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償還誰
小說推薦誰償還誰
我让人代替我去顾念那里买花,然后让他们把花再送给顾念。
幻仙天地
如此几天,我还是觉得我应该再快一些,这样子太慢了,我去顾念花店前面的一家酒吧待着,告诉酒保等会儿打个电话给顾念让她来接我。我算着顾念下班的点还有好久,自己就喝了几杯酒,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觉得头痛,我这才喝几杯就要昏过去了?我感觉好像不对,摸了摸额头,原来我发烧了,我等了会更加难受,但为了等到顾念来,我一直坚持着,酒保看我爬到桌子上便就打了电话,我不知道顾念会不会来,可是我却头痛的更加难受了,我知道有个人将我扶了起来,我尽量睁开眼,看到是顾念的那一刹那,我放下心来,顾念带我上了车,她摇着我问我住在那,我跟她说了那个房子的地点,说完后我便没有了意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这个房子里了。
这个房子我从来没有在这里面待上这么长的时间,顾念就坐在我的身边,她摸了摸我的头,好像觉得烧退了,她起身想要离开,那时候,我没想到我会有那么紧张,让我如此冲动,我将她抓住,告诉她关于这间房子的所有事,她在避开我,不愿意接受,我却想告诉她,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忘记过她,我将她抱起放到床上,然后压着她,去吻她,她咬我,她不愿,她推开我,我越不愿放开她,她最后哭了,我知道我这样子伤害了她,我放开了手,轻轻的轻吻着她流下的眼泪,我躺在顾念的身边,不知道要和顾念说些什么,我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我放下顾念,我这样子做,会让她越来越讨厌我。
校園之101度愛情 江北老侉子
最后我还是起身,说:“阿念,你走吧!”
我知道顾念的心,或许她还是想着陆子涵,就算我对她再好。顾念走了出来,我不想回头看着她离开。可是她却问我怎么样才能放过她,我怎么知道呢?她说她欠了我很多,想要还给我,听到顾念这样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什么也不欠我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
可是她依然问着我,我想吓走她,以顾念的性格,她一定不会答应我这个要求,可是她居然答应了,和我结婚,她居然答应了。我想顾念一定认为我还像高中那一次一样以为我只是吓吓她而已,所以她会答应,可是现在的我早就不一样了,她不知道我经历过那么多的感情,却独独忘不了她,我又怎么会放过她,我逼近她,她居然没有反抗。
既然她不反抗,我怎么会放弃这次机会,我脑袋一热,将顾念抱回了房间,当我将她拥有在怀里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她终于成为我的人了。
可是一早起来,她不见了,让我心里失落了很久,我纠结了很久还是去找顾念,却在不远处停下车思考了一个上午。
最后我将车子开到顾念花店门前,我故意笑着故意说着那些话,其实我的内心是很想和顾念道歉的。
顾念还是和我上了车,但是她似乎一直有些害怕,那时我也很害怕,害怕她突然离开说不愿意,所以当我拿着小红本后,我自然开心极了,毕竟顾念真的再也跑不掉了。
我很急切的想要让顾念搬到那个家里,可是她一直犹豫着,好像家里有很重要的东西,可是当我踏进她的家门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什么重要的东西都没有,可我却看到一张照片,看到上面的人,我很生气。
無限之銀眼劍神
也许对于顾念来说,他只是一个明星,可是对我来说,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男人啊?看到顾念很是维护,我真的想冲到他面前将他揍上一顿。
