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鎖
小說推薦深宮鎖
白狐月茶馆,声名传到了京城。当皇后听说这个茶馆后,第一时间内的惊诧之后,就是热泪潸然。
“会是谁?还在祭祀着月?”
重生八零俏軍嫂 白籮染
皇后又一次,故情难以忘怀,来到倚月宫。
此时的倚月宫,已经今非昔比。阁楼重新修筑,梅花林扩建到更宽,更远。一眼望去,姨月宫置身于一片盎然的花海。这是新皇后即位后一直做的事情。也是她一直以来的执著。
皇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皇后身边,一只手搭在她的瘦削的肩膀上,关怀的问:“冬日至,小心着凉。”
“你身为皇帝,可曾听说过民间的小道消息?”皇后转过身来,问。脸上却是一行晶莹的泪。
“皇后…”灵为她抹去眼泪。
“你知道,却一直隐瞒着我。”皇后显然有些动容。
“我只是不希望你永远活在过去。”皇帝悠然道:“新朝刚刚建立不久,举国上下,需要安宁的治国环境。若是将那些恐怖的事情说出来,只怕又将大家陷入一片惊惶中。实在不是我这个当皇帝应该做的事。“
“所以,你就抹杀了月的功劳?忽略了月的牺牲?”
“皇后…”
“叫我十三。”十三冰冷道。皇帝这才留意到,今日的十三,同意竟褪去一身华丽的朝服,身着白色轻纱戎装。大惊:“你要出去?”
“我心已绝,天涯海角,随云而去。”
“十三…”灵有些悲痛。
“和你生活在一起的时间愈常,我的罪恶就愈重。灵,我终于知道你能活出生天的原因了。”十三转过身来,看着他曾经绝尘的面空,一只手轻请的抚摩着它:“这张脸,曾几何时,叫月和风担忧不已。这张脸是他们活着最大的牵挂。可是,他们终究没有看明白这张脸。”
“十三。”皇帝有些愠怒了。
“哎…”十三重重叹气,“人已经去了,我说出来也无用。只希望你能记得自己当皇帝的初衷,不要叫月再生失望。”
“留下来,十三。”
“不会。灵,,我的记忆里,永远都不能忘记月。我吃饭,睡觉,沉思时,无时无刻,月都会钻到我脑海里里,我怎么也挥之不去。这么多年来,我也明白了一件事,我愈是想忘记他,就由忘不掉。所以,我决定了,既然忘不掉,何必去可以忘。倒不如把他钻进心里,有时间就缅怀一下。可是灵,你行吗》?”
灵沉默。他也想,逍遥自在的生活,有时间就把月拿出来缅怀一下,那是他期盼的幸福。可是,灵有自己的责任,他是皇帝,皇帝是为天下人而活,并非为一个人而活。所以,十三不懂,灵只能空遗憾。
“走后,记得保护自己。”灵嘱咐道。
十三一怔,即使她这么样,特务也不能妥协吗?
慢慢转身,启动脚步,离去。
对他的埋怨,愈来愈浓。
走了十几步,终于是惹不住要发火,跑回来,摔了灵一耳光,“难道,月就这么轻微吗?只不过让你帮他记功,让东朝人民永远知道自己的民族英雄。就这么难吗?”
灵摸着自己热辣辣的脸,平静道:“让天下人记住月的名字,时间也会冲淡那份荣耀。但是,外星人随时穿越带来的灾难,却会给无数人留下难以磨灭的惶恐。所以,我选择抹杀这段历史。”
“所以,你就甘愿让那个人面兽心的皇上被人净重,名垂千史。而甘愿让李皇后和月背负永恒的骂名?”十三不懂的问。
灵不语。
十三踉跄着而去。
“灵,你变了。原来,那场浩劫里,谁也没有得到解救。我所有的皇兄都在那场浩劫里死了,包括我最最亲爱的灵皇兄。我没有亲人了,徒留在这里何用?”
十三愤愤而去。
灵空惆怅。
百月湖小镇。
有白衣女子骑着一皮骏马而来,她脸蒙着轻纱,不过透过她的眼,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清丽女子。
女子下马,将马栓杂茶馆旁的马厩里,然后径直向白狐月茶馆走进去。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鬟一字排开将她挡在门外,语气盛气凌人,道:“你没有看见外面招牌上写的么?”
白衣女子揭下棉纱,轻笑;“那又怎么样?”
“本茶馆从来不欢迎穿白衣的客官。你回去吧。”一边说一边把她往外面推。
“是吗?你可知道我是谁?”女子并不生气,反而和颜悦色的问。
小丫鬟一惊,狐疑的打量着她,见确实面生,还以为她只是故意捉弄她,很生气的指责道:“你想冒充谁?”
