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青色的玉佩悬挂在这条鱼的身上。
糟老头直接把玉佩粗暴的扯下来,拿手一擦,顿时青光大作,可以看到玉佩上被刻画满了密密麻麻的奇特文字。
这些文字和丁小乙所认识的文字,与其说是文字,不如说更像是某种奇怪的纹理。
“是的,是的,这是古老的神文,上面记载的正是西王母留下的不死神术。”
糟老头抱着玉佩如痴如醉,猥琐的模样,简直和倭族人公交系列上的大叔们一模一样。
他抱着玉佩端详一会,才抓着那条大鱼跳上岸边。
“赚了,赚了,这波血赚。”
说着他把玉佩递给众人观看。
丁小乙拿过来一瞧,玉佩入手冰凉,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沉上一些。
至于上面所写的不死神术,自己完全看不出来上面写的什么。
仔细感受一下,也没有感受到有什么不同之处,只能一脸茫然的把玉佩递给胖胖。
不过说到西王母,他倒是想起来,在昆仑绝顶的时候,好像就见石碑上写着西王母的事迹,似乎最后她也进了那扇门里去了。
显然这位西王母也绝对是一位实力超级恐怖的存在。
“多好的东西啊。”
糟老头重新拿回玉佩,无比感叹命运的捉弄,需要时求而不得,不需要的时候居然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他将玉佩递给丁小乙:“收好吧,千万别弄丢了,这可是孤品。”
“咦?你们不需要么?”
他看着糟老头手上的玉佩,也没有伸手去接,反问向他们。
既然这块玉佩有这么神奇的效果,难保他们下次不会用到,给自己做什么?
“不需要了。”
糟老头满脸失落道:“这是你的运气,因为这块玉佩,只有将死之人才能够用得上,否则是用不上的。”
“将死之人!”
丁小乙双眼一亮,顿时想到了昆廷,把玉佩拿过手来仔细擦拭了几下,问道:“若是我把玉佩给别人用了,你们不介意吧。”
“厄……”
胖胖他们相视一眼,点点头:“你的东西,你怎么用都无所谓,但有一点要提前告诉你,用了不死玉佩ꓹ 此生此世都不能离开这面玉佩,最后使用者可以永久存活ꓹ 不受任何限制。”
说着胖胖指了指地上那条鱼,只见离开玉佩的大鱼,居然顷刻间开始腐烂ꓹ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这条大鱼居然化作了森森白骨。
不死玉带者不死ꓹ 取下即亡。
若不是将死之人带上也无用,反而会凭空多出一个限制。
当初糟老头他们也是迫不得已才追求寻找不死玉ꓹ 只是没想到丁小乙拿到了九转无极丹ꓹ 所以这东西也用不上了。
说起来,这件事上糟老头他们还欠了丁小乙一个人情,这东西他们自然不会需要。
“既然这样,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丁小乙把不死玉装进玉制的盒子里,打算回去后给昆廷先用上。
“等等,这鱼肚子里还有不少东西呢。”
这时候胖胖注意到鱼虽然已经腐烂,但肚子依旧高高鼓起。
仔细看肚皮下面ꓹ 似乎还有不少闪闪发光的东西。
他挥袖一扫,就将鱼腐烂的身体吹的一干二净。
“哗啦……”
顿时间乱七八糟的东西ꓹ 一下高高堆起来ꓹ 全都是这些年这条鱼胡乱吃下的东西。
糟老头蹲下来挑挑拣拣ꓹ 一撇嘴:“都快成垃圾了!”
