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
惧留孙被撕,成为了压倒士气的最后一根稻草。
十二金仙的招牌实在响亮,死的也就格外震撼人心。
之前慈航真人陨落在十绝阵中,如今惧留孙又被人皇撕掉,连准提道人的七宝妙树都没来及救援,那接下来轮到谁?
文殊普贤掉头就走,连姬昌都不顾了。
反正都是上榜,宁愿多挣扎一会,也不要被如此屈辱的手撕。
何况他们一旦放弃,尽看着晚辈卖命的燃灯和多宝,也得下场。
燃灯和多宝在云层上面沉默,思索着自己亲自下场,面对这可怕的史上最强人皇,抗仙奇侠,能够支撑多久。
事实证明,姬昌的西岐气数,确实可以影响到纣王,但这位看似鲁莽残忍的君王,并不是真正的暴君,他能灵活的转变目标,并且以仙人为首要目标。
他们把手指掐出残影,推算的结果是,十分堪忧。
好吧,胜率为零。
于是乎,多宝的目光开始看向火云洞的方向,寻思着能否请出三皇来调解一二,燃灯则思索着,如果纣王真是月关的神降对象,夺取封神榜的机会能有多大。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矮小的身影飘然而出。
陆压从云端落下,保护在了姬昌面前:“贫道乃西昆仑闲人陆压,特来一会陛下!”
别说黄尚目光一凝,所有仙人都看向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道人。
谁给你直面人皇的勇气?
答案很快揭晓。
说时迟那时快,黄尚二话不说,探手抓出。
惹禍嬌妻
手撕过去佛的双手,握住了一轮昊日。
握日?
陆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烈阳般的光辉爆射,化作煌煌赫赫的大日ꓹ 当头压下。
嗡!
伴随着一股说不清的波动,人皇诏书竟然变得虚幻ꓹ 其中的国运玄鸟鸣叫,声音里面透出尖锐和不安。
黄尚目露杀意,攻势不变ꓹ 双手摁住那轮烈日,高高举起ꓹ 往里面挤压。
握日就握日!
“啊啊啊啊!”
这一幕极为震撼,人皇至尊手握大日ꓹ 金光流光四处迸射ꓹ 两者一天一地,形成对峙。
文殊普贤目光闪烁,想要上前做出反击,却发现两者周身升腾起威严博大,统御四方的气势,又有一股生死由心,无情淡泊的飘渺气息ꓹ 各自对立,狠狠倾轧。
“仙道气数?”
群仙震动。
无论是险死还生ꓹ 惊魂未定ꓹ 却又想着反扑的文殊普贤ꓹ 还是一直未下场的多宝燃灯ꓹ 身上的气息都不由自主地向着陆压所化的烈阳汇聚过去,真实不虚地感到了仙道气数的流动与凝聚。
这个矮道人ꓹ 居然有如此能耐?
“鸿钧所传……终于忍不住了么!”
黄尚第一时间确定ꓹ 那位玄门之主开始正式干涉。
如此精妙绝伦ꓹ 专门克制气数的手段,陆压无疑是用不出的ꓹ 唯有玄门之主,仙道的首领鸿钧才能传授。
这家伙,也是走统御之路。
其实想想也正常,鸿钧之于昊天上帝,和姬昌之于纣王,性质是极为相似的。
在名义上,前者都要受到后者统御,可一旦强弱对换,此消彼长,就能取而代之,亦或是成为无冕之王。
这也是掌握统御权柄最大的难点,天无二日,统御者只能有一位,要凌驾于一切,又非徒有其表,需要压服的太多了。
黄尚亲自涉及统御权柄后,基本确定诸天这一代统御主宰,肯定是名不副实,反观主神殿九大部件里面的统御王座,倒是真有了统御万方的架势,是绝对的最强。
他表面上严正以待,心里其实很轻松,维持着对峙状态,坐等某位爆发。
碧游宫中,通天教主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老师,你当真不给我教活路?”
