僞裝者之三學士
小說推薦僞裝者之三學士
拐進住處,明樓鬆開他“行了,別演了!”阿誠趕緊整理了一下儀容,咧嘴笑了“大哥”。
明樓沒笑“進屋去,我得好好審審你。”阿誠吐著舌頭“青天大老爺,您要審案可以,草民我就不用跪著了吧。”明樓依舊冷著臉“誰跟你貧呢?你就給我跪著回話。”
阿誠覺得自己剛才的玩笑開錯了,他要不是自己提這麼事兒,大哥沒準還想不起來跪著回話的事兒。但在大哥面前他一向沒什麼討價還價的機會。
明樓問他“誰讓妳來河內的,為什麼不告訴我?”這事兒阿誠是真委屈“我接的是重慶的電令,說是來河內安排刺殺的行動,因為之前都是您鋪的路子,讓我過來也正常啊。再說,您人在重慶,我也不知道您不知道啊,甚至,甚至以為就是您的命令呢。再說,反正軍令如山,誰的命令我也得執行啊。”
明樓點頭,“行了,這條算你無罪。你在行動組負責什麼工作?為什麼不統一行動?”
阿誠眨了眨眼睛,明樓捕捉到他的表情“說實話!你知道跟我撒謊是什麼結果”阿誠咽了咽吐沫“是。行動組就是烏合之眾,什麼都沒有。幸虧您之前有所準備,我從您的路子那兒弄了槍支彈藥和汽車。結果那個什麼陳隊長就不讓我參加偵查行動了。大概是怕我搶了功勞吧。後來我自己去偵查了一次,選了一條跟他們不一樣的路線。所以我是單獨行動的”單獨行動四個字說完,明樓就一巴掌扇了過去“你好大的膽子!”阿誠不敢躲,生生地挨了一巴掌,臉當時就紅了。明樓氣的不輕,指著阿誠說“虧你還是正經的軍校畢業,你不知道單獨行動有多危險,今晚要不是我遇見你,一個巡捕就能治你於死地。我問你,我要是不在這兒,你怎麼辦?”阿誠低下頭“我知道你就在這附近”
蜜愛小萌妻
這下明樓呆住了“我前兩天自己去偵查地形,摸到了汪宅主臥外面,我看見您在裡面。大哥,您來河內是什麼任務,為什麼會在汪精衛那兒?既然您都能大搖大擺地進入汪宅,為什麼還要我們去偵查什麼地形。我們這兒連汪精衛住在哪間房都半天弄不清楚,你那裡把他臥室里的地磚都數清楚了吧。”
冒牌太子妃 白鬼
明樓半天都沒回答阿誠的問題。這審案子的主官,倒讓犯人問了個啞口無言。
彼岸浮城 淺淺煙花漸
明樓歎了一口氣,“有些事情,一句兩句說不清楚。你起來吧。今晚就住我這兒。明天去把東西搬過來,我慢慢跟你說吧。另外,明天安排定回巴黎的機票吧。”
鬼王腹黑:獨寵爆萌小狂妃
“是,大哥。哦,明台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他明天就從巴黎飛回上海了。”
第二天一早,阿誠搬了自己的行李過來,又去訂了回巴黎的機票,等他回來,刺殺任務的報告已經傳到明樓那裡。曾仲鳴夫婦中槍身亡。致命傷是兩發貫穿心臟的勃朗寧手槍的子彈。明樓知道行動隊的武器是狙擊步槍,這兩發子彈一定來源於阿誠的勃朗寧。他敲著桌子問阿誠“我是該表揚你彈無虛發呢,還是該批評你擅自行動。”阿誠也不含糊,立正站好“請長官同意卑職將功補過!”明樓哼一聲“別給我來這一套。業務技能優秀現在我當面表揚,擅自行動的事情,你回去給我寫個書面檢查交上來。”“是”阿誠接著說“大哥,你還沒回答我昨天的問題呢。”
明樓讓阿誠坐下,阿誠給他倒了一杯水,安靜地坐在他旁邊。“阿誠啊,黨組織讓我們接觸汪芙蕖和周佛海是什麼意思,你明白嗎?”阿誠問“是希望掌握那邊的情報?”明樓點頭“可以這麼說。但敵人這麼狡猾,怎麼才能真正掌握到正確的情報?”阿誠也不含糊“我知道了,需要我們打入敵人內部”“你說的沒錯,無論是黨組織還是軍統,都認為我們明家的背景最適合接觸正在籌建的偽**。這一次,我是跟戴笠一起見的汪精衛,我明白他是在幫我鋪路。”阿誠卻不理解了“那為什麼還要讓我們完成刺殺行動。”明樓的眼睛看向遠處“我想,是因為除了他,還有別人也想安排刺殺的計劃,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你在汪宅看到我時,我正在提醒汪精衛讓他提高警惕。”阿誠站起來“大哥,你……”明樓按著他的肩膀“你激動什麼,坐下。”阿誠不服氣“要不是因為你,刺殺行動也許就成功了。他當晚沒睡在自己的臥室,肯定是因為你的提醒。”明樓反問“你成功了又怎樣?殺了汪精衛就沒有偽**了?沒有汪精衛還有李精衛,陳精衛。漢奸**存在一天,漢奸們就永遠存在,殺是殺不完的。既然如此,倒不如留下這個能為我所用的。於是我提醒了他,想必汪大人感念我的救命之恩,會給我安排一個新**里的好職位。不然,我這個軍統的背景很容易被他們查出來。倒不如先抖開了,名正言順地投誠。我在新**的職位越高,工作就越便利。”阿誠有點不滿意“一旦被發現,死的就更慘。”明樓指著他“所以就要求工作更細緻!不然就會丟了你我的性命”阿誠依舊不服氣“大哥,你這也是擅自行動。”明樓瞪著他“反了你了!”
兄弟倆很快回到了巴黎,明樓接到了正在籌建的南京**的聘書“經濟司首席財經顧問,海關總署督察長以及特務委員會副主任”,他知道,前兩個職務都是看中了他的背景,而最後一個,明顯是河內的會面起了作用。而對於他接下來的任務,第三個職位至關重要。
阿誠敲門進了辦公室“大哥,這是我的檢查。”“念!”“啊?!”“聽不懂我的話?”“是”阿誠有點不好意思,展開手裡的信紙低頭念自己寫的檢查。
末了,明樓說“阿誠啊,希望妳能真心記住教訓,切莫擅自行動。回到上海,立即就是在刀劍從中討生活,每走一步都要深思熟慮。”“是,大哥我知道了。”
蛇君知妾心 羽蝶兒
樓笑笑,“其實以你的能力,到前線去指揮作戰,也是毫無問題的,就是犧牲,也是民族的英雄。卻要跟我一起艱難隱忍,身背罵名,委屈你了。”阿誠不以為然“大哥,你這是什麼話。小時候你就教過我,只解沙場為國死,何須馬革裹尸還。只要是為國家利益戰鬥,哪還在乎身後之事。何況,還是跟您一起戰鬥。”阿誠的眼睛里閃著光“而且大哥,在河內的時候我就想,我一定跟您一起完成好將來的任務。我跟您一起在敵人臥室里數地磚,就能少讓多少人冒著生命危險趴在房頂上偵查位置啊!”明樓哈哈大笑“這個比喻說的好,我們這就回上海去敵人臥室數地磚,定票去吧。對了,要定**中轉的機票,再給我找一份日本戰爭指導課原田熊二的背景調查。還有,在上海大飯店定兩個房間,長住的。”阿誠愣住了“我們不回家嗎?”
明樓長歎一口氣“家,是一時半會兒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