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听到了这话,秦渊只是呵呵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一边的董潇潇看到了这个瓶子,稍稍的皱起了眉头,然后对着这个酒保说道:
“行了,不会说话就闭嘴。”
董潇潇有些惊奇的看着秦渊,作为一个真正的品酒大师,董潇潇不光是对酒的味道有了解,对于各种酒的包装也是有一定的研究,而且不同的酒要是放在不同的瓶子之中,也是会有着不同的韵味。
寶井
可是她看了一会,还是没有发现秦渊的这个瓶子到底是什么材质,虽然长得并不是非常的好看,却是有着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韵味。
不过董潇潇却是已经知道,看来这酒并不是什么大厂家制造出来的,所以说董潇潇稍稍蹙了蹙眉头,对着秦渊问了一句:
“自己造出来的酒?”
“算是吧。”
秦渊也没有否认,毕竟这个酒怎么制造出来了,他真的不知道,但是系统出品,怎么说也算是秦渊自己弄出来的吧。
董潇潇听到了秦渊的回答,也是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对这秦渊反问道:
重裝天師張狗蛋
“能否尝一尝?”
可是一听这话,一边的酒保就是有些着急,连忙低声对着董潇潇说道:
“店长他这个酒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制造出来的,合不合格还不清楚呢,万一要是不合格,把你的身体伤到了怎么办?您的舌头那可是无比的金贵,万一要是真受到了损伤,就是把这家伙卖了也赔不起啊!”
听到了这话,秦渊顿时就是嗤笑了一声,不过既然是到了这种情况,他也懒得做什么,直接对这两人说道:
“行了,话不投机半句多,你们要是不愿意让我用你们的吧台,那我就到其他的地方去好了。”
此时的董潇潇听到了秦渊的话,也是皱起了眉头ꓹ 不过她看到了秦渊的样子,对于秦渊手上的那瓶酒还是充满了好奇ꓹ 毕竟作为一个品酒大师,她最爱的就是各种好酒!
“客人,实在对不起我这个酒保是我的弟弟ꓹ 不会说话,请你不要见怪。小光ꓹ 从现在开始,你一句话也不准说ꓹ 要不然的话ꓹ 别在这里看了!”
此时这个叫小光的酒保,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是气了个半死了,哼哼的看了些一眼秦渊,不过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而看到了这个小光的样子,秦渊也是微微的笑了笑,然后直接对着董潇潇说道:
“行了,竟然碍事的人已经闭嘴了ꓹ 那我就给你尝尝我这酒到底是什么样子。”
“需要加一点醒酒的东西吗?”
董潇潇先是问了一句,可是秦渊儿却是有些不明白ꓹ 然后直接摇了摇头ꓹ 可是看到了这样的情况ꓹ 这一边的小光就是呵呵的笑了起来。
而秦渊却是转头奇怪的看了一眼这个家伙ꓹ 对着他问道:
“你笑什么?”
“我笑你,怎么了ꓹ 如果上了年份的酒ꓹ 自然是要把它醒一醒ꓹ 结果你竟然连醒酒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肯定是一个骗子ꓹ 大姐,你这个酒可千万不能喝!”
小光无比得意的说道儿,听到这样的话,秦渊却是一脸的无语,然后对着两人说道:
“拜托,是你们想要喝我这个酒,现在还挑三拣四的,行不行啊?如果不行的话,我现在就走。”
“哼,现在想走?我告诉你,想走都没门,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也不过就是拿着一瓶假酒来欺骗一下我大姐而已,你要真是个骗子,不光是走不了,我们还要把你送到看守所去!”
此时的小光无比的兴奋,其实一开始看到董潇潇对这个家伙这么看重,他的心中就是有些不忿,现在终于是抓住了机会,自然是无比畅快的说出了这一番话。
可是小光的话还没有说完,秦渊直接把自己的证件怼到了他脸上!
