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級女神故事之二
小說推薦我的超級女神故事之二
原来,袁花朵看出来,羽化起似有抢走我的风头嫌疑。
于是,她要看看我,观察我,是否真真生气了?
就这样,我依然在脸上挂起微笑,一脸慈祥状,竭力掩饰心中的那份失落感觉。
果然,袁花朵没有看出什么情况,便冲我笑笑,做出无意状的表情,倒是掩饰她的真实意图。
跟着,她便说道:“不过是放皮的说法呀!”
“呵呵!”她说完后,便笑笑起来。
也是,任谁说到这样的话题,一定会忍不住笑笑。
看来,放皮皮的话题,永远属于笑笑的内涵呀!
“啊!”羽化起惊奇出声。
一紙婚約:早安嬌妻
他没有想到,袁花朵作为一个女孩子,可以毫无顾忌地这样说话。
上天云儿也是睁大眼睛,瞅着袁花朵,以为遇到外星人了。
我倒是没有惊奇,同为女孩子,我理解她的说法,想到放皮的字眼,便是觉出万般好笑。
“呵呵!”袁花朵继续笑笑。
“呵呵!”我也跟着笑笑起来。
“呵呵!”羽化起也开始笑笑了,终于,他被感染到笑笑的状态了。
当然,他更是觉得,一个女孩子随便说到放皮的字眼,便是好笑的话题呀!
只能说,他显得孤陋寡闻了,没有见过豪放的女孩子而已。
也是,一句稍显随便的话题,由着男孩子的嘴里说出来,显得自然平常,换做女孩子,便是不一样了。
真是的!只能说,有些男孩子太不在乎女孩子的感觉了。
结果呢!女孩子稍有表现,便会惊奇到天上去。
我笑过一阵子后,便有个新的发现。
就是说,袁花朵所说的放皮皮话题,究竟指的是那些事情呀?
也是,光听她这样说,具体涉及到什么事情,我倒是一头雾水。
我相信,上天云儿和羽化起也是不明白,袁花朵缘何说到放皮皮的字眼。
不过,她这么讽刺上天云儿,倒是真事。
北宋末年當神 雪滿林中
懒得纠结这种无厘头的话题,原本,就是为了逗逗笑笑而已!我暗想。
“好了!大家不要笑了,我们进入到主题活动中!”我跟着喊叫。
当然,没有进入到包间之前,我说话的声音,依然保持在很小的状态中。
“好!”羽化起很爽快地回应。
看来,今天,羽化起跟着我的表现,相当不错。
就是说,他时刻跟随着我的意志行事,不敢有很多忤逆的姿态。
女孩子的身边,拥有如此的男粉丝,已经属于笑笑开心的事情了。
足以证明,女孩子的个人魅力,达到一定程度了。
呵呵!我是女神,当然,我拥有超级的个人魅力呀!
“是呀!我们要看比赛了!”袁花朵被我说句话带走了,马上随声附和道。
也是,看看吃水饺比赛,就是一种很刺激的快乐事情呀!
霸道總裁的小女傭
我相信,袁花朵和上天云儿一定暗暗期待着,毕竟,不是他们在比赛,原本,没有压力,只有轻松的快乐呀!
于是,我不再和他们纠缠什么,关键是,不敢多说什么,只怕袁花朵和上天云儿重新陷入到没完没了的逗趣状态中。
实际上,我真是佩服这种人,随便说上一句话,一个小小的主题,便可以延伸到没完没了的说说中。
“走!”我看看羽化起,顺势抬起右手,指向八号包间的方向。
蕓蕓眾生之曙光
“走咯!”又是袁花朵,这么哼叫一声。
我去!她不能闭住嘴吗?温温地跟在我的身后,走进包间里,我暗暗啐啐她。
还好,上天云儿没有接住她的话跟着说。
当然,羽化起绝不会乱说一气,他已经感觉出来,我的喜怒爱好。
不死武帝 秋夜東風
我说完话,便抬脚往前走,当然,走向八号包间了。
原本,我就是距离八号包间最近的人口,随便挪动几下脚步,便可以领先于大家。
就是说,从起步直到走进八号包间里,我一直处于领军的状态。
呵呵!我是女神,这种场合下,我怎会走在后面呢?
