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一直到巡天御座与摘星帝君一路冒着生死蹿升起来,一战惊天,终可与巫族道盟两方顶峰分庭抗礼,人类才算真正有了这个话语权!
包括左右天王,几方大帅……等,现在星魂人类的所有顶峰高手,都是在这个条件庇护下,成长起来的。
一直发展到现在,持续到今时今日。
当然,不能动并不是说完全不能动。
只是出动同境界,或者高一个境界的修者予以针对,却是可以的,但是这等天才的其中一个特性,大家都是清楚不过,那就是——可以越级战斗!
出动的人少,只会被反杀,而出动的人多了,对方纵使打不过,但逃走却绝非难事,毕竟双方境界并非绝对差距,不至于连逃出生天的余地都没有。
当然了,也不是没有成功击杀的案例,但是任何人不能越级乃为铁则,一旦越级,对方的报复,只会惨烈到彼方难以承受——对方会直接对过错方大陆的平民和武道学校下手。
顶峰强者针对出手,一扫就是一大片,满目疮痍,不留余地。
以此世绝巅大能扫荡高武学校,绝对不是任何高层所乐见,直接就是难以承受的巨大灾难!
这种灾难,是断代的。
“洪兄怎么说?”左长路好整以暇的问洪水大巫。
洪水大巫心里一阵腻歪!
你先问我?啥意思?
老子是他干爹,我能说怎么办?
哼了一声,说道:“我没意见,在左小多和左小念飞天之前,我们巫盟飞天以上高层,绝不对他们俩出手。”
“我洪水,以人品担保!”
说完这句话,感觉登时有一种说不出的胸闷充盈。
老子是他们干爹……这个干爹当的,老子就被送终了一次……
自己死了被哭了几句丧就欠下这么大情……奶奶滴,亏大了!不对,呸呸呸……是化身死了不是我自己死了……
朝鮮戰爭 李奇微
“哈哈哈……”左长路大笑:“洪兄果然爽快。”
随即转头看着雷道人,道:“不知雷兄又怎么说?”
雷道人沉吟半晌,久久不语,竟是心中顾忌莫甚。
無敵喚靈 蒼天白鶴
别的天才倒也罢了。
但姓左的儿子……注定不是好相与的。
但洪水那家伙怎么就这么痛快的答应了?
以往有这种事ꓹ 不是就算明知结果如何,也是要互相扯皮一阵子ꓹ 争取己方最大好处的么?
我们道盟向来都是星魂同盟。
你们巫盟不应该是反对得最激烈的一方么?然后我要帮着左长路说服你……才是正常的事儿啊。
情債難償
你们至少也得坚持到星魂拿出一定好处,然后你们自己再提出些条件……
这才答应的么?
现在咋回事儿?
原本应该唱黑脸的居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那我这白脸,偏偏还不想唱。
再过良久之后ꓹ 终于叹口气:“我也答应。”
吴雨婷哼了一声,道:“雷兄ꓹ 你答应的是什么?”
雷道人不爽的皱起眉。我都答应了,还非要说明白?怕我玩文字陷阱?
道盟其他六剑ꓹ 齐齐对吴雨婷怒目而视。
“左夫人ꓹ 您这,非要如此细致么?”
吴雨婷淡淡道:“雷兄不说个明白,我怎么知道你答应的是什么?万一你们到时候赖账,各种理由非说答应的是别的……这种事可不是没有!”
云道大怒:“你欺人太甚!”
吴雨婷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比云道更显勃然大怒:“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又是什么意思?是想当场反面,开打还是怎地?就现在你们这等语焉不详的敷衍,我不该怀疑吗?你们又是否已经做好准备ꓹ 想要反悔?想要害我儿子?”
吴雨婷声色俱厉,突然间指着雷道人鼻子破口大骂:“老杂毛ꓹ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明人不做暗事ꓹ 你今天是不是在憋着坏主意?!”
雷道人气得说不出话来ꓹ 满脸紫涨。
之所以没有说明白ꓹ 当然就是为以后留扣。
但是,却被这么指着鼻子大骂起来ꓹ 却也是雷道人万万预料不到的。
人要脸树要皮ꓹ 大家都是己方高层ꓹ 大有身份之人,至于这么泼妇骂街么……
重生之閻王總裁的暖妻
再说了ꓹ 留一手,不是正常操作么?
“大家乃是联盟关系,我岂能……”雷道人大怒。
“放屁!什么联盟?!狗屁联盟!挖空心思算计联盟中人吧!”
吴雨婷拍的桌子啪啪响,大声道:“今天不说明白,所谓联盟不要也罢!老娘光脚不怕穿鞋的,什么联盟?道盟一帮老杂碎,居然生出歪心思想要害我儿子,居然还妄想要和老娘联盟,老娘以后不打巫盟了,就照着道盟干!明天我就去铲了道盟所有的高武学校!老杂毛,你道老娘敢是不敢?”
