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魔少年
小說推薦除魔少年
430 族人的头颅
张少弯弓搭箭,破虚决由一层一下提到了三层,倾城箭发出一阵狼群的冲锋吼叫散成了万道红光,飞转向外发散出百米远,万道光线又转了方向合为一体。像无数发精准打击的**一般,比超速的裂疆兽更先一步打中了那不知名的魔灵。
轰轰炸响不绝于耳,张少却没停下,连着拉起弓,催动全身力气,再次瞄准了那三头六臂的魔灵。刚刚的一击出手虽然快,但力道不足,张少早已经看出这家伙的力量在宇龏的伯仲之间,而这种程度的攻击,如果有准备的话,根本不能对宇龏这个级数的隐士造成大伤害。顶多也就是让他迷糊一阵。现在这一箭,聚了半天的力,就算是全力防御也难以全身而退。
“好!我等的就是现在。”高空,观战的阿使比亚斯兴奋莫名。刚看到灭神魔灵被打退数百米远,心里是一阵发慌,但看到正在聚力拉弓的张少后,他却笑了起来。他等这一刻等了好久了,经过碧仙的精心**,他已经又上升了一个当次,现在,就连神殿最高主持祭司他都不放在眼中。
獨步清風
“碧仙送我的三只矛呀,展开你们的翅膀,伸出你们的利牙,将我的敌人撕成碎片吧!”阿使比亚斯的手臂由下向上一摆,已经将三只火焰长矛投了出去。
张少猛的心神一震,千分之一秒之间,他反应了过来,一转身,对准了三只长矛,一箭射了出去。本打算重伤无名魔灵的他,突然感觉到这种力量,当然全力施射,先保命要紧。那种长矛的威力他是见过的,一只已经能灭万军,三只同发,可想而知。
可让人想不到的事,与突如其来的阿使比亚斯同时在天空中的,还有另外的两人。那独孤高且不用说,独孤暴可是刚刚达到了星晨之力的隐士呀。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右手举着八边形小镜到耳边,嘴像拉蛋鸡一样,嘟嘟个不停。
“独孤穿肠!”独孤暴终于喊出了招儿名,左手一提那没用的侄子,飞上了空中,右手中的小镜子发出一道渐渐放大的手电筒一样的绿光,直射在了那把变大了万倍的飞剑上。意念一动,召起了自己的座骑。可突然间,他的灵识一空,那六色神鹿竟然与他再针感应,就像是死掉了一样。
全力一击发出后,独孤暴再无力量,身子猛的向下落去。独孤高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唤出自己的飞剑,勉强支持着把两人架在了空中。
我的岡布奧帝國 劉不煩煩
与此同时,天空中如礼花炸放,一支光箭,三只火焰矛,不停的在空中放出红绿交杂的光点。爆炸声震得地上的人耳朵生疼。张少老力用尽,新力未生,背后却突然被一把飞剑刺中。嗖咝,利落短促的声音一过,张少只觉得身下一阵冰凉。慢慢的低下头,他的身子僵硬着向前迈了几步,趔趄着险些跌倒。
三只火矛的力量竟然与一支光箭拼了个干净,两方战平。阿使比亚斯惨白的脸上带着一些黑气,他明白自己已经超出了极限,干瘪的嘴唇开合了几下,连忙拉车离开了战场。张少跟他力量相近,竟然被人暗算,如果那暗算之人是敌非友,自己不也是等死。为今之际,他只能选择逃走。虽然没看到张少咽气的一刻,有些不甘心。
“啊!!”张少大叫一声,以最后的力气向身后发出了求援信号。随后,他的力量开始顺着伤口流失。虽然张少的力量完胜于独孤暴,但在他连续放了两个大招儿的空当,被一段隐士的全力一击打中,也只有认命的份儿。就这好比一个大人,在病危之时,被一个小孩儿用毒针刺中了要害一般。
风狼王发出一声长啸,已经最先射了出去。独孤高一看后方几道光影,连忙调着飞剑逃向了远处。他可不敢在这时出现在这些人面前。
襲花逐月一刀仙
