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滅金身訣
小說推薦不滅金身訣
“林漠!”
一声凄厉吼叫声在空中袅袅回荡不休。
天极老祖露出惊骇欲绝神色。
但他悬在空中的身体却已动弹不得了!
“……其实,根本用不着我杀你,你自己就会杀死了自己。”林漠怜悯看着在空中挣扎不休的天极老祖。
凝于虚空之中,仿佛一块冻结琥珀的天极老祖已无法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只能感觉到脑海之中元神领域在吹气一般疯狂膨胀。
西海二十八国当中的千万百姓的香火愿力汇集成一道金色洪流疯狂地涌来。
这一道香火愿力风暴,循着中天玄黄玲珑塔,然后一路直涌他的元神领域之中!
噼里啪啦!
天极老祖的意识中传来支离破碎的声音,眼前渐渐开始模糊起来。
“不!”
天极老祖异常凄厉的惨呼之声在空中袅袅传来,余音不绝。
面前潮水一般的香火愿力之中隐约有无数的人面,在他面前喁喁而动,发出唧唧咋咋的声音。
他身躯元神在中天玄黄玲珑塔下变得愈来愈黯淡,愈来愈透明无形。
终于,咯吱一声,中天玄黄玲珑塔当空一个旋转!
噼里啪啦!
天极老祖的身躯炸裂成为亿万碎片!
支离破碎的身躯当中,一团鸡蛋大小灵光从他躯体内轻飘飘地飞出,茫然四顾着周围。
似乎有些不能置信,又无法承受。
这是天极老祖的本命真灵意识的所在!
原本被香火愿力之中那些亿万念头侵入元神内,就算他不死也会魂飞魄散,但是天极老祖竟然能够挣脱这一切,将自己的本命真灵给抱住了。
虚空中忽然落下一道青光大手,一把将这颗元神攥在手里,灵光在他手心跳动不已,拼命挣扎着。
“还能跑得了么?”
林漠抬手抓住这团跳动不休的灵光。
“放开老夫!”真灵中传来天极老祖疯狂的吼叫声:“你到底想怎么样!要杀要剐你给老夫一个痛快就是!”
“要杀要剐?天极老祖,你把自己想的也太容易了吧?”林漠看着手中:“出来混,总是要还,你下辈子还是好好赎罪吧……”
说罢五指一捏,天极老祖的真灵忽爆成数十块青光,化成一片流星雨星光向下界飞去!
空中的中天玄黄玲珑塔在源源不绝的香火愿力之下仍然在膨胀不休。
“放下玲珑塔!”
远远处已经传来叶苍穹的怒吼声。
他瞬息间化成一道流光已冲到林漠面前,抬手一张,直抓向空中的玲珑宝塔。
林漠冷笑一声,忽然抬手一指,虚空忽然裂开一道缝隙。
一颗巨大的棘**星当头直落而下!
这道棘**星甫一出现就扣在他的领域上,只是一记就把他的元神轰击得四分五裂,叶苍穹忽然惨叫一声,披头散发如疯癫了一般。
林漠屈指一弹,被棘星轮给裹住的元神上忽然开始流动着一层一层流光!
叶苍穹忽然露出一抹惊恐神色。
他忽然感觉一股极其恐怖的时空之力渗透他的元神!然后时空开始逆行流动!
叶苍穹凄厉无匹的嚎叫声接踵响起,只见他领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缩水变小。
但是他的真灵记忆却依旧定格在那一刻。
这一手明摆着林漠对于时空之力的操控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境地!
叶苍穹无能为力,只得眼睁睁看着自己已经融入仙道的领域迅速变成虚境,然后元神境,最后化为无形!
噗通!
他口中鲜血狂喷,已从空中直接坠落了下去!
他的修为竟然就这么被林漠一手抹去!
如今的叶苍穹可谓直接就从云端被林漠一手打入十八层地狱!
“不!怎可能!”叶苍穹发出歇斯底里的狂吼声:“林漠,你到底用得是什么神通!竟然能够废掉我!就算是死也让我死个明白!”
