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使者团团长这种身份,林朔觉得自己演不来。
爆寵天才召喚師
自己这浓眉大眼一脸正气的,不太适合这种八面玲珑的角色。
在狩猎队里看来看去,老魏长相气质比自己还正,一看就不像。
苏冬冬是个女子,大西洲虽然男女平等,不过也仅限于爵位继承方面,女子当官的还是少。
杨宝坤这是个老实人,戏容易跟不上。
至于庞威瑟和唐珂德,这两人自己都还没活明白呢,也就别给他们派这种任务了。
所以到了最后,使者团的团长,只能让苗成云来。
七年过去,苗成云比以前成长了不少,林朔这几天明显感觉到,如今无论是能耐还是智力,这人能跟自己合上拍了。
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个戏精的表现欲还是那么强,这个活儿让他来,合适。
这两天整个狩猎队再加上阿尔忒弥斯,就下榻在西岚伯爵领的伯爵府里,这儿的主人叫加西亚。
这个登陆后的第一个落脚点,是阿尔忒弥斯选的,据她说,加西亚不同于其他的兄弟姐妹,跟她关系非常好,值得信任。
加西亚是个学者,对权力一向兴趣不大,而这位伯爵大人的求学生涯,也算充满坎坷。
这家人祖祖辈辈都是将军武夫,到了他爹老公爵那一辈更是帝国战力前十的高手。
加西亚从小就文弱,而且立志要去当学者,这就属于长歪了,因此不被家里人待见。
而大姐阿尔忒弥斯,是家族里唯一支持他求学的,不仅资助他,甚至还动用婚约关系,托帝国三皇子给加西亚找了帝国最负盛名的大学者当老师。
加西亚也没辜负姐姐的栽培,求学有成之后著书立说,如今在整个帝国也算是有了不小的名望。
所以哪怕加西亚跟涅墨亚是一个娘的亲兄弟,可论亲疏关系,他跟阿尔忒弥斯更近,也更支持这位姐姐成为公爵。
只是去年老公爵去世的时候,加西亚已经被封出去了,而且手里的实力也确实比不过涅墨亚,这能看着大姐被流放,干着急。
这次大姐从海上回来,还带来了强援,那是再好不过了。
姐弟俩先是抱头痛哭了一番,哭完之后就开始定计。
林朔看得出来,这个加西亚不愧是个学者,想事情显然比阿尔忒弥斯要周全。
阿尔忒弥斯是觉得一伙人杀入公爵府,直接干就完事儿了。
加西亚则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哪怕拥有了林朔这几个人的帮助,双方整体实力依然存在差距,硬碰硬显然是不明智的。
于是大伙儿一起想了个计划。
最后定计,林朔一伙人假扮帝国使者团,押着阿尔忒弥斯去北山伯爵领。
而加西亚自己提前去跟涅墨亚见一面,以三寸不烂之舌,把这个事情圆上。
这样先混进去,然后找准机会突然发难,无疑把握更大。
到了今天,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加西亚这天上午跑到领地边界,去跟遛鸟的涅墨亚见面。
林朔等人,就在伯爵府里等消息。
眼看快到晌午了,加西亚人还没回来。
大伙儿聚在伯爵府的会客厅里愣等着,其中阿尔忒弥斯六神无主,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林朔看着她的神情,又给了苗成云一个眼色,那意思是劝劝,稳稳金主的心神。
当然林朔自己也能劝,不过他得照顾到身边苏冬冬的情绪,没事儿别跟其他美女套近乎。
苗成云心领神会,笑了笑,对阿尔忒弥斯说道:“郡主,事情你也想开一些。
你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在常人眼里那是贵不可言。
只是这世上,越是金贵的东西,代价就越大。
人越往高处走,那越是高处不胜寒。
父子兄弟之间的亲情,在权力之路上到底有多少分量,我相信你比我看得透。
所以加西亚这趟去,不管结果如何,你都不必慌乱。
就算他背叛了你,其实是跟涅墨亚通风报信去了,那也没关系。
我们保着你杀出一条血路,去国都找你的未婚夫。
到时候你以王妃的身份再看现在的事情,其实也就是过眼云烟,微不足道。”
林朔听着苗成云这番话,那是直翻白眼。
心想哪有这么劝人的,这不是往人家心口插刀子吗?
果然,阿尔忒弥斯坐不住了,一下子站起来,大声说道:“加西亚绝对不会背叛我的!”
“哦。”苗成云点点头,“既然你相信加西亚不会背叛你,那你现在慌什么呢?”
“我是怕……”阿尔忒弥斯神情忧虑,人缓缓又坐了回去,“他被涅墨亚识破,回不来。”
话音刚落,会客厅里清风一阵,一袭青色长袍的加西亚,出现在众人面前。
加西亚自幼文弱,习武没什么天赋,那是以这家人的标准而言。
重生之官商 和尚用潘婷
在林朔眼里,这人修为其实还是可以的,修力怎么着也有弱九境的水准,魏行山这个史上最强大的兵王,要是不带枪还真打不过人家。
看到加西亚回来了,阿尔忒弥斯赶紧迎了上去,问道:“事情怎么样?”
加西亚微微颔首:“姐,他相信了。”
“好!”阿尔忒弥斯神情振奋,“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您别着急。”加西亚赶紧摆了摆手,“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事情才麻烦,我们必须要考虑清楚。”
“接下来……难道不是混进去之后见机行事吗?”阿尔忒弥斯不解道,“这都是要临场应变的,我们现在怎么讨论有什么意义?”
