時
“胡说什么呢你,咱们主编是这种人吗?云姐更不是这种人!别听报道上胡说。”
“但愿是我胡说吧!”
云碧瑶是没有心情关心娱乐新闻的,就算她知道南天和韩紫萱的事也认为那是很美好的事。萧雨醒来是真的一刻也离不开云碧瑶,吃饭要她喂,要她讲故事,就是睡觉,云碧瑶不在他就不睡,他怕一不小心妈妈又不见了。云碧瑶写东西的时候他倒是特安静的在她身边,只要云碧瑶在他的视线里,他就是个乖孩子。云碧瑶抬头,对着病床上的儿子微笑,“饿不饿?”
“妈妈,我想吃你给我包的饺子!爷爷以前老跟我说妈妈包的饺子很好吃,我想吃。”
“那妈妈回去包给你吃好不好?”
“恩,妈妈,你一定会回来吧!”
“当然啦,妈妈不是说过这辈子不会再离开安安了吗?”云碧瑶起身,抚摸着儿子的头,好像醒过来后,萧雨的的状态一直很好,医生都很吃惊,所以云碧瑶的状态也好了起来。
云碧瑶细心地包着饺子,这么多年她已经没有动手包过饺子了,生怕自己手生了,包的不好吃,这是萧雨第一次要求她为他包的饺子,她想把自己的爱全部包在饺子里,告诉萧雨,她这辈子真的不会再离开他了。煮开了水,放了饺子,看着沸腾的水,云碧瑶心里甜甜地。手机在包里疯狂地想着,云碧瑶竟然没有注意到,只是一心的煮着饺子,最后放进保温盒里,拿去医院。
等云碧瑶赶到,却是里面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安安!安安。。。。。。你不要丢下奶奶啊!安安。。。。。。”
“哐”的一下云碧瑶手里的保温盒落在了地上,滚烫的饺子,蹦出来,汤汁滚烫的溅在她的腿上,麻木的竟然感觉不到疼痛,久久的站在门外不敢动一下。萧寒听见门外的动力,惊慌的拉开门,是一脸呆滞的云碧瑶,他心疼的想要把她拥入怀中,云碧瑶却推开他,蹲下身子,轻轻地捡起散落一地的饺子,这么快,饺子就凉了,云碧瑶更加快速的捡着,萧寒想阻止她,却又一次被她推开。
護花特種兵
“碧瑶。。。。。。”
“萧雨说想吃我包的饺子,你让开,他饿了,饺子要凉了。”萧寒退后一步,看着云碧瑶静静地背影,他知道她那瘦弱的身体已经无法再承受什么了。
“安安。。。。。。”云碧瑶把饺子放在床头的柜子上,轻轻抚摸着萧雨的脸,“安安,妈妈回来了,妈妈包了饺子回来了,安安。。。。。。你现在很困吗?没关系,你先睡,饺子凉了,等你醒了,妈妈再给你去热。”
濕情
“安安,你怎么能跟你外婆一样,说离开就离开了呢?妈妈好孤单啊!你们怎么都走了呢?这次不是妈妈没回来,是你先走了,你这个不听话的孩子,你说等妈妈回来的,你说想吃妈妈包的饺子,你怎么那么不听话呢?”
云碧瑶死死地抓住萧雨冰凉的手,希望能感觉到一点温度,她黯淡的眼神,忧伤的凝视着那依旧挂着笑容的脸,突然格外冷静的帮萧雨盖上白布。萧寒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总感觉这样的云碧瑶似乎是她,又似乎不是她,他却说不出来是什么,沉浸在丧子之痛中,他也顾不上云碧瑶多少。
萧寒冷静的处理了萧雨的后事,却很奇怪这几天云碧瑶一场安静的陪着他办完所有事项,所有人哭的时候她也是一滴泪不落。“想哭就哭吧!何必这么憋着呢?”
