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九州,熊本机场。
机场大厅里挂着‘火之国杯’的宣传横幅,这一次可不单有小孩子的比赛,还有职业网球组的半决赛、决赛。
下了飞机,三个孩子兴高采烈。
步美:“到了!”
光彦:“到九州了!”
元太:“熊本到了!”
昨天还消化不良、萎靡不振的毛利小五郎提起了精神,“喝烧酒喽!”
非赤兴冲冲跟着喊,“吃马肉刺身喽!”
其他人无语瞄毛利小五郎。
池非迟:“……”
行吧,今晚就给非赤买马肉刺身。
机场出口处,电视上播放着网球新闻:“将于今天举办的‘火之国杯’慈善网球大赛的准决赛……”
“是马渊先生!”步美眼睛一亮,跑到荧幕前仰头看,“他前两天说的比赛现场见,就是指这个啊!”
光彦和元太看到熟人面孔,凑了上去。
“原来他也来参加火之国杯比赛了。”光彦感慨。
“他老家好像就是熊本,这一次家乡举办慈善网球比赛,会回来支持也很正常。”柯南道。
元太一脸向往,“宣传海报拍得还真帅耶!”
“你们这些小鬼懂什么?”铃木园子走上前,看向荧幕里跳出的下一组选手,“要说真正帅的……”
誘寵萌妻:大叔太纏人
电视里播放着下一组宣传海报:“第二轮比赛,是同样来自熊本的立川正人与英国的迈克-沃文……”
铃木园子双手合拢在脸颊旁,一脸陶醉,“正人大人最帅了~!”
其他人半月眼瞥犯花痴的铃木园子。
光彦不服气道,“我觉得池哥哥会比他厉害。”
步美点头,又补充道,“虽然一直没看到池哥哥打网球……”
元太纠结,“可是我们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那种职业选手嘛!”
光彦无奈,“元太,你仔细看一下赛程安排吧。”
“这次比赛分为职业组、青年组、少年组,”池非迟解释道,“你们参加的是少年组,不会跟职业选手以及年纪超过十二岁的参赛者对上。”
“而且,职业组和青年组的比赛早就开始了,”灰原哀一脸从容,语气悠然道,“今天上午是职业组的四强半决赛,下午是青年组选出十六强的比赛,明天职业组会休息一天,青年组在上午决出八强,后天上午,先是青年组的八进四的比赛,之后就是我们少年组的第一场比赛,多场比赛同时进行,利用队伍计分的方式直接选出前四名的队伍ꓹ 之后是中午休息时间,下午第一场比赛同样是我们的比赛ꓹ 也就是四强半决赛,之后是职业组的决赛,职业组的比赛会在后天结束ꓹ 会有一场颁奖典礼,而大后天上午是我们少年组的总决赛ꓹ 下午是青年组的总决赛,然后主办方会和之前职业组的冠军一起给我们颁奖。”
“小哀记得还真清楚啊。”毛利兰感慨。
柯南心里干笑ꓹ 赛程他也了解过。
简单来说ꓹ 他们就是凑数的。
职业组的比赛,比赛一天休息一天。
青年组的比赛,一天也只安排了一场。
最後人類
只有他们少年组的比赛,上午比完下午比,两天内匆忙结束。
不过也能理解,毕竟都是些小孩子参加,离开家乡、来熊本时间久了ꓹ 可能会出乱子,而且他们都是短网比赛ꓹ 活动量不大ꓹ 一天进行两场比赛也不会太累。
“每个队伍的比赛只有四个吧?”铃木园子打量少年侦探团的五个人ꓹ 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ꓹ “你们五个人准备由谁坐冷板凳、当替补啊?”
“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光彦一脸认真道ꓹ “第一场比赛由我、元太、步美和灰原参加ꓹ 半决赛的时候ꓹ 柯南会替换灰原上场,等决赛再根据状态选择参赛的人ꓹ 这样的话,每个人都会有上场的机会!”
灰原哀垂眸沉默。
参加第一场淘汰赛还好,参加的人数多,那么多人同时比赛,电视转播的镜头也会少很多。
至于半决赛和决赛,太受关注,她是不打算参加的,去给孩子们加加油就好了。
铃木园子一看没热闹看了,顿时没了兴趣,“你这小鬼还真是没有一点幽默感!”
“我觉得这样很好啊,”毛利兰笑道,“每个人都有参与,每个人都为团队和胜利流过汗水,不管结果怎么样,都是件很值得回忆和纪念的事呢!”