“冒充?既然你说是冒充,那就冒充一回吧。我是你们的馆主。”女子一点不像开玩笑。
小丫鬟蒙了,难道馆主真有什么重要朋友要来?忙不迭将这个消息去转告给更大一点的头儿。
女子也不理她,自己径直往里面走去,寻找一个角落安静的坐下来。
其他客官纷纷窃窃私语,更有甚者,开始忿忿不平。
“哼,凭什么她可以穿白色衣服,而我们就必须穿黑色衣服才能来?”
白衣女子见自己引起轰动,笑道:“我穿白色,是因为我要祭奠一个人,你们穿黑色衣,也是为了祭奠这个人,大家殊途同归,有什么好争议?”
一会后,小丫鬟果然带了几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下来。看她们那一身打扮,**中不失华丽。白衣女子见她们气势汹汹向自己走来,自己反而先站了起来。
“何必大惊小怪?”女子试图压惊。
“你是外来的人,也许不知道,本茶馆有个规矩,凡是进来喝茶的人,必须身穿黑色衣服。戴白色花,否则,恕我们不欢迎。”丫鬟另来的人中,为首着双手放腰际,说话是不怒而威。
白衣女子赔笑道:“我出来时仓促,只穿了一身白色衣服,未料到这里有这么些规矩。还请原谅。”
那女人瞟了她一眼,见她鞋第沾上少许污泥,想她是经过长途跋涉才来到这里。于是舒缓了口气,道:“你留下来可以,不过需先换上我们准备的黑色礼服。”
小丫鬟嘴巴撅老高,满以为这下可以为难重要和白衣女子里。不想白衣女子爽快道;“有劳各位,现在就带我去换衣。”
再下来时,已经换了一身束身紧衣,婀娜身姿凸现,鬼气透典雅。一看便不是平凡人。
在坐的客人个个斜着眼睛打量这位新来的女客人,小丫鬟也提醒几个管事的夫人:“我看她来历不明,可不能让她来捣乱,毁了我们的修行。”
其中一个按住她,道:“先看看情况再说。”
白衣女子一住便是几天,没有要走的意思。而且对待茶馆的客人也热心欢迎得很,仿佛自己是这里的主人一般。
小丫鬟实在气不打一处来,“她凭什么在这里倚仗我们的权利做事?”
一个夫人回答她:“几日下来,她做事比我们都还勤,也不见她得罪客人,愕然切严格遵守馆主定的规矩。我看,不妨留下她,我们生意单子愈来愈多,现在连红白喜事都要到白狐月茶馆来。多一个人帮忙,也好。”
另一个夫人目瞪口呆,“什么,他们不知道这里是为了超度一个亡魂而设置的茶馆吗?”
说话的夫人明白她所指的是红事主人怎么会选择白狐月茶馆,笑着解释道:“他们只道这里是积累德行的好地方。”
如此而已!
“对了,她叫什么名字?”夫人砖头问小丫鬟。
小丫鬟一时抓头挠腮,答不上来。“忘记问她叫什么了,不过,有人仿佛称她为思三。”
“思三?”夫人拧眉头,“这个姓也真少见。”
就这样,十三留在了白狐月茶馆,当了一个助手。
而十三的身份揭晓,还是一个季节后的事情。
那日,恰恰逢馆主回白狐月茶馆,个位夫人忙着张罗迎接,小丫鬟们个个忙着张灯结彩,只不过,灯一律是白色,而彩,也不过是黑白相间而已。
思三就穿梭在各位夫人丫鬟之间,有些急促。
来的时间也不短暂,几个夫人漫漫的也和思三熟悉起来。见思三今日表情怪异,少了平日的天井,多一份激动和紧张,夫人们就安慰她:“思三,你也别紧张,我家馆主是一个侠义女子,她一定会收容你的。”
其实,他们怎么知道,思三就是堂堂的十三公主。
而她当心的是,这位未谋面的馆主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究竟是思心,还是谁?”
