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皇
小說推薦蒼皇
半月以后,小白与敏儿两个小家伙也相继苏醒,白战枫经过生命树的治疗也恢复如初,至此,可以确定,所有人都平安无事了,苍炎与大家解释了一番,开始闭关。
体内的聚星之力仍在吞噬着牵魂树的黑色之力,苍炎干脆拿出金级丹炉,施展天界的炼药之法,将整棵牵魂树都炼成源丹。
对于牵魂树这种天地至宝,换做以前,苍炎自然是没有实力将其炼化,现在却不同,虽然没有引来破碎之劫,但他好歹也具有了黄劫上乘的实力,将凡尘之物炼化也是手到擒来。
当然,这一次之后,金级丹炉直接宣布报废,毕竟,牵魂树这个级别的宝物,若是没有神级以上的炉鼎锻炼,想要保护丹炉很难很难。
亚空间之内。
望着手中那颗幽光爆闪的源丹,苍炎毫不迟疑,一口将其吞下,可是将一旁的空间子老龙眼馋坏了。
可是也没办法,一来苍炎现在正急需力量,二来,就算分给老龙,以老龙的实力只会瞬间爆体而亡,别说是找个幽静的地方闭关了,整个亚空间都没了。
而之所以闭关,却是苍炎察觉到体内的聚星之力正在吞噬牵魂树的黑色之力,慢慢的修复经脉,这让他意识到,若是将整棵牵魂树都纳入体内,主经脉很可能恢复如初。
大寶鑒 羅曉
要知道,聚星之力吞噬的黑色之力只是一小包的牵魂树种子所化,威力就已经强大到可以修复经脉的程度,整棵牵魂树所蕴含的源气就不用多说了。
察觉体内一股雄浑壮阔的源气正在横冲直撞,苍炎咬牙硬挺,心中也不禁感叹道:“不愧是天界都难以见到的至宝,源气是真真恐怖,若是不能将它彻底吞噬,我也就交待在这里了,是生是死,只能拼一拼了!”
没错,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只有牵魂树,若不下定决心一搏,洪涛到来之际就是凡尘大陆灭亡之时,而现在只能看他凭靠目前的实力与毅力能否挺过这一关。
看到苍炎已经入定,老龙谨慎小心的守护在他身旁,没有再打扰他。
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一直到半年的时间流过。
凡尘大陆的危机降临了。
“啊——,倾天王你这个混蛋竟然骗了我,你不得好死,你在哪里?”
响若雷鸣的吼叫在大齐国境内回荡。
洪涛已然到来,虽然他没有魔王所具备的圣魔之心,但在凡尘大陆,就连空间都弱到随他任意打碎,想要找到一个人的位置也并不困难,只不过,苍炎此刻身处于亚空间,仍在闭关,他自然无法找到。
血腥来袭,大齐皇宫上方银血两色相间的云彩铺满了整个天空,皇宫上下无不是感到异常的憋闷,甚至聪明人听到那声音再看这天色,已经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了。
此时此刻的金銮大殿之上,与苍炎有关系的女子全部在此,再其他的,老将军南宫逸云、巨龙一族首领,包括已经闻信赶回的紅彤,还有圣精灵族长携着一众长老都已到齐。
龙凝香也已经换上男装,角色变为大齐皇帝龙晨江。
只见她坐在龙椅之上,满脸严肃的道:“首先感谢诸位来此助我大齐国对抗危机,事情已经至此,朕也就不多说了,还请诸位各抒己见,倒是讲一讲,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
