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王钦服了,对此,顾佐和孔安国总结经验,顾佐道:“所以说啊,不要轻易搞外遇啊,搞外遇也尽量别搞到自家师兄弟头上。”
孔安国摇头:“怀仙说得不对,老夫以为问题不在这个上面,关键是绝不能留下书信和字据,能不写尽量不写,看完之后也要立刻烧掉,不要心存侥幸!”
顾佐很是敬佩:“老前辈经验之谈啊,果然比晚辈要透彻,更一针见血。”
孔安国怡然受了:“老夫当年……咳……算了,不提也罢。如今该怎么处置?要不就放了?可他要是暴起发难该当如何?”
顾佐道:“不怕,他都这样子了,还能怎么暴起,他敢暴起我就给他爆炒了腰花。”
孔安国又问:“那今后呢?时刻防着也不是办法,怀仙有什么好点子?”
影淩亂
戀愛感受 何格
顾佐道:“我还真想了个办法,安国先生给合计合计。晚辈不是在东海有不少朋友么?把信件封存,设个咒,三年之后咒语自解。只要晚辈回不去,信件便可以浏览了,如此仙人轶事、床第趣闻,东海的朋友们肯定会广为流传的。”
王钦满脸绝望和沮丧:“不要……”
網遊之彪悍人生
顾佐和蔼可亲的拍着他的脸道:“王大上仙,你看咱们是不是已经成功构筑命运共同体了?我有个提议,不如大家交个朋友,如何?”
王钦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是……”
顾佐用力拍着他的脸,皱眉道:“大声点,我听不见……再大点声!跟我和安国先生做朋友就那么委屈你吗?大点声……再大点,搞得跟自己受了多大伤似的……”
孔安国干咳了一嗓子:“怀仙为何喜欢拍他的脸?这脸已经肿得不成样子了,上点药吧。”
顾佐“啊”了一声,抱歉道:“不好意思,哈哈,我有个好朋友,跟人斗法的时候专门喜欢打脸,这都跟他学的,没学好,见笑,见笑!”
孔安国弄了点伤药给王钦抹上,又给他服了粒丹药,顾佐便将他的阳神解封,塞给他一块银子,又把衣服还给他ꓹ 道:“都是好朋友了,七天后还请王大上仙去东越城走一趟ꓹ 大家好好聚聚。回去把衣裳换了,好好养养,别到时候给我们这些好朋友丢人。”
怒放
见王钦浑浑噩噩ꓹ 怕他没听见,再次拍了拍他的脸:“说话呢ꓹ 放尊重点行不行?”
王钦点了点头,失魂落魄的飞走了ꓹ 顾佐和孔安国商量ꓹ 干脆直飞东越城。
东越国君范蠡自下界飞升后,原本有望拜除官爵,得享一元之寿的,但他为情所困,不爱寿元爱美人,于是选择辞官立国,得了二百里封地。
二百里的封国ꓹ 屁大个地方,户数五六万、人口不过三十万ꓹ 差不多四十个南吴州那么大ꓹ 国力就不提了ꓹ 谈不上什么国力ꓹ 要的就是个自己说了算。
东越城是东越国的国都,范蠡又擅长营聚生财ꓹ 这座城池打理得很是繁华ꓹ 可称得上国泰民安。
作为离东越国最近的邻居ꓹ 孔安国和范蠡每隔几年都要见个面,吃顿酒ꓹ 聊聊天,对东越城自是很熟悉的,当下便携顾佐直飞王宫。
他们一入王宫,就见后宫有一片大湖,湖上有扁舟泛水,舟上两人,男子峨冠博带,女子身姿婀娜。
落在湖边,孔安国向舟中拱手,舟中之人也向他回礼,孔安国向顾佐道:“老夫来东越国,十次有九次都在这里见到国君,也不知这五湖有什么好,再好也早腻味了。”
顾佐笑道:“人家玩的是一种情怀。”
扁舟靠岸,范蠡自舟中跳上岸,他身旁的女子也飘然而下。顾佐来这里,最大的期待就是见一见这夫妻二人,尤其是女方,此刻一见之下,顿时呆了呆。
绝美什么的就不多说了,顾佐也不是没见过美人,但这美人却美得极有特点,淡淡笑容间偶尔一闪而过的微微蹙眉,行走之间流露的那股子弱不经风的病容,将病态之美展现到了极致,令人忍不住就想怜惜。
孔安国顿时笑了:“夫人之美,连怀仙也勃然作色么?”
顾佐很是无语,心说老孔你这样说话一点都不避讳,真的好吗?不怕人家老公生气吗?
范蠡却丝毫未见怒意,反而跟着哈哈大笑,脸上满是自得:“山神老儿,早跟你说过了,吾妻之美,沉鱼落雁,况于人乎?”
全民修真之人類進化
冷酷王子的淘氣公主 花花寶貝
夫人也大大方方,微笑道:“就知道说嘴,还不请贵客吃茶。”
顾佐拱手:“晚辈顾佐,见过国君,见过夫人。”
换了间竹亭落座,夫人亲自烹茶,孔安国又介绍了一下顾佐的来历,范蠡笑道:“怀仙不必着急,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跑不了。”
谈起来意,范蠡很是好奇:“那座紫铜矿山早已采尽,怀仙要来何意?”
顾佐道:“实不相瞒,打算送给接引殿元宝童子玩耍。”
范蠡没资格上天,对天上的事情也不感兴趣,是以没听说过元宝童子,但既然是天庭的神仙,自觉拿废矿山送人怕是说不过去,当下道:“我国中还有座云英金山,怀仙要不要考虑一下?”
霸王之槍 余雲飛
顾佐道:“还真就要这座废弃的矿山才有意趣,到时晚辈自有一番布置。”
范蠡沉吟道:“既然如此,那就按地价给怀仙,金一百五十斤,如何?”
沖喜小妾 鼠屬龍
顾佐道:“晚辈有个不成熟的想法。”
范蠡问:“怀仙觉得贵了?还可再谈。”
顾佐道:“晚辈希望国君搞一次竞卖,价高者得之,该付多少,晚辈就付多少。”
夫人再次给三人添茶,蹙眉问:“这倒是奇了,顾太师就不怕我家安排人在里面喊高价?”
顾佐笑道:“不怕!来得多些更好!”
范蠡明白了:“原来怀仙不是嫌价高,而是觉得低了。”
顾佐点头承认:“就算国君不安排,晚辈也要安排人来竞买,竞买多少价,晚辈都如数付给国君。”
絕色美女的護花神醫
范蠡大笑:“如此,就多谢怀仙了。”
对送钱来的豪客,范蠡的态度愈发热情,谈起话来,相互间就更近了。
顾佐也放开了,畅所欲言:“晚辈观夫人天赋不凡,又有国君这样的大家指点,为何只是元婴修为?”
范蠡叹道:“我家夫人天生心病,此谓天妒红颜,世事无法尽善尽美。”
顾佐点头:“原来如此……晚辈修行的法门,专擅疑难杂症,有很多因为各种原因无法破境者,投入晚辈门下后,多了不敢说,十个里面总有五、六个能破境成功。若是国君和夫人有意,晚辈愿倾囊相授。”
都市至尊天驕
范蠡立刻动容了:“哦?果有如此灵验?什么功法?”
顾佐点头:“就算不成,也绝不会留下后患,此法名曰搜灵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