此时看到了军官证这三个大字,小光顿时就是愣住了,再也说不出来话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证件还是非常有保证的,毕竟你造一瓶假酒,顶多也就是拘留几天,可是如果你敢伪造这样的证件,那可就不是三年五年就能够解决的了。
“所以,现在请闭上你那个嘴巴,你要是想在这里喝酒,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要不然就赶紧上一边凉快去!”
秦渊也是对这个家伙有些厌烦了,直接对着他说道,而董潇潇也是连忙打了个圆场:
“哎呀,客人,他还小,不懂事,实在是抱歉,我们还是好好的尝一尝这瓶酒吧!”
而听到这话秦渊也是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就是打开了自己的酒瓶,朝着两个酒杯之中倒了一点。
可是刚一打开酒瓶,董潇潇和小光两个人顿时就是愣住了,因为他们能够清晰的闻到一股奇异的香气,这个香气就如同天山上的雪莲一样,出淤泥而不染,但是又和雪莲之中的圣洁不同,这像是一株历经世俗,而又能够坚持自我的小草,带着一股百折不挠的力量,虽然不够强大,但是依旧让人不容小觑。
这一下子董潇潇的眼睛顿时就是瞪得老大,虽然还没有品尝这酒到底是什么味道?可是只是闻到一股香气,就能够联想到这么多,这就足以证明这瓶酒是无比的优秀!
而小光也是目瞪口呆了,说句实在话,作为董潇潇的弟弟,他也是跟着董潇潇喝到了不少的好酒。
魔幻傀儡姐妹花 檸檬草的夏天
这样的香气,即便是他喝过的最高级的茅台,都没有这样的感受!
“这……”
董潇潇的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连忙就是把这一杯酒端了起来,然后放在了自己的鼻子面前,就像是闻到了什么无法抵挡的诱惑一样,眼神之中充满了迷醉,对着秦渊儿说道:
“虽然我还没有品尝,但是我已经确定这一定是非常美妙的酒。”
儿秦渊听到了这话,也是微微的笑了笑,系统出品,必属精品,如果要不是这酒的度数太低,他也不会想着来这酒吧给自己找麻烦!
“那就让我们干一杯。”
秦渊端起了剩下一杯酒,对着董潇潇扬了一下,董潇潇也是无比兴奋的露出一个笑容,跟着秦渊轻轻的碰了碰杯,可是看到了秦渊的动作,在一边的小光却是着急了起来:
“不对呀,不对呀,这杯酒不是给我的吗?”
可是听到了这样的话,秦渊没说什么了,这一边的董潇潇确实给了自己一个弟弟一个眼神,不满的对着他说道:
“我早就告诉你了,待人要和气,像你这么咄咄逼人的早晚会出问题,现在好了吧,你刚才给人家说的那些话,人家怎么会把这酒给你喝?”
听到了这话,这小光的脸色顿时就是垮了一下,他现在心中无比的后悔,恨不得自己打自己两巴掌,要是早知道秦渊有这么好的酒,他根本就不会说出那些话呀!
不过现在后悔也晚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光看着两人的酒杯,眼睛却是一亮,直接对着秦渊说道:
“先生,你这酒非常的不错,我姐姐肯定同意你用我的吧台,来来来赶紧进来,你需要什么,我给你准备一下。”
“着什么急呀,好好的品品这杯酒,这酒可是世间少有,独一无二,你除了在我这里,恐怕也没可能从其他地方喝到了。”
秦渊一脸笑容的说道,而这一次小光却是没有说什么,毕竟他虽然没有喝到这杯酒的味道,但是光闻着气味,就足以证明这酒是珍品,如果这酒真的是秦渊自己酿造出来的,那的确算得上是独一无二!
“那好,那我就先尝尝这酒的味道。”
董潇潇也是有些按捺不住的,连忙就是轻轻的眯了一小口,最后闭上了眼睛,仔细的品味着这酒水在自己的胃里化开的感觉!