“没有!”云碧瑶抬头看了萧寒一眼,继续喝着手中的饮料,手机不停地响起,云碧瑶一看,是南天,已经好几天没有跟南天联系,文章也没有完成发过去,大概南天是打来兴师问罪的。云碧瑶直接就接起了电话,“喂。”
“都忙什么了,这几天电话怎么打都没人接。”
“没事!就是最近构思一本新书,想安静的写东西,有些忘乎所以了。对不起,忘了给你发文。”听云碧瑶说话的口气,不像是为他跟韩紫萱的事生气,南天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他宁愿她是为了自己生气,那至少证明她在乎她,可是似乎她没有,又或者不食人间烟火的她还是不知道这段时间娱乐界疯传的是怎样的消息。
“什么书?又有什么新构思吗?”
“《幸福那么卑微》”
小閣老 三戒大師
“你还是喜欢写这样的东西,虽然知道你是天生的忧郁的艺术家,但是作为南天而不是主编的身份,我希望云碧瑶可以写欢乐的东西,因为那代表你的心情。”
不是天驕是妖孽
“这是最后一部了。”
“什么意思?”
“这是我云碧瑶的最后一部小说了。”坐在云碧瑶对面的萧寒瞪大眼睛细细盯着云碧瑶好看的轮廓,木然的表情让他心疼的一口喝下杯中的饮料,冰凉刺激着他的喉咙,吐也不是,咽也不是,最后皱着眉头吞了下去。
“你说什么?”南天不可思议的喊着,他这辈子除了写作还没见过云碧瑶对任何事有过太大的热情,她干什么工作都是那种淡然的态度,怎么样她都不会放弃写作。
“明天,我会飞上海的。”云碧瑶说完就挂了电话。
“你明天走?”
“有些事要交代。”
“还回来吗?”
“回不回对谁有意义呢?”云碧瑶撇了萧寒一眼,低下头把玩着手中的杯子,“我们算是彻底没有关系了。”
桃源醉千秋 天之曉
豪門秘婚新娘:爵少,早安 黛蜜兒
萧寒想告诉云碧瑶,她对于他来说是很大的意义的时候,云碧瑶后面的那句话让他哽在喉咙口的话,永远没有机会说出口来。阳光在那个午后,一点一点的逝去,转眼变成黑夜。
“额。。。。。。云姐,怎么突然回来了?”莉莉有些惊讶的盯着云碧瑶苍白的脸色,担心着云碧瑶可能是知道报纸上的绯闻,杀回来找南主编了。
“南主编呢?”
“他。。。。。。”莉莉还没找到话来替南天遮掩,云碧瑶已经径直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又随身关上了门。
“回来的够速度的啊。”南天没有抬头,低头看着手上的文稿,办公室一下子静的只听见两个人呼吸的声音,及其微妙,各有各的想法,各自思量着怎么解释比较好。
“为什么突然做那样的决定?”南天僵住手,抬起头看着云碧瑶,她是瘦了很多,脸上一脸血色都没有,比上次见她还要憔悴。“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就是累了,不想写了。”云碧瑶如此轻描淡写的回答,让南天略微有些气愤,对于云碧瑶第一次这样不愿意对他敞开心扉,他很生气,真感觉云碧瑶回了一次扬州,变了那么多,不只不想写作,连对一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自己也是这般态度,难道说女人的心真的变得这么快?还是她和萧寒又。。。。。。所以她要离开自己,放弃写作重新回到萧寒的身边去了。这样想的南天更加生气,自己竟然还为了这个女人的声誉,勉强和韩紫萱在一起,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个女人甚至提都不提,问都不问这大街小巷都在传得绯闻,难道自己在她心里真的就这么不重要吗?哪怕是作为一个普通朋友也该问问吧?
