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小說推薦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须弥山巅,凶兽一族高层再次开会。
此刻,罗睺的面前摆放着两根闪烁着涅槃神火的翎羽,三颗散发着滔天怨气的麒麟头,两颗残缺不全的龙珠。
涅槃之火、水行之气、滔天怨气三者聚集在一起,衬托的罗睺就跟化了一个烟熏妆一样。
凤凰五姐妹,如今只剩下三姐妹!
麒麟七兄弟,如今也只剩下四兄弟!
四大祖龙,更是只剩下两位!
“哈哈哈,如今麒麟四兄弟不得不躲在周山深处,若不是他们不敢露头,本皇又何必和他们玩什么捉迷藏的游戏,早就将之斩杀殆尽!”
“陛下威武!”
“威武!”
“祖凰三姐妹,如今也只能借助着先天梧桐神树的威能,遁入不死火山深处,以躲避大军兵峰,连祖龙都只能远走外海。可以说,如今这洪荒大地,已经尽在掌握之中!”
说到这里,罗睺右手握拳,仿佛手心之中便是这洪荒天下一般,举手投足之间有着大魄力、大豪气!
居移气养移体!
环境改变人!
一个男人说话有没有底气,和他此刻兜里有多少钱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
一个君主,敢不敢大声说话,和他直接掌握的兵力有直接联系!
若是直接掌控军队,就是像满清那样,明面上直接让文官叫爹,让文官当奴才,让文官欲当奴才而不得,文官也只能跪在地上叫爹!
若是不能直接掌控军队,还想要大声说话,那就看看明朝皇帝的下场!
而如今的罗睺,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有了大声说话的底气!
想到这里,罗睺开始审视底下的大帝们,可大帝们却没有任何反应。
罗睺知道,这是看在利益的份上!
底下的这群家伙,打逆风仗是不行的,但是打顺风仗,欺负弱小,他们一个比一个擅长!
忽然间,罗睺就发现了最适合自己的方式。
遇到敌人势力之时,自己先冲上去ꓹ 把对方最能打的干掉,然后这群家伙就会争着抢着ꓹ 消灭其他弱小!
“陛下威武,连玉京山玄门的三位道君都不是陛下的对手,为陛下贺!”唐紫尘恭贺道。
祖龙他们还不是最惨的ꓹ 最惨的是玉京山的那三位玄门道组,鸿钧跑了ꓹ 乾坤战死当场,阴阳老祖不得不激发太极图核心本源之力ꓹ 这才击退罗睺ꓹ 但是却也因此失去了太极图这件至宝。
如今的太极图,已经跑到了分宝崖之中,不出意外的话,下一个量劫或者下下个量劫,太上出世的时候,会再次收获此宝。
但嬴政也能借此机会,研究一段时间ꓹ 甚至必要时,还能借用一下ꓹ 不知不觉的就多了一张底牌。
“不过不知道这昭明道人ꓹ 陛下打算如何处理?”陈冥河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道。
“对啊ꓹ 这昭明道人可不是个好人ꓹ 他开创分宝崖,鼓动先天生灵造反ꓹ 这些年来ꓹ 先天生灵虽然每次造反都被镇压了下去ꓹ 可是他们的造反力度却越来越强,他们的造反规模也越来越大ꓹ 造成的危害也是如此。”
“如果陛下没有好办法的话,可能要不了多久,凶兽一族就会被这些先天生灵彻底牵制!”
失去了人海战术,失去了基层统治,凶兽一族还有什么?
没有了好处,凭什么让凶兽大帝给罗睺卖命?
“血祭!”罗睺忽然说道。
这一刻,罗睺静静的看着底下的大帝,注意着他们的情绪变化。
“大规模的血祭!”
“先挑选出造反次数最多的区域,然后施展两界分割阵法,然后将这个区域的先天生灵尽屠之,将他们的血肉、灵魂,投入血池之中血祭!”
“我要恢复混沌天幕,我要让这混沌天幕重新布满天空乃至于充满洪荒的每一个角落。”
“对了,血祭的时候,要注意,要留下一些种子,不要光顾着杀了。”
“等到积累足够的经验之后,每隔一个元会,大规模收割一次,大规模血祭一次,让这整个洪荒的先天生灵为我所用!”
