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戀情深:總裁請愛我一次
小說推薦虐戀情深:總裁請愛我一次
欧阳嫣然和玖野泽来看许安然的时候,东方慕痕正在喂她喝粥。
听到脚步声,许安然抬头,望向他们的方向:“你们来了。”“嗯,来看看你。”欧阳嫣然坐在病床的另一边,看她的脸色不再似从前那般惨白了,心下不由得一松。“你好多了。”“嗯。”她应着。
“嘀嘀。”从东方慕痕口袋中传出信息的声音。他大致翻阅了一下,眉头轻蹙,却没说什么,默默将手机放回口袋。
好像明白了什么,她点头:“去吧,别再让她等了。你还欠她一个解释。”他沉吟了下,缓缓点头,离开时还不忘吩咐她把药吃了。
“对了,”咽下苦涩的药,蓝眸瞄着欧阳嫣然:“他们说的是真的吗?”“什么?”欧阳嫣然一愣。许安然一指电视:“那个。”
暗戀成婚
电视上正在播送娱乐频道。许安然本来是想关注一下欧阳嫣然的,却听到电视里主持人万般惋惜的声音:“Ailieiss(再写这个名字我自己都有点看不下去)选择在最红的时候退出娱乐圈,我们不知道是否跟前一段时间闹出的绯闻有关。但可以肯定的是,此时的她正陷于和玖野集团总裁玖野泽先生的爱恋中。对于这段恋情,我们也只能选择祝福他们了。”
看这报道,欧阳嫣然不禁失笑:“真是八卦。都退出了还得在最后激出点浪花。”“这么说,你真的决定退出了?”她看了一旁正在看她的玖野泽,淡淡一笑:“是,我还是喜欢平静的生活。这样不是很好吗?反正他也养得起我。”
“平静的生活?”许安然嘴角轻轻一勾:“是很好。”
“对了……”欧阳嫣然张口,想说什么,眸光瞟向玖野泽,谄媚地笑:“泽,热水没了,去灌一壶热水好不好?”
知道她是有事不想让他听,玖野泽耸耸肩,顺从地拎起暖瓶,故意慢点走,多给她们时间。
惡女橫行:漫漫追夫路
见他身影消失了,欧阳嫣然这才敢吐口:“那……司辰怎么办?你真打算让他们父子…一辈子不相认?”
“相认,也不代表一起生活。”提到冷司辰,她的心不免还是痛了一下。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痛,又能怎样呢?她宁愿他一辈子生活在冷家。也不想让他知道,他的母亲,曾经是哪样的人。
只是……有点对不起少辰。
“那孩子……很喜欢少辰……”
那就顺其自然吧。也许有一天,他们会父子相认。
阳光总在风雨后,现在,她看见了阳光,是不是证明,以后的日子,就会好起来了?
咖啡厅:
赛贝琳娜精神恍惚第搅动着咖啡,一边不停地望着外面。她希望他来,却又不希望他来,真是矛盾的紧。忽然,手停止了搅拌,她的心一紧:终于,还是来了。
东方慕痕在她的对面坐下,仍是那副优雅淡定的模样,一如往昔。
“慕痕哥哥,你来啦,”她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员:“喝点什么?”“不用了,”他淡漠回应:“说完话,我马上就走。”她的笑垮了下来,哀伤地看着他:“慕痕哥哥,你真的要如此狠心吗?”
美男襲來:轉校生的奇跡之吻
西遊之吞天大熊貓 憤怒的大熊貓
“琳娜,不是我狠心,而是有些事情早就该做个了断了。”他看着她幽蓝的双眸,思绪万千。
“前段时间我也有想过,如果三年前,你没有拒绝我的求婚,我们是不是可以幸福地过一辈子。”“那会吗?”赛贝琳娜急切地看着他。
“如果你是她的话。”东方慕痕的语气淡淡的。“你该知道的,你母亲欺骗了我这么多年,我可以做到不恨她,但是,我不会原谅她。”“我知道这件事与你无关,所以,我不会怪你,你没有错。”
“慕痕哥哥,你答应过的,要照顾我一辈子。”她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来。
“我依然愿意照顾你一辈子,可也只能是照顾了。”
“呵,”她蓦然轻笑,细细凝望着他,眼神哀伤而深沉:“那你有没有想过,没了你的爱,我该怎么活着?”
“没了我,你还有疼爱你的父母,你的朋友,你的家业,你依然可以是那个骄傲的赛贝琳娜。”他语调微微苍凉:“但除了我,她什么都没了。”不,应该说,除了她,他拥有什么,也没意义了。
“琳娜,我希望你能够够明白。”
明白?她苦笑:她如何不明白?她又能怪谁?她只怪她当初为什么要走?亦或者,为什么当初他先遇到的,不是她?让她如今,抱憾终生。
“好,我明白,那再见吧,慕痕哥哥。”她眼圈微红,依旧优雅地抿了一口咖啡。
真的好苦。跟她眼角流下的眼泪一样苦……
再次来看许安然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了。当欧阳嫣然赶到的时候,许安然正慵懒地靠在轮椅上,闭着眼睛,淋着日光浴。很惬意。东方慕痕站在她身边,小心翼翼地护着她。一向冷血无情的脸上竟然也有了笑意。
忽然,许安然睁开眼睛,空洞的目光移向欧阳嫣然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嫣然吗?”
她失明了。子弹压迫了她的视觉神经,导致神经一点一点衰弱。
“为什么不动手术?”欧阳嫣然也问过他们。“因为手术的成功率,只有3%。”她依稀记得当时东方慕痕凝重的脸:“我凭什么拿这10%都不到的成功率去拼安然的命呢。”所以,没有手术的结果就是,失明。
失明,多么可怕,永世都见不到光明。“我本就在黑暗中,还要什么光明呢?”许安然微笑:“就算永远堕入黑暗,也别再失去他了。”
欧阳嫣然努力扯出笑脸,知道她也看不到:“嗯,是我。”
许安然微笑着,东方慕痕也微笑着。他很喜欢这种感觉。让他知道,她还能依赖他,让他仿佛看到三年前那个她。
轮椅经过欧阳嫣然的一刹那,她听见了安然低语:“baby嫣,我有没有说过,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泪,猝不及防,就这么掉下来。
不远处的长廊,站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男人盯着那边看了许久,直到眼睛酸痛,才牵过小男孩的手:“走吧。”“走?我们不去看安然阿姨了吗?”小男孩不解。男人眯起眼,笑意是那样苦涩:“不了。”
她那么幸福,他干嘛还去打扰她呢。“走吧。”他抱起小男孩:“我们回家。”
夕阳下,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
茅山女道士 燈籠芯
身后,有低语传来:“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最后,是一声叹:“爱如捕风……”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