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妃
小說推薦鬼妃
一大清早从冷宫出发,首先就是附身在别人身上,来到皇帝的寝宫门口。
出于某种心态,自从荼颂宁死后,不曾踏入过那房间半步,只从门外听着里头的动静。多年观察所得:一般来说,荼浩羽有起床气,起来时不喜欢说话。这时候若宫女做错事,荼浩羽出门的时候,那副表情有些别扭,不雅地说,像吃了大便一样。
这时她会附身在某宫女身上,跟着他上朝去,一般侍奉左右,不离不弃。
妃高一尺,朕高一丈
穿越之傾世繁華
多年观察所得,从寝宫到太极殿路上,荼浩羽就能将自己的表情控制得当,这时会开始露出淡淡笑容,笑意能达眼底。
上朝时间,总的来说,女诡像吃了兴奋药,格外兴奋——因为很热闹。
她喜欢看群臣唇枪舌战,更喜欢看群骂,如果有群殴更好(可惜纠仪官是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多年观察所得:荼浩羽如果觉得臣子政见正合朕心的话,会故作高深地长“嗯”一声,微笑,笑意达眼底,但不会附和;若觉得臣子的意见刚好与他相悖,他会笑得特别高兴,一般会说“很好、很好”之类的话,只是这边说很好,另一边就会转而去问那人的政敌的意见。
喵嗚,老公太難纏 藍子傜
到散朝回宫了,一天之中最热闹的时辰过去,女诡会“陪着”荼浩羽吃顿午膳。
膳食很丰富,吃的人很有趣。
女诡很喜欢看他那双时常微笑的眼睛,吃到喜欢的食物时总会轻轻眯一眯,然后忍住不笑。竭力淡定的样子,可谓是妙趣横生。
从多番角度考证,此人习惯于隐藏个人喜怒哀乐,以微笑掩饰真我,想是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若非她天天见而又以观察他为乐,未必就能发现他的真面目。
简而言之,总结此人性情,“别扭”二字可以形容。
午膳之后,荼浩羽需要午休。
出于某种心态,自从荼颂宁死后,女诡不曾踏入过荼浩羽的寝室半步,于是离开。而这个时候,贵人们都是休息的,无聊的女诡会到处逛,寻找乐子。
有时候逛上一个时辰,就只能看见大宫女太监打骂小宫女太监,十分无趣;有时候好运的,会听见些宫廷“恶斗”的内幕,由贵人们的心腹或她自己说出来,十分有趣。女诡通常会像看戏一般,追看后续情况,比较过瘾,但有时候手段甚为残忍就是了。
多年观察所得: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再过一个时辰,荼浩羽醒来批阅奏章,仍在寝室旁的书房,仍是女诡不喜去的,因此这时候她通常会到各处贵人殿里串门子。
由于许多年前,荼颂宁祖奠那天,她发觉太后似乎对她有所觉察,因此通常不敢接近太后。不过不接近她也能尽兴,那位太后虽然已经到了可以安享晚年的年纪,但仍然不安于室,她的手段异常狠辣老练,处理过的事情显得有趣多了。就是不接近太后,从旁了解到的状况,也能让女诡清楚这宫中的走势与各人的利害关系。
这形形**的事情看得多了,也就看破红尘了。多年观察所得: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
然后紧接着就是用膳的时间,比较无聊的叙述,就此带过。
重生之嫡女無雙
神啊,救命喔 赤川次郎
红日西去,剩下夜意沉沉,更(gēng)深月冷。
晚上活人的节目本来就很少,成了鬼魂之后,节目就更少了,女诡除了游荡,只有游荡。
有时候兴许能碰到几个头七回魂的或是冤死的鬼魂。能遇到是好事,能够聊上一时半会儿,聊聊怎么死的或者被谁杀死的,有啥心愿未了之类的话,时间很快就能过去。再好运一些,可能会从这些心愿未了的人身上获取信息,或是接到完成心愿的任务——有后续故事,比较有趣。
于是,就寝的时间到了,活人那里寻不到开心,继续游荡,寻找死人陪聊。
直到天色微亮,荼浩羽起床了。
奶爸的田園生活
许多年后,女诡将这些告诉荼浩羽。荼浩羽微微一笑,捏住她的鼻子,温柔地亲吻她的嘴唇。亲罢,说道:
一本日在校園的同人
“你现在是我的了,我的房间任你进出的。”
女诡嗔怒地瞪了他一眼,心里是甜蜜的。
因为她知道,对方会为她一句“因为出于某种心态,荼颂宁死后不肯再进那房间半步”而吃味。
哈哈。女诡心里偷笑,嘴上答曰:“什么你的房间?是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