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銀花傳奇
小說推薦金銀花傳奇
数年后,
巫神紀
经过多少人的绞尽脑汁和艰苦奋斗,金梦圆仙境的旅游景点的“构思”搞定,现在真的变成了旅游胜地。
殺人遺囑 雲卷-雲舒
这是马陵山的骄傲,也是河塘人的骄傲。
網遊副職傳奇
復仇攻略:引誘前夫總裁
哪一代的河塘人,想都没曾敢想过,这个穷山薄岭的地方,竟然能出现这些能人,此山此水被他们摆布得如此美丽,被他们美化得如此玲珑剔透。
看,锦绣大地,
噬神
一代天骄执掌。
江山如此多娇,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可谁曾知晓?
虽不是古今战场上的金戈铁马,但当今的艰苦奋斗也会有奉献和牺牲。
帝少獨寵萌妻:老公,治麽 簡小單
韩春生为河塘人的富裕梦第一个倒下了,他的最爱——银花也为河塘人实现乡村梦的项目在关键时刻,累倒在工地上——脑干出血而无救。在朦朦胧胧中,在和河塘人亲切道别的那个时刻,她不愿闭上双眼,——不知她是思念姐姐至今没有下落,还是舍不得两个孩子和春生的妈妈,最重要的可能是因为自己没能完成“金梦圆旅游胜地”最后的规划任务而懊恼?
就在这时,她的藏獒也跑到她的尸体前“嗷嗷”的着急地连续叫唤;银花的身子似乎灵感的动了动,那个藏獒突然在银花的面前打了一个滚,神乎其神的趴在她的尸体旁没气了。
曾老师,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他也曾思念过自己的两个孩子,可自从坐牢十年,前妻也没领着孩子来看过他一眼。在为河塘人拼搏的这么多年里,他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长成个什么样?他最不能忘记的就是他的得意门生——夜校的那个好学生金花,她对他的爱如痴如醉;他对她思念无比,他等,他想等她突然的从哪里归来,他就再无顾忌的和她不弃不离;他要和她一起去登坐“过山龙”,和她共享那高空恐惧的美感;他想和她一起坐“爱情车”,深深体会那忘年交初恋的暧昧;他想和她一起到大雄宝殿烧香拜佛,求佛祖保佑他和她相守到永远;他想等她很久很久,他想等她到海枯石烂!可最近听到的消息,是可悲的,可惨的,怎么也不会想到的。有人说她被制毒份子残害了;有人说她被****挟持到国外去了……
曾老师心灰意冷,他在茫茫人海中徘徊,徘徊到实在的无奈。他在教育事业上拼搏了那么多年,自己并没有满足;他又为河塘人的乡村梦拼搏了半生,觉得自己还是能对得起这里的父老乡亲。他觉得自己的一生,活得既累也值,从今后再没有任何留恋和遗憾。红尘不了了结去,情到终时也须终;鸿雁南飞累成痴,望穿秋水泪随风。
寒冬带来了刺骨的北风,北风刮来了漫天的雪花,雪花掩盖了曾老师出走的踪迹。一夜之间,曾老师从开发办的宿舍中消失了……
那一日,“金梦圆旅游胜地”游人如织。
在人群中,有一个身背旅游包裹手提一个丝绸布红包的貌似年轻的姑娘,她站在姐妹湖的大堤上,左瞧右望。她那卷染得微黄的长发被山风吹得如柳絮飘柔,她那无法掩饰的高低匀称的美的曲线在紫褐色的衬衣陪衬下更显的美丽无比,海藻绿的短裙和紫褐色的上衣妖娆搭配得靓丽诱人。
她望着家乡这多少年的不同凡响的巨大变化,她该感到欣慰和惊讶,也似乎感到,和自己大约是相隔了一个世纪?可她再仔细想想,其实,自己就是个罪人,她觉得真是无脸走进这片热土。可缉毒警察给她的鼓励好似在她的耳边响起,“这不是你的错,你要勇敢地活下去,争取重新塑造人生和未来;还有,你还携带着另一个老乡的嘱托。乡亲们见到了你俩,才能证明你继续生存的价值。”这个老乡曾经是个罪人,一瞬间他也随着自己的感知蜕变成了一个英雄,他死得其所,他也其实是将功赎罪了吧!?
首席總裁的小貓
她渴望的眼神里饱含着无限悲伤。
也许,那个人会回来,也许那个人还会来这儿在等着自己?也许吧?但愿如此。
要不是有着这一点点幸存的希望,也许她就不会再回到故乡了?也许会死,也许会继续漂流?
