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冥港的左右两边都有岬角,遍布着许多悬崖和巨石,形成了一个新月形状的半包围深港。这两个岬角,大大地减缓了涌入港内的水流速度,同时挡住了一部分的海风侵袭,才使得冥港能成为一个可以停泊大船的良港。
冥港两侧岬角外围的海面上,还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礁石和小岛,大的矗立于海面数丈如高台,小的仅仅冒出一截尖石如竹笋,还有的暗藏在水面以下形成暗礁,只有最老练最有经验的水手才能从中找出一条航道来安全通过。这也是冥港的水军赖以击败巨瀑城庞大船队的一大秘诀。
但今天两军并未打算再次交战,而是准备要进行第二次和谈。这次的和谈地点改在了海上,又鉴于双方都不愿意冒着落入对方诈和圈套的风险登上敌方船只进行谈判,因此,两军的旗舰便很有默契地相距一海里形成对峙,然后两军主帅各自乘快艇前往附近的一块大礁石,就在那上面见面会谈。
既然是在光秃秃的、凹凸不平的礁石上见面,这回就连桌子都没有地方摆。到时候,如果有某一方情绪激动再想拍桌子,也没得拍了!
不过,来之前我就给柳寒提了个醒,交待她一会儿不要再去刺激宋良才,因为这次我们手里有底气了,不必跟他着急上火。
若愛不曾遠去 淡清幽
巨瀑城的快艇费了好大一会儿工夫才靠到了礁石边上,宋良才颇有些狼狈地从一处陡峭的斜坡手脚并用才爬上了礁石。他之前的嚣张气焰已然全无,只是脸色铁青,忿忿不语。
我见他不说话,知道他还是拉不下这个面子,便主动先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提议道:“宋副城主,冥港与巨瀑城相距不远,又一直有商贾往来,本港主也承认此前确是礼数不周,未及登门拜访巨瀑城韦城主。现在既然两军愿意和谈,我就先表个态:冥港愿意与巨瀑城结为兄弟之城,我也愿敬巨瀑城韦城主为兄,我为弟,并送上十颗冥海疍珠作为结交之礼。你觉得如何?”
听了这一番话,宋良才的脸色才终于缓和许多,但还是有些倨傲地说道:“巨瀑城建城已经百年,不论人口规模还是商业规模,均是冥港的数倍,我们为兄你们为弟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这次我军远征而来,消耗军费、粮草无数,翟港主必须要给一点赔偿才行,否则我回去之后也无法向韦城主交待!”
“你们出兵来攻城耗费军费、粮草,难道我们守城一方就不耗费了吗?打仗本就是劳民伤财之事,既是你们来攻打在先,为何反倒是我们给你们赔偿?”柳寒忍不住出声反驳道。
宋良才的脸色顿时又由黑转红,怒道:“巨瀑城出兵比你们多,船只数量也多,又是劳师远征,耗费的粮草、军费岂止是你们的十倍、百倍?”
我怕两人又开始较劲吵起来,就忙给柳寒使了个眼色,让她且让一步。柳寒见了,便生生忍住将要出口的反讥之言,只在鼻腔里“哼”了一声。
宋良才硬是把耗费粮草、军费的多寡当做了冥港是否应该给巨瀑城赔偿的理由,其逻辑着实可笑。但他既然只提出了这样的军费赔偿要求,恰恰就说明了他的底气不足。要知道,在第一次和谈当中他可是一张口就想逼迫冥港投降献城的!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形势比人强呀!
絕望教室 忘記離愁
想通了这一点,我倒是心里有底了,便对宋良才道:“此战是巨瀑城率先挑起,并非冥港的错,赔偿军费一说断然没有道理。但如果只是补偿你们一些粮草,倒是可以商量商量……”
“补偿多少?”宋良才果然进了圈套,见我松口,就直接追问道。
小世界其樂無窮 聽日
我想了想道:“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军从巨瀑城带来的粮草也所剩不多了吧?如果你愿意就此退兵,我可以赠送一船粮食给你们作为回程的粮草。”
“不行!”宋良才立马摇头,态度坚决,“一船怎么够?至少必须是我们从出兵到回城所耗费的全部粮草才行!”
我也不跟他急,反而笑道:“赠送你们回程的粮草只是示好之意,既然要和谈,就不能单单只谈善后之事,还应该把两城之间今后的关系一并谈好!”
“哼!仗都打完了,人也死了不少,你还想今后两城关系怎样?”宋良才嗤之以鼻。
我道:“就是因为死了人,便不能让他们白死。若是我们现在不达成一个协议,恐怕以后两座阴城之间还要打仗!”