张少渐渐倒下,眼中先是看到了裂疆不可思议的把比它强大得不止一倍的魔灵扑倒,一阵阵红蓝两色的光冲天而起,好像是裂疆打赢了。但接下来,他的眼皮闭上的一刻,却不是一片漆黑,而是另一翻活生生的景像。一个熟悉的城寨,虽然不像神域这般宏大,也不像圣域里的建筑般精美绝伦。但那是张少永远的骄傲,是他的野林山太平联盟。在那里,他曾经带着族人,以普通人的实力战胜了巨大的野兽,打败了神域的铁骑。在那里,有他的阿爸,傻乎乎但却善良耿直的冬石。在那里,他得到了这个新世界上的一切。而画面就像是一抬急速变焦的相机,让他看清了城头上数百根木桩,染血的木桩。张少的心碎了,激动让他无法自已。百根木桩之上,赫然是一颗颗人头,那些朴实的,微有些丑陋的人头。野林山人的人头。那是他的寨子,是他的家园,他的亲人们,那头颅有的紧闭着眼,有的大张着嘴,但无一例外都是痛苦的死去的人。
盤龍血族 雲中LUO漫步
易烊千璽:抹不去的回憶 檸檬妃妃
商賈人生 思銘
幻像过后,是无尽的脱力感,张少的力量终于支持不了他的思维,他彻底没了意识。
光!白色的柔和的光,张少感觉到自己被这种有些熟悉的光包围着。身体四周暖洋洋的,十分的舒服。慢慢的睁开眼,光很强烈,却不刺眼。一阵阵小风吹起,张少的听力也恢复了。
“你醒了?”
“你……,妍妍?”张少听到这声音,心里乱成了一团,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逃避开的,爱,责任。
慢慢的立了起来,张少觉得自己就像在真空中,悬浮着,很怪异。但感觉真实,五感俱在。入眼处,一排站着数个人间极品的女子。苏妍妍,小樱,灵姬,林美娇,百灵,甚至亚特兰蒂斯的遗留者们,她们都在,带着最甜美的笑容伸着双臂,迎接着自己。
低着头,张少感觉全身有如火烧,他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场面。直到被众女包围,再次嗅到了那些熟悉的体香,再次感受到那温暖而弹性的身子。他轻笑了一下,小声说道:“对不起。”。
“不,最终,我们还是在一起了,不是吗?”还是苏妍妍,她代表着众姐妹的意志,拉起张少的头,如调戏般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留下,再也不离开了,好吗?”一群女人异口同声的问着。
迷糊廚娘 馥梅
“可是……”张少很想立即就答应下来,却犹豫着没有开口。看了看四周,一片云雾,没有天空大地,什么也没有,这个静得可怕的空间,这到底是哪?
“可是什么?留下吧,再也不要走了。”苏妍妍拉过张少的头,将他的脸埋在了丰满的胸部。几颗晶莹的泪珠打湿了张少的头发。
蠻族之王
张少的身体颤抖着,也是于心不忍。但他还是轻轻的推开了苏妍妍,“对不起,我很想留下。可是,我的族人,他们的头还被挂在城头,风吹日晒,我一定要完成这一世的心愿,之后,不管这里是哪,不管我会不会疯掉,我一定回来,回来陪你们。”。
当张少的身子转过去,不再看身后的女人们,他感觉到自己的体重一下增加了一万倍。连拔起脚来,都要用上圣魔之力。没有方向,但他想离开。闭起眼,长吸了一口气,张少再次说道:“对不起。”。
全身里溢出的气流慢慢变成了液体,再凝结成晶体状的战甲,圣魔神又回来了。左手一招,狙猎弓的外表也产生了变化,变得通体如水晶般透明,炽亮的白色火焰燃了起来,张少在火光的包围中,离开了这个神秘的空间。一睁眼,已经看到了野林山那片熟悉的土地,摇了两次头,张少没有言语,握弓加速前行,向太平寨跑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