十三一直在揣摩。
而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白狐月茶馆出事了。
一个夫人名贵的玉镯被人窃走,小丫鬟们怀疑,这是内贼所为。
“以前,没有她拉的时候,这里风平浪静。如今,她来了没有多久,这里竟出了这挡子事。/”
夫人召集了所有的人出来集合,希望清者自清,窃者将手镯自己主动交出来。
但是,空凝结半天,也没有人愿意主动认错。
“一定是她。”小丫鬟眼睛瞥向思三,一副气鼓鼓的模样。
思三一惊,从小到大,还没有敢这么污蔑她。她不过一个小小的丫鬟,竟敢这么放肆。
“大胆,你…”正当呵斥小丫鬟时,忽然想到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一闲云野鹤之人,又吞了声。
看了思三一眼,见她的脸一阵青转白,白转青,甚是可疑,心里也多了一份芥蒂。
“那我得一个一个搜身了。“夫人 。
丫鬟们表现得怡然接受的模样,惟独思三,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
“搜身?怎么搜?”她是谁,她堂堂的皇后,怎么能让人随便的摸她的身体。
“你是心里有鬼还是怎么着?我们说要搜身你紧张成那副模样/”小丫鬟很针对她。
思三一笑,叹息一声。“搜吧。”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于是,几个年约莫四十有余的老妈妈走进来,一个一个将它们带到一个小房间里去搜查。思三原本以为只是小小的搜一下,哪里知道竟来真的,要把她们的衣服拔光,只说是为了检查彻底。
“绝对不可以。”当老妈妈论到给她搜身时,她叫了出来。
“为什么?”夫人疑惑的问。种种迹象表明,她就是盗窃的人。
“你盗窃了我的手镯?”夫人开始定醉。
我的惡魔弟弟 雙手秒殺
“我没有。但是我也不允许有人碰我的身体。”思三说。有些义愤填膺的模样。
“哼,那这么说你就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在身了?”夫人拍案而起。
“没有。”思三不知道该怎么给它们解释。
“是你,对不对?”夫人走到她面前来。
“我说过,我没有盗窃任何东西。我不稀罕这些。“
“但是空口无凭。”夫人铿锵的训斥道。
思三沉默了。
是的,不给她们检查,自己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气氛于是就在这一刻僵持着…
“来人,将她押到公堂上去理论。”夫人使出最后一招。
思三瞥一她,轻笑。
那更好,只要她出示自己的令牌,应该没有人再为难她。而她的身份,大不了就只透露给公堂上的大人一人。
“休得无礼。”正在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一女子响亮的声音。
“馆主,你回来了?”几个夫人纷纷起坐,迎向这个说话的女子。
思三慢慢转身,声音如此熟悉,不用看,她就知道是她,思心。
思心不理会几个夫人的热情,径直走向思三,两个人,竟相对无语。只有眼泪在打转。
“你,怎么来了?”思心好不惊奇的问。
其他人,夫人和丫鬟们,个个目瞪口呆。
思三不语。这几年,她名为皇后,可是却过着惆怅无限的日子。
“堂堂的皇后,怎么能到这么僻静的地方来,还受这群小人物的捉弄?”
思心此言一出,客栈里所有的人纷纷哑然。原先的夫人和丫鬟更是吓得当即腿脚打颤。
“对不起。”夫人和丫鬟一起涌向思三,道歉再三。
思三将他们搀扶起来,看到她们脸上还有疑色,思心解释道:“她是当年的十三公主。如今的东皇后。”
这回,夫人们和丫鬟再也不敢不相信了。
“这茶馆,我一早就猜测到是你开的,所以没有经过你同意,擅自留了下来。”十三说。
思心一怔:“留下来了?”又说,“我还以为你只是下乡来看看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十三公主早已不在了,这你是知道的。”
思心明白十三所指的事是她和她身份掉包的事。没有想到她还有芥蒂,还为此耿耿于怀。
“可你是也皇后,怎么能够擅自离开皇宫呢?”
