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安格尔看了眼那几个被威胁的超凡者,基本都是一级或者二级学徒,而且多是垂垂老矣,如果他们身上真有什么好东西,实力何至于此。
事实也的确如此,那胖子看守就算不断挥舞狼牙棒,甚至还将几个人打出了血,也顶多得到了一些零碎的东西。
价值或许连一魔晶都没有。
不过,胖子看守也不在意,监牢里的超凡者总是一批一批的更换。多来几次,就算只是零碎的小玩意,也能积少成多。
勒索到一些不重要玩意的胖子看守,哼着难听的小调,就准备继续去下一条走廊继续“巡查”。
安格尔跟在他的身后。
不是特意要跟,纯粹是前方只有一条路。
胖子看守拿出钥匙打开新的走廊大门,一进这条走廊,胖子看守的表情就开始有了变化,那是一种愤恨中,夹杂着不甘的表情。
在这种表情之下,他的牙齿也开始左右摩挲,发出嘶嘶声响,就像是待人而噬的毒蛇。
安格尔一开始还不懂胖子看守为何会突然表情一变,直到看了一场“勒索演出”后,安格尔有点懂了。
这条走廊里有几个硬骨头。
无论胖子看守如何威胁,甚至狼牙棒加身,全身都出现血窟洞,那几个被威胁的学徒,硬是什么都没给。
从这几个人身上的旧伤可以看出,估计胖子看守不是第一次来了,估摸着,每一次都勒索不到,所以刚才表情中才带着愤恨,甚至恨得牙痒痒。
安格尔也对这几个硬骨头,产生了一些兴趣。从他们身上残破的衣袍可以看到,似乎有十字的标志。
看到这,安格尔通过心灵系带向多克斯发了条讯息:“在地牢里看到几个身上有十字标志的巫师学徒,估摸是流浪巫师。”
多克斯很快便回道:“之前就有传闻,说很多流浪巫师在古曼王国暗中被捕,没想到还是真的。”
顿了顿,多克斯又道:“你给我说这个消息,是想问我要不要救他们吧?其实,流浪巫师所谓的十字组织ꓹ 相当的松散,就譬如你ꓹ 换个脸穿上十字袍,也能说自己是流浪巫师。”
安格尔:“所以,你是不打算救?”
多克斯:“可以救ꓹ 给那皇女找找麻烦也不错。不过,等我这边看完戏了再说。”
束手就婚 木若溪
“看戏?”安格尔有些好奇多克斯那边看到了什么。
多克斯却是没有传递任何信息ꓹ 而是借着心灵系带,传来一阵有些猥琐的怪笑。
既然多克斯不愿意说ꓹ 安格尔也没再问。
那胖子看守没有得到想要的ꓹ 也不打算离开,似乎就准备在这里跟硬骨头们耗着。
安格尔见胖子守卫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也没打算继续留在这看戏,便准备绕过他,继续去地牢深处。
不过,就在安格尔准备离开时,一声砰响。
一个年轻的学徒ꓹ 被胖子守卫一把丢到了牢壁上,霎时学徒口中喷吐出了鲜血。
等到他慢慢滑落到地上后ꓹ 同监牢的一个中年男子走过去ꓹ 轻轻扶起他:“还好吧?”
“死不了。”年轻学徒说这话的时候ꓹ 还吐着鲜血。
和中年男子道了声谢后ꓹ 这个年轻学徒有些费力的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胖子守卫ꓹ 用一种嚣张的语气道:“你有种就杀了我!你敢杀吗?敢杀吗!”
连续的诘问ꓹ 再加上那副就算身体残败ꓹ 但语气却嚣张的模样,让胖子看守表情越发的难看。
他的确不敢杀他。
上级有吩咐ꓹ 这些超凡者一个都不能死。具体为什么,胖子看守也不知道,但显然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这个年轻学徒发现了这个隐藏的规则。
“哈哈哈哈哈!”年轻学徒一阵大笑后:“我说对了,你根本不敢杀我。你甚至不敢杀这里任何一个人。在这小地方,掌握了点微薄权利就把自己当成人了,实际上你就是一条只能顺从一个小屁孩的狗!”
