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入君心
小說推薦錯入君心
晚餐过后,殷锐独自一人恹恹的躺在花园中的贵妃椅上,沉默没有一点精神的样子,就连妻子走到身边他也没有察觉。
“锐,你是怎么了?”慢慢坐在他身边,甯愿看着满脸默然的丈夫,不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殷锐依旧无言的暗自思忖半天,之后才将脸转向甯愿这一边。
“愿愿,宝贝儿——”拉起爱妻的手,殷锐满面可怜状,“我们——再生下一个宝宝吧,好不?”
“嗯——?”甯愿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
“我们再生个宝宝,就像洛印的小女儿那样伶俐可爱的宝宝,那样乖顺贴心的宝宝——”
一抹了然笑意跃于甯愿眼底,她已然清楚殷锐的心思了。
“怎么样?嗯?”像是想要马上确定甯愿的态度,殷锐挑着眉毛追问道。
萬界天尊 血紅
——真是不能怪他有这样的想法,殷肆那小东西实在有够不贴心的——枉费他当年那么心力憔悴的还亲手“接生”过他。也不知这孩子究竟跟他犯的什么冲,两人就是无法平和相处。
“我先去切些水果,你等我一下,我们稍后再来讨论这个问题,好吗?”甯愿想了想,没有马上给予答复,这样敷衍了一句后,在丈夫满是“幽怨”的目光下,“狠心”起身离开了这里。
走入儿子殷肆的房间内,小家伙儿此时还没睡,正靠在床边看着一本漫画书。
“肆——”甯愿温柔的唤了一声,在儿子柔软天真的视线中走到他身边,“妈妈可以在这里陪你一会儿吗?”
忙不迭的点着头,殷肆放下手中的书,马上将自己的小被子掀开了一角儿,待甯愿坐上床后,满眼“悸动”的看着她。
“在看什么?”貌似充满好奇的模样,甯愿看了一眼刚刚被他放在了一边的漫画书。
“这是《英雄传》,我最爱看的。”殷肆一见母亲对他的书有兴趣,便又立刻献宝似的拿起端到甯愿眼前。
“哦?《英雄传》——?”甯愿大致翻看几下,然后笑看儿子,“肆,你知道吗?其实妈妈的心中,也有一个‘英雄’的——”
零異檔案 陸聽南
甯愿的话,成功勾起了小殷肆的莫大好奇,他挑着与殷锐同出一辙的浓密眉毛,看着身边满面温柔的母亲,小心翼翼细细呼吸没有开口,像是在静静等待她的下话。
“妈妈心中的‘英雄’,就是爸爸。”
果不其然,甯愿预料之内的看到了儿子的那对小眉毛,微地纠结了那么一下。殷肆没有出声,只是把视线撇开了一点看向别处。
“肆,你想听听发生在爸爸妈妈身上的故事吗?”甯愿向后靠在床头,将儿子慢慢揽进怀里,见他犹豫一会儿后终于弱弱的点了一下头,这才无声的笑了。
“肆,妈妈想要对你说——如果当初没有爸爸,那么就不会有现在的你,妈妈也不会拥有如此这般的幸福生活——”甯愿看着儿子的侧脸,这样说着,思绪却是早已飘回了曾经的那些过往岁月。
“爸爸为了保全妈妈的性命,为了保全那时刚刚出生的你,为了保全我们母子二人的平安无恙,曾被‘坏人’一枪击中了胸膛,差一点就死掉了——你知道吗?如果现在没有爸爸,妈妈根本无法得知真正的‘幸福’究竟是怎样的。直到现在,他的左侧胸膛上方,临近心脏的位置上,还有一个明显的弹孔——”甯愿这样说着,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儿子胸口上的同一位置,感到了他的小身子微微一个颤动,“肆,那就是爸爸爱我们的铁证啊。他爱妈妈,可更加爱你——这是谁也不能忽略的事实。记得当初你刚刚出生的时候,爸爸可是第一个将你抱进怀里的人,看着那时还满身皱巴巴的你,他还感动得流下泪水了呢——”
貴族邪少杠上拽丫頭
甯愿轻声诉说那段往事,那是她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美好回忆。
虽然——
虽然她“断章取义”的擅自改掉了事件的真实内容,尽量略过了一些不想让儿子知晓的“阴暗内幕”,还将当初的邢警监描述成了一个“坏人”,可是——
誤入豪門:帝少的落跑新娘 愛吃貓的小魚
可是她这么做也是值得理解情有可原的,她的出发点完全是积极正面的。不是吗?
