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邊城浪子
小說推薦CS-邊城浪子
外篇 苟小第外传
那是五年前的今天。
母亲从工厂下班回到家后生平第一次没有给我和大哥做晚饭,她就一直躺在床头,眼睛直直的看着天花板,口里不停的唠叨着二哥的名字。
龍與地下城之武僧
我和大哥面面相愧(觑),(Sorry,我字认不全,)不知道二哥发生什么事了。
二哥在遥远的长沙读书,我和大哥就呆在这个南方的小县城里。
六年前的一个夜晚,母亲让大哥,二哥还有我在一起抓阄,说谁抓中写有“读”的字条就让谁去念书。结果二哥抓中了,于是二哥就被母亲送到长沙的那所大学里去了,而我和大哥就只有在这个小县城里干活——在工地上帮人扛水泥,一天20元人民币的工钱。
母亲时常问我和大哥:妈不让你们去念大学,你们怪不怪妈?
大哥总是沉默的摇摇头,说:不怪,因为我们的命都是自己抓出来的。
其实我知道,母亲根本就供不起我和大哥去念书,而我和大哥从小就没有念书的天分,所以不念书对我们这种下岗家庭反而有好处,可以节省一大笔开支。
于是,我每天就和大哥去县城里的工地上揽活儿,每天我们都各自给母亲5元钱,让她存着,每个月给在念大学的二哥寄去,作为二哥的生活费,剩下的15元,是我和大哥每天的饭钱,烟钱,偶尔工头高兴会给我们发30元,而那10元钱我和大哥就会买点酒,或者是找个破网吧去美美的打几盘CS。
说到CS,那是我唯一的乐趣,确实很好玩,我很喜欢玩。但每次我和大哥只玩一个小时就不玩了,大哥说我们要把钱存着,留着让二哥念书。
二哥是我们全家人的希望,听母亲说,自从父亲车祸去世后,我们全家都盼着二哥努力念书,以后念完书就把我和大哥接到城里去过好日子,所以我以前最大的梦想就是二哥早日念完书。
二哥确实没有辜负我们全家的希望,他从小成绩就很优异,而且勤奋好学,家里大大小小的奖状全都是他一个人的,而这也是我和大哥更加努力干活的动力,我们都盼着二哥早些把大学念完,来接我们去过好日子。
但是,五年前的今天。
母亲那天厂里回来后就死了。
听大哥说,母亲是被气死的。
那天,厂里把母亲开除了,说是还要没收我们家的宿舍,原因是母亲年纪大了,缝起衣服来手脚太慢,当时厂里要下岗一批工人,而母亲就在其中之列,按国家政策,我们家可以得到一笔买断工龄的钱,那笔钱本来是母亲打算准备给二哥作学费用的,结果厂长说什么就是不给,还要让我们搬出宿舍,说职工楼本来就是厂里的,现在母亲不是厂里的工人了,就应该搬出去。
母亲是个老实人,在工厂里干了20多年的活,从来不会与人红脸,争吵了两句,竟被厂长刮了两记耳光,她一气之下回来就躺着,想到二哥以后的学费再无着落,全家的希望也没了,她竟然这样被气死了。
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大哥就去找厂长评理。
那天,大哥早上出去,晚上才回来,回来后大哥就一直铁青着脸,他的脸上一块青一块紫的,看样子是被人揍得不轻。
半夜,我看见大哥喝了很多酒,两眼血红。过了很久,他才对我说:你就在家里呆着,哪也不要去。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皱皱巴巴的钱交给我,说这是他给二哥准备的学费,让我以后去长沙交给二哥。说完,我看见大哥拿着一把砍柴的拐子刀出去了,从此再也没回来过。
第二天,派出所的人就把我带走了。
带头的警官对我说:你大哥涉嫌故意杀人罪,估计要被判死刑。
星際獨寵:無情童養妻
直到法院判决下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大哥那夜把厂长一家大小全都杀了,杀了之后他就去投案自首了,但他还是被法院判了死刑。
大哥被执行枪决的前一天夜里,我去看他。
大哥很坚强,没有掉一滴眼泪,只是比平时更沉默了,他告诉我:我并不是母亲的亲生儿子,是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把我从街边拣回来的,以后我把钱交给二哥以后,就随便我去哪儿,想做什么做什么?