“皇后也不存在了,新皇后不久登位。”十三云淡封请的笑。
思心便不再说什么。
这几年,它虽然不在京城,可是新皇帝失信于她们的事,她不是不知道。如今,看来十三是和他走到头了,才来有求于她。
“喜欢这里吗?”思心问。
十三瞟一下屋子,“这里的一切,很熟悉,有家的感觉。愿意收容我吗?“
“这里永远欢迎你。”思心道。心里却一阵失落。
月已经去了,思心,应该再有这样的情愫。思心吨自己说。
爱情是自私的,这1话一点不假。
“白狐月茶馆,思心,你开这间纪念性茶馆,为什么一定要求客人身穿黑色衣服呢?”十三终于将这个在心里憋闷很久的话问了出来。
思心不好意思的垂下头,良久才解释道:“你知道吗,如果一个人死后魂飞魄散,只要积累千秋,便可以获得重生。”
十三一楞,思心对月的爱,远比她说出来的多。深沉如大海。
“可是,这个只是传说,不是吗?”十三说。
“我原因一试。”思心笑。
“我也愿意留在这里,为了这个传说而尽自己的力量。”
就这样,十三和思心重新走到了一起。
思心杜绝了远游的习惯,因为十三需要她时刻陪伴着。而这里,愈来愈热闹。夫人们对十三的误会早已烟消云散,也渐渐的容纳十三,把她当成这里的一份子。
而这里,真正热闹的时候,还是在去年的腊月。
那天,天空万里,飘扬着白色的鹅毛大雪。一个满身披满百雪的姑娘为了躲避风雪而走进了这间茶馆。
姑娘对几个夫人央求道:“我有一张巧牙利嘴,能够说尽天下事。请你们让我在这里说书,这样,听说的客人也会增加你们的人气。”
几个夫人想了很久,觉得这个注意也很不错。
有人说书,自然给客栈增加人流量,生意就会愈来愈红火。于是对她说:“你暂且在这里说书,倘若人流复杂,带来纷争的话就请离去。”
姑娘点土答应了。
说也奇怪,姑娘说书,来听的人多得几乎挤爆了茶馆,大家遵循茶馆规则,一律黑色青衣,为死者超度。
一个月下来,几个夫人惊喜的发现这月的收入是以前的两倍多。高兴的来告诉思心。
思心和十三,人在茶馆,却对茶馆的生意不闻不问。一听说来了个说书的,不但能增加收入,还能替主人的朋友行超度,都极力赞成说书姑娘留下来。
“天下的事,真是无奇不有。一个说书的姑娘就帮助我们增加那么多收入,真是叫人刮目相看。”十三惊叹不已。
思心忽然想到了什么,问几个夫人;“那说书姑娘真的有这么的魅力?”
几个夫人笑,似有嘲笑思心浅薄的意味。一起说道:“那姑娘,说的事都是真人,真事,而且,说的对象都是有名有据。大家爱听。”
思心腾地站起来,“什么?”
十三和思心面面相觑,此时两人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去看看。”
看到说书姑娘小月后,十三和思心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叫出来:“果然是她?”
小月已在人群中发现这两个不俗之客,悠悠住口,缓缓站起来。
思心和十三径直走向她,如果是以前,十三一定对她充满怨恨,可是,自从从灵口中得知她的遭遇后,反而读她恨不起来。
而思心,就更加恨不起她来。她和她一样,为爱情背叛自己的立场,它们是为爱情而活的一类人。思心不能瞧不起自己,自然更不能瞧不起她。
小月却不太自然,面对她们,她总觉得自己作恶多端。于是难免不觉得卑微。
倒是思心,主动拉起她的手来,亲热道:“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
小月姑娘蓦地一怔,许多顾虑烟消云散。感激的点头。
十三很激赏的看着思心。思心将十三和小月一起邀回自己的卧室,摆谈了一夜。
“我以为,你们会恨我。”小月第一句话便是红着脸说。
“怎么会?”十三很兴奋的问:“你是生化人?”
思心一惊,生化人,对她来说还有点心有余悸。
“恩。”小月倒不隐瞒,说道:“我是主人最后一批实验品。”
“最后一批?”
思心和十三又开始面面相觑了。
“最后一批有什么不同吗?”十三好奇的问。
“哎呀,十三,还是让小月姑娘先说说她是怎么逃出黑色主人的控制的吧。”思心岔开话题。
十三觉得这样似乎对小月来说更加礼貌有一些,便点头答应了。
“是啊,当日你帮助我灵皇兄逃出实验基地的后,黑色主人没有为难你吗?”
“他当时醉心于恢复自己的体力,研究自己的新式机能,没有空暇来管我。我想他上为对付白狐月才疏忽了我,让我有机可趁。”
“这么说,你帮助灵逃出去后,他并没有找你麻烦?”
“我暗助灵王子逃出来的时候,正是主人与白狐月斗争的时候。所以,我们才侥幸脱离危险。”
“这就奇怪了,为什么风和灵同时受难,而风却被黑色主人用来做实验,灵却安全无恙的归来?”思心很好奇。
“当日主人无心留下灵王子,可是灵王子变化太多,一时聪明,一时乖张,一时沉静,一时愤怒无常,主人觉得他是一块研究的好材料,所以将他关押起来,决定漫漫利用。“小月解释道。
“也倒是,我听说黑色主人将月关押了几十年,就是为了充分利用材料。”思心道。
小月补充道:“我家主人有一个特点,愈是上好的材料他利用起来愈是小心。”
“所以,灵才因此拖延到有机会逃了出来。”十三叹息。
“对了,小月,你刚才说,你们是黑色主人的最后一批实验品,这是什么意思?”转了个圈,十三又将话题扯了回去。
“主人的实验,愈来愈精进。实验品的作用愈来愈巨大。犹如我,就能推测到一些未发生或者是异地正发生的事情。所以我说的书,才有那么多人来捧场。”
“什么?”简直是天方夜谈。
“真的准确吗?”十三问。
“准不准,以后就会验证的。”
十三忽然想起来了,当日她们在白狐月小镇时,风和灵都因为听了它的书而陷入了困境。如此说来,它的书也确实有一翻魔力。
“你说的书,我不知道准不准,但是我知道你的书,一定八九不离十。”十三说。
思心沉疑片刻后,问:“那么,我想知道一件事,不知道小月姑娘愿意为我卜一褂不/”
小月抿嘴笑:“你是不是想知道白狐月的灵魂所在?”
