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
按理来说卤制过的应该不会那么脆爽,更多的应该是绵韧的口感才对,但这卤水金钱肚,却没有这样的烦恼,十分的爽口,‘呲呲呲’的,略微还带了一点弹牙的感觉,十分好吃。
特别下酒,那种吃下去一盘就能喝上一瓶酒的感觉,乌海都吃了半盘子了,也忍不住拿起酒杯来喝了一口梅花酒,顺滑爽口的酒液顺着喉咙慢慢滑下去。
香气弥散开来感觉像是从体内透体而出一样,整个人都沐浴在花香中,并不是那种十分浓烈的味道,反而带着梅花的高洁典雅,眼前似乎出现了一株株姿态各异,盛放着的各种花朵,轻轻一嗅就是一鼻子的梅香。
清香过后再次回味又多了一丝成熟的味道,似乎是果香的气息,梅果的香气萦绕舌尖。
就是乌海都顶不住愣是再次喝了一口以后才投入到其他的点心中去。
“古籍记载的是真的,古人不是文学创作时的夸张,确实是有这样特殊的酒,也不知道袁总酿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褚老一脸的激动。
要不是他年纪大了身手不利索了,他能直接过去拉着不远处的袁州唠上十块钱的,没办法会场这么多人,十块钱已经是极限了。
他年纪大了,也抢不赢年轻的,只能暗戳戳地想着,这次就不回京城了,反正蓉城也很好,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再说,得,又是一位打算在蓉城停留的大师。
“猴儿酒肯定更好喝。”褚老细细品尝着梅花酒的滋味。
心里倒是止不住想起了史书上记载的猴儿酒的美好滋味,上次猴儿酒的品鉴大会的时候,他没有来得及参加,人也在国外参加活动,消息收到的少。
等他收到具体消息的时候,已结束一段时间了,说实话真真假假太多了,他又忙,确实没有打算专程来一趟,再加上他那几个老朋友一直呆在蓉城没回去,当然也没有邀请他来品尝,因此褚老这是第一次来蓉城。
喝到梅花酒的现在ꓹ 褚老才知道他那些老朋友没有回去京城的真正原因绝对是因为这里的酒好,而不是什么几个人一起研究个什么新酒之类的屁话。
关键是单纯无知的他还就这么信了ꓹ 想到这里,褚老就忍不住瞪了瞪旁边桌子的几位老朋友,真是误交损友ꓹ 有这种好事都不叫他,简直是枉费他们几十年的交情。
我體內有座神農鼎 言不合
注意到褚老的眼神杀的王老等人ꓹ 直接转过背去继续品酒,没办法ꓹ 喝酒名额只有那么多ꓹ 本来他们都不是时时能够喝上,再叫上褚老这不是更加不容易喝上酒了?
葉舞深 子可作
再多的交情在袁州酿制的酒面前那也是白搭,还有那么多好吃的下酒菜,坚决不能多加入人了,否则不够分,不过现在褚老已经发现了,估计以后有得抢了。
想到这里ꓹ 王老几个人赶紧握紧手里的酒杯和酒壶,快速倒满喝了起来ꓹ 速度熟练快速ꓹ 绝对是惯犯。
也是王老四个人运气好ꓹ 有一壶酒恰好在他们附近ꓹ 于是四个人占据了一壶酒,那是相当大的好处了。
褚老看到王老他们背过身去ꓹ 还觉得是他们不好意思面对他了ꓹ 就决定大方的原谅他们了ꓹ 完全不知道他那些老朋友的意思,不然割袍断义了解一下?
万总酿和朱总酿他们人多ꓹ 六个人抢到了两壶酒,除了倒了一杯给褚老和他的助理以外,剩下的看了看还在细细品味的两个人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都是一起喝过酒抢过名额的战友,一下子就明白了各自的想法,于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动作优雅快速。
鼠貓耽美短篇系列 葉楓
万总酿他们已经学会了如何优雅而快速地将自己看中的酒喝进肚子里才保险了。
于是等到褚老两个回过神的时候,梅花酒就已经都下肚了,这就让人惆怅了,幸好的是当时下一种酒就上来了,不然褚老能当场表演一个狮吼功给大家看看。
这都是后话,现在袁州这里倒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本来袁州讲完话以后下来应该参加万总酿他们这一桌,跟各位大师聊聊,查漏补缺的,毕竟他的酿酒技能才点到中级水准,他自认为也不过是才入门不久,需要虚心学习才是。
没想到还没有来得及过去,袁州就被拦住了,是一个鸡皮鹤发的老人,年纪真的很大了,但是面色红润,一看就知道精神状态不错,身体应该也不错,因为刚刚过来拦住他的动作十分快速。
袁州是个尊老爱幼的性子,因此看着面前的老人十分客气道:“言会长是不是有什么事?”
他认识面前的老人,之前见面的时候介绍过,是目前华夏酿酒协会的荣誉会长,也是鲁酒传承人,“言式芝麻酒”享誉全国,一手言式酿制手法精湛之极,就是八十多岁的高龄了还会坚持酿制,不过多是自己在家酿制了,酿酒厂的一线早就退下来了,毕竟体力确实不比年轻人了。
倒是不知道他来找自己是因为什么,袁州有些好奇,反正先跟言会长交流交流,也是可以的。
步步向上
“袁总酿好,就是想要问问袁总酿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酿酒协会,不用做太多的事情,荣誉副会长职位只要一年来开一次大会,偶尔有需要,袁总酿又有时间的话,也可以开一场讲座之类的就行,当然作为副会长,协会里的各种酿酒古籍,酒方观看资格这些都会给开到最高的权限,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言会长笑得跟弥勒佛似的。
一眼看过去就十分亲切,比起居委会大妈来说绝对还要有亲和力,当然这是言会长的自我感觉。
強寵天價蠻妻
重生之庶女嫡妻 桔子皮
在袁州看来,言会长这笑得样子特别像是诱拐小红帽的大灰狼,怎么看都怎么不怀好意,总感觉汗毛都要竖起来抗议了。
無限之血腥惡魔
煉陣天才修仙記 冰飛雲寒
“咳”袁州不好意思地干咳一声,将脑子里十分有画面感得想法甩了出去,正经道:“我的酿酒技术目前还没有很好,不够资格当副会长,言会长你看,要不等过段时间我的技艺提高了以后再谈这个问题,怎么样?”
袁州想的是等到他升级为高级酿酒大师以后,基本上应该是能够匹配荣誉副会长这个职位了。
他一直认为在其位谋其政,要是答应了有人问到一些问题他答不出来不就跟那些尸位素餐的人一样了吗,这是袁州坚决不允许出现的情况,也是身为未来厨神的骄傲。
他说这话的时候十分恳切认真,完全就是本来就是这样的神情,但是跟着言会长一起来的徐秘书心里起码就有几十万头羊驼在奔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