她明白,此次危机绝对不同寻常,甚至要远超于前次倾天教皇在倾天城的腥风血雨,要不然,与大齐有关系的龙族与圣精灵也不会主张前来支援。
而龙族的到场,一来是因为大齐皇室乃是已故族长龙啸天的后裔,二来,大齐军队也是共同对抗幽冥无常的友好战友,至于苍炎与紅彤的关系,还有苍炎对于龙族的恩情,也自然不必多说。
圣精灵就更简单了,先不论共抗幽冥无常之时结下的友谊,就单是圣精灵族的圣灵女、小公主圣紫心与大齐天下兵马大元帅苍炎的关系就非来不可,再怎么说也算是娘家人不是,女婿有难,理应拔刀相助。
“皇帝陛下,那敌人本领绝对非同小可,要说具体有多强大,老夫也不知道,但巨龙一族已经全员到齐,在倾天城上空守护着,就算他的实力堪比幽冥无常,我们也能抵挡一阵。”说话的是红父,此刻的他,因为入殿面圣,已经化身人形。
只见圣精灵族长圣宁安沉吟着接口道:“红兄所言不假,但我怀疑对方的实力甚至要超过那幽冥无常,毕竟如此声势就算是调动千万的死灵大军也不一定能制造出来。”
说到这,他望向大殿之上的龙凝香,“不过陛下请放心,我们圣精灵一族也已经全员到齐,在苍元帅出关之前,我们一定会浴血奋战,保护大齐皇宫周全。”
听了红父与圣宁安所言,虽然龙凝香仍不知道敌人是谁,用意何在,但却是明白,那人绝对厉害之极。
就在现场气氛陷入沉闷,红父与圣宁安皆打算向己族发号施令之时,倾天学院院长亦是皇室龙家之人的龙圣明上前,道:“皇上,还有诸位,我倒是觉得那敌人之所以要攻击我大齐命脉倾天城,用意却是在信仰上。”
“哦?”在场都将目光转向他。
而这时,老将军南宫逸云接口道:“不错,老臣亦是赞成王爷的观点,大家可是都听到了,那人来到大齐上空之时,竟敢大骂我大齐国信奉的神明,绝对是异信徒。“
闻言,在场所有人皆是觉得有道理,当然,圣紫心与大齐镇国神兽金麒麟除外,他们可是知道苍炎的真实身份。
轰隆隆!咔擦!
一声惊雷炸响,殿内所有人大惊失色。
而这时,殿外来报,高天之上,正有大片乌云压向皇宫。
红父与圣宁安急忙带着己族的神级高手飞出大殿,而老将军南宫逸云也不闲着,出得殿外,带着早已守候在外的兵马将皇宫围成了铁桶。
凡是神级高手,皆已飞向高空,各自施力,抵挡乌云。
可是情况并不乐观,无论是龙族还是圣精灵族的高手,甚至还没看清云层之上到底是什么,就已经跌落下来,浑身炸裂。
仙驕百媚雙修緣
敌人恐怖如斯,令得所有高手心惊胆颤。
“糟了,快通知皇帝陛下,马上带人撤出皇宫,否则所有人都是死路一条!”
边命令手下巨龙,红父已经化为巨龙真身,向云端翱翔而去。
“哈哈哈……,你们这群蝼蚁,还想逃走,告诉你们,晚了!”
随着阴狠的话音响起,一道大雷劈向皇宫。
轰隆!
包括金銮大殿在内的所有楼台阁宇瞬间崩塌,宫女太监更是死伤无数,至于宁死守护在皇宫中的士兵,其下场可想而知。
还好的是,洪涛没有对大殿之内的人下杀手,包括与苍炎有关的几女在内,所有人都保得一命。
又是一阵强烈的飓风刮起,将飞向空中的红父卷回地面,圣精灵族与龙族成员全被这一阵飓风压制于大殿中。
当洪涛降临在大殿之时,压根就没有理会周围的人仰马翻,一眼望到站在大殿正中心的龙凝香,可能是觉得她是这里的领导者,他嗤笑一声,阴声道:“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们吗?”