桀桀
桀桀
或许是觉的自己笑的有些难听,罗睺便停下了有些渗人的笑声:“本皇可以确定,此刻的昭明,哪怕有着大罗天相助,能够借助众生智慧修炼,一身实力也最多与本皇不相上下!”
“如果战场是太阳星,那么此战必然是他获胜。可只要离开了太阳星,这一战就是本皇获胜!”
“这先天生灵,才是昭明道人的根基!既然得不到这些先天生灵的心,那要了他们的身体、灵魂也挺不错的!”
强扭的瓜虽然不甜,但是解渴啊!
突然無敵了
我知道先天生灵的智慧会越来越有价值!
我知道先天生灵才是真正的未来,因为他们有智慧,而凶兽只有欲望!
可是,那又如何?
既然先天生灵不欢迎本皇,那本皇就不要先天生灵了!
大规模杀死先天生灵进行血祭!
在罗睺看来,这个办法非常好,最突出的好处有三点!
第一:如果昭明道人因此而提前结束闭关,与他决战,那昭明道人输定了,这是最大的好处,可惜在罗睺看来,昭明这么做的可能性不大。
第二:如果昭明继续闭关,当缩头乌龟,那也不怕。因为当先天生灵每一个元会就被收割一次的时候,昭明道人的进步速度,肯定比不上他。如此天长地久之后,罗睺将不胜而胜,昭明将不败而败!
第三:这次血祭,可以知道谁是朋友,谁是敌人!
底下的大帝们各个都是二五仔,这一点罗睺早就有了足够清楚的认知。
而这一次大规模血祭,就是一次确定谁是朋友,谁是敌人的行为!
一旦真正的参与了血祭,亲自主持了血祭,恐怕即使是昭明道人,也不会接受这些大帝了。
反复横跳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站队!
必须站队!
这就是此刻底下凶兽大帝们的想法!
嗤嗤!
嘻嘻!
呵呵!
嘿嘿!
听着底下的嘲讽声,罗睺不以为意,而是静静的坐在这里,甚至还有心情喝杯茶水润润嗓子。
“道不同,不相为谋!神逆,你倒行逆施,今日老夫就杀了你!”大喊了一嗓子之后,一位无名大帝就冲了上来。
冷笑一声,罗睺伸出右手轻轻一捏,这位凶手大帝便瞬间灰飞烟灭,这一刻连罗睺都有些惊讶。
虽然由于资源问题,他的实力远在这些大帝之上,可是差距再怎么大,也没有大到一招都接不了的地步啊?
父債 左手世界
随即罗睺就明白了,冷哼一声:“好了,这位想要获得名声,如今他也算是求仁得仁,死在了本皇的手上,你们同意的就留下,留下之后,必须亲自参与血祭,不同意的,直接离开好了。”
“看在这些年合作的份上,本皇就不拦你们了。但是一旦离开这扇门,来日再见,就是敌人了!”
“这些年来,西华在凶兽一族终究获取了很多好处,按理说西华应该支持陛下才是。奈何道不同不相为谋,陛下的做法,西华不能接受,就此别过,不过西华也不会和凶兽一族作对就是了。”
一步跨出,西华大帝离开了须弥山,几个呼吸后,西王母从角落里忽然窜出来,手持分景神剑,一剑穿心而过!
“妖孽,你夺我西昆仑,受死!”
只不过人都死了,西王母才喊出这么一句话,演技实在是太过浮夸!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夫酷爱自然,热爱天地,见不得这种行为,陛下,再见了。”

問鼎三界 禹楓

醜女如菊 鄉村原野

这个老头儿道化了!
此前,他是凶兽一族赫赫有名的无名大帝。
此刻,他只是一件正在孕育之中的先天灵宝,至于什么时候出世,八成是下一局游戏的事儿了!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要不是此刻打不过你,老子一定把你给砍了!呸!”
締仙
“嘿嘿,你等着吧,只要你敢血祭,我就毫不犹豫的加入昭明麾下,我是石昊,记住你大爷的名字!”
