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炒作cp是真愛
小說推薦原來炒作cp是真愛
番外二
姚飞宇摸到简箴家的时候,敲了两分钟的门,结果都没人开。
奇怪,姚飞宇皱了皱眉,没人为什么灯是亮着的?
他想到之前郁初是有习惯在花坛底下留把钥匙的,他蹲下去一摸,果然摸到了,拿着钥匙开了门:“简箴?”
没人回答他,屋子里传来了浓郁的酒味。
姚飞宇看到简箴时,他正昏睡在沙发上,身子缩成一团,沙发周围的地上全是横七竖八的空酒瓶。
“简箴!”姚飞宇连忙朝他冲过去,有点慌了,卧槽喝这么多酒,没事吧?
简箴的脸色泛着不正常的苍白,简直算得上发青了,眼眶下却是……红的。
“嗯?”简箴紧皱着眉,挨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不适应了光亮一会儿,看了姚飞宇一眼,“你怎么来了?”
好脾气的姚飞宇顿时也有了些火气,声音扬高了问道:“我要是不来,你就在这喝到醉生梦死?”
简箴眼神闪烁了一下,面无表情地沉默了。
因为受了情伤而就喝酒喝到烂醉,整个人一蹶不振,说出去的确荒唐——这不是从来冷静理智的简箴会做的事情。
姚飞宇说不出话来,心情随着简箴的沉默一起跌入谷底。从苏郁初离开GTM后,简箴就这样了,整整一周了,看样子还是没有缓过来。
电话直接关机,家门不出,谁也不见不联系,要不是姚飞宇今天蛮过来看一眼,他都不知道简箴再这样下去会堕落颓废成什么样。他也知道之前简箴郁初两人感情好……
但,会受伤成这样吗?怎么搞得像失恋了一样?
姚飞宇不敢多问,默默地替他收拾了下客厅,轻声问道:“有吃东西吗?我去给你在楼下买点?”
简箴:“谢谢。”
姚飞宇去楼下给简箴打了点粥上来,简箴囫囵吞枣地吃了,都没尝出什么味道。
姚飞宇坐在边上担忧地看着他:“要我陪陪你吗?”
简箴内心明白,也感激姚飞宇,但还是摇头道:“不用,我有分寸。”
姚飞宇欲言又止,轻叹口气,点点头。
姚飞宇一走,整个屋子又静了下来,一种名为孤独的情绪,在这几天内猛地从“陌生”变为“熟悉”地涌上了简箴心头。
简箴很有点不明白,原来自己也会有感受到孤独的时候,他总以为从小的孤僻和自我封闭已经让他把孤独这种情绪免疫了,没想到被苏郁初入侵了一段人生后,他就开始恐惧孤独,他自己都变得不像自己了。
美女的流動情人 純屬巧合
他渴望有人交流和陪伴,他害怕一个人待在冰冷的房间,他习惯身边总是有个苏郁初的存在。
可现在苏郁初不在了,简箴又是一个人了。
只剩他自己一个人了。
简箴环顾了安静的房间一圈,头重脚轻地起了身,把电视打开了,随便调到一台。
电视上播放着八点档的家庭伦理剧,电视里人们的说话声让简箴稍稍松了口气,感到一丝“还有人在”的欣慰。电视里放的内容他一眼也看不下去,只是那些声音能潜意识地让简箴觉得安心。
神道紀元
他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一会儿,摸到了自己丢在一边的手机,拿了起来。
手机的电不多了,他打开了自己的微博,翻着自己过去的那些微博,很言简意赅,但有很多苏郁初的影子。
简箴翻着翻着,就翻到了最前面那段时间的微博,那时候的微博里苏郁初是每条必须出现的关键人物。简箴看着微博照片里两人青涩的样子,心里猛地一疼——他们是回不去了。
这些东西留着干嘛呢?
简箴指尖冰凉地点了点右上角,然后点了红色字体的“删除”。
一个晚上,他就把所有的微博给清了个空,所有的关注全部取消,把这个微博变成空荡荡的一个匣子,过去的爱恨情仇什么也不存放。
简箴想要自我颓废,可惜没有成功,严朔直接找上门了,语重心长地来找他谈话。
严朔:“你现在这个样子是在干什么?做给谁看?”
简箴脸色苍白,人也显得瘦削憔悴,平静地看了严朔一眼。
严朔:“给你个机会,去把人家追回来,要不要?”
简箴动了动嘴唇:“他不喜欢我,没用的。”
严朔:“那你打算一直这么堕落下去了?”
简箴沉默,摇摇头。
严朔看着他,无可奈何地问道:“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官路之權色誘惑
異世之帶著寶寶悠閑生活 纖語
大病如抽丝,情伤亦是如此,简箴恢复了艺人的工作,到底是状态不好,看上去比以前还要更加沉默些,好几次脾气说来就来,一言不合就离场,情绪极不稳定。
何赋站在原地,皱着眉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姚飞宇一脸担忧:“我也不知道……”
简箴觉得很没意思,渐渐开始有了退出娱乐圈的想法,很长一段时间,所有的活动都不在状态上,哪怕是无数闪烁的聚光灯下,依旧是非常冰冷的一张脸。
那段时间,AL刚解散没多久,两人都位于风口浪尖,苏郁初是直接甩手消失了,简箴又是这么个颓丧的状态,两家的粉丝真是哭天喊地。
简箴到底还是没能退出,虽然生活是自己的,但对粉丝还是要负责的,而且在这个时候,消失已久的苏郁初重回大众视野,加入了金越娱乐公司。
简箴看着网上的通稿,心里不免多了几分苦涩的冷意。
剩男寶根闖北京
日子还要照旧地过,余下一片平静,苏郁初像是个曾经的大魔王,不过被时间这张咒符封印住,封存在简箴很深很深的心底,一时不再作妖。
除了有时候,简箴会忍不住,偷偷摸摸地又去关注那么一两眼。
简箴还是成长起来了,偶尔看到苏郁初的几条异性绯闻,心里也挺平静。娱乐圈的圈里就是那么点事,待久了都心知肚明的。而对于GTM的一些以往他不太乐意的工作,他也会学着去接受,去妥协。
有一天路经摩天大楼,苏郁初的大张照片挂在楼中,笑容明媚,完美无瑕,虽然照片上他的一颗牙都要比人高了,可依旧给人很遥远触摸不到的感觉。
简箴眨了眨眼睛,沉默地看着,华灯初上的灯火浮在他的脸上。
何赋正坐在他边上,他那么人精一人,怎么会看不懂简箴和苏郁初当年那些纠葛。
他看着简箴,随意地问道:“现在你咖位在这里了,自由时间也多,可以找个人陪陪。”
何赋纯粹是担心简箴一直走不出来,可简箴只是摇了摇头,一句话都不说。
放養前夫
何赋耸肩点头,知道劝不动,也不敢多提苏郁初这个天雷。
有些雷,不是不炸,而是时候未到。两人共同参加真人秀的消息就像是一道来得太快的龙卷风,把还在悠闲吃饭的简箴吹了个一脸懵逼。
简箴:“什……什么?”
何赋气定神闲:“夏涵君和你一起上节目。”
“不是。”简箴紧张地问道,“前一句……”
何赋笑了下:“这期也有郁初。”
简箴:“……”
接下去的时间,简箴连饭都吃不下了。
何赋快笑喷了,摇着头感叹道,还是个小孩子啊。
也……还是没忘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