原本鸿钧收了西方教,已经让他大为不满,但在大局上确实是为了仙道强盛,抗衡人道与神道,可现在陆压的出现,就明显是鸿钧为了调控所做的布局。
陆压登场,正是要劝阻仙道内斗,作为西昆仑的散人,他的立场正好在三教之外,可以加以调停,一起合力先将人道拿下。
但如果劝诫不听,陆压的斩仙飞刀,自然也能收割一波截教仙人的性命,以全天数。
截教能有如今万仙来朝的辉煌,是通天教主的教导,有教无类,兼容并蓄,无形中也将异类的气数并入仙道,仙道的气数大盛,也有截教巨大的功劳在里面。
庶女毒妃 洛神
结果强盛之后,就开始嫌弃,准备过河拆桥。
間諜的戰爭
“这样的仙道,又有何资格称为逍遥自在,随心所欲?”
通天教主的眼中满是失望。
从西方教化归玄门开始,他就做出了隐忍与安排,区别仅仅是要不要和鸿钧彻底翻脸决裂。
现在那位名义上的师尊行为双标,不留丝毫情面,那也不必多言,通天教主伸出手掌,一卷阵图展开,从金灵圣母内收回的诛仙四剑没入其中。
此乃天地第一杀阵,诛仙剑阵!
而最可怕的是,如今的诛仙剑阵,居然锋芒内敛,不露杀意,没有引起天地间一丝一毫的波动。
“去吧!”
当通天将阵图一抛,融入虚空,消失不见,金鸡岭战场上,黄尚眼神深处轻轻一动,心中一笑,开始加大力度。
你要战,那便战!
你要耗,那便耗!
寡人将你这个日硬生生握暴!
相比起仙道神通法宝相争,这样的交锋更加直接,讲白了就是气数的消磨,看哪一方更坚持不下去。
目前的情况,是势均力敌。
纣王本该占据绝对的优势,这里毕竟是人界,是人族的主场,可之前西岐凤凰的出现,成功分走了部分人道气数,此时陆压则吸纳了包括截教、阐教和西方分部的气数,终于打了个平手。
对于大商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姜子牙见情况不妙,沉声道:“出击!平逆!”
以杨戬和哪吒为首的众将,闪电般冲出,形成数支箭头,直刺西岐大军。
西岐想要重振旗鼓,却发现在对方凶悍的攻势下,只能一味的防守,保护着中军,飞速后撤。
而已经被大军团团保护起来的姬昌,看向那道霸道魁伟的身躯,却是露出期待,凤凰之影升腾,随时准备给予最后一击。
你如此骄狂,自以为天下无敌,不还是被遏制住了?
只要找到机会,击杀纣王,这天下便是他的!
就算无法杀死,只需一场失败,也能成为战争的转折点,让凤鸣岐山,名副其实!
蒼天有淚之展家小妾
可紧接着,大日滚动,无数流火溅射出去,那是连多宝燃灯都万万不敢接近的交锋余波,但奇异的是,落在下方的地面上,却没有激起半点波澜。
这说明两者交锋的力量,正在同化周遭的仙气,将一切力量转为虚无缥缈,却又凶悍绝伦的气数攻势。
人皇毫无保留,誓败仙道!
于是乎,大日退了。
不仅仅是陆压缩了,也是鸿钧缩了。
人道和仙道拼个两败俱伤,然后精锐一起上封神榜得神位,受昊天上帝管理,这绝对不是鸿钧希望看到的事情,眼见纣王这么冲动,只能暂避锋芒,省得两败俱伤。
“哈哈,什么仙人,不过是一群懦弱之辈,还想来夺寡人的江山?”
逍遙美男圖
黄尚大笑声起,气焰高涨,玄鸟随之双翼展开,遮天蔽日,扇动之下,云天之上,再无群仙踪迹。
都先一步溜走。
下方西岐大军也一路奔逃,撤回西岐地界,眼见王师气势如虹,要一战定乾坤,姜子牙赶忙上前劝告:“陛下,西岐乃贼人老巢,不可轻动,我军驻扎于金鸡岭,与各路诸侯会和后,共同讨伐,可得全胜!”
不仅是姜子牙,左右臣子都上来劝阻,他们敏锐地察觉到这位陛下的状态并不好,为了避免乐极生悲,如今自然是改攻为守的好。
就连申公豹都带着袁洪等妖出现,上来劝诫,黄尚沉吟片刻,终于下令,王师停下,驻扎在金鸡岭,等待各方援军,做雷霆一击,扫清叛逆。
却说那一边,众仙回了西岐营地,众道人向陆压见礼:“幸得道友力挽狂澜!”