“咳咳咳……”
左长路咳嗽一声。
終極黑暗大反派 黑暗loli
老婆的红脸已经唱完了,自然轮到自己这个唱白脸的上场。
一脸不悦:“你看你,像什么样子……雷兄怎么会是那种行事卑鄙无耻无耻下作的老杂毛?人家不是还没干出来吗?”
左长路训斥妻子。
“干出来就晚了!哼!”吴雨婷哼了一声,气呼呼扭头。
左长路淡淡笑了笑:“雷兄,内人到底是个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的,您可千万别放在心上。不过话说回来,雷兄你也不是不知道,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孩子有多么关心,雷兄你非要触霉头,哎,你说你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故意撞枪口呢……”
雷道人气得胡子都被自己吹了起来。
你这是劝架还是帮你老婆骂我呢?
“雷兄给个话,这事儿就这么了了。”
繡上幹坤 飛思絮
左长路笑道:“雷兄总不至于真的非要杀我儿子、杀我女儿、杀我女婿、杀我儿媳妇吧?”
左长路手指头敲着桌子,一字字道:“雷兄,这种玩笑可开不得啊!”
这句话的威胁意味可是太浓了。
雷道人肝都快要气炸了,但是,此刻却只有忍气吞声,道:“我老道岂会是那种人?”
左长路洒然一笑:“那就请雷兄给个准话。”
秦時明月之武俠系統
雷道人一脸的黑漆漆:“在左小多和左小念飞天境界之前,我们道盟所有飞天境界及以上高手,绝不对左小多和左小念出手。”
这次,雷道人谨慎很多。
连最容易模糊过去的‘及’也加上了。
万一再被抓住这个字眼弄一顿,雷道人感觉自己直接不用混了。
左长路抚掌大笑:“雷兄果然痛快。”
随即向洪水大巫道:“洪兄,你刚才忘了加‘及’。”
洪水大巫嗖的一声就拿出来千魂梦魇锤,狞笑道:“你他么的不相信我?要不要我再说一遍?”
左长路哈哈大笑:“信不过谁,我也要信得过你啊,洪兄,咱们是什么关系?哈哈哈……别激动,别激动,激动个什么劲啊!”
洪水大巫有一种极为强烈的,将对方这张微笑的脸一锤砸扁的冲动。
你特么话里有话当老子听不出来?
老子虽然从小没怎么读过书……但是老子是你儿子干爹这事儿老子还没忘!
但想了想,终于还是收起了锤。
吸一口气,道:“我给你老婆这个面子,这一锤我不砸你!”
吴雨婷嫣然一笑:“洪大哥果然是好人,等下我一定请你喝酒,让小多给您多敬几杯。”
洪水大巫一口气憋在喉咙。
你家的饭,我吃不起!
原来我随便吃,你也不敢讹诈我!
但是现在,我比别人更加吃不起!
再说了,你那句洪大哥啥意思?
这要是被雷道他们知道咱们已经是实在亲戚了……
老子这张老脸,也甭要了。
左长路哈哈一笑岔开话题:“该商量正事儿了,你们这次就这么急着把我拉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一说起正事,三大陆高层瞬时脸色凝重起来,庄肃空前。
洪荒之蚩尤
“就是那个空间遗迹,引起的事情。”洪水大巫黑着脸一言不发。
雷道人虽然刚刚吃了一个大热屁,却也只好开口。
盤噬天宇 碧水一凡
毕竟身份足够的就他俩。
“到底如何?”
“这个遗迹出现了东皇钟的响声,相信左兄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雷道人叹口气。
左长路点头。
“东皇钟……”左长路道:“是钟,还是声?是直接声,还是截留声?是东皇布置,还是别人布置?”
全桌二十几个人都是一脸的佩服。
这句话,有一连串问题构成,而几个问题,却是问得太内行了,直指关窍。
“是声,截留声,不是东皇布置,是鲲鹏截留。”雷道人脸色凝重。
“鲲鹏?”
絕代殘顏:法醫王妃
左长路拧起眉头:“遗迹内中可有元神分身?”
仍是直指关窍的问话,没有问遗迹内是否有鲲鹏真身,如果是真身在此,局势早已丕变,最少最少,三方高层不能这么全活,必有相当的死伤!
“有,但已经被我一锤打死了。”洪水大巫哼了一声。
“那就麻烦了。”
左长路莫名的想起来左小多为白云朵看的相;脸色沉重空前,道:“洪水,你们巫盟当初,从发现了坐标,及至从星空归来……一共用了多久?如果我记得没错,是八年多的时间吧?”
洪水大巫深沉点头,道;“不错,八年零九个月,严格来说,是接近九年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