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未來
小說推薦戰勝未來
冬日、暖阳、无风。
机场外,人流熙熙攘攘,匆忙中带着各自的情绪。有人感伤,有人喜悦,有人漠然。
他站在入门处,背靠在整洁的大理石贴面的柱子上,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人们。要走了,一别就是永别,自己没想到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当它真的发生的时候,自己是那么的不知所措。曾经以为自己走过千山万水,见过大江南北,可是这一刻他依旧像是孩子一样的无助。
取出一根烟,叼在嘴上,习惯性的把头埋在大衣的后面点燃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只喷出淡淡的烟雾。烟草强烈刺激着已经麻木的神经,似乎整个人都变得鲜活了一点。
“大熊,以后少抽烟。”对面的女孩虽然没有看男人做什么,但几年的相处,就算不用看也知道他这时候的动作、表情。一切,都清晰的在脑海里出现,然而此刻,一切,又都有些朦胧。
“嗯。”男人含糊的应了一声,叼在嘴上的烟抖了一下。点点烟灰洒落,像是灰白色的蝴蝶,蹁跹而舞。
三个月前,女孩来到了这个城市。他所规划的未来一下子变得那么苍白而无力,有些可笑。每次当他想起来两人坐在月光下,说起来以后的日子的时候自己的样子,总是觉得那么可笑。自己像是一个小丑,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无关的看客发笑。
女孩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有三个姐姐。她们的年纪相差有些大,姐姐家的孩子十多岁,要奔一个好前途,于是就由姥姥带着来到了这个城市。城市户口,高考的分数线,那些似乎和男人没什么关系的东西却像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般横亘在他和她的面前。母亲七十岁,需要人照顾,她研究生毕业后家里给她联系到了这座直辖市的直属大学,带着一个国家科研,来到这里就是副教授,前途光明。这一切,都是他没想到的,也无法战胜的事实。
听着女孩子的声音,他的思绪有些飘忽,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嘶声说道:“跟我一起走吧。”
这句话,他说了很多次,他也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做徒劳无功的努力。说了,肯定没什么用处。但是不说的话,他的心却有不甘。不是求不得的心有不甘,而是倔强的和命运战斗,即便每一次都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依旧不会放弃。
女孩儿沉默无语,低着头,看着脚尖。
离别的情绪有些低沉,两人都知道,这一别,就是永别。但当她从象牙塔里走出来之后,就要面对着真切无比的生活,需要面对这个世界冰霜雪雨的消磨。而那份简单的爱情在冷漠的世界前,是那样的脆弱而不堪一击。
两人都有足够的理由,两人都不舍得放手,一直走到这里,不得不放手的时候,千言万语都在心头萦绕,等说出来,却变成了沉默和哑然。
“我不在,你要赶紧找一个喜欢你的人娶了吧。”沉默了良久,女孩子低声说道。声音很低,很轻,刚说出口,就似乎淹没在周围的喧闹之中。但男人听的清楚,这么多年来,她和他之间似乎并不需要语言的交流,只是一个手势,一个表情就明白对方的意思。她知道,他没那么容易喜欢别人,所以这么说。连她自己都不信自己刚说的话,但这时候不说出来,她心里不好受。
校花狂少 再續戰火
苦笑,男人把双手插在大衣的兜里,抬起头看着冬日的天,天上隔着些雾气,并不如何蓝,也不好看,像是他的心情。
“我尽量。”
邪王溺寵俏王妃
“飞往北京的CA6427号航班的旅客请注意……”航站楼里广播中声音甜美的声音此刻听来如此凄厉,像是在催促着他赶紧离去。
美女特種兵 唐峻
“我走了。”男人用拇指和食指掐灭了烟头,有些烫,有些疼。手有些疼,但心里更疼。
女孩子没说话,豆大的泪珠滴落,落在脚面上。滴滴答答的,像是下了一场冬雨。
刚拉动行李箱,准备离开,看见雨滴沾湿地面,男人的动作微微一僵。
