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成聖
小說推薦亂世成聖
那边,林清尘和魔主交手,可是跟这边完全不一样的场景。
魔主此时,虽然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可却也是处于上风的,算是压着林清尘的。
两边这边一对比,试问他心中怎么可能没有想法,不感到担忧。
此时的魔主,跟自家师尊那边的状况比起来,可以说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一个方是被人压制,另外一方,是压制别人。
这其中区别,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想到这里的时候,妖帝心中,顿时为自己的师尊鸣不平。
魔主,太坑人了。
与此同时,心中想到之前,师尊跟自己说过的话,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要忽略魔主带来的威胁,时时刻刻都必须要提防着才行。
否则的话,以后一定会吃亏的。
火影之天命輪回
现在看来,自己师尊所说的话,一点错都没有。
只是,之前师尊还提醒自己,可是现在,摆明了是被魔主给坑了。
“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敢分心,看来你这青灵界妖帝的位置,怕是又要换人了。”
在此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瞬间将妖帝的思绪,从无线的联想之中,拉回了现实。
这时,妖帝才想到,自己还在跟林清尘他们那边阵营的强者交手呢。
此时,跟她交手的,是独孤清影,实力自然是不必多说了。
之前,可是没有上古神器在手,也能够参与到围攻至圣境强者序列之中的存在。
可以说,正是这一瞬间愣神的功夫,让他身上多了一道伤口。
若非是,独孤清影开口,或许伤势,还会更重一些。
此刻的妖帝,回过神的一瞬间,往回退去了一段距离。
看着自己手臂上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妖帝此时,不敢再有丝毫的大意。
就如独孤清影所说的一样,现在他若是还心神不宁,陨落在这里,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富春山居
青灵界妖族,再次换一位妖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本座不会领你的情分。”
在这一刻,看到独孤清影停下了攻击,妖帝顿时脸色难看。
因为,这在妖帝看来,独孤清影的行为,就是在羞辱自己。
戀上我的王子殿下 玥玥吔
对此,独孤清影根本就懒的搭理他。
因为,妖帝的对手,本不该是他。
只是,现在王君浩伤势还未曾痊愈,现在她出手,不过是为了眼前的局势罢了。
最终,妖帝还是要留给王君浩的。
正是因为如此,之前独孤清影才会出言提醒。
否则的话,妖帝陨落对于她独孤清影来说,才是一件好事呢。
对于此时的战局,也是有利的。
看到独孤清影一句话也不说,妖帝瞬间封住了自己手臂上的伤势,止住往下倾撒的血液。
随后,主动的出手,想要一雪前耻。
而独孤清影在此时,却离开了这里,因为,在独孤清影看来,妖帝还不配,让自己全力以赴的出手。
至少现在,还没有那个资格。
看到独孤清影一个闪身离开,妖帝下意识的要追过去。
“你的对手,是我。”
在这个时候,月寒谷的传承之人,宁若诗出现了。
现在的她,也是越八境战力的强者。
在月寒谷之中,不管是年青一代,还是老一辈的强者之中。
王君浩,若是不算在内的话,她宁若诗,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甚至于,就算是算上王君浩,也有可能是第一。
因为,宁若诗和王君浩,虽然切磋过,但是却没有真正的生死相搏过。
所以,谁的实力更强一些,这个还真的不好说。
“滚开。”
现在的妖帝,认定的对手是独孤清影,在这个时候,见到宁若诗阻拦,自然是心中大怒。
但是,宁若诗可不是小角色,她的实力,可不是妖帝说让其滚开,随手一击,就能够击退的。
“君浩师兄的事情,作为师妹的我,可以代劳。”
在这一刻,宁若诗很是轻松的挡住了妖帝的一击。
在此时,也算是自报家门了。
王君浩,虽然人在圣天宗之中,但之前,也还是月寒谷的人,出身于月寒谷。
所以,自然也算是宁若诗的师兄。
王君浩之前,认真算起来的话,算是败在了妖帝的手中。
现在她作为师妹,代为出手,也算是一样了。
至少,在宁若诗的认知里面,是没有问题的。
末世流浪狗 空調不涼
师兄妹之间,同气连枝,再加上圣天宗和月寒谷,双方之间也算是莫逆之交了。
此时她代师兄出手,并无不可。
“他?哼,手下败将,何足挂齿。”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機戰蛋
宁若诗不说起王君浩的也还好,说起了王君浩,妖帝顿时嗤之以鼻。
在妖帝看来,王君浩作为师兄的,都不是他的对手,宁若诗?凭什么?
听到妖帝的话之后,宁若诗也没有恼怒。
因为她知道,一切,最终还是要以实力来说话的。
最好的反驳,就是以实际行动来证明一下。
DNF槍手異界縱橫2
妖帝虽然是越八境极限的强者,但是她宁若诗,也是在越八境之中,也是出于越八境中期极限的样子。
若是妖帝,在正常状态之下,她宁若诗不是对手。
但是现在,被独孤清影伤了一条手臂,并且心境显然已经动荡。
就在此时,妖帝话音刚落下,宁若诗出手的同时,也在开口说道。
“若是连我这一关都过不了,还想着跟清影姐姐分个生死,那就是在做梦。”
宁若诗语气平淡,就像是在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而正是因为这句话,让妖帝心中顿时杀意四起。
很显然,宁若诗以平淡的语气,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一句话,深深的刺激到了,他作为青灵界妖帝的尊严。
“那就先杀了你。”
在这一刻,妖帝才算是,放弃了追上独孤清影,与其一战的想法。
“尽管出手便是,我若战败,死在你手中,怪我技不如人。”
对此,宁若诗也是没有丝毫的畏惧,依然会那么平淡的开口。
未來浩劫
仿佛生死,对于她来说,就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从来没有放在心上一样,哪怕是她自己的性命。
宁若诗越是如此,妖帝此时到也越是重视眼前的宁若诗,逐渐的收起了轻视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