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高手在都市
小說推薦神醫高手在都市
在女服务员送菜上来后,叶晨几乎都是在那看着依子吃。
等到她吃完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了。
叶晨叫来女服务员结账后,两人戴上口罩离开这里,刚刚出到外面,现在中华街这里还是人来人往。
不过,叶晨发现,昨天看到那个倒在地上的年轻人,现在又倒在垃圾桶旁边。
现在根本就没有人靠近对方。
“叶君,又是那个人!”
叶晨一看还真的是。
现在急忙过去,扶住对方后,对方还没有醒来,叶晨把他扶到一家还在开着的中药店。
这中药店的老板,叶晨是认识的。
甚至,他来到中华街义诊的,就是呆在这一家医院。
“你们是?”
“胡老板,我是叶晨,你认识了?”
这位胡老板也是来自福清那边的,当然,对于叶晨自然是很熟悉。
在认出是叶晨的时候,胡老板显得很兴奋,叶晨则是把那个年轻男子扶到一旁。
血刺 袁大為
“胡老板,你认识他吗?”
“我见过,但是并不认识。”
这位年轻男子最近一直在中华街工作,但是,每次都突然间晕倒下去,然后开始发疯,醒来的时候,又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事。
“去帮我倒一杯水来。”
在让胡老板去给年轻人倒一杯水来的时候,叶晨慢慢让年轻人喝下去。
等到对方喝下去的时候,很明显,对方醒来的时候,又忘记自己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你们是?”
“我是叶晨,你精神状态不对劲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晨看着对方说道。
“能够联系到你的家人吗?”
对方似乎不想多说。
看着对方的样子,叶晨说道:“如果你不想变成疯子,你还是按我说的吧。”
舌尖上的唐朝
胡老板知道叶晨这个人身份可不简单。
如果能够得到叶晨的帮忙,这位年轻人说不定可以解决他的问题。
“我不想让家人担心。”
仙盜奇緣
“那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的护照和身份证已经被人给抢走了,我现在就是黑户。”
“你不是东京大学的研究生吗?”
一个高材生出现这种事,居然没有想着去解决。
叶晨看过去,发现对方神色突然大变,然后双眼如同快要凸出来一样,很明显,对方应该是受到某种刺激引起的。
现在这种情况,也是又要出现发作了。
在叶晨让人急忙抓住对方。
过了一会,对方的状态看起来还不是很好。
“叶医生,我看他是真的很不对劲。”
“你去帮我问问他的情况。”
胡老板自然认识这边福清帮的人。
如果要问这件事,应该可以问出来。
胡老板去打电话,等他打完的时候,过来说道:“叶医生,他是被山口社团的人威胁,然后护照身份证那些全部都被拿走了,而且对方被迫欠下一大笔高利贷,导致他每天都到这边干活就是还钱。”
山口社团?
叶晨和依子,自然知道是什么组织。
但是,在中华街这里,那些人是不敢到这里搞事的。
“山口社团负责这件事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没有问。”
“让福清帮那边联系那个人,我见对方一面。”
至于这个年轻男子,叶晨知道对方现在已经是出现精神病发作的预兆了,再这样下去,对方肯定会变成一个疯子。
好端端的一个人到了这边突然变成这样,叶晨都觉得可惜。
当然,叶晨知道,有许多偷渡到这边的,最后连命都没有的也有发生过。
“我开一副药方,这段时间就让他在这治疗吧!”
叶晨看着胡老板说道。
“叶医生,这倒是没问题,那些人应该不敢到这里搞事。”
“那就好。”
叶晨开了一张药方,递给胡老板后。
然后和依子离开这里。
而依子是很清楚这山口社团的情况,虽然这些年低调了许多,但是,这山口社团虽然依子受到打击,但是,一直都存在。
两人坐车回去的路上。
在回到唐建筑那里,依子先去看孩子。
血字真經
叶晨则是去看看池子那些鱼。
。。。
在下半夜的时候,叶晨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
“叶医生,我是福清帮的兄弟,已经帮你联系上那个山口社团的组长,但是,对方并不愿意在中华街见你。”
“那你帮我约一个地方吧。”
对于这些小混混老大,叶晨当然不会害怕。
在确定地点,然后和依子说一声,开车过去。
在来到那里的时候,很快,看到一位穿着西服,露出纹身手臂的日本中年男子,而在福清帮这边。
叶晨也见过几个人,但是,他并不认识。
“叶医生,我们在这。”
叶晨过去后,看着这几个人说道:“谢谢你们的帮忙。”
“应该的。”
当年叶晨在中华街还帮助他们解决了不少事,现在这点事算得上什么。
“那个年轻人是什么情况?”叶晨问道。
“其实是这样的,这位年轻人叫刘阳,是来自天津的,这次到日本留学,进入到一家公司实习,其实就是山口社团的公司,对方一开始不知道,后来知道了,想退出,但是,签了合同,他想退出,需要赔偿一笔钱。”
“多少钱?”
“五百万日元左右。”
仙道淩雲 小無相公
叶晨算下来,大概也就是三十万人民币左右。
当然,现在对方只是一个留学生,一时之间肯定也是拿不了那么多钱,对方的护照和身份证都被拿走的,那么只能去中华街那里干活还钱。
叶晨走过去,看向那几个人问道:“你们应该不认识我吧?”
將門女的秀色田園
三國降臨現世 葉脈
我來自1949
其实,叶晨知道日本的知名度还是挺高的,而且和王室有关系。
在得知叶晨要出面处理这件事的时候,他们自然是过来。
“认识,我们非常尊敬你。”为首的中年男子说道。
“刘阳的钱,我替他还给你们,他的证件要给回他。”
他们还想说什么。
叶晨直接让对方把账号交过来。
不就是五百万日元,这根本算不上什么。
另外,那个刘阳的证件都要拿回来。
等叶晨处理好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三点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