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涼半夏薄言成殤
小說推薦微涼半夏薄言成殤
冬天的寒冷的风割在郑乐颜的脸上,没有留下些许醒目的伤痕,郑乐颜为了看起来不那么狼狈所以一直没有穿很厚的衣服,可是郑乐颜所站的那片雪地早已经被她踩出原来的模样,季钧言看着在郑乐颜的样子就想笑,当然他也那么做了。
毒”夫”難馴
“呵呵呵,郑乐颜你别再装了,这大冷天的你出来发什么疯”与此同时从车子上下来,把身上的脱下来,盖到了郑乐颜的肩膀上。
穿越之開棺見喜 水煙蘿
絕命遊戲
郑乐颜对季钧言发了一个大白眼说“小言子,要不是我爹把我扔到你这,我才不来呢”说完就一个傲娇的表情,季钧言看到郑乐颜这样忍住没翻一个白眼过去,“好好,我的小姑奶奶,您老先请吧,到奴才家坐坐吧”然后做了一请的手势,郑乐颜被这个手势逗笑了,就挥一挥手假装很大方的说:“恩,小言子起驾吧”季钧言看了看郑乐颜伸出的手,眼底划过一丝无奈,无声的笑了笑“那就起驾吧”。
郑乐颜是夏雯惠的老朋友郑远航的女儿,季钧言被领养时候,夏雯惠举办了一个欢迎会,小郑乐颜被邀请到夏家玩。在夏家的私人公寓里硕大的客厅,浪漫与**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来来往往许多人,每个人脸上都面带微笑,只是着笑容背后的意义是什么就无人可知了。其中就有几个和文康集团对着干的人掺杂在其中,看看能不能逮着机会去打击文康,
首席的致命情人:抵死不承歡
不死聖禽 落水滿江紅
網遊之墮落的天使
当时的她才4岁,突然在夏家看到一个比自己还漂亮还好看的小孩,特别是一个小男孩时,小郑乐颜就有点疑惑,夏雯惠看到郑乐颜疑惑可爱的小摸样,就把季钧言介绍给了郑乐颜,郑乐颜明白了这个小男孩是谁了以后,就决定给他个下马威,但是当她偏过头去看到小季钧言怯生生的躲在季夏的身后,季钧言的黝黑发亮的眼睛充满了恐惧和无知,顿时就有点心软,可是并不代表她在脑海里没有坏点子,心动不如行动,于是小郑乐颜就趁着大人去忙的时候,就看到季钧言一个人孤零零的在一个角落默默的蹲着,小郑乐颜脸上闪过一次犹豫,她在想这么一个好看的小男孩,要是被我吓惨了,可怎么办,小郑乐颜想完甩了甩头,心想必须要给他个下马威,让他知道在郑家和夏家她郑乐颜可以横着走。本来小季钧言刚被领养出来,心里还没适应再加上恐惧外面的世界,所以看到这么多人就十分害怕,但是小季钧言不哭,只是眸子里满满地恐惧和身体止不住的发抖,来夏家的人很多,夏雯惠要招待客人,就连季夏也要,所以没有人暂时看管小季钧言,小季钧言看到没人管他,他就一个人默默的蹲在角落里。所以当郑乐颜她悄悄从桌子后面过去,想等到他不注意偷偷偷袭的时候,季钧言是完全不知道的,小郑乐颜在楼梯旁手插在包里,幻想着小季钧言狼狈的样子,正在捂着嘴偷笑,季钧言一脸茫然的望着她,想看她干什么,可是郑乐颜不知道,所以当一个服务员从郑乐颜的面前经过,他才回过神来。可是郑乐颜没有发现一双充满疑问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于是当她开始行动,准备走到桌子底下想要偷袭的时候悲剧发生了,原来是郑乐颜在走的过程中,不小心踩到了桌布,再加上本来地板就滑,所以就。。。。。。。不幸摔倒在地了,郑乐颜这一动静把所有人都惊动了,包括小季钧言。
征戰洪荒
太古武神
12星座愛情攻星計 靜電魚
小季钧言脸上的防备之心更重了,脸色也越来越白,额头上有一层细小的汗珠,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小郑乐颜摔倒在地后,在郑乐颜身边聚集了很多人,包括郑远航、夏雯惠和季夏。郑远航看到郑乐颜摔倒在地就把她扶了起来,那些在人群中混进来的syu社的人,正好逮住这个机会好好讽刺一番。“哟,这不是郑家的千金郑小姐吗,怎么摔倒了呀,这偌大的夏家也没人好生看管这我们郑大小姐,这郑大小姐这不磕着了了吗?”一个长相还算清秀的男人,可说出来的话可是让人十分的生厌,在他身旁还有几个人,看起来应该和那个男人是一伙的,因为那几个人一脸的幸灾乐祸,郑远航和夏雯惠的脸色不好,特别是夏雯惠,毕竟是在自己家发生的这件事,所以夏雯惠也不会在说什么话去反驳的他们,只能把这口气憋在心里,但又不能不管,毕竟是在自己家,也要给郑远航面子。所以夏雯惠把眼底的怒气隐藏起来,又变成一个温文尔雅的女人。“我们乐颜怎么摔倒了呀,快让阿姨看看,别再摔坏了啊”说着就准备把郑乐颜扶起来,可suy的人怎么可能轻易的饶过夏雯惠,他们可是老板特别交代的来夏家捣乱的。当时他们还很疑惑,为什么老板要他们去参加夏家的派对,现在看来原来是老板早就知道已郑乐颜这个被娇惯的小姑娘一旦看到一个陌生人在夏家,以她的那个脑袋肯定又要做点捣乱的事。那几个人想着不禁笑出了声,对着夏雯惠冷哼一声“怎么夏夫人现在在这里装好心了,刚才的时候怎么不过来看着我们郑小姐呢?”小郑乐颜从刚才摔倒在地后的愤怒到看到有很多人围着她的羞愧和现在看着他们在争执,小郑乐颜虽然小但是也大概能明白他们为什么再吵,小郑乐颜看了看郑远航,郑远航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脸色很难看。小郑乐颜刚想说话,就被一道声音打断,那道声音很轻很轻,但在房间里却能听的一清二楚。好像是从某个角落里传出来的,不错是我们的小季钧言。小季钧言慢慢从角落里走出来,走到小郑乐颜的身边,小季钧言的眸子里有一丝坚定也有一丝恐惧,小郑乐颜看到小季钧言慢慢走到自己的身旁很惊讶,刚想开口让他走开,就听见小季钧言说了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