“我说,你们还走不走了?”毛利小五郎站在机场出口无语催促。
金牌毒寵:冷情邪王狂醫妃
一群人没再耽搁,去酒店放好东西,又一起吃了午饭。
池非迟把‘莫兰迪色系’的PPT打包发到池加奈的邮箱,没等回复,就带着五个孩子去报道、登记,顺便还要把所有人的入场证明办理好。
等回到酒店,已经下午六点多了,池非迟路上给非赤带了一份马肉刺身,自己回酒店餐厅、跟其他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先告辞回了房间。
其他人考虑到池非迟今天跑前跑后、折腾得够呛,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也没有再去打扰池非迟。
而池非迟回房间后,放下正在消食的非赤,从背包里找了一件棕色的外套穿上,独自一人离开了房间。
一个多小时后,熊本津浦町一家小酒吧里,两个穿着黑衣、戴了墨镜的男人静静坐在吧台前,不时低语两句。
吧台后,女服务生一脸尴尬地远远站着,没有贸然打扰。
大晚上在酒吧这种地方还戴墨镜,一看就不是好人。
而且两个男人身形都十分壮硕,她猜测这两人大概是某个暴力社团的成员,有点担心自己说错话或者听到什么秘密后,危及自身安全。
“叮铃!”
门口的铃铛响起,女服务生立刻微笑注视着门口。
靠门一侧的黑衣男人也微微侧目,发现进来的是一个穿着棕色外套的中年男人后,收回视线。
这个中年男人背微微佝偻,肩膀下蹋,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那张有些蜡黄的脸上带着一丝疲倦和失落,浑身双手宽厚、食指上有拿画笔磨出的茧,手指上、裤脚上还沾了些颜料,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失意的画师。
在城市夜晚活动久了,总能遇到一些奇怪的人,他们在别人眼里或许更奇怪。
不过重点是,这个中年男人不像是他们要等的人。
“您好,欢迎光临!”女服务生微笑打招呼。
中年男人看到两个黑衣大汉坐在酒吧里,怔了一下,走到酒吧最里面、远离两个人的位置坐下。
女服务生有了理由远离两个黑衣大汉,心里松了口气,面上没有表露出来,走到角落,轻声问道,“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中年男人沉吟了片刻才开口,声音有些低哑,也放得很轻,还带着一丝不自在。
“请给我一杯金汤力。”
魔界異聞錄 觀火野漁
“好的,请稍等!”
女服务生去忙活着调酒。
吧台前的两方人也离得很远,没有半点随意聊上两句的意思。
靠内的一个黑衣大汉拿出手机看了看,然后默默发邮件。
“抱歉,”坐在角落的中年男人起身,看着女服务生的双眼依旧无神,语气有一丝疲惫,“请问洗手间在哪里?”
女服务生抬头,“啊?就在您身后那道门……”
两个黑衣大汉侧目,发现对方起身去了洗手间,也没有过多留意。
中年男人进了洗手间,关上门后,将门锁轻声锁上,拿出手机,找出通话记录中刚才被挂断的电话,看了看号码,回播。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的男声低沉阴森,“拉克,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你还没到地方吗?”
“到了。”
池非迟恢复了原本的声音,压低着,轻得微不可闻,语气却依旧平静,“我易容来的,有两个我们的人在,目标不在。”
“周围情况怎么样?”
“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汴京春深
“先转用邮件联络,我问一下情况,也会再找人留意酒吧附近的动静。”
琴酒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
池非迟没急着出门,等了一分钟,才按了厕所的冲水按钮,到洗手台前洗着手。
这一次他到熊本来,也提前跟那一位报备过,然后就收获了一个任务。
说难不难,这件事原本就有人跟,朗姆已经让人调查了一段时间,昨天行动开启,也有琴酒的人跟朗姆的人接上线,他只需要对任务流程进行监督,必要时调整行动计划,并将最后拿到的东西带回东京。
组织目前没有核心成员或者比较可信的人在熊本,都是些外围成员,这是那一位让他过来监督任务执行的原因,同时,也意味着这些人不一定可信,接触的时候,他必须谨慎点。
哪怕是琴酒都不敢保证他安排的人有半点可信,非墨的鸟类军团也没覆盖到熊本,他可不想被特工部门得人蹲了。
而他没法带枪走正规途径搭飞机,这一次只带了用糖纸伪装过的APTX—4869、黑牌,再加上他的身手,自保和行动大概是没问题,但始终缺少持枪人士的威慑力。
重生之龍在都市 蘇長弓
毕竟他这次不是过来杀人的,那一位说了,目标不能死。
至于受伤……
薄情總裁的替身妻 水清華
冠軍路途 枯葉無涯
如果任务需要,可以放弃拿东西,直接将目标挟持、带到东京去,有没有受伤也管不了了。
但将一个大活人带回东京,很麻烦,他还得押车,那就更麻烦了……
等池非迟慢吞吞把手洗了,琴酒的邮件也发了过来。
【他们的解释是,目标和同伴突然提前离开了酒吧,朗姆的人已经跟上去了,他们担心惊动目标,所以暂时留在酒吧里,顺便等你。——Gin】
【我去确认。——Raki】
【OK,我让他们在酒吧等。——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