为了教训他,我将顾念丢在地上的海报画的很丑,让人寄给了他,我不知道他会怎么样,但是看着找海报的顾念,我倒是淡定的说我没有动过。
我和顾念的生活让我开心,但是对于顾念来说会这样的痛苦,她因为来了那个而开心,只因为晚上我不能对她做那样的事,我不知道顾念是怎么想的,待在我的身边她是怎么想的,我得知她服用避孕药,我很生气,既然她这么不愿意,我又何必太过勉强,这些天公司里的事很忙,我将顾念丢在了一边,不再勉强她了。
嗨我是捉鬼的
可是顾念真是让人不放心,她竟会在洗澡的时候睡着了,她躲在被子低着头不敢看我,原来一肚子的火竟渐渐的消掉了,看着她没有干掉的头发,怕她会头痛便趁着一点时间替她吹着头发。
记得以前,我很喜欢她的头发,尤其是她的长发,可是现在的她却是短发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将头发剪掉,但是我希望她能将头发养起来,她乖乖的睡觉,我没有再打扰她,就离开了家。
天魔狂妃
在公司做完所有的设计稿便打算去看看顾念,可我却得到了一个消息,陆子涵竟然要娶萧千蕙,虽然这个消息让很多人震惊,可是唯有我不会震惊,对于陆子涵来说,他成了大学里的才子,一步一步,他走的越来越高,而千蕙也跟上陆子涵去了北京。陆子涵的心思,我何尝不知道,他喜欢顾念的,这是我知道的。
爸爸很赏识陆子涵的才华,给了陆子涵很多钱让他重新打造一个公司,但是要求是他必须娶萧千蕙,我知道陆子涵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后来他答应了,只是因为他的父母求着他,他这么乖,怎么会不听话,他说他打算结婚以后就去国外,而我在遇到顾念之后从来没有和陆子涵说过顾念在哪。
在我回国的时候,陆子涵曾经找过我,和我说了很多话,说他很想再见到顾念,可是他找了这么久依然没有找到她,他说如果顾念在,他不会答应父母的要求,就算父母求着他,他或许也不会答应,我问他为什么要答应父亲的要求,他说除了钱,还能为了什么,如果当年不是为了钱,顾念就不会走了,如果不是为了钱,他又怎么会这么被动。
我见到顾念的时候很想告诉她这个消息,我的私心是为了试探她,但是看到她难受的趴在桌子上,我终究没有说出口,打算带她回家休息,看着她同意,便帮着她收拾花店,关上门。
却没想到我一直没有发现顾念的手心上有一条长长的疤,我问她的时候她却什么话也不说。
但是我的内心却是担忧的,顾念对我似乎再也没有了排斥,至少我抱着她上楼的时候,她竟会向我怀里凑了凑,这个样子,我越想问顾念疤的问题,她终究还是告诉我,那个疤是在制衣厂伤的。
我对她的答案半信半疑,但是没有在继续追问她,我等着总有一天她会和我说的,我去做了吃的给顾念吃,她小时候对我给她做的东西从来不吃,只因为那条烤鱼,虽然我的厨艺见长,但是不知道顾念愿不愿意吃这些东西。
龍傲幹坤 落雨青陽
看着顾念尝过欢喜的表情,我的内心开始骄傲起来,在内心说着,怎么样我做的好吃吧?当看到顾念看着我的眼神越来越不一样,我却和她开玩笑,看着她脸突然变红,我的内心越加开心,就凑到她的身边调戏她,想着问出了我一直疑惑的问题,但是她却没有回答我,这让我很失望,竟向她说了陆子涵的事。
我没想到顾念终究还是哭了,原来他的心里还是有着陆子涵,就算我已经在她身边,但是我不敢和她说破,就这样让我自己骗着自己,至少她在我的身边,我没想到那天回家的时候顾念会遇到陆子涵,我一出来就看到陆子涵抓住顾念,我很生气一下子将顾念拉回自己的怀里,只是我怕失去,我怕陆子涵会带走顾念,怕顾念会和陆子涵离开,我不知道我怎么会那么生气,生气今天早上的男孩,生气今天遇见了陆子涵,我只是希望不要有任何一个人在来顾念身边,除了我,别再出现其他的人。
陆子涵结婚的时候,我还是将顾念给带来了,不仅是想让陆子涵知道,更想的是让我的父母知道,然后在带着顾念见我的父母,可是那场婚礼,让我知道了顾念手掌心为什么有疤的原因,看着她冲出婚礼的现场,我就跟了上去,没想到她会躲在一个酒吧里喝酒,我去的时候不知道她喝了几杯了,就她这样的酒量,这几杯也够她受的了,顾念伏在我的背上哭。
