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弄清楚巨瀑城为何要出兵攻打冥港的真正原因之后,我不由得苦笑起来,对宋良才道:“冥港草创,我也是第一次当港主,并不知道还有这种规矩。既然如此,如果是互惠互利的交往,我们也很乐意与巨瀑城建交,这个礼节可以补嘛!”
“补?事到如今还怎么补?”宋良才再次冷笑,“除非,你们立即投降献城,或许阎罗王和我们城主会既往不咎,还能留你们一命!”
我脸上一黑,回道:“既是和谈,何来投降献城一说?你们可以开出条件来,但也莫想狮子大开口!”
“你们先主动来谈,和我们派兵来谈,完全就是两回事!不然我们这几十艘战船和几千名士兵难道是来这里旅游观光的?事到如今,你们就靠这堵墙是撑不了多久的!”
宋良才一直语带讥讽,表情更是不屑,惹得坐在我身边的柳寒再也忍不住了,便也出言反讥道:“你们这么多人大老远地跑过来旅游,还把几百条小命给丢了,你这旅游团团长可也不怎么靠谱呀!”
宋良才一听,顿时恼羞成怒,站起来猛一拍桌子叫道:“既然是你们要谈,就得拿出诚意来!否则我们就再来打一仗,看看是你们的嘴硬还是我们的刀剑厉害?”
“啪!”柳寒也拍了桌子,大喝道:“谁怕谁?打便打!既然来了就一个都别想走!”
“哼!不识好歹!不自量力!”
宋良才与他的副将面色铁青地推开椅子,扬长而去。此次和谈当然也就宣告失败了。
待到我和柳寒也回到城中,汪守、讥讽鬼等也着急地拥上来问情况。听了我们对和谈过程的叙述,讥讽鬼竟埋怨起柳寒来:“老板娘你也真是的!你跟他抬什么杠呢?好不容易说得动他们坐下来谈判,哪怕我们多让一步,也能避免了一场大战,就可以少死很多人,很多鬼呢!”
柳寒还在气头上呢,便一把揪住讥讽鬼的衣领将他揪起来,骂道:“就你鬼主意多,脸皮却不要了!这是有辱城格的事情,能让步吗?”
“呜呜呜!放手!勒死我了!”讥讽鬼被揪到半空,双脚离地,不停地挣扎着。
黑暗降臨 我醜到靈魂深處
我这才过去劝柳寒放过讥讽鬼,然后对它道:“柳寒说的没错,在这种事关荣辱和尊严的问题上,确实比生死还要重要!况且,我看对方此时也并没有和谈的诚意,还是要再给他一点苦头吃一吃,下一次我们手里才能有足够的谈判资本。”
“可我们现在兵员折损严重,连打仗的部队都不够了,这仗还怎么打?”讥讽鬼下地之后依然有些不满,把双手一摊,瞪起眼睛问我。
我沉吟了片刻,随即道:“那就全民皆兵!他们只来了三千人,我们冥港有四千人口,还怕打不过他?”
只做一年閑妻 林曉筠
“啊?你要抓壮丁呀?这,这,这样好吗?”讥讽鬼大吃一惊。
抓壮丁是军阀、贼匪才干得出来的事,我这个冥港港主一向以宽厚形象待人,这么做可完全不像是我的风格呀。所以,此言一出,就连柳寒、汪守等人也面露难色,。
但我却坚定地摇头道:“我们不搞强制征兵,就让我来说服他们!”
第二日,巨瀑城的军队果然再次猛攻城门。另外,据海上派出的侦查快艇回报,巨瀑城停靠在河口镇的船队也出了港,正在往冥港驶来。很明显,宋良才这是想凭借兵力优势水陆并进,两头夹攻冥港。
冥港告急!
事不宜迟,我命讥讽鬼派人敲锣打鼓召集全城百姓前往广场,自己则亲自登台号召全城百姓踊跃应征,共同保卫冥港。
当初左丘城在面对泽潮时,左丘城主也是在关键时刻现身讲话才稳定住了局面。但我现在还没有他的那般气势和威望,又不想采取强制手段要求城民参军杀敌。因此,说了半天,台下募兵处依然应者寥寥,大多数城民还是处于惶恐不安和观望的状态。
这时,我师父和苏老板也来了,就站在台下听我演讲。见到他们我的底气仿佛也足了,于是没有放弃,而是继续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大声疾呼。
听了一会儿,师父当众径直走向募兵处,敲着桌子对坐在后面的官吏道:“我愿意应征入伍!你记上:冯道彰,男,一百零一岁,阴修第四重修为,善使菜刀,可充为陆军!”
死霸天下
“师父!”我愣了,万万没想到在这台上费了半天口舌,第一个说动的居然是自己年迈的师父!