“你还是死的糊涂一点吧,叶苍穹,其实你们的结局从一开始就注定。”林漠叹息一声:“做大事就当循正道,该牺牲的牺牲,该付出的就得付出,你们天极神宗大概顺风顺水惯了,也习惯用投机取巧来解决问题,如何能够不败?更让人感到嘲讽的是,你们失败那么多次竟然还不吸取教训,真是无药可救了……”
虚空中忽然出现一道黑洞,将叶苍穹吞噬进去。
他转头看了一眼旁边众多天极神宗长老弟子们,神情淡定。
林漠一招手,将中天玄黄玲珑塔托在手心,心中感慨万分。
“人皇陛下。”几位天极神宗的长老心灰意冷,开口道:“陛下能否饶恕我们?”
“饶恕你们?”林漠手托宝塔凝视着他们,嘲讽道:“你们在开发海沙星,大开杀戒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饶恕那些无辜的土著?”
在场所有人面色异常灰败,颓然长叹。
“到了我这种境界,你就明白了。”林漠看着他们道:“一步之差就是天人之别,在我之下,众生平等。”
“他们既死得,你们为何死不得?”林漠的声音毫无感情。
说话之间,在场所有人天极神宗弟子的身躯开始纷纷崩塌溃散开来。
“放心,我也不灭你们的真灵。”林漠看着面前元神真灵道:“去海沙星轮回万载,弥补你们的过失吧……”
屈指一弹,这一团残余真灵飞射入海沙星之中。
外星工業霸王龍 八月少尉
漫空中仿佛一片流星雨悄然划过。
无数纷飞琉璃花雨滑落而过!
空中仿佛有道无形的阶梯,林漠沿着阶梯踏空而下,恍若神邸降临!
來自大宋的鬼夫
望着周围所有匍匐膜拜的百姓,林漠抬手一拂,一阵庞大清凉长风忽然刮来,当空旋绕不休,虚空中忽然飘来无数的光怪陆离的虚影,有些虚影甚至让周围百姓感到十分熟悉。
林漠手一指,这些虚影忽然纷纷落在地上,蓝月国师和一干弟子们竟彻底复活过来!
蓝月国师惊愕地看着空中林漠。
“我便是当代人皇,林漠。”林漠对他笑道:“蓝月国师,别来无恙?”
一等修真商人
“人皇陛下,是你救了我?”蓝月国师有些惊愕地看着他。
“忠勇卫道之士,当有此报。”林漠手托宝塔,微微笑道。
“多谢陛下!”国师略一迟疑之下向他行礼。
林漠抬手一托,止住他道:“不必如此,人道之下不分彼此,国师既行国士之举,不必向朕行礼。”
“那好!”国师爽朗大笑一声,转身对周围弟子叫道:“你们代为师行礼吧!”
背后所有的弟子纷纷跪拜在地,向他三跪九叩行大礼。
林漠大笑了一声,转身向远处飞去。
……
玉京皇朝上空中,遍布无数神灵兵将,巨灵神将,几乎遮掩整个玉京国上空。
而在另一侧则是古族兵将,和神族阵容严正酷烈相比,古族却是一派蛮荒做派,身穿兽皮,披发赤足,手持弓箭、石斧、石矛等等,浑身散发着凶悍戾气和煞气。
一道厚厚的混金光罩撑住整个玉京上空。
仙道九大宗门的掌教,还有其他从各地赶来的修士纷纷齐聚于这里一堂,共同对抗古族和神族。
“不。”景德帝坚定的声音传来:“宁死不降。”
神帝眼中蓦然泛起一抹狞戾,手中令旗一劈,厉声喝道:“攻城!”
哗啦!
天空中忽然席卷而来一股飓风,巨大元气波动刹那间遍布整个虚空!
虚空之中隐约出现地水风火涌动的景象。
随着神帝一声令下,遍布在虚空之中的一尊尊大如山岳的巨灵战神发出猛烈咆哮声,一跃就从空中直扑而下,将笼罩在玉京皇城上空的结界撞击的轰然暴响!