極品戰神 話筒
“俺也一样!”叶凡说道。
“呵呵啊哈哈哈……陛下的行为,终于有些长进了。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老夫降临洪荒,是为了求道求大罗的,不是为了过来搞大屠杀的,真要是进行了这一场无差别大屠杀,那老夫就不是老夫了。”
说到底,凶手大帝的身份,也不过就是一具有价值的化身罢了,但仅此而已了。
想要因此让这些顶级道君们改变自己的道路,那可真是想多了!
“强者向更强者挥剑,弱者向更弱者挥拳,陛下,认识这么久了,今日我才发现你的下限竟然这么低!”陈冥河摇头道。

絕世風華:妖嬈女將 道姑花璟
“这话要是从西王母从三清从石昊叶凡的口中说出来,我都承认,可你陈冥河的下限在哪里,谁还不知道啊?”
这一刻的罗睺,真的有些愤怒了。
西王母素来高贵、清高,她看不上大规模血祭,甚至带头抗议,这可以理解,这不奇怪!
三清虽然在各个版本之中,有好的有坏的,但除了灵宝天尊之外,太上和元始很少有灭世的。
即使是灵宝,也只是曾经有过灭世的想法,但并没有真正的做出来。
而且灭世是灭世,大规模屠杀先天生灵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了,这是两码事儿。
至于石昊和叶凡,那更是典型的人族出生,他们看不惯在正常不过了。
所以综合起来考虑,以上这些家伙鄙视自己,罗睺也能接受。和他们比起来,罗睺本来就很黑!
可是当陈冥河也开始阴阳怪气的时候,罗睺是彻底接受不了了,我罗睺确实是一个大魔头,不是什么好人,可你陈冥河难道就是好东西了?
咱俩谁更黑,你心里就没点数吗?
“呵呵,此刻血海之中,至少躺着五位数的先天神圣,你竟然跟我说你想做个好人?”说到这里,罗睺就摸了摸身旁的弑神枪。
武俠之最強BOSS只種田 和齊生
要是陈冥河不给他一个说法,这具穷奇大帝的化身,也别想要了!
“哎,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
“陛下,你这么搞,我也很无奈啊!”
“原本陛下若是稳扎稳打,那么陛下和那昭明道人最终的胜利是一九开,你一他九!”
“不要觉得这个概率很低,这个概率其实已经很高了!因为一九开代表着陛下真的有胜利的可能,而在其他的洪荒世界,神逆每一次都必败无疑,罗睺每一次都必败无疑,魔罗无天每一次都必败无疑,元始天魔每一次都必败无疑。”
和这些必败无疑比起来,一九开的机会已经很高很高了!虽然连这一九开的机会,都是昭明给的。陈冥河默默的想到。
“我原本想着,等到陛下形势最好的时候,给陛下来一个背刺,好卖上一个好价钱,如果能获得大罗天权柄的话,那就更好了。”
看着陈冥河如此无耻的模样,罗睺一时间都气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罗睺默默告诫自己,不生气,不生气。
然后罗睺就看向了某些可以确定是人族出身的凶兽大帝:你们人族都这么不要脸吗?
还讲不讲道义了?
“陛下也不要生气,在我最初的打算中,最起码在陛下的形势达到巅峰之前,我是一定会努力效忠于陛下的。至少截止到目前为止,我为凶兽一族付出的努力,能排在整个凶兽一族的前三。”
“可以说凶兽一族寄托了我的心血也不为过,可惜的是,大规模血祭直接让陛下失去了胜利的机会。如今的陛下,那是一丝机会都没有了!”
敲了敲桌子之后,陈冥河接着道:“至于陛下说我没底线,这是真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得底线在哪里。”
听到这里,陈冥河附近的几位凶兽大帝悄咪咪的挪了挪身子,这种神经病谁敢和他坐一起啊?
你干嘛?
反正老夫我是不敢!
“但是一直以来,值得我亲自动手的,无不是名满诸天的大人物。值得我算计的,起码也得是有名有姓的配角。哪怕是我屠杀的,至少也得是杂鱼级人物。比杂鱼还低的,我都不屑于屠杀,也不会去屠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