被骂了以后,胖子看守脸色越来越阴沉。
楊乃武與小白菜 黃南丁氏
他用冷幽幽的声音道:“就算不能弄不死,但是把你弄残,却是没有问题。你猜猜,我会先把你哪个部位砍下来?”
一边说着,胖子看守一边从腰间扯下一把细长的小刀。
这种小刀想要削骨,有些不太理想。而胖子看守也的确没冲着削骨去的,他那阴沉的目光慢慢下移,盯着年轻学徒的腰部以下。
意思不言而喻。
年轻学徒脸色此时也有些变化,不过,他依旧咬着牙关,硬气的不求饶。
倒是旁边的中年男子,突然说道:“我们也只是流浪学徒,身上的东西该用的,早都用了。你在我们身上也刮不了多少油。”
中年男子的话,吸引了胖子看守的目光。
“前些天不是有一批野蛮洞窟的学徒被关进来了吗?听说里面还有个高级学徒,这种人身上才有好东西,你与其为难我们,不如去找那个学徒。”
中年男子的话,让旁边的年轻学徒有些疑惑,什么时候有野蛮洞窟的学徒被关进来?他们同个牢房,他怎么不知道?还有,那残忍的皇女,现在连野蛮洞窟这种超级组织的人都敢抓了?
胖子看守听到中年男子的话,一开始想质疑他为何知道这件事,但不知为何,思绪一转,他又忘记了要质疑的事。
反倒是说道:“什么一群?只是一个引导者,带着几个凡人天赋者罢了。那几个天赋者就在后面几个牢狱里,身上一干二净,根本没什么东西。至于那引导者,在四层,归不了我管。”
话毕之后,胖子看守骂骂咧咧道:“今天心情好,就饶了你们,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尤其是那个嘴硬的人。”
然后,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胖子看守就这么走了。
之前明明都拿出刀了,为何突然不动手了?
还有,他心情什么时候就变好了?都被骂成狗,还能忍得下来?
天空第一戰神
深夜禁欲:前夫請自重 花小姬
这些疑惑,这些人暂时是无解的了,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监牢的走廊里,不止胖子看守一人,还有安格尔。
无论是那中年男子突然开口询问,还是那胖子看守的解释,以及离开,都是安格尔用魇幻在背后操控。他们自己是不会觉得有异的,就算真发现了什么,也能脑补其他的合理性。倒是周围的旁人,会觉得有些奇怪。
但奇怪的事情多了去,再加上那胖子看守喜怒无常,说不定就喜欢被骂呢?
所以,那胖子看守离开之后,附近的牢狱里窸窣的谈论了一会儿,便继续该做什么做什么,一切就当无事发生过。
而安格尔借着胖子看守的口,得知了梅洛女士在第四层,自然没有继续留在二层的意思。
虽然据那胖子看守说,二层有梅洛女士寻来的天赋者,但二层监牢这么多,他又不知道谁是梅洛女士找到的天赋者,想救也救不了。还是等梅洛女士自己来分辨比较好。
没有逗留,安格尔速度开始加快,甚至超过了“巡逻”的胖子看守。
而那胖子看守一无所觉。
前面几个走廊都有门锁,不过这对安格尔毫无作用,甚至没有破坏锁,就直接化成纸片飞穿了过来。
终于,在连续穿过数道门后,安格尔来到了二层监牢的最后一个走廊。
走廊的尽头,已经能看到向下的楼梯。
安格尔快步走去,就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安格尔突然心中生出一种奇怪灵感。
他回过头往旁边的监牢看去。
监牢里坐着一个身材薄削的少女,一头黑发垂落在有些破败的连衣长裙上,她的长相并不算美艳,但那股冷漠的气质,却是自蕴而生。
安格尔所产生的奇怪灵感,就是从这个冷漠少女身上感应到的。
这股灵感具体是什么,安格尔一时也说不上来。
安格尔深深的看了眼这个少女,决定暂时忽略掉心中的灵感,还是以救援梅洛女士为主。
一路向下,三层的监牢看守是个一脸恶丧之气的老太婆,她没有巡逻的意思,就待在看守间,眼神阴森森的往走廊里看。
这个看守实力估计有二级学徒的水准,比楼上那位胖子,实力要更高一些。
不过,依旧发现不了安格尔。
安格尔在三层迅速游走,监牢里关押的人也没怎么去看,而是直奔主题,四层!