思心大惊,急促的问:“能知道吗?”
天才魔妃我要了【完結】 安知曉
小月犯难色。
“怎么了?”思心很失望。
“思心,你难道不知道吗,占卜德望人不能透露先机,否则会责损自己的命。”十三说。
小月思考了一晌后,道;“我活着,也没有多大的盼头。该看的都看了,该经历的都经历了。活那么长,反而厌。”
言下之意,也不介意透露先机了。
思心和十三就翘首以待的听着她说下去。
小月扫了一眼楼下,来来往往的人,比肩接踵,身着黑色孝服,没有人谈笑风生,大家都很恬静的喝茶聊天。小月道:“一旦功德圆满,白狐月可以重生。但是,一旦重生,可能是一带二,结局未知。”
“一带二?什么意思?”十三问。
“白狐月可能会附带一个人转世。”
“是风吗?”
小月摇头,又点头。
思心和十三不明她的意思,却看她一脸倦容,似乎不愿意多透露什么。于是也住了口。
“我先去休息了。”小月说。便径直向门外走去。
十三和思心忧心冲冲,小月说一半话,未说来的话让她们担忧。
“思心,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十三希望思心能够安慰她。
“不知道。”思心很沉重的回答她。
两人对视一眼,最后几乎上以破釜沉舟的语气说:“我们为月积累功德,这要他能重生,其他的都不在乎了。”
于是,白狐月茶馆继续开着,直到小月,思心和十三老去,茶馆的生意也没有减淡。
这个茶馆就这样一代承袭着一代传下来。
女總裁的非常保鏢 風鈴的翅膀11
茶馆的名气愈来愈大,甚至有很多茶馆纷纷效仿,客人穿黑色衣服进餐,听书。
直到两千年后…..
翻外
21世纪。国际刑警连。
一个身材俊朗的男孩倚窗而站,诺大的房间就他一人,在沉思。
房间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与他相若年纪的男孩走进来,“哥,电脑系统分析的结局出来了。”随手递给他一张纸。
男孩接过来,睨他一眼;“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警司里别叫我哥。”
却是威而不怒。
男孩笑,阳光璀璨的看着哥。
“怎么样?”
男孩看着手中的资料,念到:“百分之七十在美国,百分之五十在内陆,百分之三十在澳洲,百分之二十在**?”
“我们是不是要立刻起程去**?”
男孩瞥了他一眼:“你说呢?”
“看你那么诡异,那就是不去**了。为什么?资料不是显示他在**的可能性最大吗?”
“白风,看事情不能看表面。”
“什么意思?”
“黄大为种种疑忌都表现出他就在**,但是事实上他狡猾成性,很有可能给我们上演了一场调虎离山之计谋。”
“有道理。”少乃不得不佩服他哥,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年纪轻轻,就爬上了国际腥警连的总指挥官之位。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结局啊。
“还不去?”
隱婚影後之夫人在上 凹凸蠻
“去哪里?哎哟。”正当白风犯难的时候,白月的书一记落下来,敲在他头上。
“你说呢?”
“知道了,**嘛。”
“你确定?要是你估计错误,我可不想看到你的功勋章被拿掉,更不想看到你被降低职位。”走到门口,白风转回头,问。
“说那么多罗嗦话干嘛?那么罗嗦就别去了。”白月操起抽屉里的一把短枪,迅速往外走去。
白风挡住他;“哥,你可别怪我没有警告你,你一把短枪能够对抗黄大为吗?你不知道,他虽然是私人医生,但是他富可敌国,还拥有私人军队,没有像样的武器是不行的。”
白风丢他一个冷眼,忍俊不禁的笑起来。“你看好了。我这把枪可不是一般的手枪。他是经过我们的大发明家改良后的接触作品。他的射程比一般的枪支远十倍,他的枪头可以合作性的转移位置,灵敏轻便,而且还消音的。”
风嘴巴张得溜园,不服气道;“那家伙,怎么不帮我搞一个?”