草樣年華
超級冒牌兵王
我师父来到冥港也有两年了,早就把冥港视为了自己的新家。他开办的“归山食府”集阴餐和鬼餐为一家,同时接待阴修和鬼,生意十分红火。很多冥港的百姓也都认识他,知道他是港主的师父,菜烧得好吃,为人又厚道,在冥港颇有威望。现在见他主动应征,不由得纷纷动容。
爹地老公好帥氣 默言別致
而且,自从师父决定重操旧业之后,他也似乎解开了心结,连很多压箱底的高级阴餐、鬼餐食谱都拿了出来,极受食客欢迎。很多有钱的食客甚至从巨瀑城、千岛城乃至蛇湾大老远地跑来,就为了能尝一口他烧的菜。冥港经济的第二次腾飞绝对有他的一份功劳。
“苏老板!你来不来?”师父签了名,捺了手印,又回头去喊苏老板。
苏老板面色尴尬,脚下踯躅不前,仍有些犹豫,道:“我,呵呵,没打过仗,让我再考虑考虑……”
师父的应征给了我更大的信心,又望着台下那黑压压的一片城民几乎全是鬼,我不禁感慨道:“大家看看你们的身边,冥港的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鬼!虽然我这个港主是阴修,但并不代表我就不考虑鬼修的立场。恰恰相反,冥港从建城伊始就以废奴为立城根本,强调人鬼平等,阴阳互济!”
“当年,我师父在教授我阴功之时就对我说:‘阴修,其实就是游走于阴与阳之间的守护者。我们帮人也要帮鬼,救人也要救鬼,爱人也要爱鬼!’今天,我就当着我师父的面向大家保证:在我的冥港之内,人鬼永远一律平等!”
“好!”
台下的城民听到这里,方始被我说动,纷纷鼓起掌来欢呼叫好。但光叫好没用,还得在火上浇一勺油才行!
“但巨瀑城则不然,他们城内的奴市交易火爆,每日卖出的鬼奴成百上千。每家商行、每支船队,甚至家家户户都蓄奴,奴役剥削,任意驱使,稍有不顺便是鞭打折磨!鬼杀人有罪,人杀鬼无罪!”
“你们当中有许多鬼,就曾经当过鬼奴,备受欺压,饱受歧视。难道你们还愿意给人做牛做马,任人奴役吗?”
果然,台下立即爆发出巨大的怒吼声:“不!”
“现在城外就是巨瀑城的军队,他们可不单单想要占领冥港,还要统治冥港。一旦冥港陷落,可想而知,你们的命运将会怎样?你们希望冥港落入巨瀑城的手中吗?”
“不!”
“冥港就是你们的家!冥港就是你们的保护伞!冥港就是你们的自由!你们愿意为了自己的自由而战吗?”
“愿意!”
我发表完这么一段慷慨激昂的演讲后,方才还在犹犹豫豫的苏老板也不禁受了鼓舞,跳起来叫道:“虽然我是人不是鬼,但这港主这一番话说的太好了!不管人还是鬼,都特么是爹妈生的!甚至好多鬼论辈分就是我们的祖宗先人,凭啥人还要歧视鬼?来,死就死啦!保卫冥港,也算我一个!”
说罢,他也跑到募兵处报名去了。有人带头做了表率作用,刚刚已经被煽动起来的群众情绪一下子就有了明确的引导,原本略显冷清的募兵处立即被涌来报名的百姓围得水泄不通,应征者众!
鬼修中的青壮年纷纷报名加入预备队,或是顶替受伤的士兵上阵御敌,或是帮忙修补工事和船只。短短一日之间,冥港的作战力量一下子就翻了一倍。我师父和苏老板由于修为和实力均不错,便被安排分别带领一队鬼修预备队去协助防守陆路城门。
而那些无力参战的老弱病残,也积极捐钱捐物,补充后勤保障,运送战斗物资,救助伤员。到这时,冥港才真正做到了全城一心,共抗强敌。我也终于成功鼓舞起城民们的士气,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前途、命运已经和冥港牢牢地绑定在了一起,和我一样要誓死保卫它!
巔峰特工
有了城民们的全力支持,冥港的部队又连续击退巨瀑城的第三次、第四次进攻,不仅成功地保住了陆路城门的安全,还再次在海战当中击退了巨瀑城的船队。
经此一役,巨瀑城的数十艘战船损毁过半,三千兵员也折损过千,却依然难耐冥港何。无奈之下,宋良才只好命令水陆两军都后撤回到河口镇去休整,来日再作打算。
不料这一休整,居然就是半个月没了动静。我估计宋良才这时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既无法啃下冥港这块硬骨头,也不敢就此打道回府,否则回到巨瀑城后也无法交待。
终于在半个月后的一天,巨瀑城的旗舰独自开到了冥港之外,并派来了一艘快艇传话。嘿嘿,这回轮到宋良才主动要求和谈了!