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皇上听完乐芸芸的话,瞬间龙颜大变,刚想要发火,乔墨儿敲了敲桌子上的碗。
整个宫宴厅的人都盯着乔墨儿看,“嘀嘀嘀……”
“嘀嘀……”
“是谁在那敲碗?”
“皇上恕罪,小女不才,看到皇宫里的瓷器好生精致,不知与皇宫外的瓷器有啥区别,所以就来了兴致,敲打敲打。”
乔墨儿拿着碗,走出席位,跪在皇上面前。
皇上本因乐芸芸的话,心生不悦,但看乔墨儿替他解围,便龙颜大悦道;“你是早上那个,对,讨财神爷第一个彩头的姑娘?”
“正是民女。”
“那你叫什么,家住何地,家中又有几口人?是否婚配?”
皇上未理乐芸芸,继续问乔墨儿。
“皇上,我能起来说话吗?”
“当然,你可以起来说。”
“谢皇上。”乔墨儿作揖起身,“我叫云墨,云知心有繁花似锦,墨谈名高笔中有花的云墨。”
“好一个云知心有繁花似锦,墨谈名高笔中有花。”
皇上赞许乔墨儿的文采。
“听你说话的口气,是个挺厉害的才女。不如朕来考考你。”
“皇上请说。”
撒旦總裁:做你的女人 橘清澈
乔墨儿应战,她倒想知道皇上会考她什么。
“你看这宫宴厅。”
“富丽堂皇,金碧辉煌。”
“那你再看看你的脚下,左边铜钱,右边铜钱,中间莲花,不知云墨有何见解?”
梟寵謀妃
“左右逢源,中间莲花,正所谓步步生莲,财源滚滚。”
“好,云墨姑娘说的可真好。”
皇上赞许,但是该处理的事情还得处理,他又把这个难题推给乔墨儿。
“关于刚刚乐二小姐说的,云墨姑娘你说怎么处理比较好?”
乔墨儿望了一眼皇上,心想若是附和皇上,那肯定会得罪乐芸芸。
她又望了望乐芸芸,若是顾姐妹之情,皇上龙颜大怒,势必要将她和乐芸芸的脑袋全砍了。
权衡利弊之下,乔墨儿上前打了那个大人一巴掌,“你这个做事不经大脑的家伙,想博皇上的喜头,那就好好打理朝纲,干涉国政,让两个与临安城交好的山庄,险些因你的贪婪,而破坏了和谐。”
大人一脸懵,“云墨姑娘教训的是。”
“你这是僭越之事,是要砍脑袋的,但是像乐二小姐这么宽宏大量的人,肯定不会同你一般计较,只要你脱下头上的乌纱帽,自行请罪去边疆,也好过让别人鞭策你离开。”
“我愿自行脱下乌纱帽,请罪去边疆,请皇上和乐二小姐网开一面,原谅我当初的鲁莽行为。”
乐芸芸并不是不识抬举,她知道乔墨儿是为了不让她得罪皇上,才好言相劝的。
本来这次来临安,除了找乔墨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做,姑且先放了这个大人,到时候事情办完了,再清算也还来得及。
“那就依你这么做吧,来人把他拖下去,别扰了今日的喜庆。”
皇上摆摆手,侍卫们就把这个代罪羔羊给带走了。
“你们二人也入座吧。”皇上对乔墨儿还是饶有兴趣的指了指,“这丫头,风华绝代,还真与我表姐耿卿乐挺像的。”
大夫人听皇上夸奖乔墨儿,立刻起身告知皇上,“回皇上,云墨就是我前几日收的义女。我因墨儿嫁到耿王府无人在府上陪伴我,又因同云墨比较投缘,索性我就多收了她这个义女。”
“哦,原来她就是你收的那个义女,看样子当初在楚云庄舍弃夜明珠救乔丞相的,也就是她这个奇女子。”
愛上醜相公
皇上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但看乔墨儿的样子,确实是能做的出这么大方得体的事情,对她的好感是无限上升。
“是啊,老夫很是感激云墨这个姑娘救了我,若不是她,老夫也没有办法活着回来见圣上了。”
乔丞相也夸赞着乔墨儿。
“说到楚云庄,乔亦珂同乐正清的婚事,是否要提上日程了?”
皇上问道。
“回皇上,如今提到婚事,除了日程上的事情,还有一事要同皇上说明。”
“什么事情,乔丞相请说。”
“是我儿确实要娶乐正清,但不是亦珂我儿,是我的大儿子乔於珂要娶乐正清为妻。”
神通武道 養吾劍
“若是二人情投意合,乔於珂也好,乔亦珂也罢,只要乐庄主和乐正清喜欢即可。”
皇上对谁娶乐正清根本不在乎,他想要的自始至终是楚云庄的兵权。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那乔亦珂怎么办?他可是我们一等一的好将军,除了耿世子之外,他可算得上一名不错的上将了。”
皇上假装替乔亦珂的婚事担忧。
乐芸芸接过皇上的话,“谁说乔亦珂没人要,我乐芸芸这次来临安,就是要像皇上重新讨个婚事的。”
皇者之風
“哦,乐二小姐喜欢乔亦珂?”
“没错,我就是喜欢乔亦珂,长的帅气,又能打架杀敌,可比那个文质彬彬,除了画画的云心先生有趣的多了。”
乐芸芸一提到乔亦珂,那眼睛就像带着光一样,特别的欢喜。
乐芸芸这般说韩云熙,乔墨儿当然不高兴了,凭什么她的相公被她评价无趣?
“是啊,皇上。云心先生的确有些无趣,但是比起鲁莽的乔亦珂,他确实更适合乐二小姐。”
乔墨儿故意回了乐芸芸一句,二人又开始了拌嘴。
最終獵殺 大飛艇
“那总比云心先生搞大你肚子还不娶你要好吧,难道我还要嫁给他,你生了孩子让我喜当娘?”
乐芸芸此话一出,全场尴尬无比,她没脑子的说话,终究迎来了乔亦珂的一句话。
“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
乔亦珂也在殿上?乐芸芸和乔墨儿惊呆了,终于在拐角处看见了乔亦珂,他正懒洋洋的在那吃着酒。
“亦珂也在这儿啊,乐二小姐喜欢你,不如把你和她的婚事?”
“皇叔,我不喜欢乐芸芸,所以您不要再乱点鸳鸯谱了。”
乔亦珂起身走到中间,“我的志向只想在沙场上打败所有敌军,结不结婚的真的不重要。”
乐芸芸这是第二次被驳面子了,第一次是韩云熙拒绝她,这一次又被乔亦珂拒绝。
“皇上,这一次我嫁定他了,他要是不从,我绑也要把他绑回楚云庄。”
“我们认识那么久,你要是喜欢我,早就喜欢了,兜兜转转一圈了,我都快娶乐正清了,你也没有发现自己喜不喜欢我,如今我没人要了,你却说要嫁我,我是不会相信的。”
其实乔亦珂之前对乐芸芸的印象还不错,自从乔墨儿离开之后,她来府上叨扰的时候,他还蛮喜欢她的,但是她的心里只有韩云熙,加上在楚云庄她那么想要得到韩云熙,让他对她真的是心如死灰了。
狼性王爺不好惹
“你这不是没有娶我姐吗?我也发现我自己喜欢你,所以向皇上讨要一个婚事,你却跟我说你喜欢战持沙场,你真当老娘吃素的啊,我可不是那些柔柔弱弱的女子,我乐芸芸看中的东西,死也要带走。”
乐芸芸说完,看了一眼韩云熙,“当然,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