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裁的霸王醫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霸王醫婿
“无耻之徒,留你何用?”就在这时,夏子瑜眼见那杀手吊儿郎当地朝着自己胸前伸出了大猪蹄子,不由得勃然大怒,一声断喝中突然间出手,狠狠地一记耳光便扇了过去。
“吆呵,小妞还挺辣!你要能扇到老子的脸,老子现场表演吃屎……”
“啪!”
杀手的话还没有说完,夏子瑜的那一记耳光已经重重地扇在了他脸上。
那杀手被这一记耳光直接打蒙了。
不止是这上来调戏夏子瑜的杀手,就连旁边其他几个杀手也傻眼了。
肉文女配闖情關 十三風月
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竟然一个大耳巴子扇中了这已然是黄金巅峰段位的杀手?这个玩笑开大了吧?
不过在短暂的愣神过后,这些杀手立即又恍然大悟,一张张面孔上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来,那眼神分明在表达着“我懂”!
最強穿越直播系統 瘋狂的飛刀
一定是这黄金巅峰段位的杀手看中了夏子瑜的这绝世容颜,不忍心辣手摧花,而是想抢先感受一下对方这润若羊脂玉般的葱葱玉手的温度,然后到了床上再好好地蹂躏发泄!
对,一定是这个原因,所以这黄金巅峰段位的杀手竟然没有躲过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个巴掌!
龍魂劍士 情殤孤月
除此之外,再没有比这个解释更合理的理由了!
所有人都不坏好意地奸笑着,可是这“所有人”并非在场的百分之百。
譬如白发老者,再譬如山中老人,就脸色微微一变,双目中折射着如刀似剑的光芒,在夏子瑜身上来回打量着。
“小十三,不可大意!速速将这个小婊字拿下,今晚她就归你了!”山中老人虽然心中存了一丝疑虑,可是看夏子瑜毕竟不过是一个年方二八的小女孩儿,又哪里想到了那么多?当即朝着刚刚被扇了一记耳光的黄金巅峰段位杀手断喝了一声。
“是!”那黄金巅峰段位杀手被夏子瑜这么一记耳光轻而易举地打中,原本心中又是羞愧又是感觉丢脸,正准备翻脸狠狠地教训,甚至想要将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敢跑来老虎头上拍苍蝇的野丫头给直接毙了!可是见到众人并无嘲讽之意,这才没有立即恼羞成怒之下痛下杀手。
此刻听山中老人这么一声吩咐,不由得心中一喜,当即精神饱满地应了一声,那两只大猪蹄子再度伸出,直接朝着夏子瑜身前抓了过来,竟是丝毫不顾及黄金巅峰段高手该有的风度,出招下流猥琐至极!
看到这一幕,云枫眼睛微微眯起了三分,那棱角分明的脸上虽然依旧挂着坑死人不偿命的笑意,却闪烁过一抹杀意。
而围困住云枫和夏子瑜二人的那黄金蛇杀手组织一众杀手,见到这代号“小十三”的黄金巅峰段同伴出手如此下流,却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奸佞的笑意,一个个双目发亮,恨不得自己就是这“小十三”,又恨不得这“小十三”直接当场扒了夏子瑜衣衫,以便大饱眼福!
危情陷阱:女人,別想抗拒!
“煽了他吧!”云枫开口,语气平平却是毫不掩饰那滔天的杀意。
末世崩壞 豆奶
虽然这杀意只是转瞬即逝,可是传到了这一众黄金蛇杀手组织的杀手身上,却还是让他们不由自主地浑身哆嗦了一下。
只是人人都在热切地盯着场中即将遭殃的夏子瑜,却是谁都没有发觉有什么异样,即便是有哪些多心着,也只是以为自己太过激动,这才打了一个冷颤而已。
“好!”夏子瑜 听云枫这么一说,当即应了一声,旋即娇喝一声,右手上翻,直接朝着那黄金巅峰段高手朝着自己身前探过来的大猪蹄子迎了上去。
“哈哈哈,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就是,这算不算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敢用手去格挡我们小十三的这飞龙探云手!”
“她怕是不知道,我们小十三就是靠着这一招飞龙探云手,让难以计数的处子忍不住贡献出自己吧?”
“有道是一见十三误终生,这可不是无中生有!哈哈哈……”
悍婦之盛世田園
一时间,黄金蛇杀手组织的一众杀手发出了肆无忌惮的嘲讽和笑声。
在这一瞬间,个个都像是已经看到了夏子瑜被这“小十三”杀手肆意玩弄的场面,竟是个个都成了嘴 炮高手。
“小十三快闪开!”
“砰!”
“咔擦!”
“啊……”
重生之商途
在众人肆无忌惮的嘲笑声中,骤然间发出了一声断喝。
几乎是与此同时,夏子瑜的双掌已经迎上了探到了自己身前尺许的杀手“小十三”的一对大猪蹄子。
跟着,一声闷响之中便是骨骼断裂的声音。
魔王也瘋狂 推倒那只天使
随即,一道身影腾空而起,断线纸鸢般飞出了众人所围成的圈子,直接飞到了十数丈开外,重重地跌落在地。
一声临终前的惨叫只发出了一半便戛然而止,哪里还有半点生息?
黄金蛇杀手组织一众杀手的嘲讽声,终于停了下来。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满是难以置信神色的脸。
什么情况?那飞出的身影竟然不是这个野丫头,而是那实力为黄金巅峰段的“小十三”杀手?
这……这个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
夏子瑜方才这一出手,正在憨笑中的众杀手自然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可是在一旁冷眼旁观的白发老者还有山中老人和四大护法,却是看出了一丝端倪来。
在同一瞬间,几道目光齐刷刷投射到了夏子瑜身上。
每一道目光都像是一柄利刃,仿佛要将夏子瑜给彻底看穿了一般。
重生都市做醫聖 盛唐刺客
“我是让你煽了他,不是让你杀了他啊!这种人,煽了他然后留着他岂不是更好玩?”云枫冲着夏子瑜摇了摇头,那棱角分明的脸上尽是无奈。
“这……不好意思,刚才耳朵里面进了个小虫子,可能听岔了!”夏子瑜嫣然一笑,口是心非地解释了一句,那绝世容颜的俏脸上尽是熠熠笑意,整个人恍若一株不染尘埃的水仙花。
若非亲眼所见,谁会相信这么一个娇滴滴水灵灵的小美人儿,竟然会在举手投足间便毙了一个黄金巅峰段实力的杀手?
金牌狂妃:王爺房上約
一时间,众皆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