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还有?”听闻顾晨的说辞,赵强感觉自己还是草率了。
这顾晨果真是调查小能手,一辆小小的肇事车辆,他竟然能列举出如此多疑点?
感觉这顾晨要是不一次性把话说完,自己都快听自闭了。
伸出右手,赵强做出一个“请”的姿势:“你说。”
“这第八个疑点,就在车门的缝隙里面,因为我在里面找到了将近20根头发丝。”
“头发丝?”赵强闻言,有些不知所以:“所以……这也算疑点?”
“当然了,这还需要进一步检测,但我比较相信,这些头发是死者高田的。”顾晨说。
赵强微微皱眉,面带疑惑:“顾队长,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依据是什么?”
由于收集的头发已经放入取证袋,顾晨只好将手机掏出,将当时现场拍摄的图片拿给赵强过目:“赵师兄,这是我在现场拍摄的图片,你有没有发现问题?”
赵强接过手机,开始仔细查阅。
可无论赵强如何放大和缩小图片,似乎都不能找到自己所认为的疑点。
见顾晨一直盯住自己,有些难为情的赵强,这才尴尬的问他:“顾队长,这……这哪里有什么问题啊?不就是一些头发丝吗?”
“那么看来赵师兄是没有发现问题了?”顾晨说的很直接,随手将手机拿回。
赵强尴尬的笑笑:“愿闻其详。”
主播嬌妻 水弄月
顾晨将手机图片放大,指着其中一处位置道:“从这些头发断裂的痕迹来看,头发上遭到破坏的表皮和头发纤维都表明,死者头部遭受过重击。”
“而且很有可能是被类似于棍状物体击打所至的,这也从侧面印证了那些喷射的血迹来源。”
“头发断裂的痕迹?”闻言顾晨说辞,赵强再次查阅。
这次他果然发现,这些所谓的头发,都有断裂的痕迹。
而顾晨所说的疑点也正是这个。
通过头发断裂的痕迹,顾晨竟然能够推断出,很有可能是被棍状物体击打所至。
赵强此刻有点服气了。
心说你顾晨不愧是刘法医的徒弟。
就这照片,让自己来找茬,自己肯定也说不出什么大问题。
但是这张照片在顾晨手里,再结合他在车辆内部所发现的喷射血迹来看,瞬间变得有些关联。
要么说人家是芙蓉分局的明星警察呢,一个如此细微的头发丝,他都能从断裂痕迹来判断出问题。
这要是换做自己,估计啥也看不出来。
此时此刻ꓹ 赵强已经没有所谓的心理负担了。
在顾晨面前丢脸,并不丢人。
这年轻人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厉害。
此时的赵强什么话也不说ꓹ 只能伸出大拇指,表示自己的敬意。
顾晨则道:“目前来说,还需要送去技术科进一步检测ꓹ 这些只是我大概的推测。”
“这个简单,从医院提取高田的毛发和血液进行对比检测ꓹ 一切都好说。”
赵强瞥了眼面前瑟瑟发抖的俞敏,又道:“俞敏ꓹ 你丈夫其实就是被你谋杀的ꓹ 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
“没有,我没有。”俞敏脸色发青,但却拒不承认。
赵强有些鄙视道:“昨天夜里下着暴雨,我看你抱着丈夫尸体可怜,这才相信了你的说辞。”
“可没想到,这辆老旧的面包车里,竟然还藏着这么多乾坤ꓹ 果然我还是大意了,相信了一个不该相信的人。”
“如果你现在交代清楚ꓹ 或许你还是自我救赎ꓹ 你懂我意思吧?”
赵强话音落下ꓹ 俞敏却继续低头不语。
此时此刻ꓹ 赵强又在她面前苦口婆心了一番,但得到的结果却依旧是沉默。
俞敏似乎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样子ꓹ 要跟赵强硬扛到底。
赵强有些尴尬ꓹ 毕竟昨天的粗糙笔录是自己做的ꓹ 要知道,这可是牵扯到一起命案。
现在的赵强就想表现的积极一些ꓹ 以此来弥补自己的一些过失。
然而得到的却依旧是俞敏冷冰冰的对待。
赵强有些无奈,喝上一口水后,这才叩着桌子唾弃道:“不要以为你什么都不说,我们就拿你没办法,等这些检测报告确定下来,我看你还怎么扛?”
“而且这种种证据都表明,高田的死,绝不是你俞敏所说的那样死于交通意外,这更像是一场蓄意的谋杀。”
话音落下,审讯室内依旧安静。
此时的俞敏面如死灰,她是铁定不说话,让赵强拿她没办法。
赵强还想再说什么,被身边的顾晨立刻制止。
“赵师兄,这些不急,等我们把检测结果做出来再说。”
“嗯,也行。”感觉这是唯一的办法。
毕竟要让俞敏死心,必须要有过硬的证据。
现在这些疑点,只是顾晨对现场车辆检测得出的结果,但还有一些关键线索需要检测和验证。
包括车内的血迹检测,还有那些头发丝,这些都必须要确定是死者高田的。
可高田现在尸体还放在三医院的停尸房,加上检测需要一定时间。
赵强一合计,赶紧又道:“那现在你把证物送去技术科,高田尸体那边的样本,我派人去取?”