“要那么多干嘛,把我带上不就更好了。”
正说话间,一个秀气的少年出现在他们面前。
少年皮肤白皙,带着一丝文雅的笑。
“白灵,你这家伙…”白风走过去,抡起拳头,“为什么不帮我搞一支短枪,难怪我升官总也没有大哥快。”
“哎呀,人差别怪武器短嘛。”白灵笑自己的二哥。将他的手拿下来,神秘的对他说:“我这里有新近改良的神州一号,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快拿来看看。”
“看?要收钱的,很贵的?”
白风嘴巴一憋,差点就给他急:“难道你给白月的短枪也给了钱的?”
“那当然。二十万。白月可没有迟疑半分。”
“小子,你想成为暴发户不是?”
“有钱能够使鬼推魔吗!”白灵笑:“再说,你们国际腥警,最不缺的就是钱。”
“行了行了,你拿那么多枪,除了去泡妞外,你还有什么正经的事可以做?”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上周看到一个可怜的大妈,我有送钱给他哦。”
“你这小子。”白风当然知道,自己的弟弟虽然是花花公子一个,不过论本性,还真是不差。
“你们三兄弟,都凑齐了吗?”一个年纪花白的长者急冲冲走来。风灵月忙恭敬的站到一边,“首长好。“
首长一楞:“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
才说完话,三个小子的原形毕露,又不知道天高地厚起来。
月贴着首长的肩膀,问:“今天的任务…恩…我妈妈又打电话跟我,叫我早点回家。”
风楞一眼月,忙附和道:“妈妈说他身体不太舒服,叫我们早点回去。”
首长看着灵,灵耸着肩膀:“我不是腥警,我好象还是学生。”
“可你是见习督察。有义务出去做事。”
“我宣布,我见习完毕。”灵举起手自言自语,没有人理会他。
“啊,你们爱去不去都随你们。但是上头说好了,这次谁转黄大为有功,可以申请放假三个月。”
“什么?”三个人都垂涎欲滴。蠢蠢欲动。
首长又加一把火;“黄大为这次是引火**,听说他携带着病毒库逃跑。你们一定要小心,病毒裤不能有泄露,不然,将是一场浩劫。你们一定要竭尽所能阻止他的行动。“
“是。”
**。
大雨倾盆。
白风不自在的看着白月,暗自生闷气。
“你看,**这鬼天气,要是去澳洲多好啊,一定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就是嘛。”百灵8嘟哝着嘴巴附和道。
“那你们去澳洲啊。”白灵不服气的说。
两个兄弟霍地住了嘴,弹压们不是不知道,白月最擅长的是什么?神算,十拿九稳。
此时他们正做在**去澳洲的船艇上。
“拿我们为什么不进**,而逗留在这个船上干嘛?我晕船。”灵说。
月瞥他一眼,“那你最好晕死过去,呆会这里有一场很凶的打斗。”
“月,你是说呆会黄会出现吗/”
月沉默,表示赞成。
目光却一刻不离船头。
“注意。”月忽然压低嗓门说。
三个人立即进入一级战斗装备。
“美女来了吗?”灵兴奋的问。
旁边的人都厌恶的瞪他一眼。风月笑。
美女是他们的暗号,在此次行动中指的是黄大为。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目标,又方便交流,他们有一套熟悉的专业术语,用于重大行动中。
风看了一眼船头上的人,一个肥大肚婆,身后却有一群儿女搀扶。道:“没有美女。“
月却否决:“不识庐山真面目。”
风和灵马上意会到月的意思。
大肚婆走到船艇上,刚好坐在月的对面。目光怪异的打量着月,问身边的儿女:“你看这个人长得眉清目秀,像谁?”
一个男仆将耳朵凑到她面前,说;“像巨星白月嘛。”
“白月是巨星吗?”老太婆一副诧异的样子。
风按捺不住,想出手,却被月牵制着。一时不能行动。
“婆婆,你认识白月吗?”月蹲下身子很和气的问,
老太婆立马换了笑容;“白月嘛,谁不认识?他上演过上海滩的嘛。”
“对不起,我母亲有轻微的精神病。”一个女人走过来,对月说。
“哦。这样哦。”
月退回去,对风说:“有美女,哪里论到我们的份。“
灵听出他弦外之音,是说他是哈大为唯一没有见过的人,这次行动,主角是他。
“哎,这个年代,好不容易出现了美女,却难以驯服啊?“
“是吗,你们两个也不要这么丧气嘛,其实美女呢,就像我们的衣裳一样,一定要穿合适的,才能够帅气嘛。穿不和谐的衣服,当然是泡不到马子拉。”言下之意,尽是打击二位兄长无能之说。
“喂,小兄弟,衣服可以乱穿,话却不能乱说哦。”
假装不认识。
“是啊,你厉害,你去泡一个妞给我看看啊。”
灵站起来,走到船尾,一个女孩坐在那里,白灵走过去,她抬起头来。灵笑,女孩回笑。
风和月远以为他会亵渎这个女孩,不料他良心发现,径直折回。
他对他们说;“那女孩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好女孩。她抱了一条白狗狗,一主一仆,眼神涣散,似在和命运做最后的搏斗。试问,这么可怜的主仆,我们怎么能丧尽天良的去搞人家?”