说着他从里面拿出一个木牌丢给丁小乙:“这玩意还有点用。”
黑色的木牌ꓹ 上面模糊的写着黄巾两字。
虽然看上去随时都像是快烂掉的样子,但仔细感受下居然还能感受到木牌上居然残留着一股浑厚的神力。
“这是黄巾牌ꓹ 捏碎后能召唤出一个黄巾大力神ꓹ 不过的看木牌的样子ꓹ 你最好找地方把它烘干一下,然后尽快用掉ꓹ 不然估计撑不了多久,上面的神性就流逝光了。”
胖胖看着牌子十分惋惜,这牌子若是完好无损,召唤出来的黄巾大力神,至少是神级很厉害的角色。
但现在在鱼肚子里泡了这么久,木牌都泡软了,上面流逝掉的神性,更是可想而知。
显然这条臭鱼能够在黄泉里横行无阻,怕是也是因为这块木牌的缘故。
若不是里面的神性滋润着它,估计它早就被黄泉里的凶兽们给吃的一干二净。
虽然是一次性道具,但东西是好东西,丁小乙当然不会客气,直接塞进怀里,等找个机会用出去试试玩。
糟老头继续挑挑拣拣,但里面绝大多数东西都是已经损坏的,宝物虽然数量不少,可有价值的东西,几乎没有。
“这东西不错,你拿着给丁鹏炼制一套武器好了。”
棄妃驚華 小粟旬
一块黑漆漆的石头被糟老头丢出来。
電腦三國 六百公裏的愛
按照糟老头的说法,这玩意是一块冥铁精,但在这条鱼肚子里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里面的杂质都给消解掉了,所以纯度反而相当高。
拿来炼制成为武器效果一定不错,要知道冥府里那些制式装备,基本上也都是用冥铁炼制出来的。
高级点的货色才用得上冥铁精,不过即便是鬼将级别的人,也用不上这么多冥铁精来炼制武器。
所以只要丁小乙省着点用,足以给自己儿子打造出一整套的装备了。
继续挑拣,别说这条鱼肚子里的东西还真心多。
糟老头在一个满是铁锈的盒子里找到了,找到了几张银色的卡片。
这玩意纯属工艺品。
卡片稍微注入点灵能后,丢出去后卡片就能变形成上面所画的东西。
例如一栋缩小版的城堡。
当然连狗窝都比这玩意大的那种。
亦或者是一套金光闪闪的盔甲,当然只能放在玻璃柜里当手办玩。
丁小乙自然把这套卡牌全都收起来,给儿子当玩具了。
“嘿,还有这玩意!”
胖胖从一堆烂渣里掏出了一个紫砂壶,擦拭了几下,笑道:“东西还不错,洗干净了还能用。”
丁小乙扒拉了几下,从里面掏出一只白骨手,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来,擦拭掉上面的黑泥一瞧。
宝石足足有猫眼般大小,丁小乙仔细一瞧,里面居然还封存着一个灵魂。
“哦,这个估计是某个倭国鬼子的戒指,邪门歪道的东西,把一些怨气很重的鬼魂封存进去,搞成他们说的那种什么……式神,屁用没有,就是听话。”
荼荼看了一眼,满脸不屑的说道。
“式神?”
丁小乙眨眨眼,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东西,试着把戒指戴在手上,挥挥手,就见一团黑光从戒指里飞出来。
黑光在半空飞旋,顿时化作五六米高的黑色风卷,一张黑色的脸庞从中显露出来,狰狞咆哮着。
“哈哈哈哈,终于出来了,愚蠢渺小的凡人,准备好迎接本魔王的怒火吧,颤抖吧……”
说着,这名式神余光一撇,注意到地上坐这几个人正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自己。
“凡人们,准备好和伟大的天狗大人了么?”
式神的脸上露出狞笑,他被困在黑暗中太久了,正是需要新鲜的血肉来补充一下营养。
“哦,原来还是一条狗的灵魂啊?”
荼荼恍然大悟,向身边丁小乙道:“这条狗还不错,要不给丁鹏留着当宠物?”
“不知道有没有打狂犬疫苗。”廖秋补充道。
“别啊,这名难看的狗,谁要啊。”
“当坐骑还行。”
几个人交头接耳,浑然没有正眼去看对方一眼,顿时令大天狗心里越发越愤怒起来,他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些家伙居然把他的威名给遗忘了。
一股黑雾从鼻腔里涌出,正在他准备发怒的之时,却见几人缓缓抬头将目光看向它来。
顿时间,大天狗只觉得脑海中轰隆的一声炸响,眼前几个人的身影骤然间变的无比高大。
等他定睛一瞧,才发现五个人身上弥漫着滔天神威。
两尊鬼神,一尊佛陀,一个鬼王,以及……好吧,还是一个凡人。
但即便如此,光是恐怖的气场就差点让他魂飞魄散。
“ひぃぃぃ!恐ろしい!雅蠛蝶!!”