这些巨灵战神挥舞着巨大拳头猛烈擂击着整到结界,但是结界上面却涌现出一道道符文道印,激起一道道涟漪将外面攻势尽数化了个干净。
另一方,隆隆的战鼓鸣响声音骤然而起。
古族三百面夔皮大鼓擂动而起,巨大的响声震彻云霄。
远远处,不少山石都被鼓声震荡碎裂开来。
玉京周围三千里城池的百姓都已经被彻底清空安排好,就等着今日的这一战。
无论是神族还是古族都不会伤害玉京皇城的百姓。
这倒不是什么战场的潜规则。
景德帝素来都是以仁厚君王而著称,自然不忍心伤害百姓,神帝则是需要迅速掌控人心,玉京皇朝虽已被分裂百万年,但是玉京皇朝依旧在其他各大王朝心中有重要地位,一旦开了杀戮将会让这些王朝心生恶感,届时就无法聚集香火愿力。
至于古族,则就更简单了,古族历来都是极其傲气,不屑于伤害弱者,更喜欢挑战强者。
这是古族的族风所在。
无数诡咒、道纹、神印泼水一般轰击在玉京皇都的结界光罩上,震荡的周围城池崩裂坍塌,但却依旧奈何不得。
神帝面色立时阴沉了下来,他遥遥和远处的古帝对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神帝微微眯起眼睛,双手轻轻张开,然后一道漆黑如墨的领域忽然涌现在结界之外!
结界内的掌教傅青崖面色微变!
神帝本身就是仙境的修为,仙境与虚境最大的区别就是已经超越了领域束缚,可以随心所欲的编织领域。
如今神帝编织的这道领域,却与玉京防御结界领域属性恰恰截然相反。
两道领域一个猛烈交织挤压,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无数暴烈的电流四下逸散,虚空仿佛被无数只大手在疯狂撕扯一般,生生裂开无数到裂口!
古帝长喝一声,忽然摘下背后的一杆骨质标枪,扬手飞出!
一道长长的音爆声音响起!
这杆骨质标枪恍若一道流星般狠狠轰击在结界之中!
轰隆一声大响!
玉京皇城的领域结界被一举轰开大半!
玉京皇城内的数十名维持结界的虚境高手当场吐血!
但傅青崖等人却丝毫不以为意,立时又换上了批高手,将这道结界重新弥补加厚上!
结界之内,景德帝与太后,以及一干仙道九宗的修士长老,神情肃穆地看着外面。
“怎么办,母后,怎么办?”楚燕有些焦急地挺着隆起肚皮走来:“漠哥还没有回来吗?他到底去了哪里?”
“燕儿,不要着急,莫要惊了胎气。”太后扶住她,轻声劝慰道:“漠儿那个孽障会赶过来的,他父母妻儿都在这里,岂会耽搁了,如我所料,他必然正在飞快赶来吧。”
楚燕一听,登时放下心神来,幽幽叹了口气,旁边紫潇和紫玥走过来伸手握住她的小手,有些羡慕地看着她凸起的小腹。
“等他回来之后,我们也要几个孩儿。”紫潇柔声微笑道。
人群中不知道哪一个弟子颓然问道:“若是我们真的败了该如何?”
在场所有人目光齐刷刷看向这个弟子,看得他脸色发白,不由自主地抱头蹲下来了。
秦陵上前飞起一脚,骂道:“你特娘盼点儿好行不行?”
这个弟子尴尬地抱头蹲下不敢吱声。
“事到如今,没有什么不可说的。”傅青崖声音轻柔看着他道:“你还年轻,对这世间有所留恋这是在所难免,但是你要明白,这一战我们是为了我们自己,就算是战死,也是死得其所了。”
“我来问你,若是让你奋勇酣畅的战死,和像猪狗一样没有尊严的活着,这两条路你选择那一条?”
这名弟子脸庞涨红,猛然站起来望空狂嚣:“奋勇战死!”
“这就是了。”傅青崖浅浅几句就彻底抹去在场所有人的怯懦,微微笑道:“想当初,亿万年之前,那些人族先辈们为争取我族之自由,付出性命,难道到了如今,我们这些后辈们都退化不成!”
“对!”秦陵涨红了脸,喝道:“今天,我们就要拼死一战,让你们古族和神族明白!我们人族经历亿万年,我们的心脏仍然未冷!我们的血性争心依然还在!”
话音刚落,外面又是轰隆一声大响!
又是一大半结界被古帝神帝联手强行轰破!
结界已经变薄到了极致,外面的神帝古帝已然清晰可见!
神帝清隽的脸庞上,微微浮起了几丝狰狞!
他双手十指微微一张,又是一道漆黑领域罩在结界外面。
旁边古帝神情阴冷,缓缓从背后抽出一杆巨大白骨战矛。
下一击,就可以彻底破开整道结界领域!
