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兇
小說推薦刑兇
我接着说道:“接着只要将落地窗打开,让塞子弹出去,重物就会立刻将楼下浴室的窗户打破,而里面的镜子上本来就有你事先插上的箭。”
“久惠小姐利用我们赶往浴室的空隙,将一切的手法统统还原,最好的证据就是我在外面找到刚好掉下来的订书针,还有墙上的针孔。”
總裁的蜜制新妻 二聶
久惠反驳道:“可是那把十字弓明明不是在树林里面被找到的吗?”
我:“那是在之后,是你在大家被你事先留下的脚印所分心的时候丢在那里的。我想你就是在那个时候将箭从树上拔下来的吧,你拔的就是那把移动广田先生时,所用的尾端绑着圆圈的箭。”
我:“那个时候你之所以会跌倒,也是因为拔箭产生的反应,没错吧。”
久惠小姐笑着:“呵呵呵呵,虽然我很想夸你分析的很好。但是我根本不可能杀害广田先生,因为那个时候我可是在烧热水啊。”
久惠小姐向前走了走,接着说:“烧柴大概就花了八分钟,要在八分钟之内把柴堆放好,再到广田先生的屋里去做你所说的这宗不可能犯罪,是不是太牵强了一点。”
我抿了抿嘴,接着说:“你只要提前将热水烧好的话根本就没什么。”
久惠小姐抱着胳膊,看着我:“可是,我可是碰巧才去烧热水的哦。”
穿越之鬼手不滅
我冷笑一声:“呵,碰巧?那根本不是巧合,是魔术,如果那个时候广田先生的表演是有你来做暗装的话,你早就知道谁会被分配到什么工作。”
大風曲
亚美小姐听得有点晕,不自觉的问道:“什么暗装啊。”
我:“那个魔术是利用里面早就画上记号的纸张放在客厅里面,再用魔术师猜出名字和记号的手法。”
江丞指了指秦谦,说道:“额,可是,画上数字记号的人是秦谦先生啊。”
三國王者
冷帝霸寵,妖後狠猖狂 艷紅塵
我:“对,但是秦大哥被蒙了眼,秦大哥用的应该是久惠小姐中途掉包过的,那支不能写的笔。这么一来,秦大哥对那支不能写的笔还有对一开始做了记号的事都一无所知,才能让大家都产生了以为那是由秦大哥随机抽样做下记号的错觉。”
“我想你恐怕是主动对广田先生建议表演这个魔术,就将计就计负责去烧热水,在从事先将热水烧好的屋子上面的屋檐爬到二楼去,接着就在那里埋伏等待广田先生回房将他杀害,利用我刚才所说的手法完成了这桩不可能的犯罪。”
“我记得有说过前些日子这里有小偷潜入,恐怕就是久惠小姐吧,因为这个手法要用的身子长度还有放在大厅的原子笔种类,都得由你事先调查清楚才行。”
久惠小姐显然是急了:“既然你怀疑是我,首先你要有证据啊!”
大婚晚成:老婆離婚無效 蘇婉年
我走过去,说道:“你要证据当然有,就在你的皮靴里面。也就是绑了线圈的另外一支箭。”
我:“我之所以会跑到这个地方来是有原因的,为的就是要把你引到这个地方来,你到这之前,都没有时间来拔留在树上的那支箭,所以说现在能够用来证明的箭只有一根,也就是说,你只有在追我的时候拔掉了。”
青社跑到旁边那棵树前蹲下,看了看:“啊!是这个洞,这上面有用箭刺过的痕迹。”
我:“这就对了,这种做过手脚的箭,你根本没有办法能丢在这个附近,所以,你只能放在你的皮靴里,毕竟哪里是最适当的地方。”
江丞:“那么,那个灯神就是……”
我:“据我猜测,那应该是久惠小姐虚构出来的人吧,也许是拿别人身份证来使用吧。”
亚美小姐看了看久惠小姐,又看了看我,说道:“可是久惠小姐和灯神都曾经参加我们那次的对谈啊。”
我一脸无所谓的看着亚美小姐:“这有什么,只要拥有两组电话线,数据机和个人的电脑根本就不成问题,当然了,不只是灯神,就连久惠这个身份也许都是盗用别人的也说不定。”
久惠从靴子拿出一支箭,笑着说:“你错了,这两个名字确实都是我的,我就是被你们所讨论的那个魔术师风树的外孙女。”
江丞和亚美现在比任何时候都很是震惊。
亚美:“你是风树的……”
美人計:棋子王妃
你們練武我種田
江丞:“外孙女!?难道说!”