感受到这酒的味道,董潇潇的脸上顿时就是露出了一丝幸福舒服的笑容,作为一个品酒大师,能够喝到这种品质的酒,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种享受。
可是过了一会儿,品着品着董潇潇却是突然哭了起来。大颗大颗的泪珠,从闭上的眼睛之中掉了下来。
而看到了这种情况,小光连忙就是说道:
“大姐,你怎么了?”
就连秦渊也是有些诧异,这家伙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喝个酒还能喝哭了?
而这个时候董潇潇却是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被没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秦渊说道:
“真是对不起啊,有些失态了,其实我喝着这杯酒,就感觉自己像是一株小草一样,努力生长,坚韧不拔,顶起了自己身上的大石头,历经千辛才走到这一步,我喝着这杯酒,又想起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所以有感而发。不碍事的。”
听到了这话,秦渊的脸上顿时就是充满了古怪,他发现这些所谓的大师级人物,真的是各种的奇奇怪怪,竟然能够从这酒中感受到这么深厚的情感。
虽然秦渊喝着酒,也能够体会到这是一股小草的坚韧,但是他可不会像董潇潇这么多愁善感,甚至还能掉出眼泪来。
不过他到这里来可不是来交朋友的,所以他直接对着两人说道:
“行了,酒也已经喝了,话也已经谈了,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把这个吧台让给我,让我继续做我想做的事情了?”
“是是是!您请!”
此时的董潇潇也是无比的客气,连忙对着小光使了一个眼色,而小光也是屁颠颠地把秦渊剩下的那个酒杯给拿走了,他可是期待已久了,就是想要喝一喝这酒到底是什么味道。
而秦渊也是看到了小光的小动作,不过他也没有在意,这家伙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就证明也就是一个小孩,和他较真做什么?
不过秦渊看了一眼两个人,对着他们说道:
“我调酒的时候不希望有人观看,所以你们两个能不能稍微回避一下,当然你也可以先检验一下各种仪器,如果我造成了损坏或者是消耗,可以给你们足够的赔偿。”
毕竟秦渊想要自己动手,可是他现在还没有调酒的技能,必须要先回收,才能够获得调酒的技能,但是在这两人盯着的情况下,秦渊怎么回收这些调酒的工具?
听到了这话,董潇潇和小光顿时就是有些不好意思,最后小郭直接拉了一下一边的按钮,随后直接就是出现了一个窗帘一样的东西,将这个吧台彻底的给围了起来。
秦渊也是有点意外,他本来以为这两人会把他带到后台去,没想到竟然直接把他这里给围了起来,不过这样也是已经足够了,所以秦渊直接就是趁着这个机会,开始回收手上的调酒工具!
此时看着桌子上各种的调酒杯,秦渊直接将一个调酒杯回收到了格子之中!
“1,获得世界级调酒能力!”
“2,获得世界级酒杯制造!”
“3,获得世界级花式调酒技术!”
而只是秦渊看着这三个选项,顿时就是愣了一下,这第1个和第2个能力他还是了解,但是第3个技能,岂不是跟第1个技能有些重合了?
不过秦渊仔细的想了一下,却是明白了过来,很明显,这第3个技能,就是纯粹为了耍帅用的!
别看普通的调酒师有那么多的花式动作,但是真正的调酒,并不需要这些动作,这些动作只不过是为了招揽客人用的。
龍騰三界
想到了这,秦渊也是嘿嘿笑了一下,他倒是觉得这能力都还可以,如果以后可以给自己的那些知己稍微表现表现。
重生之我為西門慶 撲了又撲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把酒调好,所以秦渊直接就是选择的第1项
“系统我选择第1项!”
“叮咚,宿主选择成功,获得世界级调酒技术!”
而此时随着这个声音,秦渊顿时就是觉得自己脑海之中,多出了不少的关于调酒的技术,看着眼前的各种工具,也都是熟悉了起来。
更重要的是,他得脑海之中还多出了非常多的酒精知识。
对于什么样的酒是什么味道,能够调出什么样的感觉,以及一些各种佐料的手段,秦渊都是明白了过来!
这一下秦渊就是心中一喜,他已经想到该怎么处理那一瓶草叶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