周围巨灵战神、诸天神域领主,古族的大小圣巫神巫们露出嗜血的神色,准备在破开结界的刹那一拥而上!
“看到你们如此,也不枉我东奔西走这么折腾了……”
林漠淡淡的声音忽然从虚空中响起!
一道淡淡的流光忽然从远处飞来,一只白皙手掌按在结界上,轻轻一抹,神帝的发出的领域竟被一手抹去!
紧接着这只手掌虚空一接,已经握住古帝的战矛!
轻轻一捏,古帝本身血肉精华铸就的战矛,竟就这么一手捏爆!
“林漠!竟是你!”神帝吃了一惊,
他转身看着屹立在虚空中的林漠,在他头顶上一道古朴玄黄宝塔流转不休。
“的确是我。”林漠头顶上中天玄黄玲珑塔缓缓转动,凝定看着他道:“神帝陛下,古帝陛下,别来无恙。”
神帝和古帝面面相觑,看着从容淡定的林漠,心中的震骇几乎无以复加!
他们忽然想起天极老祖,心中忽然同时升起一股极度不祥的感觉来!
天极老祖,如今已经臭大街了。
不仅人族唾弃他,两位陛下也看不起他。
在两人的眼中也只是一个投机取巧的小人。
但是现在他竟然没有出现,而且他的至宝中天玄黄玲珑神塔竟然在林漠的手中!
这岂不是说明,天极老祖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既然你们发动战争,那就不要停下。”
林漠冰冷的声音在空中回荡!
神帝喉结蠕动了一下,忽然对周围众兵将们大吼道:“给我上!”
震天的喊杀声音骤然响起!
巨大的吼叫声音响起,数以万计的高大巨灵神向林漠径直包围而至!
这些巨灵神身高百丈,房屋大小手掌遮天蔽日!
看着这些遮天蔽日的巨灵神,林漠露出一抹冷笑:“找死!”
周围巨灵神惊恐嚎叫声不绝于耳,巨大身躯开始逐步缩小,崩解,一寸一寸缩小下来。最终,这些巨灵神将化成一道道淡金色泽的诡异符号,悬浮在空中,然后逐一被林漠收入中天玄黄神塔中!
只一个转眼之间,方圆千万里内的巨灵神将已被他一举清空!
巨灵神将怒吼的回声仍然在空中回荡不绝,余音袅袅。
这是何等神威!
林漠傲然悬浮在虚空之中,周中神塔缓缓旋转不休。
“你……你竟然……”神帝颤抖看着空中的林漠。
最終憎惡
“神帝陛下,你还是认栽吧。”林漠手中神塔绽放出一蓬强光,一圈一圈强烈晶光所到之处,周围那些细小的神国领主,神国子爵们竟然开始逐渐被分节,然后被分解成齑粉化成片片符文,被彻底收入塔身内。
古帝倒是比神帝沉着许多,看着林漠头顶上的中天玄黄玲珑塔,沉声问道:“想不到,天极老祖竟然会和你勾结!”
神帝神情巨震,有些不能置信地看着他。
结界之中的景德帝和其它修士也膛目结舌地看着他。
“二位陛下多虑了,事情没你们想的这么复杂。”
林漠顶上神光飘摇,淡定一笑道:“天极老祖虽铸就神塔,也收集神格与混沌之心,但他却低估了一件事!他元神真灵根本经不起香火愿力的冲击!在接受亿万生灵祭拜,只是一时三刻,元神真灵已被彻底抹杀,连带他的手下也都遭了秧,已然彻底伏诛!”
晴天霹雳!
在场所有人都被这个结果给震得膛目结舌!
所有人都想不到,天极神宗整个宗门历代掌教谋划数十万年之久,最后竟落了这么个死法!
仙道十宗的掌教们心中登时不寒而栗!
说话间林漠头顶上玄黄神塔一圈圈光波更加猛烈凝练,周围无数神国君主、神国领主被金光给冲击的四分五裂,无数支离破碎的碎片四下流溢而出。
“好,很好,非常好!”神帝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道:“林漠!感谢你能说出这么多来!”
“嗯?我说什么了?”林漠一怔,开口问道。
与此同时,古帝也哈哈大笑道:“我的好女婿,你到底还是太嫩了一点儿!”