她怀着那一点点希望,也是最大的希望向前走去——
她望见了姐妹湖的北岸奇缘山上的高高耸立的庙群,她想,有庙就有神,她该先去拜拜神仙,祈求神仙保佑她能实现自己归来的“那一点点的希望,也许是‘美好’的愿望”。
她把一只手提着的丝绸红包换到另一只手上继续前进。
不多久,她来到庙前,抬头观看:中间是一个大殿,粗魏体四个金黄大字《大雄宝殿》;大殿的两边分别是书写着稍小一点的金色正楷字的《观音庵》和《山神庙》的两个稍矮一些的庙宇厢厅。
庙群的周围古柏古松,参天入云,伴映着翠竹环绕,此地真乃清幽佳境。大雄宝殿前的特大的香炉内香烟缭绕,烧香的游客排得老远不停地跪拜;殿内钟声环响,木鱼声阵阵,和尚诵经声此起彼伏。
福太太悠閑生活 瓜扯扯
她先上了一柱高香在殿外,一连磕了三个头,爬起后又来到大殿。刚进庙门,她惊呆了,她晕懵了,她陡然看到了站在左边指导游人烧香祈祷许愿的那个和尚,他是谁?一个熟悉的面孔,一个让她永生难忘的面孔!他,他,他他?
她不敢想,她不敢问,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是他,他还是来到了这个地方,来到了他久久不能遗忘的地方,来到了他和她都不可以忘记的地方。
难道他等不来自己,灰心泄气了吗?
他是一个有志气的人,他是一个有分寸的人;她知道那时候他已经爱上了她,他非常的把握分寸,以至最后还是被别人诬陷为“没有分寸”,她知道他不会那样的,他是清白的,他肯定是清白的!
他出家了?是自己让他失望了吧?怨自己啊!该死的自己,该杀的我啊!有罪的我啊!
她还求神灵保佑什么?她归来为了什么?她一转脸跑回到来时的路上,又跑向奇缘山的山顶,那儿是古树老树,那儿是花的海洋,那儿是蜂飞蝶绕。可,她那秀丽的双眸已被泪水遮挡,她那一腔渴望奔腾的热血似乎已凝固,山,水,花,草,蜂,蝶——她看着,它们都满载着悲伤,满载着怨恨!它们都在大骂自己,都在指责自己——
奇缘山的不宽的水泥路口停着一辆凯迪拉克豪车,车上坐的不是别人,正是牛鼻子。老牛啊,他早已望见前面的女人是一个非常熟悉的人在悲伤,他便随之开车追去。啊?不对吧,是人,是鬼?人家不是都传说金花死了吗?这怎么可能是她,这不可能?牛鼻子不敢近前,他唯恐真地遇到了鬼,因为他有自己藏獒事件的教训。
牛鼻子望见那女子哭昏了,她也已经神魂颠倒,她已是魂不附体的样子了。
他必须救她。他不顾一切地来到了她的面前,他不管她是人是鬼,还是胆战心惊地拉住了她,说:
“我看到了是你,你还是回来了,我祝福你!”牛鼻子虽然是个硬汉子,可是他看着面前泣不成声的女人如此悲伤,也随着流泪了,“别哭了,我可能会理解你的心情,可我不理解你的人,你怎么?”牛鼻子不敢问,但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地问了。
金花说:
“我明白你的心情,你们都以为我死了吗?我是死过一回了,这几年我过得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生活,可现在我真的变成了人——回来了!”