月便立刻明白了灵的消息,原来那病毒库在他们身上。
知道了病毒库,便可以放手一播。
“啊,不知道船出海多久了?”
“已经十分钟了,以现在的速度,要回头就难了。”
“不知道,游泳冠军们下水后还能不能游回去?”风问。
“就算他是世界冠军,也游不回去了。这里水成旋涡,一下水就被卷入深底。没有活戳来的份。”
“是吗?”月问。“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尽情泡妞了?“
“你想泡谁?”风问。
“当然是她…”月一个旋转飞身,一把短枪火速掏出来,对准老太婆的太阳穴。
“你…你干什么?”老太婆措手不及,“你干什么/”
“黄大为,伏地正法。”风一把抢掏出来,在黄大为的膝盖上一连打了十几洞。
在一群人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灵迅速跑到抱着白狗的女孩身边,试图毁灭病毒库。可是,灵被那个女孩要挟了。
“哼,想和我斗,你们都嫩了一点。”
女孩揭开头发,是真正的黄大为。
月双手抱在胸前,玩味的笑。
“灵,你泡的妞怎么是个男的?”
“怎么,你男女通吃吗?”
灵憋红面孔,“没有同情心。”
“把枪丢掉。”黄大为对风月下达命令。
风月面面相觑,识趣的读了枪。
黄大为放声大笑:“月,我们斗了几个回合了,都是不输不赢。今年天怎么样?一定有个胜负吧?输的人该下去喂虾。”
“是的。我倒霉了。”月谦虚的说。
“知道就好。将他们绑起来。”哈吩咐手下道。
待将风月灵绑起来后,他开始松懈了。将狗放在甲板上,一手从怀里取出一个如戒指小的盒子,道;“这才是病毒库,哈哈,你们以为病毒很大么,我告诉你们,就这么点,可以把整个世界摧毁掉。”
“有那么神奇?你把他们装在盒子里,他们迟早会失去活力。”月不信的问。
“失去活力?哈哈,他们比人的寿命还长,怎么可能失去活力呢?”
“你不介意告诉我怎么才恩能够消灭它们吗?”月问。
“白痴,他怎么可能说。”风好笑的看着大哥。
“你看,我们都束手就擒了,你还担心我们会弯什么把戏吗?”见黄大为迟疑,月故意激他:“还是,你没有信心可以将我们一网打尽?”
“笑话,就凭你们几个瓮中之鳖?”黄大为果然上当。
“好吧,让你们死个心服口服。我这个病毒库,要想摧毁它,必须用真空隔离六十年。这是最慢的办法也是最简单的办法。”
“有没有快一点的办法?比如能够让我们在甲板上就销毁他的办法?”月问。
风这次是目瞪口呆,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黄大为一楞:“月,你是否大直接了?“
“你不是很自信我们不能逃之夭妖吗,那你还害怕什么/“
“有性格。好我说。我还不信你还有翻身的机会。这个,就是我研究灭毒库…”
“啊,原来还有灭毒库?”
“这么说,只要我们今天同归于尽,就什么都完了?”
“可是,没有同归于尽的机会。”黄大为诞着无耻的笑。
“也是,双方之间,必有一方会胜利。”月说。
“是的,你们既然知道了我的秘密,下场就只有一个:死。”
“慢,”在黄大为抡枪指向他们的时候,月大喝一声,镇静自若:“你打死了我们几个,不怕还有后来人吗/”
“哈哈,白家就你们三个公子,那么都死了,难道海会冒出个鬼来对付我?”
“哎,”月重重叹息一声,“你说对了。”
鞑靼…
一阵枪响,黄大为的手臂,瞬间汩汩鲜血。
“谁/“两他自己都不能相信这个结局。
“你说呢?自然是鬼拉。”风打趣他。
“谁?”黄大为转身,却惊讶的发现,所有的手下都无声的倒在地上。
一个白衣女子就站在他正前方,怀笑着。
“黄大为,你说对了一大半,白家三个公子都在这里。可是你疏忽了一点,白家还有一个千金呢。”
“白凤?把他抓起来。”灵忽然精神百倍。
白凤楞他一眼:“怎么,都兕到临头了还叫嚣?”