“古帝陛下,你这话什么意思?”林漠冷冷地问道:“二位真是让我越来越不明白。”
“林漠,事情虽然出了一点儿纰漏,但到底还是没有逃出我的想象。”神帝继而冷笑道:“林漠,你来到这里,无非只是依仗这件神塔而已,如果我和古帝联手,废掉你这尊宝塔,你就无能为力了吧?”
林漠神情震惊,旋即又干笑道:“二位陛下,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们应该是死对头才是,你们两个会……联手?我没有听错吧。”
他悄悄向背后移去。
古帝也哈哈大笑起来:“女婿啊女婿,你到底还是太嫩!还是把神塔给我留下来!”
暴喝一声,五指暴伸,巨大手臂刹那之间越过千万里,一拳就向他的太极图直轰而至!
林漠头顶上玄黄宝塔一转,面前忽然浮现出一道太极光影。
这凶猛无匹的一拳竟如泥牛入海,被化了个干干净净!
在场所有人都膛目结舌!
古帝却不惊反喜,哈哈大笑道:“不愧是融汇先天后天精华至宝!果然不出我所料!受死吧!”
说罢,他再次汇集一道血色大拳向他猛烈挥击而出!
唐門高手
与此同时,神帝也凌空出手一拳,全力轰向林漠!
“天地玄黄,太极无量!”
林漠吃了一惊,头顶上中天玄黄玲珑神塔当空一个旋转,太极光影中的黑白双鱼刹那间运转到极致!
砰!砰!
太极光影一阵剧烈颤抖,竟被一举就给生生地轰破开来!
林漠吐血后退。
“漠儿!”结界下面的景德帝与太后齐声惊呼!
“哈哈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神帝放声狂笑道:“我们两人如果联手起来,你的玄黄神塔就没有用了吧!”
林漠脸色铁青,一言不发,一个翻身就向远处直飞而去!
“把玄黄神塔留下再走!”
没等他吐血完毕,神帝和古帝再次地暴喝出手,两只巨爪凌空向他直抓而来!
林漠顶上忽然出现一道领域。
“无间杀道,走!”
说话之间,他骤然化成一道流光向天外直飞而去!
几个拦路的神族统领被当场撞成漫天流光!
“休走!留下神塔再走!”
神帝和古帝同时一声暴喝,向他直追而去!
背后铺天盖地的神族大军一路蜂拥着朝林漠直扑而去!
转眼之间,玉京皇都的神族古族跑了个精光!
“漠儿!”景德帝与太后心中大为焦急,转身正欲也冲出去的档口,却被人给拉住了。
“陛下,太后,不必前去。”秦陵微笑道。
“为何?”景德帝问道。
“林漠刚已经告诉我,他此行完全无忧。”秦陵自信地道。
“哦?”听他这么一说,众人呼啦啦齐齐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追问道:“他告诉你了?他怎么告诉你的?这里可是有神族结界!任何法力都无法穿透的。”
秦陵大笑道:“就算有神族结界又能如何?林漠和我是多年的搭档,我们俩昔日闯荡江湖的时候,自有一套手语招呼,刚刚林漠在冲出去的时候就已经告诉我,他自己完全能够搞定,若我们出手必然会给他造成困扰,所以还是不必过去。”
说罢,又向他们比划了一个手势,景德帝转眼看了一下楚燕,看到她也点了点头,在场所有人立时都松了口气!
浩瀚无边的宇宙星空之中,无数光潮汹涌而来。
“林漠,你今日在劫难逃!”
神帝怒吼声音滚滚荡荡,连同周围陨石都被他的吼声给彻底震裂。
他疾追林漠半天,忽然转身对古帝怒吼道:“古帝,你咒法到底有没有用!”
“放屁,我们古族咒法通天彻地,岂会无用!”古帝转头骂了一句道:“问题是林漠这臭小子突破了不灭金身第八重,已经将时空之力融汇入身,我很难制住!”