我将她带回家,看着她流着眼泪说着话,那些话似乎让她很痛苦,只因为她爱上了我,我很开心,因为顾念终于爱上了我,没想到我努力了这么久,她终于爱上了我,她主动来解我衣服的时候,我终究没有等她,将她压在身下。
可是天一亮,我就离开了,顾念的心我终究摸不透,她爱的人永远都是陆子涵,怎么会喜欢上我,也许是陆子涵和她是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所以她才会如此伤心,她才会这样子对我说的吧,我不敢相信顾念说的话,竟偷偷的离开了,我去了巴黎,没有和顾念说,我不知道我突然消失,顾念会怎么样,但是我还是离开了,就连手机都没有带走,我走了几天,又回来了,但是没有回家,去了我的那个明星朋友住的地方,这几天他都在家,他竟会掏出那张我寄给他的海报给我看,然后问我是不是我寄的,我当然否认,但是他说海报的下面有一个人的名字,叫顾念,他说这不是我心里的那个女孩吗?我对他冷笑,让他给我消失在娱乐圈,最好永远不要出现最好。
他早就知道我和顾念已经结婚的事,所以就问我为什么会来他这里,我说出了我的心里的困惑,我不知道顾念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或许我真的应该放手,不该把顾念永远的束缚在我的身边,他开解了我好久,说我怎么什么都不懂,我从我助理的手中拿到了丢下的手机,已经没有了电,我开了机,看着上面发来的短信和未接电话,他劝我回去找顾念,看着最新发来的一条,顾念没有带钥匙,待在外面不能回去,我心想顾念怎么这么粗心,这么大了,还这么粗心,在我准备要回去的时候,姓章的居然给我叫来了一个女人,他说你演个戏,看看顾念的反应不就知道顾念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了,我真的是拒绝的,可是他竟把那个女人硬生生的塞到我的车里。
金融時代 白凝霜
夜半詭談 無譜的歌
我的内心其实也想知道,便真的演起戏来,看着顾念吃醋的样子,我竟是那么开心,但是没想到演过了头,我把顾念给赶走了,她竟会真的离开,我追了出去,她哭着抱着我说那些话,我似乎真的明白了,我真的成了顾念心中的那个人,也许一直都是,只是顾念不知道。
我心中的顾念终于永远待在我的身边了,这是我最开心的事,可是我的父母并不接纳顾念,虽然我不在意但是还是有些难受,我不知道原因,不知道父亲态度突然变化的原因,至少顾念是被接纳了。
可是我从没想过,真相会这么的残酷,我的父亲不是我的亲生父亲,而我爱的顾念才是我那个父亲的亲生女儿,我看着顾念的痛苦,看着她抱着我说那句,“还好我们不是兄妹。”
末世之浩瀚空間 遺落的石頭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顾念,她说的对,还好我们不是,顾念有了孩子,父亲死了,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空壳给我,我每天就在公司,我总是会想陈氏会变回原来的样子的,但是再怎么努力还是徒劳,唯一的方法便是找宁禹集团,这样UA集团便无法收购,可是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我以为这件事会瞒住顾念的,瞒住产后抑郁的顾念。
可是那天,那通电话终究让我放弃,我丢下会场的所有人去找顾念,可是顾念不见了,我不知道她会去那,从我们的小学,初中到高中,再到我们看日出的沙滩,我就是没有看到顾念。
顾念终究消失了,就这样不见了,我也无处可去,就看着UA集团的人将陈氏拿走,而那个UA集团的章太给了我一份合同,我将陈氏改名叫依恋,开始做起自己的品牌,然后带着孩子寻找着顾念,章太给我介绍了一两个人,我都拒绝了,他们都说顾念回不来了,可是我愿意等,愿意找,我已经弄丢过她一次了,不能再把她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