在场之人感受着面前大敌的气势,心中皆是涌出一股绝望,在他们想来,这人的实力绝对远超于幽冥无常,想要从他手中逃出一命,难比登天。
通緝令:惹上首席總裁 拓拔瑞瑞
龙凝香也不例外,冷汗自脸颊流下,但她依然不卑不亢,望向洪涛时,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淡淡的道:“我怎么知道。”
再看洪涛,自地面悬浮而起,居高临下的扫视一眼四周,疯狂的大笑起来,“哈哈哈……”
待他笑够了,在场之人皆是被他的笑声震得头晕耳鸣。
“看来你们这群蝼蚁还是不了解形势危机到了什么程度,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不杀你们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从你们身上感觉到了倾天王的气息。”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冷冷一笑,朝天大吼道:“倾天王,你一定在这附近吧,我已经感觉到了,你给我听着,一刻钟之内,我若还是见不到你现身,这些与你有关系的凡人都会被我杀死!”
言罢,他仰天大笑,依然笑得那么疯狂。
而在场之人都将他看做疯子,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身为神明的倾天王怎么会来到这里,难道自神界下凡,拯救他们?想到这,他们不禁开始祈祷,祈祷倾天王的出现,除掉这可恶的恶魔。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直到一刻钟已过。
洪涛狞恶一笑,瞬间出现在龙凝香面前,逼视着她的眼睛,冷声道:“看来,你们在那混蛋心中没有多少分量,这样,我就直接杀掉你们吧。”
穿越兩界的倒爺
慑于他的气势,龙凝香知道逃不过此劫,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同时她的心中还有些庆幸,庆幸苍炎正在闭关,不会死在这家伙手中。
而直到这时,她依然不知道,苍炎就是她所信奉的神明,天界之主,倾天魔王。
親愛的吸血鬼殿下
就在洪涛要动手之际,所有人静待原地,因为他们知道,做什么都是徒劳,再怎么拼命也无法拦下他,早晚都是死,大家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
似是看出在场之人已经绝望,洪涛又是狰狞的大笑着,大手一挥,叩向龙凝香的脑袋。
轰!!!
一声巨响,伴随的是紫芒大放,高空中的乌云瞬间化为虚无。
洪涛的手还没等落下,就被一股威势逼迫着,倒飞出去。
只见,大殿中心,随着万道紫芒,空间猛地碎裂,一身着紫金战甲的身影矗立其间。
望向那道身影,包括洪涛在内,在场所有人都呆住了,洪涛是因为害怕,而在场之人是觉得不可置信。
紫色长发迎风飘扬,紫光闪闪的宝剑直指苍天,来人正是苍炎。
此刻的他,不仅主经脉全部修复,就连实力也稳定在禁劫之上。
“苍炎……,你……你怎么?”
龙凝香抬起小手使劲的蹭了蹭双眼,总觉此刻的苍炎自己很熟悉,不是感情的熟悉,而是那种姿态。
一众人,除了圣紫心与金鳞是松了口气外,其他人的感觉与龙凝香也差不了多少,总感觉此刻的苍炎与从前有好大的不同。
就在他们胡思乱想之时……
跌落地面的洪涛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现在的他,是真想给自己两耳光,暗道自己眼瞎到了何种程度,倾天王实力已经恢复了,这是毋庸置疑的。
“倾天王陛下,是小的不长眼,您就放了我吧,求求您,放了我吧。”
五魂皆冒的他,面对着苍炎的气势,直接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他估计着,上次倾天王放了自己,这一次,应该还会放过自己。
美女的貼身保鏢
再看场中的一众人等,目瞪口呆,刚刚还不可一世,实力更是无敌于天下的大魔头,竟然跪在苍炎面前,而且还叫他……倾天王。
倾天王!
这个词汇一出现在脑海中,他们心中的神明形象瞬间与面前浑身紫光闪闪的苍炎对上了号。
他们只感到整个世界都颠覆了,面前之人到底是谁?那个与他们生活了如此长时间的人是神明,开玩笑呢吧!可是他们又找不出理由来怀疑如同洪涛这种实力高绝如斯的恶魔所说的话。
再看苍炎,没有理会一众人望向他的表情,目光猛地射到洪涛身上。
洪涛微微抬起头,对视到那双紫光闪闪的眼睛,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威压,连滚带爬的飞身而起,只想逃出这片天。
“哼!”冷哼一声,苍炎收起手中的倾天剑,双手负后,站于地面,抬起右脚对着大地沉沉一跺。
轰!