说罢,他忽然抬手一指,远处林漠身上黑气骤然一闪,速度明显慢下来。
神帝和古帝登时大喜过望,纷纷疾追上去后,两人一起出手,将他给困住。
紧接着不等他们发号施令,周围巨灵战神,大小诸天神域领主,还有九万八千古族圣巫纷纷组成阵法将他牢牢困住。
被困在其中的林漠却丝毫不惧,环顾一周后笑道:“用不着这么大场面吧。”
“用得着。”神帝冷冷道:“看来我们得从你尸体上来拿了。”
古帝背后再次涌出一根白骨战矛,缓缓逼迫过去。
“好,我也懒得跟你们玩下去了。”林漠舒展了个懒腰,懒洋洋地道:“二位陛下,一路走好。”
“喝!”林漠屹立在正中,忽然振臂猛烈一挥!周围陨石流在刹那间化成一片混沌,一片地水风火向他们汹涌而来!
砰地一声,神帝陛下的护身领域刹那间就被轰得支离破碎!
紧接着他半个身体在刹那间被彻底轰碎!
在意识被湮灭的刹那,神帝陡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为了保护盘皇星域不受伤害,林漠故意使诈,把他们从盘皇星域引到这里来的……
一片地水风火的狂潮汹涌而来,彻底湮灭掉神帝所有意识!
周围大小神域领主们膛目结舌地看着这恐怖的一幕!
静谧的虚空之中,仅剩下一道巨大金色神格领域,安静地悬浮在虚空。
“怎么可能!”
古帝神经几乎要崩溃了,他膛目结舌看着神帝被这片混沌给彻底融化湮灭!
只转眼之间,神帝已被湮灭的连一丝渣滓都没留下来!
看到周围同样膛目结舌的大小神域领主,林漠微微一笑,单手向外一探,一团吞吐不定混沌气流呼啸着向他们席卷而来!
砰砰砰砰!
数千名神域大小领主全部都被混沌彻底湮灭,连同他们神格都没保存下来!
林漠抬手轻轻一招,数百万枚大小神格全部被他收入玄黄神塔之内。
接下来漫长的岁月中,他大概就需要研究这些神格来打发时间了。
转眼之间,浩瀚的星空之中仅剩下古帝和他麾下九万八千部众!
林漠转身看着神情灰败的古帝,凝视着他道:“古帝陛下,看在远古圣巫和不灭金身诀的份上,我破例允许你说一句遗言。”
古帝眼底泛起一道极其隐晦的狞戾,颓然道:“你不看在两姐妹的份上吗?”
“她们姐妹如今是人族,更是我老婆。”林漠淡笑道:“跟您有什么关系吗?”
“那我的遗言,就是……”古帝一字一顿地道:“咱们就一起毁灭吧!”
他忽然放声吼道:“所有部众听着!给我挡住林漠!”
吼完这一声后,古帝身形忽然化成道流光向远处疾遁而去!
没等林漠反应过来,周围九万八千古族部众已悍然直扑而上!
“何必如此……”
看着这群脑袋一根筋的家伙,林漠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抬手布下地水风火的结界将这些古族部众全部封印在其中。
然后转身就向远处直追而去!
宇宙本源之地,神族占据一半,古族占据一半。
昔年神族与古族大战之所以旷日持久,就是这个原因。
谁都不想把对方逼至绝境,然后一方炸破本源,大家从此一起玩完。
但是如今的情况,林漠却是终于将古族彻底逼至绝境!
所以古帝悍然决意要彻底炸破混沌,然后大家一同玩完!
圣祖之星上,十二尊古朴肃穆的雕像屹立在十万群山中,神情异常肃穆。
古帝深深地跪倒在十二尊雕像正中,喃喃念诵古老悠长的古族战歌。
周围空寂凄冷,再没有一个古族存在。
古族是战争之族,这一首传承亿万年的战歌悠长深远,苍凉豪迈,激励了一代又一代古族勇士。
直到最后一个音节收尾,古帝仰头凝望着中天通道,两行清泪潸然落下。
他猛然发出一声凄烈长啸,身形猛然一弓,离弦之箭般向中天通道直冲而去!
“我兄长,你已经再没有机会了……”中天通道中忽然出现战争之主的虚影!
古帝对他怒目而视,战争之主神情淡定抱住他,一层如血似火的烈焰腾腾而起。
是红莲劫火!
“老丈人,你这是何苦呢?”林漠走来,看着火焰之中的战争之主。
沉浸在红莲劫火中战争之主轻轻摇头,对他笑道:“这是我们间的约定……”
遥远处星界,人皇微笑道:“来吧,且让我们换一个天地,再战江湖!”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