色痞超 臭剛
“人要自自在在的活着!”这是大哥送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我一直牢记在心。
离开小县城后,我乘长途汽车来到了长沙。
按照大哥给我的地址,我终于找到了长沙电力学院,也找到了二哥。
二哥消瘦了很多,我不敢告诉他母亲与大哥的消息。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真任泉泉
我只告诉他:二哥,大哥与妈妈都去深圳打工了,以后每个月我会给你带生活费来的。
二哥看着我,坚定的说:三弟,以后我升官发财了,一定带你去过好日子。
我用力点点头。
我的姐姐是六道仙人 開大收割
我在长沙的一个工地找个份差事——仍然是天天扛沙袋,扛箱子。
虽然很累,但想了想二哥,想了想爸爸妈妈,还有大哥,我就不觉得累了。虽然我不是他们亲生的儿子,亲弟弟,但我从小是被他们养他的。所以我会坚持下去,坚持到二哥带我去过日子。
……
但一年很快就过去了,我还是觉得累了。
因为我每次都是悄悄去学校外给二哥生活费,我知道,长沙是个大城市,我不能让二哥在同学面前丢脸。
可是二哥的表情每次都很焦急,因为学费越来越贵了,除了学费,还有资料费,补习费,代管费……我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我每天的工钱50元,我只用5元买米买咸菜,剩下的45元一个月还是不够二哥的学费与生活费。
于是,我有了个荒诞的想法——我决定夜里化装成要饭的去火车站那一带要饭,这个办法虽让我实在拉不脸来,但想了想妈妈和大哥,我不能让他们在九泉之下难以瞑目,我还是厚着脸皮在火车站跪下向路人磕头要钱了。
没办法,我从小没读过书,找不到什么工作。
听说现在要饭这一行其实也能赚钱的。
我的运气还算好,虽然时常被其他要饭的揍我,但摸了摸在身上给二哥准备的五千元学费,我很开心,再过些几个月,二哥就要毕业了,我也会过上好日子了。
于是我揣着钱高高兴兴的去找二哥。
那是我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下午。
那个下午满天都是乌云,我在学校大门远处看见了二哥与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走了出来。
他们有说有笑的,看上去很亲密,我想这应该是二哥的女朋友吧。
我本能的想跑上去叫声二哥。
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破衣服与灰土,想想还是算了,我不能给二哥丢脸。
一品警妃 紫蘇
我正准备离开,但没有想到他们竟朝我的方向走来了。
我想避开都避不了。
那女孩子看见了我,忽然对二哥说道:“刚儿,你瞧这个小叫花子好可怜,这么冷的天穿着这么单的衣裳。”
二哥的目光也停在了我的身上。
从他的目光里,我看到了惶恐与不安,我知道,我一定丢了他的脸。
二哥这时忽然说出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的话:“小弟弟,来,拿去!”
我低头一看,他竟扔出一个一元的硬币在我面前。
我立即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
我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离开电力学校的。
我想过,二哥他可以对不起我,但我不能对不起大哥,那天,我跑到邮局去把那五千元的学费寄给了二哥。
夜里,长沙下了一场很大的雨,刚从工地出来,我没有地方可住,在街头淋了一夜的雨,而且还发了高烧。
当我醒来的时候,就见到了李哥,他是电力学校旁边联众网城老板李联的大儿子,那晚我高烧后被他救了回来。
李哥是个好人,我病好了后他就收留我在网城做了网管。
虽然我对电脑不太懂,但我学得很快,别人都夸我的技术很好,他们说我这种学得快的本领叫天赋。
我在网城认识了很多网管朋友,他们对我很好,但其中最好的一个还是四哥,就是你们说的4S。
四哥是个猛人,他力气大,揍人狠,很讲义气,但他从来不会揍我,就算我做错了事他也不会,他对我说过,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他的亲人。
我很崇拜四哥的,他CS玩得很好,基本上联众网城里没人能有他的AK霸道。后来,通过四哥,我就认识了老大。老大也是个好人,他本来是C城的人,经常来长沙来看我和四哥,请我们出去吃很多好吃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老大很像我的大哥,但他没有大哥那么沉默,他很有才华,也很有天赋,尤其是CS方面的,我曾听陆姐姐说,老大的CS水平是从很多作弊服务器和战网里练成的,我相信,老大是世界上CS最无敌的人。
可能大家都这样想吧,我们参加了2003年的WCG,可惜,我们辜负了大家的期望,我们没有夺冠。
閃婚,總裁一婚到底 三川
在C城送走风哥后,我就独自回到了长沙继续做我的网管。
老大对我说,我还年轻,只要好好苦练CS,一定是世界第一。
其实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吧,我的梦中情人就是韩国5Rose战队的美女队长金天秀,金姐姐长得可漂亮了,我们联众网城里的很多网管都在暗恋她,其实我觉得她比老大的女朋友陆姐姐漂亮多了,我就知道,这话说出来你们一定不信,哎,没办法,我还是努力练枪法算了,MDK里就我的枪法最差,每次比赛都被四哥骂,我得赶快练成世界第一,嘿嘿,到时候我是男子世界第一,金姐姐是女子世界第一,那时,呵呵,哈哈,说好了你们不准笑我的,你们怎么又笑了。
好了,我的来历就是这样,至于以后嘛,就像大哥曾经给我说的,一定要自由自在的活着,我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活着,短期内最大的愿望就是去上海吃大闸蟹,哈哈,不说了,我口水都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