“可以。”顾晨微微点头,瞥了眼袁莎莎:“小袁,你带着我们在车内提取的证物样本,跟赵师兄派的人一起去趟医院,拿到高田的血液和毛发样本后,立刻送往市局技术科,交给刘法医和高川枫。”
“明白。”袁莎莎爽快答应。
赵强这边也赶紧叫来一名三级警司,让他跟袁莎莎一道行动。
完成所有安排后,顾晨和大家一起离开审讯室,来到办公室门口。
此时赵强又问:“那检测报告你来写还是我来?”
“我来吧。”顾晨脱口而出,随后又道:“但是在做检测报告的时候,我还需要完善证据。”
“完善证据?你是指?”赵强并不明白顾晨的意思。
顾晨则道:“我还需要把所有证据相结合,重新建立犯罪现场,这样操作也可以尝试推断高田死亡的真相。”
“你……你想犯罪现场重建?”赵强总算明白顾晨的意思。
顾晨也是爽快点头:“没错,所以昨天那辆车,究竟是在哪里发生的车祸?能不能带我过去看看?”
“好吧。”赵强感觉今天算是全程陪驾了。
既然顾晨想去,自己答应便是。
于是说道:“我待会联系拖车,把那辆肇事车辆拖到案发现场去。”
顾晨拍拍他肩膀:“那就有劳赵师兄了。”
……
……
在赵强的带领下,大家一路开车,来到了昨晚发生事故的案发现场。
而赵强也安排了拖车,将昨天那辆老旧面包车拖到原处。
为了将案发现场还原逼真,在赵强的指挥协调下,车辆继续保持昨天案发时停在路边的状态。
“这就是昨天发生车祸的地点,只不过昨天晚上下大雨,地上的许多血迹早已被雨水冲刷干净,有点影响。”
“没关系。”顾晨并不介意,主要是所有的疑点都在那辆肇事车辆上。
顾晨之所以来这,只是为了求证自己的推测,用现实手法将案发经过还原出来。
在根据俞敏自己交代的供词,顾晨大概确定了方位。
随后测量车祸发生的路径。
盜途 牽魂指
在每处地点,顾晨都做好标记。
随着自己眨眼两下。
顾晨很快进入到虚拟空间。
此时透明虚拟空间内,各种道路与车辆之间的点线相结合,在顾晨面前勾画出一幅现场画面。
顾晨打上一记响指,很快,自己通过虚拟空间,场景很快变成了雷雨交加。
周围的光线也开始变得昏暗起来。
利用大师级想象力,顾晨将整个现场逼真还原到昨晚情况。
此时此刻,天空雷声大作,闪电不断。
暴雨倾盆而至。
而就在这样一条视线不佳的省道上,高田先是正常坐在副驾驶位上。
由于昨晚千辛万苦,才从自己的包围圈中逃了出来。
离开仓储区的高田惊慌失措,从小货车内跳车逃跑,到自己被俞敏接上车。
此时的高田早已是狼狈不堪,整个人极为憔悴。
而丢失了仓库,又被警方追捕,一系列打击接踵而至,让俞敏极为不满。
二人随机在车辆上发生口角,且越来越激烈。
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高田突然遭到了俞敏用钝器的多次击打头部,导致了仪表盘上的喷射血迹。
而这个时候的高田开始反抗,于是两个人开始纠缠和打斗,从而导致了车顶上的很多摩擦血迹。
之后的高田,解开安全带后,试图跑往后车厢挣扎逃脱。
但不巧的是,他还是被俞敏抓到了。
随后两人继续在后车厢里面进行打斗,导致了车顶,车侧和车门都留下了大量血迹,以及车侧的血手印。
看到透明画面不断在自己面前演示,顾晨的眉头微微蹙起。
这些虚拟场景的推理,也正好还原了当初自己在车上检测到的那些血迹。
所有血液喷射点都比较符合。
而此时顾晨再看,虚拟空间内,此刻的高田早已是奄奄一息。
遭到如此多重创的打击,俞敏顿时也慌了。
在雷雨交加的夜晚,黑暗中惨不忍睹的丈夫,让俞敏惊慌失措。
眼看事情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俞敏在一番纠结后,决定用一场车祸来掩盖自己的罪行。
紧接着,她把丈夫高田弄下车,开始用车辆将他碾压致死,然后又抱回到了后车厢,将车辆部分位置的血迹清洗干净,最后再拨打求救电话。
之后的模拟场景,顾晨加快了进度。
赵强带着人,和救护车一起赶到,俞敏在面对赵强的连夜审讯,将自己编造好的故事告诉给赵强。
由于昨晚的暴雨,道路视线不好,交通事故较多的缘故,赵强还是相信了俞敏的说辞。
加上俞敏跟高田又是夫妻关系,因此从人情常理来说,也比较符合赵强的认知。
可谁能知道,就是这样一个看似离奇却又简单的车祸,竟然暗藏着众多玄机。
顾晨打上一记响指,透明虚拟空间消失不见,自己再次回到现实状态。
“顾师弟,怎么模拟啊?”卢薇薇面对空车,有些不知所措。
顾晨则是淡笑着走上前,根据自己刚才模拟的虚拟场景,开始跟众人讲解起来。
“其实问题很简单,如果当时两人都坐在驾驶位上,那么我们根据之前我所提出的八大疑点,就很容易对号入座……”