按说,大家经历一点时间,比较认可我的领军地位,便会由着我的意志,自由自在走在前面。
就是说,我不用着急,甚至,不用多想,只管慢慢走即可,大家绝不会随便超越我。
可是,我属于天生保守的情结,面对比较保险的事情,我依然要小心翼翼,不要出错,造成遗憾。
因此,刚刚讲话时,我便刻意扭动身体,使我的身体处于靠近八号包间的位置上。
由于我的动作很是微小,因此,大家没有看出什么,即便是看出点动静,也会以为,我不过是随便晃动身体而已。
可见,女神心机,处处都会闪现出来呀!
就这样,我带着大家靠近八号包间的门,他们更像我的跟随。
魅生:涅槃卷
包间的门,也是乳白色调,两扇推拉门,却关闭着。
有趣的是,两扇门面上,却镶嵌着两盆兰花,真的花,散发出浓郁花草香味的兰花。
呵呵!这么说去,包间的门也是设计得独具匠心呀!
乳白色调的门面,搭配上翠绿的兰花,很是醒目吸睛,关键是,透露出一丝可爱的气氛。
不过,适才,我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就是,门上镶嵌有花卉盆栽的事情。
于是,我停住脚,转头问问羽化起,主要是,想考考他,是否注意到这么一个细节问题。
不过,没等我说出口,又是袁花朵叫喊起来:“呵呵!真是有趣呀!门上也镌刻有两盆花呀!和真的花一样呀!”
“是呀!好好看呀!”上天云儿跟着说,并且,表现出惊奇的模样。
女將軍九嫁:陛下請排隊
也是,我觉得两盆花镶嵌在门上,算是一种环境创新吧!
腦海裏的雲盤 栢鷺
要知道,两盆花不是挂在门上,却是深入到木制门里面。
就是说,两盆花好像两颗子弹,打进门里面了。
并且,盆花置于门面的中心位置,上下前后,皆是对称呀!
如此说去,打开门后,从屋里看看两盆花,也是外面一样的状态,露出一半的盆体。
“呵呵!如此设计,也是蛮有风格呀!”羽化起夸夸说。
“嗯嗯!”我哼唧一下,算是同感。
也是,大家都在热烈地讨论盆花的故事,我不闻不理,似乎,有点异类的感觉。
关键是,好像没有感觉动物一般。
因此,我纵使没有兴趣讨论这个话题,却要温温表示一下,说明,我在乎这么回事。
实际上,我在心里,却不以为然,想得更多,还是吃水饺比赛的事情。
征服男孩子,需要实力呀!
“好看!”上天云儿继续说到,甚至,凑到跟前看看。
“哇!是真花呀!”他跟着惊呼起来。
“是吗?”袁花朵跟着问。
“嗯?”羽化起貌似疑问一声。
原来,他们赞赏一段时间了,却不知道,面前的盆花,属于真实的花卉呀!
真是瞎了眼睛!我暗啐道。
“花花姐!是真花呀!”袁花朵忙向我说,有点汇报的味道。
假如,是两个男孩子如此说话,会让我兴奋一阵子。
要知道,无论何时何地,面对男孩子的时候,我最最兴奋的状态,便是收服男孩为铁杆子粉丝。
位面穿梭戒
按说,我早知道这么回事,自打我第一眼瞅到包间的门,发现两盆花时,我已经觉察出,这些花都是真花。
于是,袁花朵这样告诉我,似乎,我要回应一句,我早就知道了!
不过,我不打算如此回应,有点霸道的味道,不利于我收买人心。
于是,我只管笑笑,点点头,嘴里依然哼唧两下,表示认可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