甯愿的话,再次成功的吸引住了儿子的注意力,他看着她,静默半晌后,问道。
“那么——当时的整个事情都是怎样发生发展的呢?爸爸——他究竟是怎样极力保护我们的?当时还发生了一些什么其它的事情了么——?那些‘坏人’又是怎样被最终打败的——?”
微微一笑,甯愿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她亲了亲儿子的小脸,说道,“宝贝儿,为什么你不去亲自问问爸爸呢?他一定会将你想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诉你的——还有,你可以去看看,去摸摸他的那个弹孔疤痕——你知道吗,他是真的好勇敢好坚强哦——”
小殷肆闻言,再次移开视线,可他那张小脸却是完全泄露了他此刻内心的矛盾交战。这一点,甯愿看得很清楚。
“去吧,爸爸也正在等你,他在等着对你讲述曾经发生的那些精彩故事。妈妈去切些水果,然后我们一起来听爸爸的故事,好吗?”
甯愿这样说完,拍了拍儿子的粉嫩小脸,然后便下了床,离开了他的卧室。
——儿子是她生的,她怎会不了解他的小心思?她知道,一切事情都会顺利的如她预料那般进展下去的。
果然——
当她端着一盘水果再次踏进花园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了——
小殷肆正有些“犹豫”的站在殷锐面前,像是在考虑着究竟该不该靠近过去,而那殷锐,也似乎没有预料般的,一时间也无任何反应。这样的“对峙”过了一会儿,儿子的声音才迟疑的响起。
“我——妈妈说——你的——弹孔——”大概并不习惯于跟殷锐单独的面对面交谈,小殷肆说这话时,吞吞吐吐,极其别扭的样子。
“是这个吗?”殷锐一听儿子说这话,倒是反应快的立马解开了自己上衣胸前的扣子,将那块圆形疤痕完完全全的展现了出来。
然后,他们夫妻二人便都同时清楚的听到了儿子发出的一个貌似惊叹的抽气声。
“你想摸摸看吗?过来这里——来爸爸身边——”殷锐大概已经知晓了这一切事情的“幕后安排人”,自然也就明白了她的用心良苦。
——事已至此,聪明如他,他又怎会不知该如何继续的“完美演绎”下去?
貌似有些怯怯的走到殷锐身边,小殷肆迟疑的伸出小手向着父亲的胸膛探去,慢慢的,极其缓慢,最终终于是摸到了那里,脸上的那抹“惊异”更深了。
“你想知道它背后的故事吗?我保证那绝对精彩万分。”殷锐顺势拉过儿子,将他抱到自己腿上搂进怀里,这样说着。
小殷肆没有出声,注意力还在那块疤痕上面,许久后才像突然缓回神似的用力点了点头。
甯愿见此情景,微弯唇瓣,看了看那对正在努力融洽的父子,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这盘水果,终于决定先不去打扰他们。无声的退出花园,她想将那里的宁静空间暂时留给他们俩。
而当她在过了很长时间后再次走进花园内,靠近了那对父子身边的时候,眼前的情景让她顿时倍感欣慰的笑容满面。
——很显然这一大一小是真的消除了相互间内心存在的芥蒂,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疯闹一般,此时二人都疲惫的靠在贵妃椅中睡着了。殷锐的上衣还敞开着,小殷肆就斜斜的靠在他的胸口左侧睡得很熟,脸上那抹满足似的神绪还清晰可见。
拿起一旁的单被,甯愿将它轻柔的盖在了他们身上。而当她的视线再次落在殷锐胸口上方那块展露于外的疤痕上时,动作马上停在了那里。
妖孽個個太囂張
那股时常出现的温暖感动再次溢满心间,她感到自己的眼眶逐渐变得发酸发热。然后,缓慢的探下头去,她在殷锐的胸膛上,那块疤痕的上面,深情又温柔的就落下了坚定一吻。
可当她一吻完毕抬起头时,却是突然发现殷锐此时正睁着双眼,满面温存静默的凝望着她。
墨守成妻 笑煙寒
两人此刻都是无言,可那无声却胜有声。
经历了曾经那些磨难过往,还有谁能比他们彼此二人更加了解对方内心真正所想?
除了感动与感恩,他们此时的心中已然再无其它。
终于,内心深情澎湃的他们再次缓慢靠近,再次最终深深的吻在了一起。
呵——
有情人终成眷属。
即便当初“错入君心”,可那也终究是走向了真正的幸福。
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