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文途
小說推薦烽火文途
浩劫结束后的三个月后,嘉都皇宫大殿外,姚若愚正式册封张子强等文艺部众人为大文帝国二十三王。
依照各自挑选和抽签,二十三人分别拥有了一省之地作为封地,当然,作为王爷,他们依然可以居住在一起,不似其他朝代,有王不见王的规矩。
许烜熔辞去相国之职,择青城山为道门总部,统辖天下道家宗派,被尊为道门之祖。
冷傲影帝嗜寵妻
丁言志在楚原请辞后,担任太尉,掌管天下兵事。
宋凯重新担任了御史大夫,在吴雪辞去参议府府主后不久,二人和李奕健、蒋思羽、邹布衣、胡娴、范迪飞、韩艺琦一起在嘉都举办婚礼,姚若愚亲自主持,大文帝国上下齐庆,海外百朝来贺,庆乐于嘉都内外响彻天际,持续一月不止。
郭奉节荣登相国之位,统领九部,为百官之首,此后子孙三代先后为大文相国,被誉为相国世家,世代忠良,为大文呕心沥血。
张子强与完颜帝一分别担任左右镇国,坐镇大文东西两地。
杨仁杰、符峰、李奕健、汪良臣、韩德让、项蓓蓓六人受封上柱国。
宗泽、蛮岭、容狂徒、完颜和期、陈钰锟五人为中柱国。
顾昊、王垚达、龙明雀、蛮野、蛮南山、完颜爪牙、罗玮坤七人为下柱国。
这十八为仅次于太尉、镇国之下的军方的第三层次,分别坐镇大文帝国各处要塞。
喻洁仪辞去官职,只保留了王爷之位,与黎欢、胡娴、蒋思羽、韩艺琦、侯静茹等女一起游山玩水。
薛源、陈萌、李懿霖、符超瓒、任嘉盛、邓孟鑫等人也都大多辞去官职,和喻洁仪一样光保留了王爷爵位,有的隐居嘉都,有的四处游玩。
蔡旭东辞去天策府府主之位,带着宋念隐居无锡,府主由崔巧心接任。
龙程苦追完颜爪牙数年,终于赢得美人心,在兰州城举办婚礼,也让大文帝国再次庆乐不断,大赦天下。
乾盛八年,北方俄罗斯公国崛起,侵略边疆,时任两辽指挥使的罗玮坤率军北上,与黑龙指挥使汪良臣联手,大败来敌。
乾盛十七年,张子强横扫欧洲诸国,大胜而归。
乾盛二十五年,完颜帝一大败非洲土著,征服非洲。
乾盛二十七年,蔡旭东、范迪飞、黎欢等人率三万水军出海,花了整整五年时间,将大文帝国的版图扩张到大洋洲、美洲。
乾盛三十八年,大文帝国更名中央大文帝国,版图遍及各洲,史称世界之国。
乾盛五十七年,元文圣皇后李清照逝世,终生无所出。
乾盛三百二十一年,丁言志于嘉都逝世,享年三百五十二岁,至此大文帝国二十三王尽数逝世。
乾盛五百七十二年,由于文太祖姚若愚消失多年,各洲叛乱不断,中央大文帝国土崩瓦解,华夏主国更名炎黄国,统辖原华夏疆域。
至此,中央大文帝国灭亡。
*——*——*——*
八百年后。
抬起头,黑衣男子望着山道上拥挤的人流,将先前接过几张传单随手丢进垃圾桶,随着人流一起沿着山道缓步而行,一个小时后,他已经来到了山顶。
登顶后,率先映入眼中的不是远处那灿烂的火烧云,而是一座高耸入云的白金色宝塔。
见男子仰头望向塔顶,旁边一人笑道:“小伙子你是第一次来吧?告诉你,这座塔据说可是当年文朝第一位相国隐居修行的地方,那历史传说可是多的来,你跟你说啊,喂喂……”
没有理会那人的喋喋不休,黑衣男子缓步来到白塔正门前,这座白塔是炎黄国目前硕果仅存的几座千年遗迹之一,所以早已经派人封锁起来,只能透过门窗看到内部的景致。
凝视着一楼正堂上悬挂的那幅画像,黑衣男子一直古井无波的细眸中终于浮起几分涟漪,嘴唇轻轻颤抖了数下,随后一步跨出,悄无声息地穿过虚空,来到了已经被封锁多年的塔顶。
目光扫视着这处自己当年从不敢踏入分毫的房间,黑衣男子默默来到书桌前,目光扫过那一本本已经发白的陈旧书籍,忽地伸手抽出一本,翻开后呼吸骤然一滞。
原来这本书正是那所谓第一任相国的日记,其中记载的多是一些杂事,可正是这些杂事,才让男子的心头满是苦涩。
“九年,六月二十七日。”
“他回来了,我好开心,恨不得立刻抱住他,狠狠亲他几口。”
“可是他忽然告诉我,他必须要娶李清照,我当时心就凉了,为什么?”
“我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可是我没法忍受,也没法接受和另一个女人一起……我恨死他了!我讨厌!我恨你!”
蓋世武魂 青城之戀
“九年,七月八日。”
“太上忘情?可是我忘不掉啊,我怎么可能忘得掉他?”
“原来是这样,太上忘情,不是无情,而是深情,呵呵,就让他以为我放下了吧,这样,对他也好,对我也好……”
“十年,五月四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他是忘记了吗?”
“我还是好喜欢你啊,你知道吗?”