顾晨用简短的话语,将自己模拟出来的虚拟场景一一道出。
随后让卢薇薇和自己进行了一对一模拟。
卢薇薇扮演俞敏,而自己则扮演被杀的高田。
根据顾晨的指挥,卢薇薇比较圆满的完成了既定动作。
而顾晨在每一次动作结束后,都会对车内现场情况进行讲解。
包括在做什么动作时,血迹会如何喷溅。
顾晨甚至利用了法医检测的拉线法和三角板,简单明了的对喷射的血迹进行分析。
结果是,所有情况都符合预期。
尤其是之前顾晨利用白纸和试剂,在车侧还原出来的那只挣扎的血手印,更加让赵强相信,高田当时有过激烈的挣扎。
而并不是像俞敏所说的那样,是被她一直用毛毯包裹着,躲在车辆后座等待救援。
可以说,这就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凶杀案。
而这一切的推测和证据都很合理。
赵强有些不淡定道:“看来我是上当了,可她俞敏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
要知道,高田再怎么说都是她俞敏的丈夫,她怎么就忍心残忍杀害亲夫呢?
众人也同时陷入深思。
而顾晨则是不紧不慢道:“要知道杀人动机,那只能从俞敏的背景查起了。”
“两人之间既然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这次凶杀就不会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至少俞敏在痛下杀手之前,她应该是有所考虑。”
“我同意顾师弟的意见。”卢薇薇闻言顾晨说辞,也赶紧附和:“我觉得这个俞敏的背景或许会很复杂。”
“而且能这么残忍的杀害丈夫,可见这个俞敏是个狠角色,而且是在高田不知情的状况下,突然痛下杀手,否则高田要是早知道自己难逃一劫,他肯定不会联系俞敏,让俞敏来接自己。”
“那就是说……这个俞敏是早有预谋,而高田却并不知情?”赵强问。
卢薇薇默默点头:“差不多就这意思吧,反正俞敏的背景一定要调查清楚。”
“现在调查基本上可以锁定凶手,只要再把血液和毛发检测对比后,就能出结果。”
“到时候,也不怕她俞敏不承认,毕竟事实就摆在面前。”
“那我们趁着现在的时间,好好去调查一下俞敏的背景?”赵强问。
王牌戰兵 梅雨情歌
顾晨在检查完现场情况后,确认没有其他问题,这才点头答应:“可以,正好昨天赵师兄已经对俞敏的住所进行过登记,我们直接找过去看看。”
“那还等什么?”王警官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他也很想知道,这个看似娇弱性格,动不动就哭鼻子的俞敏,为何会对丈夫如此心狠手辣?
这勾起了王警官足够的探知欲望。
大家说走就走,安排拖车将肇事车辆带回后,几人又匆匆赶往下河镇。
根据笔录线索,大家找到下河镇沿河路118号。
这里是俞敏经营的一家批发超市。
从规模和地理位置来看,这里都处于绝对的中心位置。
因此来这购物的人很多……
当顾晨几人来到现场时,几名提着袋子的老人才刚出来,收银员顿时处在空闲状态。
顾晨则是走上前,将手机亮在收银员面前问:“请问俞敏的住址是在这里吗?”
腹黑boss的糊塗妻
重生之相門嫡秀
“是呀,她是我们的老板娘。”胖胖的中年女收银员说。
顾晨再次扫视四周,这才确认的问道:“这么大超市,都是你们老板娘在经营?”
中年女收银员默默点头:“对呀,全都是。”
“我的天。”卢薇薇盯着货架上的几包虾仁味薯片道:“俞敏有这么大超市,她却开着一辆老旧面包车?这有些不符合道理吧?”
瞥了眼中年女服务员,卢薇薇又问:“那你们老板娘一共几辆车?”
“就一辆。”另一名超市服务员走过来道:“我们老板娘就那一辆拉货的小面包,破破烂烂的。”
“平时进货拉货什么的都是她一个人吗?”赵强问。
女服务员继续点头:“对呀,这里什么重要的事情,都是老板娘一个人干。”
“她开得那辆面包车,其实早该报废了,不过她也没钱换新的,也请不起人,光超市里这些货,她都欠着经销商一大笔钱呢。”
闻言女服务员说辞,顾晨这才又问:“合着你们老板娘流动现金不多啊?”
“不是不多,是压根就没有,她还押着我们两个月工资呢,就没见过这么抠门的老板娘,毕竟我们也要吃饭的呀。”之前那位胖胖的中年女收银员,整个人也是没好气道。
“怎么着?资金链短缺,连你们的工资都快发不起了?不会这么惨吧?”赵强闻言,感觉这超市有点不对劲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