“随便你吧!”南天冷冷地扔下这句话,站起身,走出办公室。
云碧瑶轻轻地呼出口气,“对不起!”轻轻地对着空空的座位说。
都市神眼仙尊 夜雨寄北
“云姐,其实总监跟那个紫萱只是绯闻而已,他们。。。。。。”莉莉看见南主编生气的走出去,想进来替他解释解释,云碧瑶一愣,嘴角轻轻牵动,并没有生气,反而看上去很开心,莉莉不解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他们还是在一起了,呵呵。莉莉,祝贺他们吧!”云碧瑶拍拍莉莉的肩膀,微笑着走了出去,莉莉站在那里,心里盘算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云碧瑶专注的在家里写书,手机换了机,外界的任何声音都无法打扰到她,南天几次在楼下呆望,始终没有上去过,她的一眸一笑还在他的脑子里,每天像蚂蚁一样蚀咬着他的心脏,他怎么也无法将她从自己的心里赶出去。
“天,见面吧。你都好几天没有约我了,这么忙吗?”
“我很忙,过两天吧!”说完南天挂了韩紫萱的电话,他知道他可能会触怒她,但是现在的自己真的没有心情去应付一个满是心机,让自己陷入困境的女人。
南天交代了公司的事,浑浑噩噩在家闷了几天,他不知道外面早已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天后萱萱称已经和南天主编分手,原因是悲情作家云碧瑶夺人所爱,三人本是很好的朋友。”“云碧瑶曾遭人**,结婚后抛夫弃子,与南天私奔。”一时间,铺天盖地的矛头全指向云碧瑶,云碧瑶的支持者更是茫然无措,因为同时找不到南天和云碧瑶,公司方面也没有人做出任何回应,大家更是以为两人是因为无脸见人,避而不见,而受害者萱萱顿时成为大家心目中同情的对象,呼声很高。
《幸福那么卑微》终于完结,云碧瑶揣着文稿,还有一封辞职信,走去杂志社,她喜欢把自己写的东西打出来,看着它们在纸上生出色彩,生出感情,心里就满满的满足感。
“云姐,你怎么来公司了?”云碧瑶还没明白过来莉莉的话,就被记者给包围了,蹲守了那么多天,终于将云碧瑶给守到了。
“请问,你真的抛夫弃子跟南天私奔了吗?”
“听说,你的孩子死了,你又反回来抢走南天,是因为你的前夫无法原谅你吗?”
“云碧瑶,你被**过,这点我很同情你,可你实在不该这样做,是心里阴影吗?”
最強農家
。。。。。。
云碧瑶只感觉自己的头很疼,疼得快要裂开,她越来越听不清楚大家在问什么,脑子里嗡嗡嗡的声音,让她快要呼吸不上来,一下子晕倒在地,手中紧握着的稿子,“哗”的一下散落一地,云碧瑶只看见漫天的白色倾斜下来,她没有力气抓住。
南天坐在床边,她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吃饭吗?身体已经这么差了,怎么可能还能经历那样的打击?他来不及去关心外面的传闻,到底将他和云碧瑶传成了什么样,他只想静静陪在她身边,让她安然的熟睡,他现在才知道,萧雨已经死了,难怪云碧瑶这次回来 完全跟以前不一样,原来都是因为萧雨,她为什么不跟自己说呢?为什么要独自承受呢?傻女人,她的心该有多大的承受能力啊,为什么所有的事都发生在她身上,难道幸福对于她来说,真的就这么卑微吗?
“你醒了,怎么样?我去叫医生。”
“别,”云碧瑶冰凉的手拉住南天,“南天,我想回家。”
“好,我叫医生帮你看一下,我们就回家。”
“我想妈妈了。回家吧!”
“好!”
回到家里,云碧瑶的起色好了很多,每天不闻窗外事,每天安静的看看书,晒晒太阳,南天看她越来越好,心里也放心了许多。他反倒愿意陪着云碧瑶过这样的日子,与世隔绝,安静淡然,只有他们两个,如果真能这样下去一辈子该有多好。
云碧瑶静静地坐在窗前,这样的坐着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她依靠着窗户,仰起头,用力呼吸着这里所有安静的味道。“喝杯水么?”
“不用,我想吃蛋糕了。”
“我去给你买。”
“恩。”看着南天开心的为自己做这做那,云碧瑶眼神忧伤的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对不起,南天。”萧雨骗云碧瑶说他想吃妈妈包的饺子,趁机离开了云碧瑶,云碧瑶笑,这是萧雨教她的,她学会了,现在她用同样地方法,要离开南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