陆压叹息一声:“当不得,当不得,贫道还是未能挡住纣王凶威啊……”
燃灯道人眼神微微闪烁,问道:“纣王不识大数,自仗气数,逆天行事,合该尽绝,道兄可有妙法?”
陆压心中也迟疑不决,但想到了那位大道化身,玄门之主的承诺,还是咬了咬牙道:“确有一术,传自上古,可克纣王!”
前夫夜敲門:老婆,偷你上了癮 洛洛
此言一出,众仙大喜,忙问究竟。
陆压道:“此术名钉头七箭书,施展时须立一营,营内筑一台,扎一草人,人身上书纣王殷辛之名,寄托神魂,头上一盏灯,足下一盏灯,自步罡斗,书符结印,一日三次拜礼,拜完七篇书后,至二十一日午时,再以秘宝桑枝弓、桃枝箭射之,三箭可绝其命。”
空气一下子变得安静,多宝道人瞳孔收缩:“道友此法,可是巫咒?”
陆压避而不答,接着道:“此术厉害异常,一旦准备完全,即便是人皇也无幸免……”
这话一说,众仙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
他们都是混元大罗亲传,见识何等广博,但凡诅咒之术,基本是伤敌又伤己,堪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最佳典范。
这钉头七箭书阴毒无比,即便杀了目标,也会受其诅咒之力,非大福缘之人不得为之,而诅咒目标越厉害,反噬越是可怕。
现在要对人皇下咒,谁能承担起那种反噬?
甚至于就算有仙人愿意牺牲,这诅咒能否维持到三七二十一天都是未知,最可能发生的是进行到一半,就被人道气数反噬,神魂俱灭了!
陆压知道众仙在担忧什么,事实上他在听到鸿钧指示时,也觉得不可思议,咒杀人皇简直是天方夜谭。
不过也不是不可以迂回:“此法由贫道起始,再得十九位道友相助,每位拜礼一日,待得最后一日,再由贫道收尾,亦可尽全功!”
钉头七箭书还能拼单?
众仙面面相觑,陆压也不着急,静静等待。
不拼单,就拼命,选呗!
名媛点了个赞!
众仙点了个踩,却还是意动了。
燃灯道人看向文殊普贤,一副长辈的温和嘴脸,文殊普贤看向燃灯道人,一副晚辈的崇敬目光。
此时无声胜有声。
截教就不需要这此时无声胜有声,九龙岛四圣和十天君就是十九人,真要凑数的话,再简单不过。
穿越獸人之城 arpege
可具体怎么分配,依旧需要商议,何况多宝也不愿意那么做。
燃灯道人暗暗沟通,在向月关发送了情报后,稽首道:“如今三教封神,各凭根基,确该把握良机,日后方得福报降临,我教文殊普贤,乃道德清修之士,愿意为此牺牲!”
文殊普贤:“……”
真恨不得掐死这个逼!
佛也有怒!
不过惧留孙继慈航真人之后上了榜,同为阐教金仙改投西方的他们,已经没有了话语权,哪怕心中再是痛恨燃灯这明哲保身,只会自罚三杯的三教主,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多宝道人则冷冷一笑:“我截教弟子根性浅薄,恐怕不足以担此重任,倒是可以保护祭台安全,至于拜礼人选,另择高明吧!”
陆压脸色一僵,没想到多宝以此为借口,眼珠转了转道:“道友谦虚了,若论修为,道友斩尽三尸,抛尽六气,却比阐教金仙更强,贫道也听闻贵教有弟子赵公明,在峨眉山罗浮洞修炼,神通广大,又有海外仙岛三仙姑,何不请他们相助?”
燃灯听了险些没笑出声。
骨頭召喚師 白色鉛筆
请赵公明拼单钉头七箭书,你真是个小天才!
多宝道人面色一沉,就要翻脸。
他是截教大师兄,自然要护佑一众师弟师妹得安全,岂容你陆压逼迫?
不料就在这时,心中突然响起了通天教主的传音,多宝话锋一转:“若我教精锐尽出,倾力助之,阐教亦当如何?”
陆压有鸿钧在幕后支持,获得元始天尊的首肯并不困难,现在还在大商阵营内的金仙,倒戈就在谈笑之间,信心满满地一笑:
“自当同来,群仙灭人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