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苗和她的智障孩子
小說推薦何苗和她的智障孩子
“哎呦!这生个孩子怎么这么费劲,都进去三个小时了怎么还是没有动静呢?”刘大伟在医院的走廊里急的来回的走着,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
戰武門 唐峻
“你歇会儿吧!别老是在我眼前晃悠,晃得我头都大了。”刘父坐在长椅上嘴里叼着旱烟不耐烦的说道。
刘父全名(刘德胜)为人古板,封建,顽固不化又总是爱板着一张脸所以村民送了他一个外号(僵尸脸)。
“爸,我这不是着急吗。”
“不就是生个孩子吗,你看你急的,你妈生了你们两个了也没啥事,放心吧何苗也不会有事儿的。咦,对了,你妈呢?”刘父四下寻摸了一圈问道。
“没看到啊,可能是去卫生间了吧。”
“去什么卫生间能去这么久啊?她是掉里了还是怎么地了,她不知道这何苗在里边给我们老刘家生孙子呢,一会儿我孙子要是出来了谁抱啊?”刘父气愤地说道。
“亲家,你别生气,我去厕所看看去。”何苗妈妈站起身慢声细语的说道。
“那行,那就麻烦亲家母去看看吧。”刘父嘴上客套,脸上却始终没有半点笑容。
过了一会儿,何妈妈就只有一个人回来了。“亲家,厕所我都找了没有啊。”
“算了,没有就不用找她了,我孙子出来一会儿我抱。这关键时刻她还瞎逛,以后这老太婆就别指望抱我孙子。”
刘父一脸的猪肝色,坐在长椅上气的活似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吓得刘大伟再也不敢念叨了。就连何妈妈也半天都没敢说出一句话。
“生了生了。”刘大伟的妈妈杨晓华抱着一个孩子从产房里笑着走出来,边走边喊道。
“我看看,是孙子不。”刘父急忙跑上前看着孩子高兴的问道。
“是孙子,可……”杨晓华话还没说完就被心急的刘父给打断了。
“你看看,我就说一定是孙子吧,过来让我抱抱我这大胖孙子。”刘父乐得手舞足蹈的就要抱孩子。
“你先别高兴太早,这不是咱孙子,这是美丽生的孩子,是老郑家的孙子。”杨晓华弱弱的说道。
“啥?不是咱孙子?那你抱他干啥!人家老郑家没人了用你抱啊?咱孙子还没出来呢你不在这等着抱人家老郑家孩子干啥!你咋这么没长心呢!”刘父见不是自己孙子也不再张罗着要抱抱了,转身气哄哄的坐在了椅子上。
“你看你急啥啊,这不是美丽听说她嫂子要生了就来看看吗,没想到这一急之下就早产了。这老郑家还没来人呢,美丽是咱自己的闺女你说我不给抱着谁给抱啊。”
村裏有只狐貍精 若初賴寶
“行了,你抱着吧,一会儿……”
“谁是何苗家属,过来抱下孩子。”女护士站在产房门口喊道。
“我是,孩子给我吧。”刘大伟上前接过了孩子。
“大夫,这孩子是丫头还是小子啊?”刘父凑上前着急的问道。
“女孩儿,六斤,十一点三十分出生。”护士一股脑儿的说完就要转身回产房。
第四校區 陳瑞生
“护士,我闺女啥时候出来啊,她没事吧。”何妈妈上前一把拉住了护士。
“大人没事,马上就要出来了。”护士说完就走了。
“没事儿就好。”何妈妈笑着去看孩子了。
“丫头,咋能是丫头呢!”刘父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似的低垂着脑袋,转身一屁股坐到了长椅上。
魔道遮天
神級建村令 小雪參
“他爸,丫头就丫头吧,你也别上火。赶明儿个让何苗回家好好养养身子,下胎准保能给咱家生个大孙子。到时候咱家孙子孙女都有了多好啊!”杨晓华小心翼翼的安慰道。
“哎!行啊,那就让何苗好好养养吧!我先回去了你们就在这儿好好照顾她吧。”刘父说完就起身回家了。
十个月后
“大伟,你慢点别把孩子举太高,小心别把孩子给摔了。”何苗担心的说道。
“没事儿,你放心吧!我举得高点咱闺女高兴,你看她乐的。”刘大伟一边举着孩子一边笑着说道。
何苗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树下洗衣服衣服,抬头看着这一大一小玩的这么高兴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哗哗哗……
玩的高兴的一大一小突然不动了,只见顺着刘大伟的手掌流下了好多的水。
“你这小坏蛋,尿了爸爸一手。”见闺女尿完了,刘大伟笑着说道。
校園靈異詭話 果仁君
“呵呵呵……尿的好!咱闺女这是看你实交不实交呢!”
“实交,她老爸是绝对地实交!”刘大伟笑着说道。
何苗随手擦了擦手上的水,笑着接过孩子进屋去给孩子换裤子,刘大伟也跟了进去。
“大伟,你说咱闺女都十个多月了,她怎么还不会爬呢。同是吃我奶长大的美丽家的孩子都可以站着了,咱闺女连爬都不会呢,这可真愁人啊。”何苗边给孩子穿裤子边说道。
“愁啥,依我看啊,咱闺女就是给饿的!美丽没奶水凭啥让她孩子吃你的奶啊,她老郑家那么有钱吃什么奶粉买不起啊。就你心软,你咋就答应了让她们家孩子来抢咱们闺女的饭呢。你看看给我闺女饿的,都十个多月了才二十多斤,活着都费劲还爬呢。”刘大伟气愤说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啊,你说美丽都来求我了,妈也说让我给喂奶了。你说我还能说啥,我的奶不是多吗,我看着咱闺女也吃不了就答应了。美丽的孩子咋说也得叫我一声舅妈呢,给他吃了也没给外人吃,吃就吃了吧。”
“就你心软,要是我不出外打工我说啥也不能答应。咱妈也是的,一看到美丽家的孩子乐的北都找不着了,美丽家的孩子不就是个男孩吗!他再是男孩他也是老郑家的,他又不姓刘,她至于那样吗!她看咱们孩子我也没见她那样乐过。你呀!就不该心软。”
“ 行了,你就别委屈。再说人家美丽也没亏待咱们,也没让咱们白喂,那补品大包小包的三天两头就往咱家送,咱闺女的小衣服好多都是她给买的呢。要不说这事儿了,要我说咱还是去市里医院给咱闺女看看去吧,要是有病得抓紧时间治疗可别当误了。”
“行,听你的,咱明天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