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之百獸王
小說推薦海賊之百獸王
眼看着海贼们扬帆逃离,战国却也没有下令追击,因为挡在沟壑防线前的除了不可一世的白胡子外,还有那个让他们海军闻风丧胆的凯多。
“现在想置身事外还来得及,凯多。”白胡子开口,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战死沙场是他的夙愿。
凯多淡淡一笑:“怎么说我也杀了一员海军大将,你觉得他们会轻易放我离开?还是你觉得我会怕区区海军?”
愛妃饒命
白胡子摇摇头:“你的实力正值巅峰,气势内敛,连老夫都看不透,三色霸气恐怕都锤炼到了一个恐怖的境界,试问这世界又有谁能够阻挡你?
正因为如此,老夫才是觉得你没必要来淌这趟浑水。”
“你倒是看得开,只是这场战争终究要有个见证者,你放心去战斗吧,纵然你战死,我也不会让海军玷污你的尸体,事后我会将你厚葬。
獨家寵婚:高冷老公呆萌妻
復仇攻略:引誘前夫總裁
只是作为交换,你死后我将把你的力量占为己有。”凯多平淡说道。
“占为己有?什么意思?”白胡子皱眉,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蓦地睁大,“难道你……!!!”
白胡子想起曾经海上流传的一则传言,说是百兽海贼团掌握了掠夺恶魔果实能力者能力的力量。
当时白胡子还一笑了之,不以为意,没想到那则传言竟然是真的!
凯多眼睛露出危险的红光,咧嘴邪笑,“很多人都知道恶魔果实不能食用多颗,因为能力相冲,这就好比两只恶魔在寄宿的身体里争斗……
宿体沦为战场,两只恶魔在身体里宣泄力量,你说最后会发生什么?”
这个答案毫无疑问会支离破碎。
这是不争的事实,因为曾有那么几个案例,有人不满足得到的一种恶魔力量,就试图吞吃第二颗恶魔果实。
鶴形十二
只可惜贪心不足蛇吞象,新的力量没有得到,反倒是赔上了性命,爆体而亡。
你是我媳婦
从此以后,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人敢轻易触碰那道禁区。
不过,白胡子听闻凯多款款叙述时,眼中还是露出浓浓的震惊之色。
凯多继续说道:“不过凡事都要例外,这些年为了破解这个禁区,我可是动了不少手段。”
自从三年前跟杰尔马取得联系,一番交易虽然没有得到杰尔马的中坚科技力量,但却得到了克隆技术ꓹ 作为交换,凯多也卖了两枚旧型的KD一号给他们。
毕竟这些年的研究ꓹ 他可不止只有KD一号这种旧型毁灭导弹。
而在两年前,凯多又让部下将凯撒-库朗虏来,着手研究多颗恶魔果实寄宿的科技ꓹ 因为杰尔马的克隆技术在前,经改良后能将制造一批成熟的克隆人的时间缩短到了20个月。
两个月前刚投入实验ꓹ 虽然耗资巨大,但却出现了实验成功的个别案例。
“你果然是让这个世界暴走的ꓹ 最不安定的因素ꓹ 我很期待,你究竟会带领未来走向何处……
既然如此,待我死后就拿走我的力量吧!是毁灭还是新生,就让我的力量在你身上去见证!”
我愛男閨蜜
说完,白胡子一步跨出,身体表面升腾起红色蒸汽,每迈一步ꓹ 周围的大气就紧缩颤栗一分。
“别后退,别被他吓倒了!他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战国见海军们畏惧顿时露出不满之色ꓹ 出言稳固军心ꓹ 让青雉和黄猿带头攻向白胡子!
“海军们ꓹ 想取我的项上人头就尽管来吧!”白胡子大笑ꓹ 笑声震得大地颤抖,这一刻ꓹ 他不再有所顾忌ꓹ 肆无忌惮的挥霍生命!
白胡子强行燃烧生命ꓹ 只为换得片刻的巅峰之力!
薙刀裹挟着无匹的力量,轻松劈开冰川ꓹ 大拳震荡,大地震开,海军们手忙脚乱撞作一团,跌入深渊。
本部大将和本部中将及时挺身而出,神色严峻,直面恐怖的白胡子。
一时间,场面上全是漫天冰矛和热线光束覆盖,恍如末日!
白胡子顶着万千冰矛光束前进,一刀将拦在身前的数十本部中将击飞。
接着一拳击出,白色裂痕摧枯拉朽蔓延开去,大气如玻璃般炸裂,无数海军将校组成的人墙如纸糊一般被轻易戳破,只留下一条通往海军元帅的宽敞大道。
咻!
如流体般的冰块迅捷射来,直扑向白胡子。
白胡子薙刀一劈,将冰块劈甩在地上,冰块蠕动了两下,化成青雉的模样,额头流出鲜血。
与此同时,金光大现,黄猿双掌合十,拉出一柄天丛云剑,黄猿凝立虚空,果断向白胡子出手。
砍、刺、挑、扫、撩、拨、破、挡!
各种剑招欺身而来,即绚丽璀璨又无比致命。
白胡子单手持着薙刀,和天丛云剑撞在一起,金芒炸裂,发出猛兽嘶吼的吟游声。
白胡子抓住机会,一拳砸在黄猿的腰上,黄猿虽及时元素化,但还是被震荡的力量击飞,撞进乱石之中。
“这家伙是不死之身吗?!情报上不是说已经病入膏肓了,怎么可能还有这种力量!”
幽冥鬼帝 櫻落吹雪
海军们满头是血,脸色发白,艰难抬头仰望那个曾经象征人类顶点的怪物。
那是身体萦绕着红色雾气的恶魔!
王下七武海面色凝重,凯多见他们想有所动作,大剑指着他们警告道:“这是老家伙的心愿,你们只需在旁边好好观摩这场斗争就行了,我的话不说第二遍。”
王下七武海顿时神色各异,尤其是多佛朗明哥面露僵笑,冷汗直流。
白胡子感激的朝凯多看了一眼,王下七武海都是成名已久,穷凶极恶的海贼,实力不容小觑,没有他们插手确实少了些阻力。
白胡子眼睛一眯,看向战国,“战国,我早就不爽你站在那个趾高气扬的地方发布施令了,真不打算亲自下来送送昔日老友吗?”
战国气得嘴唇哆嗦,额头上青筋绽出,眼神复杂,内心似乎在做着思想斗争。
最后他长长一叹,似乎已经看开了,“也罢,就由我来送你最后一程吧!”
说完,战国纵身一跃跳下高台,化作一尊金光闪闪,掌捏佛印的大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