现在牛鼻子肯定了面前站着的女人真的是金花,她是金花。牛鼻子确实看清了面前的金花。
金花悲痛地诉说了她的悲惨的经历。
她误入魔窟后,制毒贩毒团伙的头人根据她的美貌选中了她,把她从制毒车间中抽调了出来,对她进行残酷的特种培训,又把她强迫到澳大利亚进行惨无人道的整容,企图把她训练成魔鬼一样的贩毒能手。她的头发被剃秃,执行任务时就要戴上变换莫测的假发,毒品每次都藏在她的经过整了形的身体某一特殊部位,或是藏在她的能逃过种种仪器难以检测到的包裹内。她去过菲律宾,她去过老挝、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她受过酷刑,她受过枪伤,她每天都提心吊胆,她每天都在和阎王爷做生死的较量。
就是在不久前的一天,她和团伙的三个人刚接过一批从海外进来的货,就要转手交给国内的另一个团伙。刚接上头,就遭到国内缉警的围剿。就在火蓝刀锋的残酷搏斗的关键时刻,另一团伙的一个蒙面毒贩,可能是他认识了她,他拽着她逃脱了一片茂密的树林,后边的毒贩紧追不舍,枪弹的呼哨声在身旁在耳边不住,前后左右都响起了缉警的呼叫。在一个悬崖峭壁的山涧里,这个蒙面人摘掉了面纱,原来是何壮实,他说他在云南大理也是误入了贩毒团伙,他靠他的一身武功,得到了毒枭的信任,他把他的这几年的积蓄加上该获得的不少秘密存款的金卡银卡交给了金花,他又把自己的手机也给了他,说存卡的密码全在手机里,叫她如果能逃出魔掌,一定把这些钱都交给家乡的人民,用在家乡的建设上;他还说他要尽最大的努力掩护她,让她一定逃出去。否则,他们两个人都会成为死在外地他乡的冤魂;他还说,他要向缉毒的警察赎罪立功。
警察逼近,向毒贩发起连连进攻。可毒贩凭借地形的优势,顽强的抵抗。何壮实说,金花你赶快逃吧,我把这几个残匪消灭掉,尽最大的努力保护警察的安全,这也是我立功赎罪的机会,我如果活着就投诚赎罪;如果死了,我也不是一个完完整整的罪人。
不一会,何壮实调转枪口,把占据有利地势的三个毒匪歼灭了两个。这时,金花后边的毒匪赶来相救,企图夺回将要丢失的毒品。有几个警察在匪徒们的枪口视线里。金花调转枪**击,有一个匪徒倒下了。可另一个匪徒的枪口对准了她。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何壮实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飞来的子弹,他倒下了。
就在缉警全部消灭毒贩获胜的时候,他们发现了受伤的金花和倒在金花身旁的何壮实。金花交出了在自己身体秘密地方隐藏的毒品,向警察说明了一切情况。警察为这两个人能为缉毒贡献了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非常佩服,说他俩为祖国立了一功。缉警也为这两个误入歧途的年轻人而感动,更为何壮实的悲壮之举而感动。缉警宽大处理了她。
金花自己觉得是出了牢笼的囚犯,她怀着羞耻的心情向家乡一路走来,她背着何壮实的骨灰,她要把他带回家,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在生命的最危险的时刻,他念念不忘的是家乡,是家乡的建设;他把自己仅有的积蓄,也许是他一生的拼搏奋斗的积蓄还要贡献给家乡的人民。金花暗暗的下定决心,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完成何壮实的嘱托,把他的骨灰他的灵魂带回家,把他的夙愿带回家。
听完金花的叙述,心肠特硬的牛鼻子不由得落下了串串泪珠,他接下了金花递给他的丝绸红包,他暖暖地抱在胸前自语:
好兄弟,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你为什么要走得那么远?我一直愧疚在心啊!兄弟,我的好兄弟,我真该死,真该死!
牛鼻子叫金花上车,然后把何壮实的骨灰抱上车,放在胸前。金花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何壮实给她的手机和银行卡交给牛鼻子,说,这是何壮实的心愿,他要把一生的积蓄全部交给村里,让村里搞点建设,这就是他临死前唯一的嘱托。牛鼻子更加悲痛,他说,我等会儿就交给村长。他声嘶力竭地呐喊着:壮实——!我的好兄弟——你听好,我要叫你坐上我的豪车,和我周游河塘村,和我一同观游“金梦圆仙境”的全景,最后我要把你葬在奇缘山上的生态园中,我和苏豆豆两人死后也要葬在那儿和你作伴。
牛鼻子把车开得如腾云驾雾,又开得疯狂暴野,如痴如癫……
村里人把何壮实的骨灰安葬后,牛鼻子带着金花来到大雄宝殿,他要正在诵经的和尚法号叫“浮云”大师的转过脸,看看自己面前站着的是谁?因为牛鼻子早就千方百计地打听到了曾老师的下落,知道他就是在那个风雪夜匆匆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家在此。
傭兵魔妃
浮云大师眯着的双眼微微睁开一看,他惊呆了,他晕眩了,他不敢想,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仔细地瞅了瞅金花一眼,好像说,这是我最幸福的一瞬间了。但,他马上镇静了,内心在想:金花,你来晚了,亲爱的,我对不起您了!
他的脸多云转阴,他双手合十:
“罪过,罪过!我心归佛祖,世上万物已不属于我,浮云与尘世无缘,红尘无眷恋,情感如烟云。女施主还是远离吧,我已四大皆空,已与红尘了断根缘。”浮云大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浮云大师饱含着泪水的双眸闭上,他猛然果断地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走向诵经的厅堂。
金花心灰意冷,她不顾任何人的劝告,她迷茫地走向观音庵,她跪着乞求那里的尼姑庵主给她剃度。
牛鼻子找来仲云峰和苏玉芝,又找来苏豆豆和金花的亲朋好友,共同相劝浮云大师(曾老师)还俗,相劝金花不要遁入空门,相劝两个久恋情绵的情人还应该走到一起,这可是千年等一回啊!可无论如何,众人的殷切期望还是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