“那你说说看,想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宋良才似乎开始被我说动了。
“贸易协议!”
“贸易协议?”
“对!”我胸有成竹地说道,“双方浪费掉的军费、粮草,完全可以通过以后的商业贸易弥补回来。冥港每年大约有百分之四十的本地特产是要运往巨瀑城出售的,而巨瀑城就得以从中收税。如果两城之间因为战争从此断绝商业往来,对谁都没有好处,巨瀑城也会因此损失不少税收!”
“因此我提议,两城之间的商业贸易还应继续。而且,既然冥港的这些特产都是要卖掉的,卖给其他阴城还不如多卖一点给巨瀑城。所以我还可以追加承诺:从今年开始,往后冥港百分之六十的外销特产都运往巨瀑城出售。这样一来一去,估计每年光这一项给巨瀑城增加的税收也比地府给你们的军费多吧?”
我一口气抛出了来之前早就准备好的提议,等着看宋良才的反应。这个提议其实是讥讽鬼想出来的,巨瀑城之所以要打冥港的主意,说到底还是为了钱,我们就故意把和谈的方向往能赚钱的计划上引导,这样才能增加和谈的成功几率。
宋良才果然愣了一愣,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副将。
那名副将看起来文质彬彬,并不像是一员战斗型的猛将,倒像是个账房先生。或许他跟在宋良才身边就好比讥讽鬼跟在我身边一样,主要是给宋良才出谋划策的,所以宋良才才会去征询他的意见。
我瞅见那名副将的眼珠子一直在滴溜溜地转,手指头藏在袖中也在不停地比划,明显是在算一笔账,算算我的这个提议对于巨瀑城来说划不划算?
想来那副将的心算能力还不错,两分钟后,他便凑到了宋良才的耳朵边上,嘀嘀咕咕地说了几句。
席少的溫柔情人 沼澤裏的魚
“百分之八十!”宋良才终于开口还价道,“冥港每年百分之八十的货物都要销往巨瀑城,而且你们每年还必须至少从巨瀑城进购十万个阴元的货物!”
我摇了摇头,道:“出口百分之八十,进口十万个阴元这样的份额定得太高了!冥港也要考虑到维持与河口镇、千岛城与蛇湾的正常贸易关系。若是剩余的份额太少,我们根本没办法跟他们展开商谈。我看,出口百分之六十五和进口五万个阴元倒是可以接受。”
“出口百分之七十五,进口八万!”
“百分之七十,六万!”
一念,假愛真妻 聖妖
还了两轮价过后,宋良才又回头看了看他的副将。那名副将微微一点头,似乎是觉得这个条件可以接受了。
仙武之無限小兵 秋霜落
但宋良才见他点了头,反而径直走开了,站到礁石的边边上去假装看风景。而那名副将则走到前面来对我道:“冥港每年向巨瀑城出口百分之七十的本地特产,并从巨瀑城进口至少六万个阴元的货物,这个条件我们宋副城主还需要最后考虑考虑。呃,公事先搁一搁,下面来谈谈私事吧!”
我搞不懂他们俩这突然唱的是哪出戏,便是一愣,问道:“什么私事?”
那副将翻了翻白眼,不耐烦地说道:“进口、出口、收税,那都是巨瀑城的收入,我们宋副城主呢?总不能让他老人家白跑一趟吧?”
焚天邪神
我和柳寒听了不由得齐齐对视一眼,眉头一皱,心道:“唉,怎么又是这个套路!”
柳寒直接一口回绝道:“想要回扣?没门!”
宋良才在远处一听到柳寒如此说,便大声地咳嗽了两声,似乎很是不满。
而这边的副将也立即会意,板起面孔来道:“若是如此,我方还是坚持要求百分之八十的出口和十万个阴元的进口这个条件!”
尼玛!讨价还价半天,又回到原点去了!
我拦住了已经准备再次暴走的柳寒,对那名副将正色严词道:“我身为冥港的港主,是绝对不会干这种靠私下塞钱贿赂他人保平安的事情的,这是一个原则问题!我更希望今后冥港与巨瀑城能建议一个互惠互利的关系,而不是无休无止的勒索和战争!”
十年 饒雪漫
鉴于我和柳寒的态度都十分强硬,这回轮到那副将没了主意,又跑去找宋良才商量。
冷少情深:獨寵復仇甜心
两人咬了一会儿耳朵后,还是那名副将走了回来,对我道:“既然如此,我们换一个条件:冥港今后新增加的百分之三十出口货物和一半的进口货物,都必须要通过良士商行和鬼才商行经手销售和采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