很快,四层便到了。
刚来到四层,安格尔立刻感觉到了周围浮现出了禁锢之力,这是其他三层都没有的。
这种禁锢之力来源于刻画在地面的魔能阵。
可以一定程度约束体内的魔源,让其无法参与戏法模型的反应。有点等同于,禁魔的效果。但比真正的禁魔,要弱很多。
而且,对正式巫师也没有作用,正式巫师体内是魔漩,根本束缚不了。
不过,这层居然出现了魔能阵,可见就算是皇女,也对这层里关押的人很戒备。
商女魔妃
而守在四层的看守,也和之前的不一样了。
看守间里并没有任何人,唯有走廊入口的两侧,各有一个石像鬼。
至尊神帝 執劍舞長天
显然,这两只石像鬼,应该就是四层的看守了。
与一层的石像鬼不一样,这两只守在入口的石像鬼,一个石像内部隐约发着橘红的光,另一个则全身漆黑。
一只是烈焰石像鬼,另一只是幽暗石像鬼。
前夫,過婚不候
在石像鬼的类群中,这两种都很有名,一个能操控火焰,一个是黑暗的代表。
安格尔记得在拉苏德兰遇到的夜,就有一只幽暗石像鬼宠物。
不过,夜的那只幽暗石像鬼,实力相当强大,而眼前这只幽暗石像鬼,也就三级学徒的水准。
另一只烈焰石像鬼也是三级学徒左右的水平,不过真战斗起来,哪怕三级巅峰的学徒,也不一定打得过。
不过,安格尔倒是不惧烈焰石像鬼,对方发现不了自己。
但是幽暗石像鬼,安格尔记得它的天赋,让它对所有靠近自己的活物,都非常的敏感。哪怕活物用了手段遮掩气息,也能被它监察到。
而走廊的入口就那么大,想要进去肯定要经过幽暗石像鬼身边。
安格尔不知道他用魇幻遮蔽,会不会被这只石像鬼发现,但为了保险起见,安格尔召唤出了厄尔迷。
让厄尔迷化为影子,将自己包覆住。
黑夜中最难发现的就是影子,而厄尔迷就是操纵影子的大师。
在厄尔迷的包覆下,安格尔轻松的走进了走廊中。两只石像鬼都保持雕像状态,显然是没有发现安格尔。
霸情惡少調教小逃妻
进入走廊之后,并没有立刻看到监牢,而是一条长长的隧道。
看上去平平无奇,但隐匿在石板下的魔能阵,却在散发着幽幽气息。
这条隧道里有一个大型的机关,想要通过这里,必须要有一定的权限。就算是之前遇到的那个领队,来到这里也进不去。
不过,这里对安格尔毫无作用,他也没破坏魔能阵,而是瞬间找到魔能阵的能量输出管道,又在数以百条的管道中,准确无误的找到了输入核心处的管道。
随手拿了张扑克纸牌,轻飘飘得飞了过去,插到魔能阵的管道中央。
无声无息间,整个隧道的机关便被截停了。
安格尔悠然的走过了这条隧道,终于看到了第四层的监牢。或许因为这里是最后一层,监牢的数格明显要少了很多。
只有二十多个牢格,其中还有一多半没有关押任何人。
因为关押的人少,安格尔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带着满脸愁容的梅洛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