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婿實在太給力了
小說推薦我女婿實在太給力了
苏婕成功落入水中。
“救……救命……唔……”
苏婕仰面朝上,在水中挣扎着扑腾。
然而,现实跟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苏婕没法相信,陆先生竟然没有出手救她?
她用余光看过去,看到陆先生,居然正在和那个女人说话?
石汀上,陆沨不解地看着拽住他,阻止他救人的乌图朵,“你干嘛?”
乌图朵瞥一眼水中的苏婕,故意用苏婕能听到的声音,冷笑道:“你应该问她想干嘛,明明会游泳,还故意掉到水里。”
陆沨愣住,“啊?会游泳?”
掠愛成癮 步搖佳人
乌图朵道:“从她尖叫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她尖叫后立即深吸了一大口气,是为了让肺部充满空气,增加浮力。她落水后,头一直保持在水面之上,嘴吸鼻呼,是防止自己呛水!而且她现在双腿在水里做蛙蹬,双手看上去在扑腾,实际上是在水中做下压式划动,避免身体下沉!”
乌图朵嫌弃地白了陆沨一眼,冷笑,“哼……这女人演技拙劣,也就你这种傻子才会上当!”
陆沨表情僵住:艹……这妞这么犀利的吗!
苏经理落水不过三四秒的时间,就给分析好了?
此处,应该有柯南的背景乐啊!
苏婕怕自己真沉下去,一直离石汀不太远的位置扑腾,毕竟这个湖水还是很深的,一旦不注意确实容易出事。
因此,也是把乌图朵分析她落水的话语听的清清楚楚。
原本好看的一张脸,羞得通红,被碧蓝的湖水一衬,更加明显。
苏婕是又惊愕又愤怒。
她万万没想到一直跟在陆先生后面闷不吭声的女人,居然不是一个胸大无脑的花瓶,竟看穿了她的动作……
乌图朵将苏婕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
神醫廢材妃
她冷着脸看着水中的苏婕,冷冷一笑,对陆沨道:“看来苏经理死都不上来,是想等着你下去,跟她鸳鸯戏水。”
陆沨听后,恍然大悟。
难道这苏经理,是看上他了?
陆沨清清喉咙,“什么鸳鸯戏水,人美女明明是在线等一个英雄救美!”
美女为了引起他的注意,舍命玩这么大,面子一定要给啊!
陆沨二话不说,弯下腰,笑着朝水中的苏婕伸出了手,“苏经理快上来!”
苏婕见自己的计谋被拆穿,也就没再多装,抓住陆沨的手,被他一个用力拉了上来,接着,她顺势撞进了陆沨怀中……
陆沨冷不丁感受到怀中的湿漉漉的软玉温香,再看到苏经理不知何时开了两颗扣子的衬衫……惊了!
卧槽卧槽,他也没用力啊,什么情况!
絕世農民
苏婕的手触及到陆沨结实的胸膛,闻到他身上纯粹阳刚的荷尔蒙气息,水润的脸颊一片通红。
他肌肉的手感太棒了……
这张脸离这么近看,也帅的毫无瑕疵……
这一刻,苏婕更加坚定了得到陆沨的想法。
她自知此刻不是贪恋这胸怀的时候,于是垂着头,故作慌张地远离一步。
毕竟太容易得到的女人,男人不会珍惜。
反正身也湿了,该看的,陆先生也一定是看到了,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他怎么会不惦记呢?
此时,有男服务生带着两个男客人也走到了石汀上。
天道仙緣
三人冷不丁看到苏婕套裙湿哒哒的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珠都直了,差点直接走进湖里。
“苏经理!您没事吧!”男服务生连忙关心地站在苏婕面前,很是大饱眼福了一番。
苏婕看一眼服务生的名牌,在心里狠狠骂了他祖宗,准备待会就解雇了他!
然而苏婕脸面上仍是笑着,用手遮了遮自己,笑道:“我没事,你快带客人过去吧。”
三人走后,苏婕整理了一下衣服,看一眼陆沨身后的乌图朵。
唯一棘手的,是陆先生身边这个女人。
她一直弄不清这女人的来头。
之前在竹林时,她特意问过这个女人贵姓,但是她一句话不提。
刚才那么短的时间,她尖叫到落水不过三秒钟,这女人居然就观察的那么仔细,还毫不留情地当场拆她的台!
看来,这女人不可小觑。
也不知,她有多大的资本,可以这么跋扈。
她什么都不怕,就怕这女人背后是某个她得罪不起的世家。
苏婕做事一向知己知彼,因此,也没有立刻对乌图朵甩脸色,只柔柔弱弱地看着陆沨,带着浓浓的鼻音说道:
“对不起陆先生,因为我的大意耽误您的时间了……我因为会游泳,加上对这里环境熟悉,想着早点带您到宴会厅,就走的快了一些,没想到,竟然做出了这么丢脸的事……”
陆沨摆摆手,“没事,下次注意。”
苏婕对陆沨弯腰,深深躬身道:“实在抱歉……害您的西装都湿了……我们会所这边有烘干室,我可以带您过去,为您烘干一下……”
陆沨看看自己胸前和小腹明显的水渍,说道:“没事啊,在外面吹吹风就干了。”
苏婕心里懊恼: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不解风情?难道听不懂他的暗示?等一下……他不会是传说中的直男吧?那可是好麻烦的……
乌图朵站得笔直,脸上挂着看透一切的冷笑,盯着苏婕。
按照以前,她早就一巴掌把这女的打翻直接藏在水里了。
時震 庫爾特·馮內古特
但是今天的饭局,她答应了父亲,绝不乱来。
尘世中的家族她可以不在乎。
曹家,她不能。
她不能再因为自己的情绪,给父亲填麻烦。
乌图朵冷眼看向陆风。
她不知自己怎么了,见到陆沨伸手帮了那个绿茶婊,她就莫名很生气,很烦。
觉得这里的空气都泛着一层油腻的恶心,难以呼吸。
乌图朵觉得,自己应该是被陆沨恶心到的。
一个吃软饭的有家室的男人,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女人聊骚,不守夫道。
父亲竟然还想把这种男人招到家里当女婿,吐了!
凰嬌 花羽容
于是她狠狠白了一眼陆沨,一语不发,气冲冲地往前走了。
這個遊戲不簡單
陆沨见乌图朵不等他独自离开,十分纳闷。
狩鬼
啥情况,说要挽着一起走的是她,自己又一个人先走了?女人也太复杂了吧!
初妻爆料:總裁新婚如火
陆沨正要跟上,却见苏婕拦在他的面前。
苏婕急忙说道:“陆先生,谢谢你今天拉我一把,我真的很感谢您,如果不是您,我爬上来一定会很狼狈的……我这个经理,怕是以后再也没面子了。所以,您能不能给我一下您的微信,让我请您吃一顿饭,作为感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