宛若雷霆炸响,本来已经飞出好远的洪涛瞬间砸落大地,四仰八叉的躺在苍炎的脚下,而地面更是如同蛛网般蔓延四周。
当然,受到苍炎的保护,周围人自然不会有事。
“洪涛,这情景,你熟悉吧。”苍炎淡淡的道。
洪涛双目大睁,他怎可能不熟悉,两年之前,大暗荒之时,自己可不就是这么死的。
还没待他再次求饶,苍炎玩味一笑,道:“上一次让你苟活一命,却是本王的疏忽,现在,咱就再来一遍,看你还如何复生。”
说到此,他顿了一下,周身魔王之威将洪涛紧紧压在地面,接着以严肃的口气,冷声道:“洪涛,你胆敢触犯魔王,现在,本王叛你魂飞魄散!”
洪涛的眼睛瞬间大睁,想要再做努力,迎接他的却是身体崩碎,化为漫天的糜粉,连带着那一缕灵魂瞬间化为虚无。
當我愛上校花時 eleven
在场人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现在若是再不知道苍炎就是倾天王,可也就笨死了。
这其中,尤以龙凝香为甚,此刻的她小脸通红无比,她可是记得,当初不止一次在苍炎面前提起大齐的神明,而且还鄙视过他身份低微,没有贵族血统,甚至因此还不想让他与晓晓有瓜葛。
同时,在场几女也想起了,苍炎面对倾天王的雕像时,从来没有跪拜过,甚至可以看做是大不敬,现在一切都明白了。
龙晓晓上前几步,想要扑入苍炎的怀中,可是到面前,却顿住了脚步,面对苍炎,她可以撒娇,可以任性,但面对一直以来心中的神明,她是真心不敢,而且,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受这个事实。
见晓晓小脸上可怜巴巴的表情,苍炎一愣,进而撤掉身上的紫光还有紫金战甲,大笑出声,“哈哈哈……,怎么了?没想到我的晓晓还有如此乖巧的时候,还真是少见呢。”
看到苍炎的前后变化,不只是龙晓晓,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苍炎还是苍炎,倾天王也只不过是他的另一重身份罢了。
苍炎不仅恢复了以前的实力,而且更上一层楼,达到了禁劫,回到天界自然轻而易举。
……
一个月后,一切顺理成章,苍炎带着几女一起回到了天界。
再见到无忧王梦然之时,她已经将八荒五界治理的服服帖帖。
要知道,苍炎杀死了其余的十一位世界之主,八荒五界也仅剩下梦然一位拥有神劫实力的强者,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她成为至高的存在,自然不难。
而苍炎已经归来,梦然自然要退位让贤,要知道,在苍炎还没有下界之前,她的另一重身份,可是他的侍女。
苍炎也完成了当初的承诺,将她留在了身边,毕竟,她已经为他付出太多,他没有理由赶走她。
还有另一个令他无比心痛的女人,也就是彩倪,在凡尘之时,经过林佳一事,他就已经想明白,自己很可能误会了她,既然如此,他不愿再辜负她……
……
直到若干年后,苍炎凭靠禁劫实力已经帮自己的爱人们将实力都提高到了神劫。
实力一旦达到神劫,寿命就是永无止境,苍炎与她们完全可以天长地久,他在此方面的心病也了结了。
某一夜,月朗星稀。
待到众女都已歇息,苍炎独自一人站在魔王殿的巅峰,望向早已不是昏黄满布的天穹,长出了一口气。
“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禁劫,却是没有破碎虚空到苍皇禁地,看来,苍皇禁地也只不过是自古传说而已,真正的禁地是不存在的。”
想到此,他不禁会心一笑,“这何尝不是最好的结果,我却是可以与她们……永远的在一起。”
至此,自苍炎确定了自己不会升入那压根就虚无缥缈的苍皇禁地后,八荒五界没有了倾天王,他的称号也改成了以姓氏为前,凌驾在王之上的八荒五界之皇,苍皇!
重生星際時代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