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盼生憾
小說推薦顧盼生憾
(十个月后)
姚东东在剧组化妆间,一边化妆,一边跟Linda聊天。
“把这边打薄一点,”Linda一边指挥着发型师,一边跟姚东东说到,“虽然没拿最佳,进了候选也不错,好好加油啊。这次不去,下次姐一定带你去。”
“哎呀,这有啥呀,不就是颁奖典礼嘛,最近拿奖拿到手软,没啥意思,”姚东东一边毫不在意地说着,一边随口问道,“没拿最佳?那最佳是哪部?”
“《双龙斗》。”
“《双龙斗》?”姚东东神经一紧,“傅卿涵和栾涛的那部?”
毒步天下:腹黑世子妃 月下綿綿
Linda撇了撇嘴,叹了口气道:“收视率确实不错,不过也挺可惜的,年纪轻轻的,正在事业上升期呢,就这么没了。”
“那谁去领奖?”
“傅卿涵啊,哦,现在应该就在直播吧,你等一下啊!”说着,Linda将身旁的一个能联网看直播的电视机打开。
打开的时候,正好赶上傅卿涵上台领奖并发表获奖感言。
“大家好,我是傅卿涵。感谢大家对《双龙斗》的支持和厚爱,这部戏之所以能获得这么好的收视率,除了导演、编剧和幕后的工作人员们,当然,我最要感谢地,还是曾跟我并肩作战的……栾涛先生,一年前的今天,不错,就是今天,他因为意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的演技、担当和责任心,他的真诚、美好和善良,将永远地留在我们的记忆力,就像在剧中那样……”
“哎,东东,你干什么去呀?”不知何时,就在大家全神贯注地听傅卿涵发言的时候,姚东**然一个箭步飞了出去,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
非我良人,怎知情深 蒲萄
(栾涛墓前)
送走前来祭奠的梁家人,端木冰颜一手拿着一束爬满红色花边的白色捧花,一手拿着一本大红色的证书,来到墓前。
“栾涛,今天,等久了吧?今天,是你的忌日,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热闹。呵呵,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两个好消息呢:一个是,你看,这是我新培育出来的捧花,好看吗?本来打算送给涵哥做新婚贺礼的,如今……就送给你吧,送给我们之间的情谊,我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赤恋,好听吗?
舵爺 端午正陽(中秋月明)
仔细回想我们之间的沟通方式,虽然你每次都说一些有的没的,我也有一搭没一搭地逃避一下话题,但是现在细细想来,我们真的好像,像到能听得懂对方的每一句潜台词,像到总是无意识地因为怯懦将彼此的热情浇灭。
说到这里,我大概有些知道你在害怕什么吧,放心吧,我所提及,都是友情,所以你不必有任何的闪躲和困扰。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我强迫自己忘掉了很多东西,很多情绪,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洒脱地面对任何的失去,然而每次面对你,却仍旧忍不住地想要从残忍的现实中逃离,换句话说,始终无法坦然面对你的离去。
这一年里,我背负着莫名的愧疚感和心虚,狼狈前行,不敢见人,也不想被人看,没心思看新闻,也不敢去接触跟你有关的任何一个人。师傅说,这样的困守不值得,可是谁能告诉我,除了困守,哪个能让我从这样的状态里真正解脱呢?没有。
呵呵,怕你烦,不说了。对了,第二件事,你看,这是《双龙斗》获得最佳影视剧作的获奖证书,你看,你看到了吗?你的愿望,不,是我们的愿望实现了呢。《双龙斗》的收视率稳居各大排行榜第一,我们……这是我们的全胜呢,你看到了吗?呜呜……我就说过,你一定行,一定行呢!好开心,呜呜……好开心啊!你……好啦,这么大喜的日子,这么令人振奋的消息,我不该哭的,我去炒两个菜,给你端过来,我们……我们好好庆祝一下,恩,你等我,我马上,马上回来!”
说着,端木冰颜蹭地爬起来,一边擦眼泪,一边低着头往住的地方跑。
就在她跑出墓地,进屋的那一刻,姚东东驱车停在了栾涛的墓地门口。
“阿姨,来束花!”姚东东一边说着,一边从身上掏出100元钱“不用找了。”
“恩,给,你也是来看梁家大少爷的吧?”端木冰颜的师傅挑了一束花递给姚东东。
“今天……有很多人来看他吗?”姚东东下意识地追问。
“是啊,今天……应该是他的忌日吧,来了好几拨了。”
姚东东接过花:“哦,好,谢谢。”说着,急不可耐地转身走了进去,他……他可不能错过可能遇见冰颜的机会。
端木冰颜的师傅,也是就是卖花者,在后面无奈地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嗨,世事无常,就算死后有千万人祭奠,又有何用呢?就算……就算有冰颜这样痴情的人日夜苦守,又有何用呢?”
没错,姚东东赶到栾涛墓前的时候,除了那束“赤恋”、那本证书还有摆得满满的果盘和鲜花,早已空无一人。
“或许,需要再等一下吧。”姚东东自言自语了一句后,便站在一边痴痴地等候。
两个小时后,当端木冰颜端着炒好的菜来到栾涛墓前时,远远地就看到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墓地门口的人,便止住了脚步。
那个人,那个阳光的大男孩儿,她……对于他对自己的好,不是没感觉,她很感激,也很感动,但是……不能拖累他,绝对不能。想到这里,她头也不回地端起饭菜,转身回到屋里。
流星之戀
在墓前一直等到天黑的姚东东,只得绝望地无功而返。
……
(五年后)
端木冰颜吃力地将最后一盆花装到车上:“师傅,这车花地成色不错,顾客肯定会满意的。”
“恩,这还多亏了你的用心繁殖呢,怎么样,这几年跟着师傅学种花,也没算荒废吧?”
總裁獵愛:老婆要乖乖
“当然啦,师傅最厉害了!”端木冰颜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手上的土,对着卡车司机喊到,“大哥,装好了,可以出发了,告诉工人,卸的时候一定要轻拿轻放,而且,这花喜阴,告诉店主不要暴晒。”
“好的。”
我的哥哥是埼玉
“另外呀……”
(叮铃铃铃~丁铃铃铃~)
“等一下啊,我接个电话!”说着,端木冰颜从兜里拿出了手机,“喂?吴助理?”
霸道王子的淘氣甜心 根號二
“哦,端木小姐,是这样的,梁董事长刚才交代,说他想通了,不该让你苦守这么多年,如果是……如果是梁大少爷在,一定不愿你这样苦守着他,所以,董事长答应,放你自由,从今天起,你可以随意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任何事了。”
皇宮雙公主的咖啡甜蜜室 曉潶芯
“好的,”端木冰颜一脸无所谓地笑了笑,“谢谢你,吴助理,我很好,我……喜欢这个地方。”
吴助理愣了一下,留下一句“随便你吧”便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话对面的嘟嘟声,端木冰颜一脸坦然地抿嘴笑了笑,然后像是肯定自己的话一般,一边努力地点头,一边看着远处的荒山自言自语地重复道:“没错,我很好,我很好!”
網遊之戰魔無雙 晨光神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