一声尖叫,方才还不可一世的大天狗立即显出原形,化作一条大黑狗,普通一声匍匐在地上。
若不是它只是魂体,此刻怕是早就要吓尿了。
这不是开玩笑么?本以为自己终于自由了,正准备饱餐一顿,结果一出场,什么神仙大佬都在自己面前,这还玩个锤子啊。
看着匍匐在地上的大黑狗,丁小乙朝着厨房喊道:“陈老,要不咱们中午吃狗肉锅?”
听到这,大天狗眼泪都下来,自己可是天狗啊,倭国八百神灵中的巅峰强者,居然沦为了食材。
它想要反抗,但眼前的存在太强大了。
连传说中的佛陀都在,捏死自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没区别。
陈老从厨房探出头来一瞧,摇摇头:“太瘦了都是骨头没啥肉。”
曾几何时,威风八面的大天狗决然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听到有人这样鄙视自己,非但不生气,还觉得如浴春风般的舒坦。
目光看向陈老,简直将其视为再造恩人一般。
“那就留着给丁鹏当个代步工具吧,这玩意好歹也是个龙级下品。”
一旁廖秋扫视了一眼这条大黑狗,向丁小乙说道。
“啥玩意,还龙级下品??”他闻言一瞧,果然还真的是,只是气息太弱了,不仔细审视都没能发现这条狗还是龙级下品。
龙级下品的狗,这倒是很罕见,给自己儿子当个保镖也不错。
不过……
丁小乙看着这条匍匐在地上的大黑狗,鉴于方才这家伙还想吃他们的表现,他实在不放心把这玩意交给丁鹏。
毕竟丁鹏还只是个孩子啊。
刀破蒼穹
“你要是担心,就让它把这个吃了。”
糟老头察觉到他的顾虑,不急不慢的从在竹篓里翻找了一阵后,把两颗药丸拿出来,打开后,里面一红一蓝两颗不同的丹丸。
红色的丹丸上写着【主】字,蓝色的则写着【奴】字。
糟老头把蓝色丹丸拿出来,丢给那条大黑狗:“吃了!”
知道着丢来的东西绝不是什么好东西,可大天狗哪里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赶忙舌头一卷,把丹丸吃进肚子里,临了还张开嘴巴吐出舌头,让众人确定它已经吃了。
男後的重生
邪天戰尊 夢裏醉明月
你們練武我種田 哎喲啊
“丁鹏!!”
糟老头朝着楼上挥挥手,示意丁鹏下楼来,将那颗红色的丹丸递向他,满脸皱纹挤成了一团,笑的比哭都难看,也不说这东西是什么,只说道:
“有点苦,你吃不吃。”
“师父您常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师父您赐苦,徒儿不吃,岂不是辜负了师父的美意。”
丁鹏说着抓过丹丸就塞进嘴里。
糟老头被丁鹏这番话哄得满脸桃花,嘴巴都快乐到后脑勺去了,得意的眼神让一旁胖胖满脸羡慕嫉妒恨。
虽然他每次都偷偷的去教这小子佛法,但按照约定,只等到丁鹏十八岁后,才能正式拜入胖胖门下,所以他现在还不算是丁鹏的师父。
丁小乙在一旁看着,心想:“自己儿子真是越来越妖孽了,才三岁,拍马屁的本事,比旺财那个狗货不知道强出一万倍去了。”
只见丁鹏皱着眉头吃下去后,还毕恭毕敬的朝着糟老头一拜:“多谢师父赐宝。”
以恨為名愛著你
“嘿嘿嘿嘿,好好好,以后这条狗就是你的坐骑了,以后谁敢欺负你就放狗咬他,不过不许拿来欺负人。”
“谨遵师父法旨。”
丁鹏乖巧得模样,让糟老头简直乐的飞起,道家收徒弟,往往是师父找徒弟,找天资聪慧的不难,可要找到乖巧懂事,还天资不凡的徒弟那就难如登天了。
好在丁鹏在各方面几乎完美附和糟老头心中好徒儿的形象。
一旁大天狗呆呆的看着丁鹏,心里一阵哀嚎,自己可是尊贵的大天狗,怎么能成为一个小屁孩的坐骑。
还不如宠物地位高??
丁小乙把戒指取下来递给丁鹏:“取个名字吧!别叫小白,小黑什么都行。”
说到这,他忽然想起了那只黑猫小黑,也不知道这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丁鹏接过戒指,回头仔细端量了这条大黑狗一眼,忽然想到自己上清大师父最近给自己看的小说,心头一动:“就叫它堂堂君子岳不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