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愛着
小說推薦就這麼愛着
窗外,夜凉如水,月明如镜;窗内,夫妻依偎,亲密无间。
“李雪,等宝宝出生了,不管是男是女,我们都叫他韩叙吧。”韩烁淡淡道,“叙述的‘叙’……好么?”
“好啊,可是为什么这么取呢?”李雪故作疑惑道。
“因为一个人……不过……我以后再告诉你他是谁……好吗?”韩烁认真地凝视着她,满眼爱意。
曖昧兵王 日上三竿
“嗯!”李雪笑着点头,月光照得她的脸越发白皙温润,那两潭深邃的秋波里,溢着对张叙浓浓的怀念和对韩烁深深的理解……把头微微仰起,深呼吸,她极力摒住眼泪,“张叙,我一定会很幸福……狠幸福……你在那未知的时空亦要如此啊—–”
教堂里,两位新娘一身美丽的雪白婚纱与两个西装笔挺的新郎登对地立在牧师的讲道台前。整个会场的气氛简单隆重,到场的大多是亲朋好友。
塵心惑
傾城絕色太子妃
豪門無愛:蜜寵冷妻
重生之長女 媚眼空空
“你说这年头为了省钱,结婚都可以挤一个教堂啊——”
“你懂个毛—–他们哪是为了省钱,两家感情好,故意的—–”
玩轉香江 將臣之名
“据说这边一对孩子都快三岁了—-还是双胞胎呢!”
“啊? 那还来凑什么热闹?”
“人家喜欢呗—-”
“不过我看那新娘妈妈不像是两个孩子的妈啊—-年纪轻轻的样子—-你唬我是吧!”
“哎呀,信不信由你—-”
我要我們在一起(饒雪漫) 饒雪漫
仪式来到交换戒指的这一刻,陶杰却迟迟未能将戒指捧上,于是他不得不赶紧转头向身旁的韩烁求救:“韩烁,怎么办,我戒指忘记带了!”陶杰蹙着眉低声道。
韩烁面上保持着温雅的笑容,与满目笑意的李雪相视一眼,接着靠在他耳边轻声道:“反正下面看不见,装个样子没关系,苏溪会理解你的。”
“你!”陶杰简直气得想掐死他,“你开玩笑么? 苏溪她爸视力好的很!”
“爱干不干,你自己看着办……”韩烁无所谓道。
“真是的……要不是你们硬要来凑热闹,我会忘记么?” 见台下众人开始议论纷纷,陶杰急得额头冒青筋,“快帮我想办法—-”
“戒指我帮你带了!”韩烁笑着侧脸看他,“可是,你得求我!”
“你……”陶杰咬牙切齿地瞪着一脸坏笑的韩烁,原本清俊儒雅的形象尽毁。
另一边,李雪不解地轻扯了下身旁的苏溪,小声问道:“怎么回事?” 苏溪低叹一声,在她耳边小声回道:“没办法,都是那缺心眼的错—-”
着急的陶杰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愤愤道:“行啦—-我欠你了,快把戒指给我!”
吐槽諸天 神聖榮耀
韩烁不在意地轻笑一声,将乳白色的盒子递了过去,“瞧你急成这样,那,戒指给你。”
“你小子,给我等着—–” 陶杰撇了他一眼,扭头温柔地给苏溪带上戒指。
礼成!
韩烁离开喧闹的婚宴场地,轻而易举地在后园找着了那抹熟悉的影子,在一边站定,不打扰她,只静静地守着。他的爱妻,一向不喜欢热闹的地方。
已经换上便装的李雪安静地看着草地上打闹的子女,满足而惬意。只见儿子抓着一只蚱蜢满眼算计地往女儿头上放去,不禁喊道:“韩叙!别胡闹!”女儿闻声转过身去,一看到哥哥手里的虫,吓得大叫,立马踉踉跄跄地向李雪跑去,“妈咪—–怕怕—-”
韩烁再也忍不住,欣慰地走上前,一脸宠溺地抱起女儿,紧贴着李雪坐下,“宝宝乖,呆会儿我们不给哥哥吃糖—-”
小男孩不觉嘟起小嘴,扔掉手里的蚱蜢,快步跑了过去,向李雪张开双臂,一脸委屈道:“妈咪—-抱—-”李雪温柔地笑笑,捏了捏儿子的脸,“你洗手了吗?”男孩皱了皱好看的眉,无奈地摇了摇头。“那还不去洗手—-”李雪假装生气地看着儿子。
“洗了手,妈妈就能抱我,我就能有糖吃吗?”男孩疑惑地望着韩烁怀里的妹妹。李雪又捏了捏男孩的鼻子,点头道:“对啊—-”男孩如获大赦,嬉笑着跑向不远处的水龙头。
青山綠水人家 胖海綿寶寶
艱難一日 馬克·歐文,凱文·莫勒
“宝宝也去洗手,回来和哥哥一起吃糖—-”韩烁放下女儿,揉了揉她的发。“好!”女孩将头仰得高高的,对父母抛去两个飞吻,便向她哥哥跑去。
看着不远处又开始玩起水仗的儿女,韩烁满心喜悦,“我们的孩子真可爱—-”习惯性地把李雪圈在怀里,他又感叹道,“老婆辛苦了,一下子就给我添了两个宝贝—-”
“因为—-之前的那个孩子也一起回来啦—-”李雪沉吟道,目光迷离起来。
韩烁的笑容刷的僵住—-有些慌乱地看着李雪,道:“李雪,你……想起来了……”
李雪回眸浅笑,在阳光的衬托下,愈加绚烂纯美,“韩烁,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