两人相恋两年,相聚的时间没有离别的时间长。这种分别的场面曾经了很多次,但从前分别,心里想着的是下一次的相聚,总是暖洋洋的有盼头。这一次,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空落落的,像是整个人从空中落下来,下一刻就要摔得粉身碎骨。
三天前,正是春节刚过。初二他就急匆匆的离开家,赶在初五情人节之前来到这里。没想到情人节的当天,成了两人离别的日子。
这三天,他几乎没睡过。一直以为她只是一个三线城市的普通的孩子,却没想到她竟然是非典型性官富二代。当他坐在她母亲的面前,老太太花白的头发都像是带着一股子威严的气息。
“我们家的女婿都是入赘的,要么你考虑一下来这里发展吧。工作的问题不用担心,你自己选,家里给你安排。”
重生之夏奕穎的幸福人生 淚染輕勻
传说中用钱砸在脸上,被砸的晕头转向的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看着她期待的眼睛,想着自己父亲身体并不好,年前刚住过一次院,经抢救救回来一条命,所有的话都变得是那么生涩,所有勾勒出来的未来都是那么灰暗。
李鴻章與慈禧
眼泪流在自己的心里,但不管他怎么哀求,得到的只是一个冰冷的答案。
难怪人们不相信爱情,有时候爱情这东西真的太脆弱了,脆弱到没有丝毫的力量,只是一个美丽的肥皂泡,一捅就破。
“好啦,别哭,我走了。”他伏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最后一次的拥抱,怀里有些冷。两个人都像极了这个冬天的冰块,体温无法温暖。或是都想去温暖对方,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冰。
耳边温柔的呢喃声没有再响起,沉默的拥抱,沉默的流泪,沉默的面对着命运的安排。
习惯性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以往顺滑的头发有些干枯,摸着并不如何舒服。他拉着行李箱,走在前面。她沉默无语的跟在他的身边,牵着手,像极了每一次出门旅游时候的样子。但这一次的旅行,终点就是天各一方,再无相见。
覓仙 何不語
托运,准备安检。牵着的手有些僵硬,僵硬到了没有知觉。
不管是那只粗糙厚重的手,还是那只柔软纤细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十指相扣,却无法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信仰萬歲 隱為者
过往的人们没有注意到两个人生硬的样子,匆匆忙忙的走过,匆匆忙忙的经营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两年来的一幕一幕在心底重现,布达拉宫的蓝天白云,宽窄巷子的悠闲适意,海南三亚的骄阳似火,一切一切都在此成为分别的背景,把时间和思念凝固在这一刻,以后不再相见。
如果不想见,就会不思念。可真的是这样吗?冥冥之中的命运让两人走在一处,可又狞笑着把两人分开,上演着古往今来毫不稀奇的悲欢离合。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和她几乎同时松开手。依旧沉默,并不漫长的两年中,两人最多的就是沉默。只是那时候的沉默,是心心相印,是温暖如春。此刻的沉默,是无奈,是冰冷。
转身离去,通过安检,他没有回头,她也没有抬头。这一转身,多少过不去的事情都会变成故事,他知道,她也知道。但是不离开,又有什么办法?
廢材逆天:極品嫡小姐
她走出机场,第一次抬起头,看着离去的飞机,虽然是45度角,眼泪依旧肆无忌惮的打湿了衣服。
= = = =
一个月后,他收到她的留言。
“大熊,家里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我开始新的生活了,你也要努力。”
两个月后,他收到她的留言。
神魔天尊
“大熊,我登记了。我所有的日子,都在和你的那两年里渡过。你说要八月十八号结婚,就算是新郎不是你,我也会在那天结婚。”
六个月后,八月十八日,骄阳似火。他看着她空间里的她的结婚照,泪流满面。电视机里传出霸王别姬中《夜奔》的唱腔——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再见,再也不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