久惠:“没错,我的外公他以前就是利用我的身份和你们通信的,就是利用池鱼这个笔名的,我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我在整理外公遗物的时候,看到外公为那次交谈保留的记录。”
久惠闭了闭眼,接着说:“我就一直很是奇怪,他明明和过去一样没什么体力,怎么会突然说要演出逃生的魔术呢。”
亚美:“可是那是…..”
元霸異世遊
久惠笑着说:“没错,那确实是我外公一时兴起,把自己给害死了,我根本不会因为这件事而迁怒你们。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原谅在我外公因为意外身亡之后,西中先生和广田先生对他的评论。”
(西中:哎呀,在看了报纸之后我真的吓了一跳。
广田:是啊,能死在舞台上他是求之不得吧。
西中:这是老年人唯一的希望吧,哈哈哈哈哈。
广田:哈哈哈哈哈。)
久惠小姐暗了暗眼神,说着:“我外公本来要在那个逃生魔术成功后就要对大家公布身份。”
亚美,江丞:“啊?”
久惠:“他想写我总算成功了,不知道大家觉得这次的魔术怎么样。在我看到这句没有寄出的话的时候,觉得既懊悔又不甘心,所以就忍不住做出这件事了。”
亚美:“但是,如果他们知道池鱼就是风树大师的话,也就不会……”
久惠小姐抬眼看看亚美小姐,说:“没错,我想他早就已经注意到了。”
亚美:“是谁啊。”
久惠:“井克啊,因为在表演前一天,我外公还收到他传来鼓励的电子邮件?”
江丞:“但是,他怎么会知道?”
我:“据我猜测,他应该也是个魔术师的关系。”
井克走了过来:“没错,他说的没错,我是个魔术师,严格来说我父亲还是风树先生的好友,池鱼是风树先生早年舞台上的笔名,这次我会来仅仅是为了要看看为何早该去世的风树先生还会继续通信。”
“哎,我也知道久惠小姐是风树先生的外孙女,只不过我没想到她会杀人,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天渐渐亮了,太阳了露出了头,我看着清晨照射出来的光,是那么耀眼又那么温和,就像是暴风雪后出现的那抹光亮。
我对着一旁的久惠小姐说道:“你外公一定不希望你这么做,毕竟他曾经也和这些人那么热情的交谈过。”
久惠小姐看着我:“是啊,可是我就是莫名的无法原谅吧,外公他在我心中的地位就如同一个信念一样。呼,你说,要是我早些遇到你,将我心中的想法说给你听,我想或许我就不会做出这些事了。”
警察也在天亮后很快派直升机来迎接我们,同时久惠小姐也承认了她的罪行,这个案子也就这么落幕了。
下了飞机,我伸了伸懒腰,突然秦谦勾住我的肩膀,说:“阿远啊,没想到你推理能力这么强,你可一定要加入我这里,就这么定了啊。”
我抽了抽嘴角,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身后一声巨响,我回过头,看见秦谦痛苦的皱着眉躺在地上,我赶紧跑了过去,摸了摸秦谦的头。
“好烫,秦大哥,快点叫一下救护车,等等,算了,和警方借辆车,我记得附近有家医院。”
秦勤接收到我的指令,就赶紧行动起来,我将秦谦放到警察的车上,就进了驾驶室,秦勤坐在副驾驶,我赶紧发动了车子。
飙着车来到了医院,当然了,抛去中途强行穿过了几个红绿灯,就这样,本来需要十分钟的路途,硬生生用了五分钟就到了医院。
我背着秦谦进了医院:“医生!医生!这里有病人。”
听到我的呼喊,医生很快的走过来,我将秦谦放在病床上,医生就看了看秦谦,并且给秦谦吃了点药,看着秦谦渐渐松开眉头,熟睡过去了,我送了一口气。
而一边的医生却偷偷的将我们叫了出去:“请问,你们谁是病人的亲属?”
秦勤说:“我是。”
医生点点头,说道:“好的,我想说给病人做一个全面的调查。”
助理媽咪:總裁爹地,乖乖投降
我听着这句话觉得有些不对:“医生,请问到底怎么了。”
医生皱着眉,说道:“嗯,是有点情况,我觉得病人这次的发烧似乎不太像是受风感冒之类的,像是某些病的原因。”
秦勤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急忙说道:“我弟弟他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当时我想带他来医院,他却死活不肯来,之后也是。”
医生点点头:“我想说现在给他赶紧做个全身调查。”
秦勤点点头,表示同意:“好的,就拜托医生了。”
我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再看了看病房里:秦谦哥看来并不想别人知道他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