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眼看着孙长瑛离去的背影,徒留在原地的郭子衿心中闪过一抹愧疚。
引诱孙长玲现身的计划是武清欢的手笔,最开始,她是不怎么愿意的,但最终出于各种原因却还是答应下来。
虽然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但她仍感觉对不起孙长瑛。
帝玄
校園風流霸王
似乎是察觉到郭子衿心情低落,姚可馨走到她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子衿姐,你没事吧?”
天命 落情淚
郭子衿一愣,感觉自己刚刚才对别人说过的话,没想到这么快就重新回到自己身上。
“没事,”她笑着摇摇头,眼见四周没什么外人,不由开口,也不知道究竟是在跟谁解释。
“不论她姐姐是什么目的,以这样的方式存在于家人身边,总归不是件好事。”
“即使她自身没有任何恶意,她的存在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所以孙长瑛的妈妈才会小病不断,如果继续下去,她身上的灵气彻底侵入到她父母体内,恐怕就不会是一点小病。”
棋逢對手:高冷上司晚上好 鄀寧寧
“不然为什么‘天眼’会出手扫除类似的东西,还不都是为了不影响正常人的生活。”
她叹口气,脸上有些无奈。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去做这个恶人,目前能够做的,就是迅速揭穿孙长玲的身份,说明利害,至于剩下的,她想交给她们一家人去决定。
不论最终结果是去是留,她都愿意竭尽所能地帮助这家人实现。
“好了!”郭子衿打起精神,“现在不是我一个人在这发愁的时间,我们得抓紧时间回去了。”
“如果孙长瑛后续不主动提出委托,可能还得让咱们费点心,去引导她。”
她看得出,船上发生的事,不论是铃铛的出现,还是她父亲奇怪的态度,都已经让孙长瑛心里猜疑,现实的阻拦与她内心想要知晓真相的欲望相冲突ꓹ 令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是好。
郭子衿看得出她内心的迷茫,相信只要有一个引爆点ꓹ 所有的一切便都会串联起来,孙长瑛也必然会如他们所期望的那样行动。
下午,李恒宇跟着郭子衿几人窝在房间内ꓹ 等待外面雨停。
为了营造艰险的环境,他这回可算是好好操作了一番ꓹ 以至于回到旅馆吃完饭,休息好一阵子都不见风雨停止。
棺咒
正当几人无所事事的玩着扑克牌时ꓹ 门口忽然传来礼貌的敲门声。
郭子衿心下一凛ꓹ 顿时就知晓来人的身份,只见她深呼吸一口,便起身开门。
“对不起,打扰了。”孙长瑛站在外面,轻咬下唇,好似来到这需要鼓起很大勇气一般。
“瑛子,你怎么来了?”
“要一起玩牌吗?”郭子衿晃荡着手中没有放下的几张扑克牌说道。
听到这ꓹ 孙长瑛缓慢而坚定的摇摇头,她这回过来ꓹ 并不是为了玩耍的。
看到她神色不对ꓹ 郭子衿也收敛起嬉笑的表情ꓹ 带着她来到里面几人身旁。
“发生什么事情了?”武清欢一边递给她一杯温水ꓹ 一边询问。
“谢谢。”她接过水,喝一口后却陷入沉默ꓹ 似乎正在组织语言。
我的大牌男友 指尖
“是这样的ꓹ ”孙长瑛开口道ꓹ 即便到现在,她脸上都带着些许尚未散去的犹豫与踌躇ꓹ 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是错。
終極煉金師
“我,你们,你们不是异能者吗?”
“是的,没错,这你已经知道了啊?”武清欢故作疑惑。
唯美食與愛不可辜負 桃桃一輪
见状,孙长瑛一咬牙,一口气喝完杯中温水,放下杯子后像是赶赴刑场般快速道:“我想拜托你们帮我调查铃铛的真实身份!”
她想法很简单,既然她爸爸不允许她独自去,那么,她便叫上被铃铛忌惮的郭子衿以及武清欢二人一起去!
如此一来,便是他们也没办法说什么了吧?
听到这话,郭子衿眨眨眼,心情复杂,既有计划成功的欣喜,也有些利用他人达到自己目的的罪恶感。
这是用对孙长瑛好的借口也无法抹平的感觉,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不是简单的为他人着想能够解释的。
因为你永远都不可能掌握对方的想法,不知道自己的正确与正义,是否是他人也所认同的。
即使这么想,表面上郭子衿也看不出什么异样,她并没第一时间答应,反而是疑惑地开口询问:“你为什么想要调查她的身份呢?”
闻言,孙长瑛脸上闪过一抹迷茫,她低下头,语气低沉。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在看到铃铛的第一眼,我就感觉自己绝对不是第一次看见她。”
“不对,也不是这样的感觉,应该怎么说呢,就是,我应该认识她的才对。”
“就有种,我认识她才是正常的感觉。”
“但是,我问爸爸,爸爸说她是异类,是注定不可能与我生存在一起的生命,让我看清现实,不要对她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说实话,我很不满意他的回答,也不愿就这样放弃。”
“所以回来后,我又偷偷问了妈妈,可是,”她脸上闪过一抹失望,结果显然并不遂心。
“妈妈也说这不是我应该管的事情!”
“在这件事上,她与我爸爸处于同一战线。可是,我知道,他们并不是单纯的担心我有生命危险。”
“不如说,他们似乎并不担心我有危险,比起这个,他们更看重的,应该是别的东西。”
“我不知道是什么,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他们绝对在隐瞒什么。”
“那是件唯有我不能知道的事情!”
孙长瑛握紧拳头,满脸不甘。
不过,想想也是,对孩子而言,自己与父母之间,存在着间隙,存在某个唯独不能告诉她的事情。
而与此事有重大干系的,却是个非人的生物。
最重要得是,她本人还总是能够感受到自己与对方之间奇妙的关系。
“拜托了!”孙长瑛猛地抬起头,一脸诚恳的请求道:“郭子衿,我现在只能拜托你们了!”
“求求你们帮帮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必须要知道铃铛的身份,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行。否则,我未来一定会后悔莫及!”
諸天歸來 如履
她抱住自己的头发,神色痛苦,看上去十分令人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