看着那一页页上记录的文字,黑衣男子清晰地感受到了女子记录时的心境,心中也是越发悲痛。
缓缓合上日记,黑衣男子似乎突然感应到了什么,转头看了眼旁边,抬手一挥,无声无息间,房间一角竟是浮现出了一扇木门,男子稍稍迟疑,还是伸手将之打开,随后眼中浮起一丝错愕,缓步踏入其中。
这是一处为混沌之气构成的洞天,并不大,但是由于是混沌之气构成的缘故,所以能够维持到今天。
洞天中央赫然盘膝坐有一名白衣女子,虽然已经坐化多年,但是女子面貌依然栩栩如生,肌肤晶莹透着无暇光泽,闭起的秀眸更好似随时都会睁开。
它貼著一張便利貼
痴痴看着那名女子,男子一步一步,步履沉重地来到那女子身前,蹲下身,静静凝视着她的脸庞。
良久,一声轻笑响起。
“原来如此,何苦呢……”
“为了你,我悖逆原则,违反天地誓言又怎么样呢?”
面容苦涩,姚若愚重新看向女子,喃喃道:“太上忘情,不是无情,而是深情,萌萌哒,你早已经走在了我的前面啊……”
艷魂索命 望月晴生
重生之玩轉國際米蘭 雞雞燉蘑菇
由于情之一字,姚若愚被心障所阻,困于九境圆满数百年,直至这一刻,他才洞悉到昔年那位心爱之人的心境。
无声无息间,原先略有枯萎的肌体骤然恢复年轻强韧,世界投影也于这一刻碎裂,重新聚合为一方更加真实的天地。
九境神圣级,可一念世界,自成天地。
若是再进一步,就是当年开天辟地的盘古大神的境界。
真正的开天辟地!
缓缓站起,姚若愚留恋地看了眼许烜熔,随后轻笑着闭上眼睛。
开天辟地……对他有何用?
“或许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
“那么……回到最初的起点,好不好呢?”
轻声呢喃着,以姚若愚为中心,一股无形的波动悄然蔓延遍整个世界。
霎时间,这一方位面悄然扭曲起来,以姚若愚如今十境的境界,生生抓出那冥冥不可名状的时间线,将之往后倒推了回去。
随着时间不断倒推,姚若愚眼前不断映现出以往的经历,
文艺部众人全部逝世后,心灰意冷外出游行。
众人齐聚渔州,欢庆年关。
嘉都皇宫大殿,自己等人均分各省。
西宁道外,自己一念荡平罗马帝国。
昆仑山中,他血战八位帝君。
一幕一幕,曾经他以为自己早已经忘记的事情,却是逐一在他脑海中显现出来。
不知过去了多久,似是只有一瞬,又或是千百年,直至时间线来到他们刚刚穿越来的那一刻,姚若愚蓦地并掌为刀狠狠劈下。
轰!
如似感应到姚若愚的举动,天地为之震动,天地意志降临而下,想要阻止他的逆转时空。
“滚!”
眸光骤寒,姚若愚仰头一声怒喝,十境威压瞬间将这股天地意志击溃,而后神力席卷,生生将那时间线上自己等人最早出现的一段截断。
最后看了眼不远处的许烜熔,姚若愚微微一笑,而后身躯悄然湮灭。
*——*——*——*
“咔嚓!”
“可以啦!”摄像部的小干事放下相机,笑嘻嘻地朝着舞台上的众人挥手道。
“欧耶!”文艺部众人都是嘻嘻哈哈地欢呼起来,忙碌了一整天,他们早已经累坏了,张子强却是仍觉不够劲,大手一挥,笑道:“走!龙程请客,我们吃烧烤去!”
“龙哥万岁!”
“强哥万岁!”
“烧烤万岁!”
宋凯、杨仁杰、喻洁仪、黎欢等人都是欢呼起来,龙程却是满头冒汗,狠狠瞪了眼坑了自己的张子强,然后偷偷摸出钱包,计算着自己的家底到底够不够这群禽兽挥霍的。
瞧见众人笑闹,许烜熔无奈地看了眼喻洁仪:“好了吧?”
“好啦好啦!”喻洁仪放开一直拽着她的手,笑道,“跟我们一起去吃烧烤吧!”
豪門契約妻
撇撇嘴,许烜熔无奈道:“不啦!我作业还没做完呢,谢国亚你又不是不晓得,变态的很哎,要是明天交不上作业,保管是挂我科的。”
一把抓住她,喻洁仪笑嘻嘻地说道:“哎呦!就你这脑子,考试绝对满分好不好,还怕他挂你科啊!”
“我是办公室的好不好,你们文艺部聚餐,我去干什么呀?”许烜熔无奈道。
“嘻嘻,这不是为了……”喻洁仪忽地怔了怔,有些茫然地说道,“我要说什么来着。”
“又想说是为了……”许烜熔刚想嘲讽两句,忽然也是秀眉一蹙,迷惑道,“哎,我怎么好像忘了什么。”
两女正值茫然,不远处,黎欢已经朝着她们挥手笑道:“愣着干什么,一起去聚餐啊!龙哥请客,不宰白不宰啊!”
两女愣了愣,先前的茫然也陡然消失一空,许烜熔正值失神,就觉手臂一紧,已经被喻洁仪拖了过去,顿时面露苦笑,却也不再反抗,任由这个女汉子将自己拖入文艺部众人里面。
谁都没有发现,就在她挎包里面的化妆镜中,正有一道微光一闪而过。
就好似……天地最初的那抹光辉!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