灵怏怏住口。“臭小子。”
黄大为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自己多年的实验,就这么被他们糟蹋了。
末世之飛躍星空
“让我来告诉你,”月得救,走到黄大为面前,一手拧起他的下巴,“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我被你怀疑,被你抓,故意引你说出秘密,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计划的。”
“是啊,你多么可笑,我大哥的枪,”白凤将枪拔出来,丢在他面前,“这枪啊,就一把玩具墙,连子弹都没有一颗。真正的枪,我大哥早已给我了。消音枪,你兄弟们死的时候一点声音都叫不出来,哈哈….”
“什么,月,你竟然带假墙上阵?”灵大吃一惊,暗叫好险。
“难怪那么快就被人家捆绑了。”风说。
‘这一切都是大哥故意安排的。“白凤替大哥说话。
事情圆满解决,首长接见白家功臣时,简直是大开眼界。
三个男孩,英姿焕发。一个女孩,灵性聪慧。
“白家虎将有出门,真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白凤,有兴趣加如国际腥警不?”
“哈哈,你叫我天天去打架吗?没有兴趣。”白凤说,“替哥哥们在为难时出一点力,只限于于此。”
“那么灵呢?实习完了,该转正了吧?”
灵一口茶喷出来:“别叫我转正啊,你看,这个最大的坏人都被我们抓了,警察局不知道要吃多少年的软饭了。既然没有坏抓,我加入警察局也没有意思。“
首长颇遗憾。
“那么风呢?”
“我?无所谓。”
“咦,月呢?”
“首长,月公子递上来的辞职信。”
異界小廚仙 素年堇時
首长接过来,打开一看,顿时伤心到五阜六脏。
“走了?”
“我大哥说,他自小帮你做事,抓的坏人无数。该退休了。”
“什么,退休?他才多少岁啊?”
“报告首长,白月公子年仅24岁。”
“那还说什么退休?”
“可是,首长大人,你扪心自问,我大哥的功劳已经是登峰造极,再下去也只是碌碌无为。更何况,他之前的业绩,远已经达到退休人员的造诣了。”
“白凤,你别跟我抬杠。”首长痛心疾首。
“首长大人,你别这样嘛,你看,我们白家,世代为警,现在终于可以呼口气,换换职业了,多么新鲜。”灵雀跃的说。
“他在信里说什么了/”首长不忍心看信,将信递给一随从,“念。”
“是,首长大人。百越公子在信中说,他要去环游世界。”
“什么?环游世界?他以为他七十岁了吗?这么早就开始享福?”
君狼
其他人哄堂大笑。
“继续。”
“白月公子说他杀了他多人,要去积累善行。”
首长不说话了,干他们这一行,谁没有杀几个人呢?而月那么年轻,因为卓绝,而杀了更多的坏人。
“杀坏人也犯法吗。”首长愤怒的问。对他来说,杀几个人是多么显耀的事情。
“啊,这个嘛…”真是牛土不对马嘴,没有法子沟通了。
“首长,可是白月已经外出了,难道还要把他通缉回来吗/”灵问。
首长瞪他一眼,闷闷不乐的上楼。要知道,月一走,警司完全有可能停止运做。大案,那次不是月出头解决的?
“首长。”
首长坐在摇椅上,他的贴身侍卫走进来。“你叫我做的事,结果出来了。”
“现在我没有心思理会那个。”
“可是,首长,这个可能和月公子辞职的原因有关?”
“什么结果?”首长迫不及待的问。
“你看。”
首长接过来,不禁呆若木鸡。
“原来如此!随他去吧。”
“首长,月公子真的不是凡人?他真的是灵魂俯体。一旦完成自己多年的夙愿,就需离去吗?”
“我相信这个美丽的传说。”要不然,他的很多超能力无法解释。
“那么白家其他几个公子呢?”
“应该是与月有渊源的,只不过,他们转世投胎,和我们无异。”
“哎!”首长将头埋进椅子里,无力的摆手:“去吧。”
“那么,白公子出走的事,应该怎么跟记者交代?“
“就说他环游四海了。”
“首长,难道他真的是白狐?”
“不知道…”
“首长,他和黄大为有什么隔阂?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他只纠缠住哈大为不放手?黄大为一去,他就消失了?”
“说了我不知道了。”
“首长,他会去哪里呢?”
“不—知—道。”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