“不是这个事儿。姐,您先请坐。”加西亚坐了下来,然后对林朔说道:“林先生,这个事情,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请讲。”林朔说道。
“其实涅墨亚不过是一介武夫,对付他并不难。”加西亚说道,“可问题是对付完之后,应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阿尔忒弥斯问道。
“哎呦我的姐姐啊。”加西亚很无奈,说道,“您难道忘了,您现在背着什么罪名?豢养面首、秽乱宗族,这是于世不容的滔天大罪啊。”
“那是涅墨亚诬陷我的。”阿尔忒弥斯满脸羞愤,“我怎么可能干那种无耻的事情?”
“姐,这不是你做没做的问题。”加西亚说道,“而是别人信不信的问题。”
阿尔忒弥斯愣住了,她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泪水逐渐溢满眼眶。
加西亚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人家把证据拿出来了。
元素操控者
是,那是伪造的,可已经取信于人了。
大家都相信,都在传,而且越传越邪乎。
我们这个使者团是假的,可皇帝的怒火是真的,皇室因此蒙羞,皇帝龙颜大怒!
你这个罪名不洗刷干净的话,就算您除掉了涅墨亚,可别说公爵之位了,在本地立足都做不到。
姐姐你想让我帮忙,我肯定豁出去帮。
可这事儿完了之后,我一个学者无所谓,就算没了领地也能去四处讲学,至少生计无忧。
那姐姐你怎么办呢?
父亲打下来的这片基业又怎么办呢?
到时候我们整个公国,都会因你而承受皇室的怒火,顷刻间烟消云散。”
加西亚这番话,把阿尔忒弥斯牢牢摁在椅子上,神情凄然,默默垂泪。
这位郡主思索良久,似是终于绝望了,她抬起一双泪眼,全身微微颤抖:“那就……把我烧死吧。”
“姐姐!”加西亚猛地站了起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事情没到那个地步!”
“可还能怎么办呢?”阿尔忒弥斯双目失神,喃喃说道,“你说得对,我如果不死,公国就没有幸存的可能。为了保全公国,我只能死。”
“不对!一定该有别的办法的!”加西亚在会客厅里来回踱步,随后看向了林朔,“林先生,你是个聪明人,你觉得呢?”
林朔这会儿,已经打上哈欠了。
昨天晚上是狩猎队第一次在大西洲上过夜,异域的夜晚让苏冬冬很兴奋。
出閨閣記
好不容易摆平了四夫人,西王母又跑出来了,说是如果能在“天师”的地盘上跟林朔洞房,她也觉得很有趣。
于是搞得猎门总魁首昨晚几乎都没怎么合眼,一副身体两个灵魂,把上下半夜全包了。
当然以林朔的体力精力,一晚上不合眼问题也不大,还不至于犯困。
犯困主要是因为,眼下这出戏码怪无聊的。
昨天跟加西亚定计的时候,林朔没怎么说话。
因为他对加西亚的了解,全是听阿尔忒弥斯说的,而这个女人的判断力,林朔又不那么信任。
所以昨天商议计策的时候,林朔不吭声,全凭加西亚主导,就是看这位伯爵到底想干什么。
到了这会儿,这就看明白了。
以国家大义劝说大姐阿尔忒弥斯,让她甘愿被烧死,化解皇室的怒火,公国得以保全。
二哥涅墨亚又被大姐带人干掉了,公爵之位本来就不稳,现在干脆空了出来。
那么根据长子继承法,下一任公爵,就得是加西亚这个老三了。
这位看似对权力不感兴趣的学者,原来玩得是韬晦之计,他如今这出,叫做亲姐祭天法力无边。
现在加西亚来征求自己的意见,其实就是拉拢自己这伙忽然出现的外援了。
想必在加西亚的心里,但凡自己是个明白人,现在肯定会抛弃阿尔忒弥斯转而投靠他。
寂滅道帝
因为事情是明摆着的,皇帝发火,除非阿尔忒弥斯赔上性命,否则此事无解。
而阿尔忒弥斯允诺的报酬,加西亚也是能给的,甚至可以更多。
这些信息,在场的人除了林朔之外,显然苗成云也品出来了。
浴血修魔
苗校长这会儿一脸玩味地看着林朔,也在等着他的表态。
而林朔打完了这个长长的哈欠,说道:
“我们这次接的买卖,是帮助阿尔忒弥斯郡主干掉她的二弟涅墨亚,其他事情我们管不着,只要你们能如约支付报酬行了。
至于到底是阿尔忒弥斯郡主支付报酬,还是加西亚伯爵支付报酬,这并没有区别。”
加西亚看着林朔的眼神原本还有些忌惮,可听到林朔这番话,他整个人放松了不少。
不过这个人戏不错,转身扑通一下就在自己姐姐面前跪下了,伏地哭道:
“姐姐,都怪我这个弟弟无能!”
阿尔忒弥斯确实算不上一个很聪明的女人,不过都到这会儿火刑架就在前面不远,火油都快浇到自己身上了,再不明白那也太蠢了。
只是势比人强,她如今也是心丧若死。
她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这个三弟,幽幽说道:“当年我帮你求学,就是觉得我们家里至少得出一个聪明人。
否则只是一群武夫,父辈基业很难保存的。
现在看来,我这步棋没有走错。
我死之后,米亚公国就看你了。”
“姐姐啊!”
加西亚膝行几步,一把抱住了阿尔忒弥斯的腿,嚎啕痛哭。
林朔则摸了摸肚子,问道:“有些饿了,这儿管饭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